魔瓶暫時收起。

此刻就算殺戮,靈魂中逸散的最本源的那一絲能量可就浪費了。

「應山雪鷹?」白雲魔主收起血祭魔瓶,目光遙遙落在侯府上空的那位白衣少年身上。

**(未完待續。) 火烈侯府中,原本倉皇四散逃跑的應山氏族人們都停了下來,他們看到了半空中已經瞬移來到火烈侯身旁的白衣少年。

「魔頭怎麼都走了?」

「是雪鷹公子!雪鷹公子剛才刷刷刷,就幹掉了四個混沌境魔頭。」

「什麼,四個混沌境?那不都是有資格封侯的?」

「對,一眨眼就被滅了,所有魔頭都被嚇跑了。」

火烈侯身邊的士兵們,還有看到那一戰的應山氏族人們,瘋狂的傳播著消息。

侯府內無數族人們看向東伯雪鷹的目光,都滿是崇拜。

太厲害了。

連火烈侯率領五千火烈軍精銳都被完全壓制,『雪鷹公子』刷刷刷就幹掉了四個混沌境,嚇跑了其他所有魔頭?

這一刻!

在侯府的應山氏無數族人心中,雪鷹公子地位急劇提升,已經超越了火烈侯的地位。

太厲害,太逆天了!

「這是我們應山氏的絕世強者。」無數應山氏子弟們感到與有榮焉,內心中滿是驕傲,個個崇拜看著半空中那道身影。

……

「雪鷹,你這實力簡直是……」火烈侯看著眼前的白衣少年,都不敢相信。

「侯爺,這戰鬥還沒結束,他們中可是有一位白雲魔主。」東伯雪鷹說道,「防止到時候他們對付你,來亂我心!我暫且將你等都收入洞天寶物。」

「好。」火烈侯點頭。

他明白……在應山雪鷹和白雲魔主這種級數的碰撞中,他只會拖後腿。

「呼。」

東伯雪鷹一揮手。

火烈侯以及身旁的五千火烈軍精銳,個個沒反抗,盡皆被收入洞天寶物內。

跟著東伯雪鷹憑空消失不見。

******

「布『大黑魔戰陣』。」在南雲聖殿這邊,十二位混沌境聯手圍攻淳御帝君化身,剛剛已經擊殺。而此刻『臣午』率領三名混沌境過來,他們都感覺到了那位白衣少年的恐怖,第一時間就想要布置出『大黑魔戰陣』。

黑魔戰陣,極為複雜,一般混沌境方才能布置。

都是四位混沌境聯手。

而若是『大黑魔戰陣』,則是四個『黑魔戰陣』再構成,便是足足十六位混沌境,此刻這裡剛好是十六位。

「我們這裡混沌境九層就有四位,還有其他十二位混沌境,形成大黑魔戰陣,怕是都能壓魔主一頭了。」這些混沌境們個個信心十足。

「愚蠢。」

白雲魔主瞬移現身。

「魔主。」十六位混沌境魔頭個個恭敬行禮。

「血幅他們瞬間被滅殺,難道你們都沒看出來?戰陣在雪鷹公子面前就是笑話,他的槍法,完全能攻擊戰陣中的弱者。」白雲魔主冷聲道。

在場個個大驚。

什麼,攻擊弱者?

能夠無視戰陣攻擊弱者的手段,都是不輕易外傳的,且要掌握學會也很難。

「你們四個留下,其他混沌境暫且退避。」白雲魔主一揮手,便將其他十二位混沌境收入洞天寶物內,那些魔頭們都沒反抗,他們也願意暫時躲起來,躲在白雲魔主這,他們也都很放心。

畢竟,戰陣沒用的話,這些混沌境七層八層的,在雪鷹公子面前就是被屠戮的結果。

「你們四個布置戰陣聯手,且在一旁看著。」白雲魔主說道。

「是。」臣午他們四個混沌境九層立即布置成戰陣,一時間他們個個施展著擅長手段,周圍有雷火滾滾,也有詭異的波動陣陣,更有瀰漫的黑雲……他們每一個手段都不亞於血幅,四個聯手結合更加了得,當然能平靜在一旁。

