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楷捂着肚子,很是難受。

趙丞眼巴巴的看着劉宣,也是餓肚子鬧的。

劉宣見狀,也知道兩人餓慘了,安排徐晃去找士兵,詢問有沒有帶乾糧的。問了一圈下來,倒是拿了兩塊肉餅回來,給了田楷和趙丞一人一塊。

田楷三下五除二吃下去,連忙道:“好↓↓↓↓,▲.∷.n∽et吃,好吃,還有嗎?”

他了嘴角的渣子,又看了趙丞一眼。這一下,嚇得趙丞眉頭一挑,巴拉巴拉的快速吃下手中的肉餅,生怕田楷找他討要似的。

劉宣聳了聳肩,無奈的道:“再等等吧!”

田楷嘆口氣,只能等着。

約莫兩刻鐘後,士兵來稟報說伙房的士兵已經到了。劉宣下令埋鍋造飯,時間不,香味兒開始瀰漫。肉湯的味道,飯香的味道,縈繞在鼻息之間,令人口舌大動。

田楷不停的咽口水,早已經是肚子飢餓。

劉宣道:“田大人,山中士兵的肚子肯定也餓了,讓他們下來吃吧。”

田楷想都不想,吩咐道:“趙丞,召集士兵下山。”

“是!”

趙丞也不拒絕,轉身往山上去了。

時間不,山中的士兵一窩蜂的跟着趙丞出來了。

自從肉湯的味道瀰漫開後,山中的士兵很快就聞到了味道,一個個早就捺捺不住,得了趙丞的命令哪還管其他,直接下山了。

劉宣下令開飯,田楷及麾下的士兵拿到了飯食,大快朵頤的吃着。

午飯過去,軍隊各自列陣。

田楷又找劉宣討了些路上需要的糧食,就帶兵撤走了。

這一撤,田楷再無攻打北海國的心思。

徐晃站在劉宣身旁,肅然道:“主公,按照現在的狀況,當日選則的蘆葦蕩,已經失去了作用。不知道郭軍師和賈軍師知道了這一消息,會怎麼看?”

劉宣神色平靜,說道:“戰場上的局面瞬息萬變,事事都依靠事先定下的計策,打仗就輕鬆了。現在有趙丞作爲內應,反而是最好的結果。”

“是!”

徐晃拱手,一副受教的樣子。

劉宣道:“撤軍!”

徐晃調集士兵撤退,往北海國境內行去。

田楷帶着趙丞及麾下的幽州軍士兵趕路,沿路上不斷有士兵返回集合。

軍中士兵的數量,在不斷的增加。

田楷面色嚴肅,很是憤怒的道:“趙丞,本官敗給劉宣,心中很不舒服。尤其是本官兵敗後,青州的局勢不容樂觀,甚至還得拉攏劉宣,靠劉宣幫助,本官太不舒服了。”

趙丞道:“大人要立足青州,現在只能拉攏劉宣。”

田楷輕嘆道:“唉,可惜我兒……”

一句話,趙丞嘴角輕輕的抽搐。他眼觀鼻鼻觀心,沒有搭理田楷的話。這事兒是田楷的私密,尤其田盛都已經死了,田楷情緒低落的情況下,他附和說話,說不定會被波及。

田楷眼珠子轉動,道:“趙丞,本官不甘心。”

趙丞道:“大人可有計策?”

田楷點頭道:“撤回的路上,本官的確想到了一個對付劉宣的計策。”

趙丞劍眉一揚,心中咯噔一下,沒想到他暗中剛歸順劉宣,田楷就要對付劉宣了。趙丞臉上面無表情,問道:“大人想到了什麼辦法?”

“美人計!”

田楷大袖一拂,斬釘截鐵的道。

趙丞聞言,瞪大眼睛,道:“大人要對劉宣使用美人計?”

田楷道:“然也!”

趙丞說道:“這事兒恐怕不容易操作。”

田楷微眯着眼睛,緩緩道:“只要用了心思,事情一定會成功過的。本官既然與劉宣和平相處,總得表示和平的誠意,除了兩千匹戰馬,本官再贈送他一個絕世美女。哼,本官不能在戰場上瓦解劉宣,就讓女人用肚皮瓦解劉宣。”

趙丞想了想,又說道:“下官聽說,劉宣娶了董卓和王允的女兒,兩人都是天姿國色。想誘惑劉宣,恐怕不容易。”

田楷說道:“本官讓寧玉前往,你認爲如何?”

“寧玉?”

此去經年 趙丞聽了後,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寧玉是田楷培養的歌姬,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美豔無比。

事實上,田楷曾專門培養了一批女子,或是送給同僚,或是送給下屬,都是用來拉攏人的。寧玉是其中的佼佼者,不論是才藝,亦或是能力,寧玉都是最厲害的。

尤其是,寧玉工於心計,更是厲害。

田楷原本打算收了寧玉的,現在卻要贈送給劉宣,是下了大本錢的。

趙丞深吸口氣,沉聲道:“縱然是寧玉,要讓她對付劉宣,恐怕也相當的困難。您是見到劉宣的,這人不是心慈手軟的人,要讓寧玉影響劉宣會很難。”

對於田楷的打算,趙丞希望田楷放棄。

田楷笑了笑,道:“本官不需要讓寧玉對付劉宣,只是讓她做女人該做的事情。以寧玉的心計,她不會甘於做妾,肯定會對付劉宣的女人。劉宣的後院亂了,劉宣難道不受影響嗎?等寧玉得了劉宣的寵幸,本官會得到好處的。”

趙丞知道勸說不用,就說道:“大人英明!”

