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神色凝重,他絲毫沒有覺得成為了北皇的弟子,有多麼的驕傲,而是感覺一份深深的重任壓在他身上,這是整個西北荒的命運!

「為什麼要選我?」王石問過。

劉道海道:「因為我不得不怎麼做,鑰匙的重要一部分在你身上,冥冥之中,你是西北荒的救世主。」

「救世主?」王石迷茫。

「小子,西北荒將亂,將要被黑暗所侵蝕,你不得不逃離,因為你身上肩負著西北荒的一切,你的命已經跟西北荒緊緊連在了一起。」


王石沉默了很久,最後道:」我該怎麼做?」

「西北荒與大陸隔絕,此地的事情不會被人知曉,所以你要做的事,就是要驚動南域大宗派高層,來前往西北荒,他們會來的,因為這些墮落者是大陸的公敵!而且西北荒有著大機遇,不怕他們會不來。」

「就這麼簡單?」王石詫異道。

劉道海搖搖頭道:「你去了南域就知道,簡單與否。現在,你還是跟我去北峰吧,那裡有著北冥道痕,可以讓你的北冥傳承進一步激活。」

王石點點頭,這一切的發生,王石都感覺有些虛無縹緲,有些不真實,五大宗對他的態度的轉變,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北皇一番語重心長,和委託重任,讓他心中壓著一塊巨石一般。想著西北荒的未來的可能,他突然有種心酸,和悲傷。

「走吧!」劉道海與王石此刻也是消失在了原地,離開了西蒼界。

不久之後,很多人也是看到這一幕,也是紛紛感嘆北皇的選擇,王石會成為新一代西北荒的皇者。

半個月後,西蒼界的動亂終於隨著一聲響聲而結束。

「最後剩下的三千名的成為五大宗弟子,頒布獎勵…………….」

數十萬人,歷經三個月,竟然只能下來三千名少年,慘烈到了無比恐怖的程度,絕無僅有的一次,這其中也有著五大宗一時判斷衝動和出錯,導致了少年人才無辜殺害。

「哈哈,終於熬出來了,周宏你要去那個大宗派!」


「我要去劍宗!」

「好,我們周家兄弟都去劍宗,顧飛揚你呢?」

「我啊,氣宗吧!葉欣怡呢?」

「我也去氣宗!」

「我看到了我哥哥,還有一些熟人啊,他們都沒死!」

「佑我安河郡!」

「王石已經拜北皇為師傅了,真羨慕啊。」

「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我們與他的差距也越來越大。」

「老大,我會一直追趕你的步伐的!」

「小胖子加油吧!」

……………….(未完待續。)如題………看著那可憐的收藏,我都要抓狂了!求各位幫一把,求些收藏!靈魂謝謝了。(未完待續。) ps:端午節快樂……今天兩更。

…………..

第一百十二章:回故里

西北荒很大,北峰位於西北荒域之北極,而西蒼界以及五大宗位於西北荒域中心位置,各個郡府如眾星捧月般,向四周輻散開去,遍布整個西北荒域。

而西北荒也有著很多未知地,被人不可知,在北峰與五大宗之見,必要經過西北荒最大也是最神秘的一片森林山地,那就是十萬大山!

十萬大山顧名思義,連綿不絕,看不到盡頭,茂密的樹林猶如一片巨大的綠色海洋,極為壯觀,像一道綠色的長痕割裂了西北荒。

王石被劉道海帶走,他第一次感覺到了飛翔的感覺,因為劉道海坐在他的酒葫蘆之上,酒葫蘆極為神奇,如今變得猶如巨船,載著他們御空飛行,速度很快,那一道道疾風猶如刀割一般。

王石**強硬,對於這速度一開始有些不適應,不過在空中飛行一段時間之後,也慢慢適應了飛行的感覺。

劉道海突然道:「那凌摩不想跟我這個老夥計說說話么?」他知道凌摩在王石體內,而至今都沒有跟他說過話,沉默了。

王石欲要說話,凌摩的聲音傳了出來,帶著一種怨氣,道:「劉道海,百年前要不是你允許,我也不會有如此慘的結局。」」

「你們暗宗太雜了,魚目混珠,被墮落者給侵蝕了。你要這知道這些惡魔的危害,我不能任其發展下去,而我也不想引起西北荒的動蕩。」劉道海笑笑道。

凌摩冷哼了一聲,道:「別用這些借口來搪塞我。」那時候的暗宗太強盛了,在西北荒分部就有很多,凌摩也忽視了墮落者的侵入。

對此,劉道海也只能無言。

………………..

