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你總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呢。」劉玉強笑道。

「可能是我長得比較和藹吧。」劉強年輕時也是個口花花的人,不然也不會在犯罪集團里混個風生水起了,情商那肯定是高的,隨後也是點了點頭笑道:「好的,今晚就去你家吃飯吧,我今晚也帶一點自己做的菜過去。」

「行,就這麼定了。」



夜晚,劉強帶著自己做的小燒雞就登門上去,兩家在同一小區,距離也不遠,大概步行了個十分鐘就走到了劉玉強家裡。

咚——

敲門聲起。

「來了。」

響起的卻不是熟悉的劉玉強的聲音,是聲音十分溫和的和藹老者聲音。

「是誰?」那邊沒有開門,而是透著貓眼看道。

「是小玉強邀請我來的,剛好今天我在家也做了拿手的燒雞,帶來一起分享分享。」劉強笑著說道,嘴裡卻是嘀咕著,怎麼這聲音那麼熟悉呢?

這溫柔緩慢的聲音讓劉強十分懷念,好像回到了當年。

「哦,是劉先生對吧,進來坐吧。」那邊的人好像確認了一下,才打開了門來,映入劉強眼帘的卻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老婆婆。

老婆婆一頭不算花白的捲髮,面容看起來非常柔和,戴著個小眼鏡,眉角不弔,看起來十分的溫柔…

「你好啊…劉先生,聽我們玉強…」老婆婆在看到劉強的時候,話音戛然而止。

劉強的思維也一瞬間產生了卡殼…

看著眼前的老婆婆,又好像回到了當年的時光…

是她,就是她!

劉強曾經無數次思考過兩人的重逢究竟是什麼樣的場景,可是卻沒想到,場景居然會是現在這樣…

又回到了當年的時候,劉強因為卧底資料毀於一旦,參與B社會被關了起來,從而跟她分開,到後來想要找她卻發現已經回到大陸,無從尋找。

直到今天…

【你要加魚蛋嗎?】

【說了多少次了,要加叉燒啊!】

老婆婆也是腦袋當機…隨即咧嘴展顏一笑。

「要加魚蛋嗎?」

「說了多少次了…要加叉燒啊。」劉強也笑了笑。

分開了大半輩子的兩人,再次擁抱到了一起。 「為什麼貧道總是能聞到狗糧的芳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李雲一臉吐槽道。

「汪,有狗糧?在哪裡!」阿二狗眼一亮,左顧右盼。

「額,狗糧是什麼味道,好吃不好吃?」含香一邊啃著米餅,一邊好奇道。

李雲看著一臉期待的阿二還有一臉好奇的含香有些無語,解釋道:「狗糧是一種指代,指代於單身狗在看到情侶們秀恩愛的時候,產生的一種吃撐了的飽腹狀態…」

阿二不明所以,吐著舌頭狗臉懵逼。

含香則是撅了噘嘴,說道。

「哦…感覺好像畫餅充饑的典故呢,吃不到餅的人,畫一張不屬於自己的餅就以為自己能飽了一樣…師兄你說的也是一樣,只不過從畫餅看別人吃餅了而已。」含香吞了吞口水,舔了舔舌頭道:「對了,狗糧是不是就是狗狗吃的餅乾啊,師兄真的吃過嗎,到底好不好吃啊…」

李云:「……」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就連窗外的風兒都喧囂了起來。

李雲隱隱產生了一種被暴擊的感覺,渾身難受…

「真狗糧並不好吃,至少我不愛吃,一股子注水牛肉的味道…」李雲想了想自己的黑歷史,覺得還是不要去想起為妙。

「不過呢,這劉強也算是得償所願了吧,能夠在晚年的時候得到補償。」李雲繼續感慨道。

隨後含香和阿二也忙碌去了,含香負責接待前堂的香客們,阿二則是去賣萌,李雲在道觀的門前,頓了頓之後,問道。

「話說系統兄,如果那劉強不來朝拜的話,是不是就意味他永遠也不會得到應有的東西…」

「除了天道,沒有生靈可以全知全能。」系統淡淡的說道:「這個世界上永遠都有人在遭受不幸,你不可能全部知道,並且分化分身去一一解決,那樣的話別說振興道門了,道門統治世界都有可能…」