田楷說道:“走吧!”

隊伍快速的趕路,朝廣縣的縣城行去。軍隊到了廣縣,隊伍停下來休整,更換了裝備後,補給了糧食,然後繼續往平原郡行去。 平原縣是平原國的治所,如今的平原相是劉備。

討伐董卓失敗後,劉備投奔了公孫瓚。

公孫瓚殺過冀州,派遣田楷來青州,劉備也跟了過來。因爲劉備敢打敢拼,屢立戰功,被田楷先任命爲平原縣令,後又被田楷任命爲平原相。

如今的劉備,也算是一方豪傑了。

相國府,書房。

劉備、關羽、張飛、簡雍相對而坐。

劉備的面相極好,溫潤如玉,仁慈敦厚,翩翩君子,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他語氣柔和,緩緩道:“田楷率軍攻打靖王失敗了,大軍幾乎是全軍覆沒。先是田昭的一萬精銳,再是田楷的三萬精銳,還有數千的精騎。僅是北海國一戰,葬送了四萬餘精銳。這一戰的損失,對青州的局勢極爲不利。”

對於攻打北海國,劉備是不贊同的。

一方面,田楷要牽制袁紹,還得面對曹操,不宜再樹立敵人;另一方面,劉宣是得了天子認可的皇叔,劉備想認祖歸宗,得到皇室的認可,也想將來讓劉宣幫他說話。

關羽捋着下頜的美髯,棗紅臉有着一抹倨傲,丹鳳眼眯起,冷冷道:“大哥,劉宣一個黃口小兒,卻被天子尊爲皇叔,實在是過分。這樣的身份,合該落在大哥身上。再者,此戰若是大哥率軍出戰,必定擊潰劉宣的軍隊。”eyпe.

劉備呵斥道:“二弟不得對靖王無禮,他也是劉姓同宗。”

關羽哼了一聲,便不再多言。

簡雍接過話,說道:“卑職聽說田楷回了平原縣,準備了兩千匹戰馬給劉宣,要和劉宣修復關係。”

刷!

關羽面色大變,驟然握緊了拳頭,沉聲道:“可恨!”

一句話,殺氣逼人。

劉備眼中有不解的神色,問道:“二弟怎麼了?”

關羽很是不高興,棗紅臉猶如染血一般,哼聲道:“兩千匹戰馬,這麼多的戰馬給我們,足夠裝備出一支精銳騎兵出來。弟弟曾經去見田楷,請他支持三百匹戰馬,他卻說沒有,生怕大哥勢力增強了。如今戰敗了,卻拿出兩千匹戰馬給劉宣,真是捨得啊!”

嘲諷的意味,展露無遺。

對於田楷,關羽看不上,卻又無可奈何。

劉備輕嘆了一聲,沉聲道:“都是沒辦法的事兒,咱們寄人籬下,不得不依靠公孫瓚。田楷是公孫瓚的大將,咱們只能聽田楷的話。”

張飛怒了,一拳砸在自己的大腿上,嚷嚷道:“大哥,乾脆自立算了。曹操當初在東郡的時候,是袁紹舉薦的東郡太守,現在他都是兗州刺史了。大哥比曹操厲害,也能自立的。”

簡雍道:“不可!”

張飛問道:“憲和,爲什麼不可?”

劉備的目光,也是落在了簡雍的身上。

對於張飛的提議,劉備有一絲心動。田楷無能,他是敢怒不敢言,也有野心想掌控青州。尤其是袁紹勢力越來越強,公孫瓚自從界橋兵敗後逐漸衰退,在這樣的情況下,劉備也有了在平原國自立的野心。

如今的青州,黃巾賊縱橫,田楷擔任青州刺史也是有名無實,沒能掌控青州。如果劉備自立,還可以聯合袁紹和曹操,理論上是可行的。

一絲野心,令劉備有着一絲希望。

簡雍作爲劉備的謀主,分析道:“主公想自立,缺少曹操的條件。”

劉備問道:“什麼條件?”

簡雍回答道:“第一,曹操是兗州人,曹操背後的曹家在兗州有足夠的勢力和聲望;第二,曹操歷任洛陽北部尉、議郎、騎都尉、典軍校尉等,有足夠的人脈和名望;第三,曹操有兗州的世家支持,錢財糧食足夠。”

劉備聽了後,眉頭皺了起來。

簡雍繼續道:“反觀主公,主公不是青州人,威望不足,也沒有世家商人支撐。主公如果要自立,恐怕難以自立。且不說多的,糧食都在田楷的掌控中,我們有糧食嗎?”

刷!