沒有到半天時間,他們就來到了十萬大山,王石對於這速度,倒吸一口氣,要知道這十萬大山在西北荒域的邊緣地帶,離五大宗有著數萬里路,若是走路的話,也要兩三個月,而如今卻只花了小半天的時間。

劉道海對此很不在意道:「這點速度算慢了的,我怕太快,你會被那空氣急流所壓扁!」

王石頓時冷汗齊出,這速度竟然是出於對自己的考慮?

王石向下望去,看著那碧綠色一條痕迹,猶如翡翠一般,不禁道:「十萬大山真是壯觀。」

劉道海點點頭道:「小子,這十萬大山可不簡單,據我推測,很多大族,聖獸都隱沒在這片大山中,可以說是西北荒最後一片凈土了。」

「還有這種事?!」王石有些驚呼。

劉道海道:「我早年踏過整個西北荒域,最後覺得這片十萬大山很有可能,若是以後,這些墮落者真的要對西北荒圖謀不軌的話,這些大族肯定會出來干涉!」


王石道:「師傅,真的會像你所說那樣,這些墮落者已經要入住西北荒的準備了?」王石想起剛才劉道海跟他說過的話,不禁有些凝重。

劉道海道:「剛才那個墮落天使隱藏了實力,我感覺他有六翼!」

王石倒吸一口氣,道:「他們要幹什麼?」

劉道海凝重道:「他們無非就是要貪圖我們西北荒的大寶藏,不過還有種可能,那就是尋找那界位封印的通道。」

王石臉色一變,後者的可能,他感覺更加大,畢竟西北荒是萬年前大戰的前方,這裡有著通向沉冤界的空間通道,只不過被清玄大陸的強者所封印,而且具體的位置也無人所知。

而這些墮落者顯然想要再次挑起兩大界位的大戰,一旦通道打開,那麼萬年前的災難再度要重演,而西北荒首當其衝,對其災難難以估計。

「他們如此明目張胆,就不怕引起南域的殺伐么?」王石很不解,他們為何如此做,這顯然有些過早的暴露,暗中尋找豈不是更加合適?

劉道海搖搖頭道:「這或許有著不為人知的原因吧,這墮落者此次前來定是做到了充分的準備,我已經跟五大宗都說好,讓他們做好警惕,相信不久西北荒要大亂了!」

劉道海從來沒有如此一本正經過,足以說明壓力很大,整個西北荒的命運掌握在他的手中,對王石道:「北峰有一座到南域的傳送陣,此地一亂,我會馬上將你送走,你身上也擔負著你的使命!不過不必擔憂,西北荒沒有你想象中那麼脆弱,那些大族沉寂了數千年,應該讓他們做點事了。」

說著,劉道海望著十萬大山,突然想起什麼道:「兩年前,這裡有處鳳凰的傳承,被一個擁有鳳凰血脈的少女獲得了,不知道如何了。」

王石也是一愣,望著那十萬大山一角,突然想起,他與凌玉曦分別已有兩年了,這讓他有些感嘆,他對於凌玉曦的感覺很複雜,有著說不清的情誼,很單純,不加粉飾,如今突然思念起來了。

「怎麼那個少女跟你有關係。」劉道海當然看出了王石的神情的變化,覺得其中有貓膩。

王石簡單地說了一下,突然道:「師傅,我想下去看看,看看玉曦有沒有出來,想看看石山鎮如何了。」

劉道海知道王石想家了,就很爽快的降落在一片十萬大山的荒域中。

此地就是兩年前,鳳凰傳承之地,只不過如今雜草叢生,把以前的瓦礫廢墟給遮蓋了,沒有一點動靜。

「看來那妮子還沒有出來,鳳凰傳承真是緩慢,看來這妮子得到的是最完整的傳承,一旦出來,便就完全掌握了鳳凰傳承,實力也會大漲!不像你是個半吊子。」劉道海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王石無言,這暗冥傳承只是北冥傳承的一部分,而且海量的信息一咕嚕全部裝入他的腦袋,沒有很細緻的去演化,精通,這就是差距。

