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拳頭撞擊,頓時發出一聲驚天巨響,刺眼的銀光就宛若太陽一般照亮了整個天際。

台下,眾人剎那間閉上雙眸,捂住耳朵。那轟然般的巨響,就好像在他們的耳邊響起的一般,以致他們的耳膜都不禁發顫,陷入陣陣的失聰之中。而雙眸也是在那銀光之下,傳來針刺般的疼痛。

駭然!幾乎所有的人都沒想到,這一擊竟然這般厲害。就連發出的聲音他們都難以承受。那要是被真正的餘波擊中…

想到這,眾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滿目驚駭的望向空中。這一次,他們的心中也是極為的小心翼翼,若是發現不對,趕緊閉目堵耳。

眾人的感受,古筱也是無法顧及到。

此刻,他的內心也是緊張到了極點,雷屬性,那可是雷屬性啊,這樣的人,肯定是天才中的天才,即便是他也沒想到誅仙中竟然還有人擁有雷屬性。若是他知道了,這樣的人才肯定要當核心中的核心來培養。其再誅仙中的地位,恐怕也不會比江落妃這個妖孽底上那去。

古筱心中激動,雙眼微眯,有些迫不及待。禿鷲和落江這兩人,哪一個為更強一些,雖然這一擊,他們兩人都已出了界限,可他也懶得問了,只想知道,兩人到底誰的天賦最強!

可這一看,卻讓古筱整個人都是愣在了那裡。

只見…虛空中,兩人遙遙相對,原本江落妃那黑袍破碎所留下的勁裝,也已緩緩裂開。而且這黑色的勁裝更是有著灼燒痕迹。江落妃的嘴角上更是溢出了一絲鮮血,臉色也有一些蒼白。

雷屬性的真氣果然厲害。

直到現在江落妃的右手之上還傳來陣陣的麻酥之感,整條手臂都好像失去了控制,難以揮起。江落妃心中驚駭。

雷屬性攻擊本來就極為強悍,幾乎是所有屬性的巔峰,而且其那電弧所帶來的麻意也是讓人嘆為觀止。

幸運的是…雷屬性的功法稀缺無比,而且具有這種體質的人更是極為稀有!

江落妃的樣貌糟蹋,可禿鷲也餓好不到那去,他身上那原本髒兮兮的灰袍早已消失不見,化為陣陣的碎屑,飄散在空中,露出他那泛著濃郁黃色的白色內衣。

雖說的他的嘴角沒有一處血絲,可那蒼白無比的面龐卻是顯露著他心中的震驚。即便是他想破腦袋也無法想到,這年齡僅僅十八歲的少女竟是能和自己持平,渾身的實力也是相差無幾。

要知道,他可是先天中期,而且擁有著雷屬性的優勢,就這樣兩人還能戰平?

可想他心中的驚駭!

看向江落妃的目光,那中不屑與孤傲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微笑,一種正式對手的微笑。

「好丫頭!這一戰你贏了!」禿鷲的腰板不由的挺直了起來,臟兮的面孔上露出一抹豪放的微笑,原本的陰冷早已消失,精瘦的身體也在那黃色的內衣包裹之下頗顯的光明正大。

只不過,他那一身的骯髒和糟蹋卻和光明正大四個字格格不入!

本來,禿鷲對江落妃就沒有任何的敵意,只不過他自認為天賦過人,看不慣江落妃原本在台上的傲然,所以才前來挑戰。而現在,竟是發現對方的天賦竟是比自己還要強上不止一分,那絲不慣頓時消散。

可以說,禿鷲這次上來比,比的不是實力,而是天賦! 可以說,禿鷲這次上來比,比的不是實力,而是天賦!

別人天賦比自己強,他以無言在和江落妃相戰下去。這才選擇認輸,早早結束!

聞言,黑磬谷內所有人都不禁愣了愣,眼眸中充滿了疑惑。都不知道禿鷲到底在想些什麼,包括江落妃,她也是不由得呆了呆。

片刻后,江落妃回過神來,仿似想通了怎麼回事,面龐上閃過一絲微笑,道:「認輸嗎?」

「好吧!」江落妃徑自的點了點頭。旋即…雙眸一亮,面龐上充斥著一股難以掩飾的戰意,「那讓我們拿出最強的招式,再戰一次吧!」

「好!」禿鷲也是眼前一亮,「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是一個我值得尊敬的對手!」

話音剛落,兩人的氣勢再次攀升。聽到了兩人的談話原本有些失望的眾人,頓時掀起一股喜色,雙眸興奮的望向空中。

半空之中,兩人都是凝視著對方,體內的真氣幾乎瘋狂的涌動,皆是準備著自己最大的招式。

江落妃體內那宛若潮水般的真氣,發瘋似地向著右手腕的同片內涌去,禿鷲乃先天中期的強者,江落妃絲毫不敢給予小視,她體內近九成的真氣都被她灌入破天訣之內,而且在灌輸真氣之時,一股森綠色的火焰也悄然涌了進去。

