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地,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四人完成戰鬥著裝。

而後嘯月風狼被驚動時發出的咆哮聲中,他快步上前,隔著近百米的距離,猛然一劍斬出。

竭盡全力的一劍,斬出一道近三米長的雪亮劍光。

劍光速度幾極快,幾乎就在出手的瞬間,只聽轟隆一聲巨響,月狼谷入口處碎石橫飛,一片狼煙。

便在那一片晦暗與渾濁之中,「嗷嗚」,狼嚎聲傳來,悠遠綿長。

「來了!」

「準備應戰!」

「箐姐,你自己多加小心!」

「……」

心頭一緊,都來不怎麼說話,「嗖嗖嗖嗖」,大片彎月形風刃切割著氣流自谷口處破空而來。

緊隨其後,是一頭月光下雪白的巨狼,氣息強大,形如魅影。

「好快,不過來得正好,吃我一劍,長風破浪……」

面對來襲的風刃與嘯月風狼,辛亮半步不退,當場一劍劈出。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楊坤張楠曲欣齊齊出手。

「看我——破岳斬!」

「槍技:疾風三連刺!」

「玄冰劍斬!」

「……」

出手就是壓箱底的絕招。

伴隨著那一聲聲清喝傳出,夜的寧靜迅速被打破。

似乎也不敢硬碰,面對四人聯手,嘯月風狼迅速做出規避,前進速度大幅度降低。

而這個時候,辛亮四人毫不遲疑,掉頭就跑。

「就是現在……」

看著嘯月風狼咆哮著追出去,暗處,葉箐眼一眯,身法展開,青煙般消失在谷口。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山頂,林昊張弓搭箭,「嗖」的一聲,冰藍色箭矢在紅色月光中徜徉。

寒冰箭!

一箭準確命中嘯月風狼後腿,憤怒的狼嚎聲中,林昊清冷的聲音飄來。

「撤!」

就一個字,語出之際,「嗖嗖嗖嗖嗖」,五箭連珠,在月光中排成一線。

接下來就徹底安靜了!

等嘯月風狼避讓過去,再回頭,辛亮四人早已不見蹤影,山頂上,林昊也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

半小時后,幾個人重新在山洞匯合。

曲欣迎面就在林昊肩胛捶了一拳,笑著表揚道:「不錯,箐姐總算是沒找錯人!」

「是呢,要不是你及時出箭阻攔了一下,恐怕我們就要陷入苦戰了!」張楠也笑道。

話音剛落,辛亮冷哼一聲:「就算是沒有他,合我們四人之力,未嘗不能一戰。」

「然也,好歹我們兄弟也在各自兵器譜排名前百,再有你們二人從旁協助,正面一戰未必就沒有勝算!」

楊坤哈哈大笑,顯然,對於林昊的不屑與偏見,他並不比辛亮來得弱。

嗤笑一聲,曲欣正要反駁,忽然間地動山搖,有驚天咆哮聲傳來。

重生嫡女炸翻天 面色一變,也顧不得再跟這二人辯了,曲欣跑出山洞。

「糟糕,是月狼谷!」

「是嘯月風狼的咆哮聲,看樣子箐姐被發現了。

別愣了,情況有變,速速前往月狼谷支援!」

「……」

聲音來自月狼谷方向,赫然就是那嘯月風狼的咆哮。

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曲欣號召前往支援。

張楠沒意見。

林昊也沒說話。

就在準備啟程趕赴戰場的時候,忽然辛亮道:「這好像不在我們此行的職責範圍吧?」

「是啊,說好我們只負責葉箐進出月狼谷之時的牽扯接應,可沒說她被發現的情況下我們要去跟嘯月風狼拚命。

況且剛才你們都看見了,那嘯月風狼速度到底多快,我們的攻擊完全打不到他,去也是送菜啊!」

這個時候倒是承認不是對手了。

聽著這些無恥的話,再看辛亮楊坤二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當場曲欣怒了:「難道你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

楊坤也不怕,嘿然一笑,聳肩道:「我們也不想啊!

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非親非故的,難道要我們兄弟為她搭上性命?」

「你們……你們……」

「再問一次,你們去還是不去?」

有些被氣糊塗了。

怒極攻心,曲欣當場挺槍,張楠也拔出長劍。

辛亮冷笑道:「我們兄弟二人不願為了葉箐以身犯險,有問題嗎?

倒是你們,難不成想要跟我們動武?

張楠,曲欣,不是看不起你們,沒有葉箐在身邊,你們什麼都不是,我們兄弟二人殺你們如屠狗!

最後奉勸一句,你們也不要再傻乎乎去送死了,既然被發現,那葉箐就註定死路一條!」

楚楚動人 滿是不屑。

拒絕前往支援的意圖也表現得淋漓盡致。

聽著這些話,兩個女人猶自不甘,忽然林昊道:「非親非故,的確沒必要強求。

走吧,沒多大事,我們自己就能搞定……」 林昊的介入,打消了張楠曲欣二人對辛亮和楊坤的最後一絲期待,卻也激怒了辛亮。

「林昊,你這話什麼意思?」冷冷看著林昊,辛亮道。

「沒什麼,你們的確沒有義務去為葉箐拚命!」林昊搖頭,神色淡然。

辛亮眼一眯,「你在嘲笑我兄弟二人?」

「想多了。」林昊再次搖頭。

感覺這人腦子有點毛病,他也不多言,招呼張楠和曲欣道:「走吧,去晚了就只能收屍了。」

被如此漠視,辛亮大怒,下意識就要拔劍,卻被楊坤一把攔住,笑道:「既然有人趕著去送死,你我兄弟又何苦阻攔?