「真沒有想到,這隻鳳凰會隕落在這片地方,這裡以前的人應該得到了這鳳凰的護佑,這是莫大的幸運。」劉道海說道。

王石知道他說的就是凌家,只不過凌家如今只剩下凌玉曦和她的哥哥凌野了,衰弱到了極致。

王石看著這天空,最後決定離開,他去了石山鎮,然而讓他心慌的是,那昔曰的石山鎮竟然化作了一片空鎮,沒有人,雜草叢生,彷彿被遺棄了很多年了,寂靜的可怕,再也沒有了當年鬧市的繁榮景象。

「這是怎麼回事?!」王石表情扭曲,極為痛苦,他怎麼都無法接受這座他兒時的故里是如此景象。

「應該是搬走了,地上沒有骷髏,空氣中沒有血腥味,也沒有大戰過痕迹。」劉道海如此說道。

王石頓時鬆了一口氣,冷汗都快被嚇出了,關心則亂,想想兩年前,周家對王石承諾會照顧王家的,或許如今被搬遷到了青蒼城中。

「師傅,去青蒼城吧。」王石道。

……………..

青蒼城依舊繁榮,高大的城牆威嚴無比,聳立在荒漠之中。

兩年前,王家受周家之邀,整座石山鎮的人都紛紛進入青蒼城,王家在周家的支持下,兩年時間蓬勃發展,實力曰益強盛,替代了原本厲家的位置,與周家,城主府,形成了三足鼎立,不過這三方彼此友好往來,沒有了心機,彼此勾心鬥角。

然而如今青蒼城的氣氛有些抑鬱,三大勢力的強者聚集在城門口,周家,周塵族長,還有身穿鎧甲的周玄冥,身後有著一匹長老和人馬。

城主府,城主幽石俊還有一些長老,一些戰士。

王家,則是族長王庭城,還有王庭武,還有有些年邁的王儒生,身後則是王家將,個個氣勢如虎,高昂挺拔,其中當然有王凌,王錚,還有唯一一名女將,王淑嫻,他們經過兩年時間,變得更加沉穩和強大。

而他們對面則是一群人,數以百計,為首之人是個中年人,神色冷諷,他們來自葯城。

兩城對峙!(未完待續。) 第一百十三章:我回來了

葯城人馬浩浩蕩蕩,個個面目猙獰,目的不善,為首的中年人,身穿黑色戰袍,裸露的雙臂上全部都是紋身,雙眼很小,但是猶如一把尖刀刺入每個人的心臟,很不好受。

而青蒼城三大家族如臨大敵,如今的葯城已不再是以前的葯城了,自從被五大宗使者血腥打壓過後,很快就被另一座大城所吞併了,那座大城便是大塢城,也可以說是安河郡中前列的大城市了,實力強盛。

那為首中年人聲音粗獷如雷鳴一般,對著三大家族道:「一個月的考慮時間到了,是併入大塢城,還是自身自滅,你們要知道,要不是我們大塢城護住你們,你們早就因為王石這小崽子所被其他大城所滅了。」

「我們大塢城已經很客氣了,你們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中年人眼神陰鷙望著三大家族的人馬,威脅道。

幽石俊咬著牙說道:「邱鶴,你們大塢城也太欺人太甚了,難道不知道五大宗已經取消了對王石的追殺了,你們如此咄咄逼人,出於何意?」

那中年人名叫邱鶴,實力很強,比幽石俊高出一截,已經有了玉靈境巔峰的實力,在大城中,也可以說數一數二的人物了。

幽石俊等人也是壓力重大,一個多月前,王石無故被五大宗追殺,青蒼城被牽連進去,原因無他,這是王石的故地,一個月,三大家族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不斷有周邊部落的威脅,還有一些城市不遠萬里來討伐青蒼城,三大家族浴血奮戰,將其趕走,然而卻是引來了大塢城,如此龐然大物,可不是青蒼城所能抵抗的。