只見…她的右手就仿若天際的星光一般,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只不過這光芒卻是頗為妖異的綠色,伴隨著光芒的出現,江落妃四周的溫度也是極具的上升,空氣中的水分也是蒸發了開來。

反觀禿鷲,只見他渾身紫光大做,雙眸緊閉,在他的身後竟是出現了一個巨大雷神的幻影,幻影右手持錘,左手拿鑿,散發出一股無可睥睨的霸氣,一股股令人心悸的能量也是緩緩的從他身上逸散而出。

「雷怒天錘!」看到這個幻影,古筱的臉色瞬間大變,「竟然是天階高級仙法雷怒天錘!」

旋即,向著身後的寄松示意了一下,寄松會意,點了點頭,心中無奈的苦笑一聲,這小丫頭總不讓人省心,他記得當初在在總部時也是惹出了不小的動靜。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接下這個天階仙法。

此時此刻,四周安靜!所有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上。

這種場面太過震撼!

一個妖異無比,手掌綻放綠色星光!一個霸氣十足,背後凝聚雷神幻影!

天階仙法!

這兩人所準備的都是天階仙法!

沒想到這次聚集,不但看到了先天強者之戰,更是目睹了天階仙法的風采!

一時間,眾人的心中洶湧澎湃,面色近乎有些瘋狂。這種實力,這種場面,他們只有在做夢的時候,才曾擁有過,才施展過!

這一瞬間,兩人的仙法全部準備完成。禿鷲的雙眸突然睜開,一股濃郁的紫光爆射而出,雙手也是逐漸的抬起。

而江落妃也是剎那間豪氣萬丈,雙眸直視著他那背後的虛影。牙齒暗咬,右手也是猛的抬起。

這一刻,兩者都是蓄勢待發!

「雷怒天錘!」

兩人相視一眼,禿鷲大喝一聲。抬起的雙手突然握在一起,凝結出一套繁雜的手印,身後的雷神幻影頓時面色漲紅,高跳而起,龐大的身體就那樣直直的竄入空中。

伴隨著身體升入高空之時,右手之中那龐大的黑色鎚子也是被高高的舉起,一時間,風雲涌動,整個天空都隨之陰暗了下來。滿布的烏雲當中,一絲絲紫色的電弧不斷的逸散而出,向著那黑色的鎚子聚集而去。

「這就是天階高級仙法嗎?」看到這般場景,江落妃也不禁愣了愣,這個招式,太過華麗,而且施展的速度極為的緩慢,在禿鷲施展的過程中,他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將他殺死一百次,「不知其威力到底怎麼樣?」

頃刻間,江落妃對這門仙法做出了評價,雷怒天錘雖然施展出來頗為的霸氣,可其卻有著致命的缺點。對於這雷怒天錘他並不看好。

仙法,重在殺敵!

江落妃低頭,望了望右手腕上的綠光,「不知道,這一拳能否與天階高級仙法向抗衡!」

手腕中的破天訣內,可是蘊含著她將盡九成的真氣,對於這近乎全力的一擊,江落妃也是有些期待。

就在江落妃低頭之時,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一陣讓她都有些心悸的能量波動,猛的抬頭望去,只見,虛空中那巨大的黑色鎚子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泛著一股淡淡的紫暈的銀色巨錘,鎚子的四周,電光圍繞,就連空間也隨著電光流竄時發出陣陣的顫動!

然而,就在銀色的巨錘剛剛凝形之時,就被那雷神幻影狠狠的錘擊在那黑色的鑿子之上。

「砰!」

一聲巨響,一道紫色巨龍一般突然的從那黑色的鑿子中竄出,沖著江落妃張牙舞爪,血口打開,狠狠的向她撕咬而去。巨龍渾身都是由無數個細小的閃電組成,在她的周圍,空氣之中也都是布滿閃電弧光,所過之處,就連空間都是劇烈的抖動。

伴隨著巨龍出現,那巨大的雷神幻影也是緩緩的消失。

望著那猛然竄出的紫色巨龍,江落妃的面色不由得變了變,當下不再遲疑,右手猛地揮起,一股磅礴的能量驟然的從她的手腕中逃竄而出,在江落妃的控制之下,森綠色的光芒頓時化成一柄利箭。

森綠色的利箭,帶著一條火焰般的細尾,排擠空氣,劃開空間,嗖的一聲向著半空之中的紫色巨龍急射而去,其所過之處,甚至可以隱隱看到一條細細的黑絲。

在這條黑絲中透露著一種死寂般的黑暗!