李雲自然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也沒有太過糾結,想想也就能知道,系統自己也不是全知全能的貨,比如現在系統就不知道,其實李雲在心中暗暗猜系統究竟有沒有性別…

「不用猜,本系統不會告訴你的。」

李云:「!!!」

「你那望天一臉猥瑣的表情已經深深出賣了你的想法,你剛剛肯定是在猜測本系統的真身究竟是什麼對吧,所以說,不會告訴你的,本系統就是本系統。」系統淡淡的說道。

李雲聳了聳肩,果然還是不能全知全能吧…

「其實剛剛貧道在想,系統兄你到底是系統兄,還是系統妹。」李雲老實問道。

限時寵婚:總裁,我有了 「你會在意你手機的安卓系統是男的還是女的嗎?」系統沉默一陣,反問道。

李雲再一次被嗆得啞口無言,索性也就不接話了,就這麼靜靜的看著眼前雖然不算多的香客。

一個下午過去了,有一個人貢獻了合計一枚香火錢,現在的香火錢是十九枚,也就是說只差一枚就能夠打開新的兌換列表。

「一枚香火錢啊…同志仍需努力咯。」

臨近夜晚,已經沒有什麼人會來道觀了,就在李雲打算關上道觀大門的時候,有三個人來到了道觀的門前,一個中年道士,兩個少年小道童。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這三人李雲認識,是羅浮山正明觀的三位,玄暉,玄山,和玄理。

「無上天尊,雲觀主,好久不見了,依然是風采照人啊。」玄理一臉微笑的看著李雲。

「雲觀主好。」玄山和玄暉恭敬施禮。

「福生無量天尊,三位道友別來無恙。」李雲微微一笑,然後招呼道:「進來坐坐吧,正好這裡有清茶招待。」

「多謝雲觀主了,恭敬不如從命。」玄理微微鞠躬,帶著玄山還有玄暉進入了三清觀內,同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慨道:「無論來多少次,都覺得雲觀主的道觀清雅襲人,有煙火的氣息,卻沒有那種俗透了的味道,比我們那裡高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含香,三杯茶水。」李雲對著後方叫道。

「好~」

含香端三杯清茶出來,這玄理還好,玄暉和玄山倆大小夥子看到含香頓時就低下了頭,活脫脫一純情小騷年的樣子。

李雲則是看著玄理微微一笑道。

「俗或者不俗,全關乎於一心而已,即使是紅塵市井之中,也有市井之中的美好,就比如貧道,也很喜歡初夏時的街角景色,老人和孩子們裹著單薄的衣衫,在樹下乘涼奔跑,或者跟小夥伴們玩耍,這不俗,同時,很美好。」

玄理腦補了一下剛剛的場景,的確,這一點都不俗,反而非常的美好,有一種小小的幸福蘊含其中。

華娛從1980開始 「果然雲觀主境界還是高啊,我這種俗人是比不了的咯。」玄理感慨了一下,心情也隨著這一番話愉悅了起來,隨即一臉正色的從懷裡拿出一張包裝精美的信封來。

「這是…?」李雲好奇的看著這一張信封。

「雖然如今佛門昌盛,道門式微,但好歹我們道門是華夏的本土宗門,這次本地的小林寺要開法會,邀請我們道門朋友一同旁聽。」玄理頓了頓,然後說道:「你應該不會對佛寺有排斥吧…畢竟最近挺多醜聞的。」

玄理也是有些猶豫,雖然道門跟佛門是一種競爭狀態,但很多年輕人競爭心態比較重,有時候吵起來剎不住車…

再加上最近佛門鬧出了很多醜聞,比如本地XX大師利用職務之便幹了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之類的。

「樹大有枯枝,人多必有敗根,佛門本意導人向善,渡化世人,這等情操貧道亦然佩服,又怎麼會有排斥呢?」李雲搖了搖頭,自己遇到的和尚也就九善和尚,這和尚除了腦子有點軸之外,人還是非常不錯的。

