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我有錢了,應該怎麼花?」

劉粉黛美眸流轉,聲音軟了一些。

「當然是吃好喝好啊。」

方芍藥想到自己穿越來的日子,沒苦幾天,即便是在村裡,也過得挺不錯。

「對,所以,我現在再也不吃肉了。」

劉粉黛嘆息,不僅不吃肉,看到肉就想吐,她在發愁,給祖父祝壽,看到肥肉會不會吐出來。

她很少參加宴會,就因為這個原因。

「吃多了,吃夠了?」

肉和大米飯一樣,方芍藥吃一輩子都不會膩。

「吃多了,不過,我吃的是人肉。」

劉粉黛看出方芍藥的詫異,笑道,「你以為我是開玩笑的吧?」

「我相信。」

方芍藥從隨身帶著的一本小包袱里,掏出話本,遞給劉粉黛,「你看看這個,這是劉大人寫的話本吧,很是搶手,我買了下冊,還沒看完。」

話說,老頭那個案子太重口味了,殺了那麼多人,周圍街坊鄰居也沒個警覺性。

話本里,還有好幾起惡性犯罪事件,和這個案子比不了。

劉粉黛看到話本,驚呼道:「你竟然也買了?」

沒錯,老頭家的滷水鋪子,在縣裡有名氣,劉粉黛沒少差丫鬟婆子去買,她在得知自己吃的是人肉后,大病一場,從那時候開始,再也不吃肉了。

不僅如此,最嚴重的一段事件,提到「肉」這個字眼,她面色蒼白,渾身發抖,高燒不退,一直陷入在夢魘里,走不出來。

劉粉黛的爹娘帶著她看了不少的郎中,郎中說,她這是心病,沒有什麼好法子,喝多少苦藥湯子都無濟於事。

據說,縣裡很多人都有這個毛病,還有人因而剃度為僧,削髮為尼,說自己吃了人肉,罪孽深重。

一時間,縣裡的寺廟,尼姑庵差點裝不下。

劉粉黛還小,沒那麼想不開,但是巨大的心裡陰影籠罩,到現在,她看到肉,還是想吐。

方芍藥面色同情,的確,誰也遇見這種事,都沒辦法釋懷。

兇手太過殘忍,殘忍到極致,坑害多少無辜的人!

京兆尹劉大人,也是因為破這個案子而成名,不然一個小知縣,誰關注他啊!

「芍藥,你感覺這話本寫得如何?」

劉粉黛摸了摸封皮,後續還有兩本,她想,若有一天,高雪晴的案子真相大白,她一定會單獨出一本書。

越是懸案,被揭穿的那一刻,她就越興奮,有水落石出,烏雲見月之感。

「話本寫得很好,故事構架緊湊,層層遞進,設置懸念,特別吸引人。」

方芍藥發自內心的誇讚幾句,不然,普通的話本,她已經失去興緻了,肯定不願意花錢買。

劉青天的話本,方芍藥捨得銀錢,只要出新,必看。

「我寫的。」

劉粉黛眨眨眼,確切地說,他爹想寫,奈何寫出來了就賣出去一本,還是那人買別的書,掌柜把爹爹寫的話本做了個添頭,送人家了。

方芍藥囧了囧,原來,劉大人竟然找了他女兒做槍手!她又發現了個了不得的秘密。

「你祖母老家不在暨城,是後來搬過來的吧?」

方芍藥隨口一問,和劉粉黛閑聊。

劉粉黛點點頭,很是痛苦,她祖母最是重男輕女了,大伯在家務農,幾個堂哥遊手好閒的,全靠她家裡養著。

祖母也不管,還說這是劉家男人應該得的,得被當大爺一樣伺候,丫頭片子就該賣了,換個好價錢。

哪怕是她祖母自己,當年也是被賣到劉家,這種思想,早已根深蒂固。

哪怕,她在京都已經是京兆尹千金了,回暨城,立刻被打回原形,不僅要做家裡的活計,還要忍受那難聽而又具有鄉土氣息的名字。

「在京都,我是京兆尹千金劉粉黛,等到暨城,我馬上變成村姑劉大丫。」

她祖母說了,女子嫁人,冠上夫姓,自己不配有名字。村裡的丫頭,都是大丫,大妞兒那麼叫。

「噗……」

方芍藥正在喝茶水,被劉粉黛逗得,全噴出去了,劉粉黛,當真是個妙人!