江落妃這一招,竟是直接劃開空間!

伴隨著利箭出現,台下的眾人都是愣在那裡,嘴巴張得老大,面容呆若木雞,但他們的雙眼卻是綻放出一股難以比喻的興奮之色。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直直的盯向空中。

這種場面太過震撼了。

仙法比拼,利箭直射巨龍!

什麼概念?從那不斷傳來的能量波動中可以看到,這兩個仙法,都是天階高級。而且,那森綠色的利箭,其內所蘊含的能量更是比那龐大的巨龍中還要多出一分。

感受到那種能量即使距離這麼遠。他們心中也是不禁發抖,腳步不由的向後退去。 感受到那種能量即使距離這麼遠。他們心中也是不禁發抖,腳步不由的向後退去。若是被這能量的餘波擊中的話,以他們的實力,即便是不死,也要脫初階段皮。

想到這,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就是現在!」虛空之中的能量,令古筱的臉色也是不禁微變,沉喝一聲,黑色的身影頓時從原地消失,隨著他消失的還有旁邊一直仔細觀看的寄松。

兩道身影消失,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江落妃和禿鷲的身邊,沒有絲毫的猶豫,頓時抱起兩人向著遠處逃離開來。

就在江落妃兩人的身影剛剛消失。半空之中,那綠色的利箭就宛若無往不利的長矛一般,帶著陣陣的破風之聲,唰的一下向著巨龍刺去。

眨眼間,兩者相互碰撞。

此時,在寄松和古筱的帶領之下,兩人早已經來到能量的範圍之外,如今…他們都是弓著身子大口喘著粗氣,雖說為了施展這一招兩人體內的真氣都是接近了枯竭,身體也是有些力乏,但他們的神色卻是無比的興奮,心中也是充斥著一種緊張之感。

因為這一招,是他們兩個最強的一招。

這一招,比的不再是天賦,而是實力…一個可以真真正正成為上位者的實力。

古筱看著不斷喘著粗氣的兩人,心中不由的狠狠抽搐了一下,現在江落妃在他眼裡,徹徹底底的成為了一個變態。這種形象絲毫沒有挽回的餘地,一個剛剛踏入先天之境不就的少女,竟然可以將一個先天中期的強者逼成這種地步。

古筱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四周的溫度都是下降了少許。

在吃驚的同時,一股濃郁的欣喜也是瀰漫他的心中,無論江落妃再如何變態,這兩個人才都是他們誅仙之人。江落妃越變態,對他們誅仙來說越是有利。

恍惚間,他仿似看到了誅仙在他手中振興的時刻,不由間,嘴角勾起了一絲深深的笑容。

然而,就在他剛想的出神之時,耳邊卻突然出來一聲滔天的巨響。這種巨響,就是在方圓百裡外都能清楚的聽到。

聲音未落,古筱的眼前突然射來一股刺眼的光芒,光芒綠紫交雜,狠狠的刺入他的瞳孔之中,即便是以他的實力,腦海中還不有傳來淡淡的刺痛。

古筱下意識的扭頭望去。

只見,不遠的天邊,兩股雄渾的能量已經撞擊了開來,巨大的能量頓時掀起一種兩色的颶風,席捲四周的天地,在這股能量的衝擊之下,下方的擂台也已被擊的粉碎,捲起那四散的石屑正有著圍觀的人群襲擊的事態。

看到這般情形,古筱的眉頭不禁微皺,右手輕輕揮動,那四散的碎石,頓時靜止空中,轟然落地,那龐大的颶風也是陡然消散。

就在古筱右手揮動的同時,寄松的臉色卻是猛的大變,充斥著一股濃郁的駭然,在那未曾消散的能量之中,她竟是察覺到了空間的崩塌!

當下心中震驚!

