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路灑下淚水,一路往回看,注意到後面那幾個不懷好意的人也追了上來。

「跑吧,帶我們去端了你的大本營!」印天的雙腿在空中狂舞,速度出奇的快。

等老大加速后,他又故意降速,似乎在玩弄別人。

倖存者平台那裡,達里奧等人還在練劍,過程中聽到了來自遠方的呼喚。

「救命!安山族的人來了!」

被稱作老大的那個人,氣喘吁吁地停在達里奧的面前,引起了達里奧和眾人的詫異。

「別急,慢慢來,說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的那幾個兄弟呢?」

「安山族的人來了,用槍刺傷了我的兄弟!現在正在追殺我!還說想要端了我們的大本營。」

「一共有幾個人?」

「五個人。」

「這幾人還想端了我們的大本營?」

「他們已經來了!」

達里奧朝著木板望過去,的確有五個人正在跑過來。青海族族長一眼認出來那是安山族的人,雙腿嚇得直發抖,臉色都有些發紫。

族長臉上的驚恐被達里奧注意到了,他連忙過去安慰,「族長,別害怕,區區五個人而已。」

在其他地方的安浩軒、莉莉絲和佩吉也走了出來。

達里奧下令,讓還在訓練的族人們做好作戰的準備。

族長大喘著氣,走過來告訴達里奧,「我……我認識那五個,其中那個像瘋子一樣的人叫印天,是安山族最強的戰士。傳說他用手裡那把長槍把颱風給撕裂成了兩半……」

恐怖如斯,達里奧變得有些慌張,但很快還是平靜了下來。

「大家做好戰鬥準備,迎接一下這五個不速之客,我們可不歡迎他們。」

達里奧蓄勢待發,次元口袋裡的魚腸劍即刻出現在手心裡。莉莉絲手裡也挽起一把長弓。

「膽子可真大,五個人就敢硬闖進來。」其中一位族人大聲喊出這句話,其他族人聽見以後,士氣大漲,紛紛充滿了鬥志。

族長此時也發令,要求大家迅速把入侵者打敗。

安浩軒有些掉以輕心,在人數上,他們怎麼都是佔優勢的。他向印天發射出一個風錐,風錐在旋轉之餘,露出了那空心的結構。

風錐後方的圓形,呈中空的樣子,莉莉絲見狀,立即射出一發爆炸箭。

爆炸箭直飛前去,從中空的位置進入風錐裡面,沒有繼續向前飛行,看起來就像是風錐擁抱住了爆炸箭。

「幹得漂亮!我們竟然還可以這樣配合!」安浩軒驚呼著,很期待這個組合技會產生怎麼樣的效果。

莉莉絲修長而細小的手臂放於弓的側邊,「就這麼飛過去把入侵者炸成渣子吧!」

風錐擁抱著箭,毫無偏差地射向印天那個位置。因而產生的局部大風,將五個入侵者的絲綢、毛髮吹得豎立起來。

印天一臉迷茫地望著眼前這個前所未聞的組合技,眼神迷離,眼看風錐跟爆炸箭都要射到他額頭上面了,他卻紋絲不動。

一聲轟天動地的巨響貫徹雲霄,發出億萬個惡魔的咆哮——印天那個位置發生了爆炸。

由於安浩軒的風錐的影響,爆炸后產生的火焰擴散到四周,形成一堵不可觸碰的高牆,這堵牆,中心部位則是濃厚的黑煙,根本看不清裡面發生了什麼。

「成功了嗎?」佩吉張嘴說道,連眼睛都沒有離開黑煙。

還沒等族人們一擁而上,安浩軒和莉莉絲的組合技就產生了此般效果,達里奧也很想知道黑煙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幾道銀光開始翻滾,在黑煙裡面格外顯眼,一直壓在那裡的黑煙不到一會便消去。

印天扛起他那還沾染著青海族族人鮮血的長槍,一臉嚴肅地走出來。

「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嗎!」印天甩出長槍,槍尖直對安浩軒,上面還有一點紫色灰塵。

印天和那幾個人從黑煙里出來,竟然毫髮無傷,甚至還有心情開這種玩笑。

「還把客人攔在火牆裡面,真是夠噁心的,難道不懂得如何接待別人?」

一起來的人,只知道印天莫名其妙地憤怒了,至於是什麼原因,大家無從得知。印天這種奇怪的性格和想法,就算是他的母親也捉摸不透。

「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起到作用?」安浩軒和莉莉絲滿臉都是疑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印天在風錐與箭頭接觸他那一瞬間,抬起長槍接住攻擊。之後攪動式的狂風也被他直接砍碎,爆炸所產生的衝擊也沒有倖免。