還是隨他們去了,況且本也沒說錯,你我兄弟的確沒有義務為葉箐拚命……」

便是這樣一番話,辛亮終究是沒有發作,只冷冷看著林昊三人離開。

源來者 林昊與張楠曲欣一道進入月狼谷,途中並未遭遇絲毫阻攔。

趕到的時候,嘯月風狼狂暴的攻勢下,葉箐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

事態緊急,二話不說,兩個女人挺槍持劍加入戰場。

隨著她們的加入,局面好了許多,雖然一直被壓著打,但短時間內沒有敗亡了危險。

但葉箐並不開心!

緩過一口氣,她急道:「糊塗,誰讓你們來的?

走,這裡我拖著,你們趕緊走,越快越好……」

顯然並不看好接下來的局勢。

事實也的確,目前正在與之戰鬥的嘯月風狼尚且不是對手,更何況旁邊還有一頭體型稍小的雌性嘯月風狼。

張楠卻笑道:「來都來了,還走什麼走?」

曲欣也傲嬌點頭道:「就是,大不了就一起死,拋棄姐妹苟且偷生可不是我曲欣的風格。」

說罷又對林昊喊話:「男人,今晚我們能不能活就看你夠不夠本事了!

若是能活,我們三姐妹一起陪你,若是不能,噗嗤,黃泉路上別走太快,結伴一起風流……」

膽子很大。

難得這個時候還有心情說笑。

張楠嬌笑連連,媚眼如絲,葉箐卻是被鬧了個大紅臉,嗔怪不已。

林昊也不接這瘋話,抬手就是一箭,頓時「轟」的一聲,場中冰晶四射,寒氣逼人。

始武大陸 王級上品,玄冰爆!

突如其來的一箭,使得場面安靜了不少,葉箐三人一臉驚愕,那嘯月風狼也暫時停止了攻擊。

其實這一箭沒什麼了不起!

論威力,這一箭對嘯月風狼構不成威脅,也不被葉箐三人看在眼裡。

三人驚訝的是,林昊居然掌握了王級上品箭技!

王級上品箭技本身沒什麼,可在這個剛剛入學絕大部分新學員連第一門王級下品武技都沒有掌握的時候,這就太厲害了。

驚愕之下,葉箐下意識道:「從前就會的?」

只有這樣才說得通。

王級上品箭技到底不比下品,修鍊難度上要高出很多。

若說這短短三日內林昊就掌握了一門王級上品箭技,還能輕鬆應用於實戰,那就太妖孽了。

聽這話,張楠曲欣眼底也多了一絲瞭然,只以為林昊原本就會。

林昊也沒解釋,問道:「你來這月狼谷到底是要做什麼?」

葉箐此行的真實目的一直沒人知道。

因為是相當於被雇傭來當打手,一路上也沒人確切詢問。

而今的情況,包括張楠和曲欣都只知道葉箐要來月狼谷拿一樣東西,至於到底是一樣什麼樣的東西,她們也不知。

不過事情發展成現在這樣,問問也沒什麼。

葉箐也沒想再隱瞞,可想起現在不是閑話的時候,便道:「還是先想想怎麼脫身吧,有機會的話……」

剛說一半就愣了,因為她發現那嘯月風狼不知何時已經退開,且看上去並沒有繼續殺過來的意思。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林昊道:「對於危險的感知,獸類往往比人靈敏得多。

我的實力比它強,輕鬆能殺它,它不敢亂來很正常。」

大實話,但是很保守。

實力不是強,而是強很多,完全不在同一個層面。

只是向來他說真話的時候是沒人相信的!

根本不信他一個新學員能強到哪裡去,曲欣嗔怪道:「別鬧,好好說話!」

「就是,再皮姐姐打你屁股!」張楠也在打趣。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嘯月風狼突然偃旗息鼓了,可她們絕對不相信是因為林昊。

林昊也沒解釋。

這時葉箐苦笑道:「其實我來這裡是為了盜取星獸卵……」

原原本本把前來的目的說了一遍。

大致來說,就是假期過來完成任務順便歷練的時候,意外發現一頭即將產卵的嘯月風狼。

一路跟蹤,最後她發現那嘯月風狼來了月狼谷。

星獸卵還是很珍貴的!

尤其是那種天賦異稟潛力強大的物種,其星獸卵基本上有價無市!

嘯月風狼便是這種類型。

俊朗的外表,風一般的速度,能操控風屬性的星辰之力使用風刃攻擊,能成長到高階皇級的潛力,使得它在武者群體中十分受歡迎。

是以回去之後她就一直在積極策劃這件事,哪怕耗費大量積分也在所不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