劉備的臉色,變得鐵青。

簡雍又道:“在下建議,目前只能隱忍,唯有田楷一敗再敗,無法主持局面時,主公才能藉機上位,讓公孫瓚安排主公主持青州,如此,主公纔有自立的機會。主公連平原國都無法掌握,何況青州呢?”

劉備輕嘆道:“一句話,自身的力量不夠啊。”

關羽和張飛的臉上表情,都頗爲憋屈。兩人追隨劉備近十年,至今沒能建功立業,仍是寄人籬下,心中也是頗爲不爽。

劉備大袖一拂,道:“罷了,暫時隱忍。”他是習慣了隱忍的,有足夠的毅力,這樣的事情對劉備來說不是難事。

簡雍道:“最近還有一件事,田楷把寧玉贈送給劉宣了。”

“什麼?”

關羽丹鳳眼眯起,眸子中殺氣一閃而逝。

寧玉是田楷培養出來的,卻沒有養在田楷的府上,而是留在平原縣的雲-雨樓,是當家的魁首。關羽平時也喜歡到雲-雨樓去,對寧玉頗爲仰慕。

關羽冷冷道:“田楷打仗失敗了,卻要讓女人去,真丟人!”

劉備眉頭微微皺起,道:“二弟,爲兄知道你仰慕寧玉。但有的人能沾染,有的人不能。 爹地別惹我媽咪 寧玉是田楷的人,你要分清楚輕重。”

關羽道:“大哥,弟只是爲寧大家不值而已,沒其他的想法。”

劉備想了想,道:“二弟喜歡寧玉,也不是沒可能。我們現在得隱忍,等有了足夠的力量和人脈,拿下了青州後,讓劉宣把她交出來就是。”

姑娘她戲多嘴甜 對於女人,劉備向來看得很淡。

女人對他來說,只是滾牀單和生兒育女的。

關羽聽了劉備的話,心中對劉備感激:“大哥放心,弟明白輕重。”

劉備聞言,頓時鬆了口氣。現在不是和田楷翻臉的時候,如果關羽衝動之下找田楷鬧事,很可能會使得局面尷尬。

……

雲-雨樓,後院。

悠揚婉轉的琴音,自後院中傳出。

院內,涼亭中。

一個妙齡女子端坐撫琴,這女子赫然是寧玉。她年近二十,身材婀娜多姿,眼含秋波,脣紅齒白,胸前鼓漲圓潤,身材苗條,面容妖嬈,勾-人攝魄,是一個尤-物。

她嫵媚的臉上,卻有一絲的冷意,因爲她被田楷當作貨物贈送了出去。

“踏!踏!”

一陣腳步聲從外傳來,丫鬟走進來道:“姑娘,趙丞大人來了。”

寧玉道:“不見!”

“這……”

丫鬟眉頭之間,多了一抹憂慮。

“玉姑娘,何必這麼見外呢?在下奉了大人的命令來的。拒人以千里之外,不是主人家的待客之道喲。”

趙丞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四更求票!)

“錚!”

琴音停止,寧玉怒目盯着趙丞。

嫵媚的面龐上雖是怒,卻猶有無限風情,引人遐思,想入偏偏。

寧玉道:“趙丞!”

語氣冰冷,透着一絲的不喜。

趙仉然沒察覺,一抖衣袍徑自的坐下,笑眯眯的道:“大人政務繁忙,不方便見你,所以在下代替大人來見你。”

寧玉冷冷道:“是不敢見我吧。”

趙丞道:“寧大家多慮了。”

寧玉長袖挽起,斜眼掃了趙丞一眼,淡淡道:“出發的時間,派人來通知一聲即可。沒其他的事情,你可以走了。”

趙丞道:“大人擔心你有想法。”

寧玉說道:“妾身的命是田楷的,他想拿走就拿走,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何必擔心妾身的想法呢?如果顧慮妾身的想法,又何必要將我送人呢?”

趙丞笑了笑,沒有回答。

話鋒一轉,趙丞道:“玉姑娘,大人讓你去北海國,也是爲你好。劉宣是天子承認的大漢皇叔,更是北海國的靖王,文武雙全,將來必定出將入相,前途無量。你跟了劉宣,也不算辱沒了你,這是你的機會。”

寧玉丹鳳眼眯起,很是不屑。

趙丞仍是笑嘻嘻的,道:“大人是男人,不方便去。”

寧玉回答道:“妾身就方便了嗎?”

趙丞嘿嘿笑道:“自然!”

寧玉見不得趙丞油鹽不進的表情,不耐煩的道:“廢話真多,回去吧。出發的時間定下後,通知妾身即可。”

趙丞道:“大人讓你去,只有一個吩咐。你在劉宣的身邊,全力的討好劉宣,讓劉宣受你的影響,這對你不是難事。”

寧玉淡淡道:“知道了!”

“告辭!”

趙丞站起身,轉身就往外走。

自始至終,寧玉都不給好臉色,趙丞也就不逗留了。雖說寧玉漂亮,但現在的寧玉是劉宣的女人,他不敢生出什麼膩歪的心思。

丫鬟說道:“趙丞是田大人的人,您這樣做……”

“不妥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