「我那幾個堂哥不學好,招貓逗狗,流里流氣的,我爹怕他們在京都,真惹上大人物,為他招禍事,就把人都安頓在暨城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劉粉黛對那幾個堂哥忍無可忍。這次要不是祖母生辰,她才不回去!

她爹爹那個小妾,就是祖母託人送的,還是老家以前的村花。

有些話,劉粉黛為了給她爹留面子,就沒提。

「你住一日,或者賀壽以後,就離開,老太太說什麼,你聽聽就是了。」

方芍藥出謀劃策,惹不起躲得起,那一家子肯定不會到京都來鬧事,也不敢,不然怎麼會安心在暨城住下,還住得好好的。

「我就是這麼想的。」

劉粉黛邀請方芍藥,參加她祖母的壽宴,這樣,她回京都,還能蹭一回馬車。

方芍藥問了地址,劉粉黛的祖母,住得距離於家村不遠。只是,她這麼貿然上門,似乎不好。

劉粉黛想了想,的確是,自己邀請方芍藥,本是想找人作伴,可方芍藥卻不得不為此,掏出一份賀禮。

無奈的是,她祖母那人見錢眼開。空手上門,容易被用大掃把趕出門。

「你別擔心賀壽禮,還有兩日,時間充足呢,我陪你去。」

劉粉黛的祖母壽宴在農曆八月二十五,參加完壽宴,方芍藥就可以準備啟程離開了。

二人一見如故,說話到很晚,劉粉黛這才回房。

就在這一個時辰,方糕已經通過自己的關係網,摸清楚劉粉黛的底細。

「劉小姐說的不假,她不吃肉,因為小時候吃過人肉,心裡有陰影。」

方糕進門后,開始給方芍藥碎碎念,本來,劉粉黛這個年紀,就應該定親了,可她不吃肉,看到肉就容易吐出來,這個習慣,一般高門大戶沒辦法接受。

高門之間,總有宴會,總不能別人吃肉,她當面吐,劉粉黛搞砸了幾個宴會,就不太好說人家了。

「夫人,人肉是啥滋味呢?」

四喜不害怕這個,以前村裡人太窮了,大旱的時候,有人吃觀音土,還有人因此餓死。

人在生存不下去的時候,底線就變得很低。

「我沒吃過,我不知道。」

方芍藥想著,現代就有人吃胎盤,因為這個東西大補,對身子虛弱的人有益處。

劉粉黛的陰影,主要是老頭殺人賣肉,手段太殘忍了。

因為劉粉黛的習慣,晚飯,全體吃素,方芍藥發覺自己沒吃飽,又吃了兩塊糕餅,這才洗漱躺下。 百花客棧的二樓,每一間屋子都帶著一個小曬台,開門出去,曬台上有桌椅,地上擺放著花花草草,香味沁人心脾。

夜裡,曬台的門可以開著,清風雜糅著花香,催人好眠。

坐在馬車上一日,方芍藥腰酸,她躺在床上,床鋪鬆軟,很快睡得迷迷糊糊了。

因為有認床的毛病,蕭鐵山又不在身邊,方芍藥始終睡不得不太踏實。

「啪!」

隔壁間,茶壺碎裂的響聲,在夜裡格外的清晰。

接著,又是一陣悉悉率率的聲音,讓方芍藥徹底清醒。

她坐起身,黑暗中,見方糕和四喜瞪著眼睛,正在仔細聽隔壁的動靜。

方糕早就聽見了,但是她沒動作。隔壁是劉家小姐的屋子,自家夫人和劉小姐剛相識,算不上多好。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萬一劉家小姐夜會情郎,被發現多尷尬。