「那…你願意去嗎?距離不遠,也就二十公里的距離,就在後天,我可以安排車子接你一起。」玄理有些高興道。

李雲笑著點了點頭。

「不用,貧道自行前去即可,順便可以體會體會體會紅塵人世。」 大林寺,在本地不算大也不算小,沒有太大的名氣,但卻屬於真正意義上的清廟堂,不接受外來的香火朝拜,最顯著的特點就是清靜,不是一般的清靜,和三清觀一樣清靜,卻比三清觀要有名的多的多的多。

清廟堂,不受香火,也就意味著,裡面是真正隱修清靜的大師,讓許許多多的富豪貴人都想去見一見。

「師兄,你要…要去和尚廟嗎?」含香的小臉上隱隱有一些興奮的神光,她可是好久都沒有出過遠門了,不過也隱隱有些擔心李雲不帶她去,畢竟和尚廟帶一個女孩子去總是有些不好的。

「嗯,距離不是很遠,當天去當天回,你也可以跟著一起去。」李雲笑道,知道含香也想跟著出去,作為山靈的她雖然不能離開象頭山太長時間,但是這半天的時間是沒有問題的。

「師兄萬歲!」含香高興得跳了起來,高興道:「以前從來沒有進過和尚廟呢,當時佛教在我們那裡可是很豐盛的,聽說裡面都是一群肌肉光頭…」

李雲想了想,也不怪得含香這麼想,當時的唐代道教盛行,甚至立為國教,太宗雖和玄奘關係不俗,但國教依然為道教,而佛教則是式微,不過佛教在民間的威望卻也不俗,誦讀佛經的人比四書五經的還多。

嚴格意義上來講,佛教在華夏自從興起以來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衰落過呢。

「光頭是一定的,畢竟大林寺是不收俗家弟子的,但卻不一定各個都有肌肉就是了,現在純正的武僧的話,只有少林寺才有了吧。」 總裁蜜愛:美妻很迷人 李雲說道,說完便施展袖裡乾坤,將一些必要的東西帶上。

水壺,拂塵,還有一些閑著沒事吃的零嘴兒。

李雲估計著含香一路上零嘴肯定是停不下來的。

含香也風風火火的準備出發的樣子,不過她倒是沒有帶什麼,風風火火道:「出發吧師兄!」

「阿大阿二,你們倆看好門。」

「好啊!」阿二沒什麼意見,自己咬自己尾巴都能玩一整天,更何況還有阿大陪著它。

交待完了之後,李雲和含香便出門下山,小白則在背後尾隨了一陣之後就回到道觀上了。

時至上午,路上都沒有什麼人,就連行車都沒有多少,步行的距離對於李雲還有含香來說簡直就能用小菜一碟來形容。

陽光明媚強烈,卻不炎熱,反而有一種暖暖的感覺。

「初春暖陽,無論什麼時候,都能讓人心情愉悅起來呢。」李雲眯著眼望著太陽笑道。

「雲師兄,總感覺我們總是那麼的無憂無慮呢。」含香和李雲並排走在人行道上,手裡拿著自己製作的鍋巴小零嘴兒,咔吧咔吧的吃著,時不時還轉個圈,盡顯天真爛漫,而看著道上零星匆忙的路人,說道:「可他們就好繁忙呢…好像有很多壓力在身上…」

西裝革履的青年在打著電話,有時候怒罵,有時候奉承,形形色色的相貌在同一個人身上體現。

也有不辭辛勞的業務員,進去陪著小臉,然後被人趕出來,卻依然陪著笑臉…

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面貌。

「有人慾,自然就有所求,無欲,自然無求,至少我們的欲和他們的欲不同,所以我們能夠無憂無慮,他們則有很多重擔…當然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有人喜歡怡然自樂,平平淡淡,有人喜歡驚濤駭浪,在活著的基礎下,生活著…」

活著,和生活…

含香撅了噘嘴,她還是有些搞不懂這些概念,不過呢,對她來說,反正現在能吃上好吃的零嘴兒就是好的生活了吧。

「對於含香來說,現在就是很好的生活了啦。」

「所以說,人與人之間是不同的,就好像貧道,就非常的安貧樂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然處之。」李雲淡淡道。

「師兄最棒了。」含香甜甜一笑。

「嘖,還記得當初本系統來的時候你說的話嗎?」系統突然嘖了一聲。

李雲微微一笑而不語。

當然是不記得啦!