「這位雪鷹公子,就交給我了。」白雲魔主平靜站在南雲聖殿前。

……

南雲聖殿內部,重重機關盡皆關閉。

在最內部一座靜室內。

淳御衛一等一眾人等都躲在這。

「應山雪鷹?」淳御衛一也操縱著整個火烈城的部分法陣,時刻感應著整個火烈城,也『看到』了東伯雪鷹輕易滅殺血幅老魔等四位混沌境。

「我們有希望,有希望活下來了。」淳御衛一眼睛亮了。

「殿主,外面無數人在傳,說雪鷹公子殺了四個混沌境,魔頭們都嚇得停手了。」靜室內躲著的其他人連道。

淳御衛一點頭,有些緊張:「還需要等等。」

以他的身份,當然很清楚此刻在殿外的那位白袍聖潔男子是何等恐怖存在,那可是黑魔大澤中的一位魔主啊!

******

煙雲樓。

「什麼,魔頭們都停手了?」

「烈扈兄,聽說是你兒子應山雪鷹公子他出關了,一下子殺了四個混沌境,嚇住了那些魔頭。」

煙雲樓一座樓閣窗戶處,淳御風樓主和應山烈扈兩人偷偷摸摸在窗口遠遠眺望著。

他們只看到遠處半空中有著一支支魔頭隊伍。

魔頭隊伍此刻都停手,沒再屠戮。

「是我兒?」 罪妻邪少 應山烈扈此刻眼睛眨啊眨。

「我還敢撒謊,是我大兄親自告訴我的,你可小心些,大兄可命我,一定得保住你。」胖乎乎的淳御風也緊張,小心看著外面。

嗖。

一位白衣少年憑空出現。

應山烈扈愣愣看著窗戶外半空中出現的白衣少年。

旁邊的淳御風更是瞪眼:「雪鷹公子。」

「父親,無需反抗。」東伯雪鷹說道。

「哎。」應山烈扈連迅速點頭。

東伯雪鷹揮手將父親收入洞天寶物內,跟著轉頭目光遙遙眺望遠處,他能看到在極遠處站著一位白袍聖潔男子,對方正平靜站在那,東伯雪鷹明白,對方在等他。

嗖。

東伯雪鷹瞬移便過去。

……

南雲聖殿前。

包括臣午在內的四位混沌境九層站在一旁,道道氣息恢弘,個個冰冷看著前方憑空出現的白衣少年。

「應山氏這位雪鷹公子怎麼就強成這樣?火烈侯的運氣也太好了,本來我和血幅聯手,要不了多久都能殺死火烈侯了。」臣午暗暗道,「不急,等解決了這雪鷹公子,到時候殺死火烈侯就簡單了。」

而另一邊。

東伯雪鷹也看著眼前對手。

遠處的四位混沌境魔頭他可不敢小瞧,因為那四個每一個成員都很強,構成戰陣聯合之下就更恐怖。當然……威脅最大的是眼前這位白雲魔主,白雲魔主的威名在黑魔四國足以讓無數家族恐懼,他的威名,是無數屍骨鑄就的,那是能夠力壓新晉宇宙神的。

若是在前世,自己巔峰時都不是白雲魔主對手。然而在這一世,自己幸好得到了這完整的赤雲神槍,潛修十五億年,倒也不懼他。

「雪鷹公子。」白雲魔主開口,聲音平靜。

「白雲魔主。」東伯雪鷹也道,手中赤雲神槍槍尾砸在地面上,發出『鏘』的一聲,響徹周圍。

白雲魔主微笑道:「雪鷹公子,真沒想到南雲國出了你這等天才高手,若是平常,我怕會邀請你喝上幾杯,到了你這等實力,也很少真正分個生死!可惜啊,這次是血祭之日,代表著我黑魔大澤的臉面!我必須得殺了你,真可惜,如此一個天才剛出現就得死。」

「哦,白雲魔主好大的口氣啊,比你實力可大多了。」東伯雪鷹說道。

在界心大陸各地,遙遙觀戰的各方勢力都暗暗驚嘆。

這個雪鷹公子夠有膽色的。

「哈哈……」白雲魔主絲毫不生氣,聖潔氣息更濃郁,「若是給你足夠的時間,讓你完善自身實力,我殺你恐怕很難。至於現在?那些新晉突破沒有完善實力的宇宙神,怕都不是我對手。更何況你?」