方糕只需要負責守護方芍藥一人,她坐著不動,誰料一向睡得踏實的四喜也醒了。

「怎麼回事?」

隔壁只有劉粉黛和丫鬟白果,看得出來,二人都受傷了,不太可能半夜摔茶壺。

「夫人,隔壁來了一個男子。」

方糕把自己聽到的說了,聽腳步聲,應該年紀不太大,不會招式,走路的步伐有點沉重。

應該不是小毛賊,是個年輕男子,所以方糕才懷疑,劉粉黛夜會男子,可這會兒,隔壁間沒人說話,她馬上發現不對勁兒。

「粉黛?」

方芍藥站起身,推門出去,在門口小聲地叫一聲,屋內,無人應答。

方芍藥對方糕做了個首飾,方糕立刻會意,她用一根鐵絲,插到門內,三兩下開了暗鎖,大門打開。

方糕點亮了火摺子,就見白果倒在地上,而劉粉黛的脖子上,架著一把尖刀。

他旁邊,站著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王有德!

自打廚神爭霸發生意外,有刺客前來,王有德父子逃脫,被衙門通緝,懸賞萬兩銀子。

不過,那二人沒了音訊,方芍藥判斷,王家父子通過暗道離開京都,現在看來,走是走了,卻沒走遠。

「王大人,怎麼是你?」

方芍藥在短暫驚訝以後,就回味過來。王有德現在是過街老鼠,躲藏還來不及,不太可能出來尋仇。

關於王有德和何大姑的仇恨,王家家破人亡,又背身大罪,方芍藥覺得這個仇,報的差不多了。

「方小娘子,你保證不叫,我就放下她。」

王有德壓低嗓子,沉聲道。

他下了大力氣,半夜出門,打算摸到方芍藥的屋子,結果走錯了,他從外面的曬台爬到劉粉黛的房間。

這會兒見到正主,他打算放過劉粉黛。

他冒著危險前來,並不是要殺人的,而是有事相求。

「王大人,我是聰明人,明白你的意思,你不為求財,也不為求色,有話直說了吧。」

有方糕在場,方芍藥很鎮定。

王有德見此,收了手中的匕首,垂眸深思,片刻后道:「你買下了王家的院子?」

「正是,你不會因而報復吧?」

方芍藥故作驚訝,而後撤清關係,王有德出事後,王家的府邸拍賣,而她正好要買院子,就算她不買,院子也會便宜了其餘人。

王有德來家裡送禮,劉粉黛認得他,猶豫著要不要叫,她用手抹了一把冷汗,大半夜的有男子摸進來,她以為對方圖她的美色,想要霸王硬上弓,看這架勢,是找錯人了。

劉粉黛左看右看,這場面讓她哭笑不得。

沉默片刻,王有德搖搖頭,他們父子二人,被何家突然地算計,只能在倉皇逃跑。

當時事態緊急,他想要回府一趟,形勢卻不允許。

王有德留在京都城外一個多月,並不是為躲避通緝,而是,他總覺得落下重要的東西,他不想走。

只不過,眼下由不得他,他得離開京都周邊,往南邊走。

「王大人,之前的事,真是對不住了。」

窮寇莫追,這個道理方芍藥懂,況且,真正和王有德有仇的,又不是她。

留下王家父子,二人捲土重來,才是何家倒大霉的時候,王有德還不能除掉,讓他們狗咬狗,一嘴毛。

想到此,方芍藥一個勁兒地道歉,解釋。

她一個小老百姓,沒有靠山,在京都做生意,難免犯忌諱,而且啤酒是她一手釀造出來的,不想就那麼便宜了別人。

在商言商,現在,王有德不做生意了,對之前兩家博弈的小事,根本不在意。

「方小娘子,以前的事不必提,其實這次來,王某有所求。」

王有德看了看外頭的天色,估摸自己要離開了。

「您說。」

方芍藥一臉認真,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喊叫,今夜之事,就當沒發生過。

不僅僅是她,為了讓王有德安心,劉粉黛跟著一起發誓,不會傳出去。

這些,王有德一點不在意。

「您是不是想要救出王家的人,比方您的夫人?」

方芍藥小聲地試探,卻見王有德搖頭,他的夫人?那種人也配和他在一起?現在被下了牢獄,怎麼不見何家人出手相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