兩人路過一間小學,從裡面傳來一陣陣清朗的讀書聲,童子稚嫩的聲音,十分的好聽。

「這學堂里學的東西跟以前有些許不一樣呢…」含香一邊豎起耳朵聽著,一邊嘀咕道:「乘法口訣…『哈咯』『三Q』『小明和老王』…這些都是什麼意思啊,現在不學四書五經了嗎?」

李雲被含香這可愛模樣給逗樂了,糾正道:「這些是現代學習的東西,嗯…是算術,外文,還有…好吧,其實小明和老王究竟是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都是現代的一些小知識。」

含香就聽懂了算術,還有外文,感慨道。

「好厲害啊,現在的學堂,感覺學的比那些四書五經的有用的多…算術還有和外邦互通的語言,以前我就在想,學習四書五經究竟對於人來說有多大的用處呢…」

以前含香不敢說,到了這個時代,大唐早就亡了,自然也是能說。

「倒也不能說四書五經沒用,這些書籍在於培養人的思想,而現代教育,更看重的是實用性,如今的教育都是在實用的基礎上加以改變的,更適合現代發展。」李雲笑了笑道。

含香也是,聽著郎朗的讀書聲滿臉的羨慕,以前她可沒有讀過書,特別是在這個年紀的時候,她就已經在幫霍家幹活了。

「能和同齡的孩子一起玩耍,真幸福。」含香隔著鐵柵欄,看著操場上奔跑的小學生,由衷的說道。

李雲深以為然,回憶起了自己熊孩子的時候,把金龜子放女同桌的桌子上,逗得她都快哭了,以前只覺得好玩,現在覺得當年真是注孤生的典範…

嗯,這些都是黑歷史了,李雲也盡量不去多想…

就在兩人打算離開的時候,卻發現有一個小女孩在小學柵欄的背後,坐在地上,面前的是一朵朵的玫瑰花,顯然是拿來售賣的。

小女孩守著賣花的攤位,卻一次次的朝著學校內望去,雙眼有些渴望,有些羨慕,有些憧憬… 這小女孩看學校里也就看了一下子,隨即轉身抬頭,看到了李雲還有含香,便習慣性的說道。

「叔叔姐姐,能買一朵玫瑰花嗎?一朵只要三塊錢哦。」

小女孩的眼神非常的純真,還一副祈求的模樣,瞬間就能激起人的保護欲來。

咔嚓——

叔叔…

李雲抬頭望天,感覺自己受到了成噸的傷害,這熊孩子,咋叫叔叔不叫哥哥呢…

「額…貧道覺得以你的年紀應該叫我哥哥才對…」

自己看起來有那麼老嗎?

明明自己現在是風華正茂正值帥氣的年紀啊!

小女孩沒有看著李雲,而是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含香。

李雲頓時嘴角抽搐,這小姑娘業務還真純熟,知道賣花的重要突破口就是女方。

「啊,含香沒錢,師兄也沒有錢,況且這花草我們那裡可是有好多好多了。」含香倒是撓了撓腦袋,不好意思道,她對這玫瑰花也沒有太大的興趣,這像頭山上什麼花沒有,常見的花花草草不知道多到哪裡去了,特別是野生的山玫瑰,無論是白的還是紅的,都能抓一大把。

只要是花季內的花,沒有什麼是象頭山沒有的。

有時候阿大還會拿著一朵玫瑰花回來送給李雲呢,阿二也是,只不過阿二去摘玫瑰最終的下場就是被刺個滿嘴包,變成一隻要哭的哈士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