就是這樣一位戰士,將風和爆炸所產生的衝擊都給粉碎。

達里奧發覺到事情的不妙,拔出闊劍,豎著拿起來。兩眼之間,是冰冷的劍鋒。

有了這麼一出,達里奧算是信了族長的話。看來,印天可以劈開颱風可不是鬧著玩的,這是實打實的經歷。

族長在一旁瑟瑟發抖,這個叫印天的人,比之前見過的所有亡靈都要強上個幾十幾百倍。

這是繼樹妖過後,安浩軒所要面對的又一強敵。

族長面對危機,放下了平日的威嚴,真心奉勸他身旁的達里奧,「達里奧,一定要小心中間那個最特殊的人,可不能被他所碰到,沒有人知道他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

說的正是印天,安浩軒一行人聽到過後,都在心裡捏了一把汗。

被稱作老大的那個孩子,則是站在一旁干瞪著印天逐漸靠攏的身子。他的眼裡,全是燃燒的怒火,他巴不得快點親手滅掉印天。

可是實力有限,他做不到,只能依靠安浩軒他們的力量來完成了。如今,印天卻可以在爆炸之中毫髮無傷,這讓他不禁打了幾個冷顫。

印天帶著他身後的那幾個人慢慢靠近火牆,打算從那裡突破,然後到達倖存者平台。

走到火牆那裡,印天竟然直接伸出手,去撫摸那還在舞動的火焰。

雖身披盔甲,但手掌上卻沒有任何防護。火焰在他的五指之間來回竄動,持續不斷烘烤。

他的手指上都開始產生了火苗,不過他並沒有馬上離開那裡,反而繼續呆立。

「多美的火焰,就和你一樣美。可惜,這火焰終究會熄滅,當它熄滅的時候,你的生命也就到此為止了。說的就是你,對面那個長貓耳朵的女生!」

莉莉絲完全把這話當做耳邊風,她只覺得眼前這個印天腦子有病。

那堵火牆,是莉莉絲的爆炸箭產生的,如果印天他們硬是要闖出來,定會被燒得面目全非。

莉莉絲以前就和能夠運用風之力的人合夥完成過組合技,當風遇上火,火焰會燒得更旺。因此,安浩軒和莉莉絲的組合技效果還是不錯。

只可惜,遇到了印天這種實力強大又不正常的人。

印天的手還在火牆上面,他身後的人也只是看著,沒有做出什麼實際性動作來進行阻止。在那幾個人心裡,這行為算是默認合理的。

跟在印天身邊那麼久,那四人什麼樣子的大場面沒見過。印天的瘋狂是無上限的,而且在發瘋的時候實力明顯強了不知多少。

印天雙手放在火牆上面,雙眼將莉莉絲鎖住,「爆炸之後,竟然產生了一堵火牆,你們確實有一點本事。不過,這只是一些小把戲而已。」

佩吉:「他到底要做什麼呀?老是在那裡自言自語的,也沒有人理他。」

族長:「他是一個失去理智的人,他的理智,是被手裡的那把槍給磨滅的。據說是叫做噬理之槍,使用的代價就是自己慢慢變得瘋狂。」

看印天這種瘋狂的程度,不難想到,他一定都不知道用了多少次噬理之槍了。

印天的部分實力,老大是深有體會,畢竟自己的小弟就是那樣被害的。現在無法脫離倖存者平台,不能確定小弟們的生命情況如何。

是死是活,只有剛剛從那個房子出來不久的印天等人才知道。殘害小弟們,這也是印天親手乾的。

莉莉絲挽起一根木箭,那又與以往不同。這一次的箭頭是紫色,她決定從數量上壓制印天那幾人。

木箭射出去,在空氣里反覆地划動去向前。印天嘆了一口氣,「切。」

印天扭扭脖子,立馬拔出長槍,木箭還沒怎麼飛就被戳斷。

在眾人,包括印天都覺得莉莉絲這樣的攻擊一點作用都不會有,直接正面射出去,肯定是要被印天那種人物給直接當下來。

正當大家都這麼認為時,倖存者平台的族人們士氣也變得低迷。大家都不想面對這個敵人。

印天還想嘲笑青海族族人沒有鬥志,下一秒,那根射出去的箭突然分裂成了八十多根小木箭,與印天擦身而過。

小木箭紛紛沖向兩邊,把印天身邊的幾個人全部射中。原來,莉莉絲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印天。

眼看同伴各個身中數箭,印天的臉陰沉下來。 年紀輕輕

「你現在身處的這個世界叫本源魂界,在這個世界里大陸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北方地域最大約佔大陸的三分之二由聖朝管轄,其餘三分之一的地方由無數的小國家管轄。而你生活的星魂帝國就是魂斗大陸上一個非常小的帝國。」

「三個地方都由北方大陸直接由聖朝掌管,而其他的國家每年也都需要上交貢品。」

「而在這大陸的東方有一個島,就是那座被稱之為大陸第一學院的擎天學院的所在地,也被稱之為擎天島。擎天島也和這片大陸的情況有所差別,島四周全被海洋環繞了起來。沒有和任何一片大陸相連接。只有在每兩年招生的時候那裡的空間傳送陣才會開啟。平時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可以進出那裡。」