「空間崩裂!」

古筱也是感覺到空間的變化,不由的驚喝一聲。驟然間,身形消失在原地,直直的向著那兩色的能量衝去。空間可以崩塌,卻不能在這崩塌,若是空間真的塌陷了,這裡除了少數的幾人之外,都無法逃生。

古筱心中驚駭,雙手猛然揮出,龐大的意念頓時散發開來,向那兩色的能量急速竄去,在他的意念控制之下,那原本已經將要塌陷的空間,也是驟然的停下。一股濃郁的深青色的光芒也是突兀的手上飄射而出,徑直的向著那能量的核心射去。

青色的能量在古筱的刻意控制下,並未與江落妃兩人發出的能量相互碰撞,而是緩緩融入其中。青芒融入進去竟是剎那間分成兩股,逐漸的將兩人那雙色的能量分了開來。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是一臉的錯愕,包括江落妃兩人也是不由得愕然。

可接下來的那一幕,卻讓他們徹底的呆了。只見,古筱雙手伸出,沖著虛空之中緩緩的攥去,彷彿攥著什麼東西一般,他的面容之上頗顯的極為的費力。

伴隨著古筱雙手上的動作,不遠處的青芒也是逐漸的收攏,不斷的壓縮著那兩股濃郁的真氣能量。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什麼是實力,這才是真正的實力。

那兩股能量是多麼的龐大啊,其可都是天階仙法所散發的能量,而且近乎是兩個先天強者的全部真氣,雖說散發了一點,可那遺留下來的也不是常人所能應付的。

而眼前,古筱不但可以應付,而且還將這兩股能量分開,壓縮。

震驚,震驚。幾乎可以引起空間的崩塌能量,在閣主手中就仿若玩物一般。

此時此刻,他們心中已經無法用駭然來形容了,望向閣主的目光不光是那些崇拜之意,更多的卻是發自內心的無比的尊敬!

閣主太強,強的離譜。他的震驚也不足為過,先天巔峰甚至有一隻腳已經邁入中天的人能不強嗎?

片刻后——

遠方的天空終於恢復的了平靜,僅有一些綠色和紫色的霧氣瀰漫空中。

此時,古筱繃緊的面容也是不禁鬆了開來,雙手一揮,兩枚紫色和綠色的晶球突然飛入他的手中。攥著這兩枚晶球,古筱長舒了一口氣,道:「你們這兩個傢伙,還真不讓人省心,難道你們向讓所有的人都給你們陪葬不成!」

江落妃原本略顯蒼白的面容之上也恢復了一些紅潤,沖著古筱訕訕的笑了笑,並沒答話。此時此刻的古筱,也恢復了他那平易近人的老者模樣,若不然,江落妃也不敢這樣沖他微笑。

古筱瞪了他一眼,「這一戰,就算了,你們平手,不知可否?」

聞言,禿鷲那髒兮兮的面孔也浮現了一抹笑容,「願聽閣主做主!」

江落妃也是微笑點頭,平手…這是最好的結果!

可殊不知,那綠色的霧氣中,一絲絲火焰正悄悄的向著江落妃的手掌中涌去。

禿鷲的臉色仍舊有些蒼白,胸口起伏不定,但他的雙眸之中卻是顯現出一股難以掩飾的興奮,看了江落妃一眼,道:「不知道我禿某人是否有幸與你做個兄妹。」 禿鷲的臉色仍舊有些蒼白,胸口起伏不定,但他的雙眸之中卻是顯現出一股難以掩飾的興奮,看了江落妃一眼,道:「不知道我禿某人是否有幸與你做個兄妹。」

聞言,江落妃一愣,旋即,欣喜的笑了笑,「我江落妃!」

「我,武少陵!」

「江妹!」武少陵右手伸出,就要向江落妃的肩膀上拍去,可江落妃的臉色卻是一變,嗖的一下閃了開來,面露一絲苦笑的說:「拜託,你先洗洗在和我有肢體上的接觸吧!」

武少陵呵呵的笑了起來,聞了聞身上的異味,道:「習慣了,習慣了。我們真是不打不相識啊!」

「恩!」江落妃點了點頭,「我江落妃,十八歲!」

「我武少陵,三十四歲!」

「大哥!」江落妃叫了一聲,禿鷲的天賦不錯,為人也是敢做敢當,心胸寬廣,能和此人結拜,江落妃也是極為的高興。旋即…彷彿想到了什麼,右手輕揮,杜瑞奇的身體頓時飄了上來。

「大哥,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江落妃指了指杜瑞奇說道:「我的生死兄弟,杜瑞奇!」

武少陵看了一眼杜瑞奇道:「好,好,不錯,小小年紀便能達到真人八層。」

「從今往後,我們三個就是生死至交的好兄弟,若是有人敢欺負你們,給我說,老子去揍的他滿地找牙!」說著,武少陵就要給杜瑞奇一個大大的擁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