「要動搖我心,就免了。」東伯雪鷹說道。

「也好。」

白雲魔主微微點頭,「相信此刻,遙遙觀戰的界心大陸勢力應該不少,在這樣一戰中死去,倒也不算辱沒你,接招吧。」

話音剛落。

轟~~~~周圍千萬里範圍陡然出現了無數雲霧,每一道雲霧都滾滾而動,看似柔弱的雲霧,卻有著無比恐怖的威能。所過之處,那些樓閣府邸盡皆轟隆隆夷為平地。雖然遠處的修行者們早就遠遠逃竄不敢靠近,奈何千萬里範圍太大,一些弱小者還沒逃的太遠,被無數雲霧波及,便盡皆湮滅。

千萬里內,連南雲聖殿的外圍建築都盡皆粉碎,只剩下內部核心的宮殿閃耀著法陣光芒,艱難抵抗著。

這雲霧也波及到了東伯雪鷹這。

**(未完待續。) 那些弱小者被波及湮滅,東伯雪鷹看的瞳孔微微一縮,他想要救都來不及,畢竟敵人的領域一念間便施展了。

「別看這雪鷹公子之前厲害,說不定,在魔主的領域下直接化為齏粉了。」

「他,他閉關十五億年,怕沒厲害的護身秘寶,他的南雲聖體似乎也沒修鍊到太高境界。恐怕真扛不住魔主的領域。」

不遠處,旁觀的四位混沌境九層強者彼此議論。

他們對白雲魔主充滿信心。

「轟~~~」

滾滾雲霧,衝擊到了東伯雪鷹這。

「破。」東伯雪鷹手持赤雲神槍,一個念頭,赤雲領域陡然爆發。

只見周圍千萬里內,虛空猶如浪潮洶湧澎湃,每一道虛空浪潮內都有無數波動,狠狠衝擊著那些雲霧。這滾滾雲霧和虛空浪潮直接碰撞起來,幾乎一瞬間,虛空浪潮就弱了下去,滾滾雲霧威勢依舊剩下五六層,縱橫四方。

「不愧是《十聖卷》中的《雲之卷》,以霸道著稱,我的赤雲領域更擅長的是操縱虛空,正面碾壓倒是弱了些。」東伯雪鷹暗道。

轟隆隆~~~

滾滾雲霧衝擊在東伯雪鷹之身,然而周圍虛空扭轉,這些雲霧被扭轉到周圍一處處,加上東伯雪鷹體表周圍有詭異的空間漩渦波動,彷彿有三條虛空階梯環繞著身體,將一切來襲力量都旋轉著隔離開去。堪稱萬法不沾。

「什麼!」旁觀的四位混沌境九層都震驚了。

「硬扛住了?」

「這可是《十聖卷》中的法門。」

論修行難度,《南雲聖十二式》的確以較為簡單出名,可論威力,雖算頂尖,可達到混沌境十層威力的也僅僅是秘傳兩式罷了。像六大古國中都有好些秘傳在《南雲聖十二式》之上!當然修鍊代價也更高。

南雲聖十二式要達到混沌境十層戰力,首先得將南雲聖體達到十層圓滿,這就相當於將身體修鍊的媲美秘寶,單單各種奇珍材料,價格高需約20億宇宙晶且不說,這等奇珍也是極罕見。有宇宙晶想買都很難。

而白雲魔主修鍊的法門,來頭就更大了。

乃是六大古國中隱隱比夏風古國還要更強一籌的『眾界古國』的其中一門至高典籍《十聖卷》中的《雲之卷》,單單學到混沌境十層部分以及所需奇珍,花費就足足五十億宇宙晶。一旦練成,不但保命能力不亞於南雲聖體大成,更有達到混沌境十層威力的領域法門等數種殺招!

……

「你施展的可不是南雲聖十二式。」白雲魔主微笑著漫步而來。

「你也接我一招。」

東伯雪鷹瞬間出槍。

呼。

赤雲領域單純碾壓之力比之對方稍弱,可扭轉虛空卻強多了,明明彼此距離很遠,可東伯雪鷹的長槍刺出后,卻詭異的已經抵達了白雲魔主的眉心處。

「呼。」白雲魔主手掌已經擋在了眉心前,槍尖刺在了掌心。

槍尖處一片塌陷湮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