「這就是,這個世界上大陸的大致分布圖了。」

「哇噻,炎龍你知不知道一句話叫做,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感覺你至少值十寶。你知道的可真多啊。」戰天殤一個馬屁就不著痕迹的拍在了炎龍身上。

「那是,吾炎龍可以算是這個世界的百事通了。在這個世界上很少有吾不知道的事。」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活魂境是個什麼境界?那個黑衣人好像認為很厲害的樣子,但你好像說他很弱的樣子。還有,剛才姚海和那黑衣人都提到姚家堡好像是個很大的勢力,但你也好像漠不關心。」

「當然,這些都是要告訴你的,免得你以後得罪了人還不知道你得罪的人有多厲害。」

「這個世界是以靈魂為力量的世界,所以這裡的人類都是以魂字來命名他們的境界。由低到高分別是剛化器后的死魂境,接著是可以做到魂能外放的啟魂境,接著是魂能內斂的靈魂境,再接著就是你父親現在的境界慧魂境,在這個境界了因為魂能過於充足,會滲透出皮膚,形成一層魂能保護層。因人而異魂能越深厚這層保護層也越難擊破,反之,魂能越薄弱,魂能保護層就越好擊破。所以這層保護層的厚度也會不一樣。記住你以後對付這個境界的魂修者一定要攻破他的這層保護層,不然很難傷到這個層次的魂修者。」

「而這四個境界也就是魂修者最常說的魂修基礎境。然後只有可以打破魂修屏障的人,當超過這魂修四個基礎境后就可以到達的另一個層面的魂修者。」

「這個層面的魂修者就是這個世界尖端級別的實力了。突破慧魂境后就需要領悟一種天地規則方可才能到達的活魂境。自活魂境后的每一個境界都是需要越來越掌握這個天地規則還有魂能的累積才能突破到下一個境界。後面分別是煉魂境,契魂境,入魂境和最後的神魂境。」

「而這所有的境界又分成九個小階位。活魂境以後每個小階位又分成了入門,自如和巔峰三個階段。活魂境后每個階段和每個階段的差距都是非常大的。就像今天這兩個黑衣人一個不過是活魂境三階入門,另一個是活魂境二階自如。在吾曾經神獸九階巔峰的實力面前和一隻蟲子沒什麼區別。一口氣都可以吹死。」

「至於姚家堡,那是這世界最強大的五個勢力之一。這五個勢力分別是位於南方這裡的騰蛇宗和姚家堡,位於北方大陸的龍族,位於東方沿海的長春山莊,和一個沒有定點且由刺客組成的影殺堂。還有一個比這五個勢力都要強大的勢力,那個勢力就是這個世界的統治者聖朝。這個勢力的人因為長期生居高位現在早已腐敗不堪。裡面的人一個個的蠻橫霸道,做事不擇手段。」

「你以後盡量不要招惹聖朝的人,那些人只會暗地裡使絆子的。雖然我們不怕,但是總會有些麻煩。但是我們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見這種渣子一個,就殺一個。絕不要留情。」

「還有這六個勢力隨便哪一個只需要動用他們萬分之一護衛的力量就可以把你們整個星魂帝國滅的雞犬不留。所以盡量不要招惹他們,不然我們可能逃掉,你的家人絕對沒有一點生還的可能。」炎龍難得一次認真的對戰天殤說了這麼謹慎的一句話。

「看樣子,你和聖朝有仇啊?」戰天殤不解的問向了難得謹慎的炎龍。

「額,是啊,吾和他們有血海深仇,吾的前世就是被聖朝的雜碎殺了的。我發誓今生吾一定要把他們這些雜碎攪的天翻地覆。」

「哦,對不起啊。不說這不開心的事了。我想知道那你們魂獸是怎麼區分等級的?」戰天殤連忙不好意思的轉移了話題。

「因為九乃是極數,所以在這個世界的所有生靈都是分為九個階段。我們魂獸自然也不例外」

「我們魂獸的階位分別是黃玄地天四個基礎階段和王,皇,帝,聖,神五個尖端階段。這九大階里自然分為了九個小階。我們魂獸要成為王獸也是需要領悟一種天地規則才能到達王獸境。」

「當到達王獸后我們會有一次化成宇宙之靈的機會,而這次的宇宙之靈正是人類。我們到達王獸后一般都會選擇化身人類。這樣可以讓我們更好的修鍊。」

「你們化身成人,是不是就不能繼續變成魂獸了?還是化身成人就得重新修鍊。又或者……」戰天殤立刻把他在小說上看到的獸化人身的幾個版本給抖了出來。

「你聽誰說的?我們魂獸選擇化人只是遵循宇宙的法則,變幻宇宙之靈。對於我們只是多了一個身份,其他並沒有一點區別。」

「哦,我還以為你們永遠變成人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