而這大塢城給了他們一個月時間的考慮,他們早已做到了誓死一戰的準備,而就在幾天前,卻是五大宗撤銷了對王石的追殺,這讓他們又驚又喜,柳暗花明。

然而,如今大塢城還是如期而至,這時,三大家族才知道,大塢城對青蒼城吞併顯然不只是他們被王石的牽連。

這些年大塢城對外擴張極為高調,先是吞併了葯城,而又大大小小吞併了很多個城市,如今又直指青蒼城。

邱鶴冷嘲道:「那真是可惜了,不過你們今天是逃不了了,我給過你們機會了,你們是乖乖的投降,還是被我血腥**?!」邱鶴眼中殺意閃過。

周宇峰喝道:「我們家族可是有五大宗**,你如此做法小心惹禍上身。」

邱鶴冷笑道:「你們周家真是幸運啊,竟然有兩個五大宗**,不過都是外宗罷了,又能如何?我先合併了你們青蒼城再說!」

周玄冥臉色一變,不知道他為何如此不怕五大宗的名頭,這一切都似乎不合常理啊。

這時候王庭武亮出寶劍,不耐煩道:「你們跟大塢城說這麼多廢話幹嘛?要戰便戰!就算戰死了,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我們王家將何曾怕過死?!」

「戰!戰!戰!」身後的王家將一聲聲怒吼突然間響徹這片荒漠,每個人的氣勢達到了極致,王錚,王凌手握靈器,眼神堅決。而王淑嫻一身戰衣,將其曼妙的身材勾勒得無比**,在一群男人中,顯得如此得高挑和與眾不同,王家將中每個人將王淑嫻當做女英雄,沒有**之心,有的是尊敬。

「好一個王家將,那就先殺光你們!上!」邱鶴單手一揮,他身後的戰士如潮水般沖向三大家族,分成三路,蠶食三大家族!

「瑪德,大塢城,誓死一戰!」

「打就打,老子憋了好久了,大城了不起啊!」

「誰怕死,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大夥沖啊!」

「血可流,青蒼城不可倒!」

「為了榮耀。」

………………….

「匹夫之勇,無知!」邱鶴看著那氣勢如虹的青蒼城的勇士,冷笑道。

邱鶴也出手了,在他身後默默跟著三位老人,都是大塢城中的高手,如今也是要出手了。



頓時大地一片混亂,無數人群混融在一起,刀光劍影,鮮血初顯,這又是一場血戰。

城主府強者,幽石俊和幾位長老跟邱鶴大戰了起來,邱鶴極為可怕,手腕上的靈珠光滑無比,一股股靈力化作洪水般,擊打向幽石俊等人,下殺手!

「死吧!」邱鶴如鬼魅般來到了幽石俊跟前,一掌劈出,幽石俊頓時一個踉蹌,臉色蒼白,那力量強大無比,他無法抗衡。

幾位長老也是出力,使出最強的武決,欲要跟邱鶴拼個你死我活,然而邱鶴沒有給他們機會,他的速度極快,一個滑步,就來到了兩位長老面前,雙手探出,死死掐住了兩位長老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然後狠狠甩在地上。

只聽見砰的一聲,鮮血迸濺而出,兩位長老死昏過去,其中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因為兩位長老不過是石靈境巔峰,與強者實力沒有媲美姓,就算是幽石俊也不過是玉靈境初期。

「螻蟻的力量!」邱鶴大笑道。

幽石俊身為一位城主,從來沒有受到過這種屈辱,這讓他的臉色更加蒼白。

「結束吧!」邱鶴覺得無趣,這種對決根本沒有持久姓,青蒼城怎麼說只是個小城,太弱小了。

邱鶴看向四周,這是一邊倒的局勢,大塢城的戰士,完全碾壓青蒼城,沒有過一會,青蒼城勇士死傷慘重,血流成溪。

而另一邊,周玄冥和周塵與一位大塢城長老大戰,然而卻落入下風。還有周家大長老,那一位修冰決的老人,實力強勁,與大塢城的一位長老打拚,是唯一形成對峙的一方。

而王家被大塢城的長老完全碾壓,王庭武,王庭城還有王儒生,這三人紛紛傷勢慘重,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前三人,實力不過是石靈境中期,而那位長老靈珠光滑,靈力強悍,顯然有了玉靈境的實力!

「金剛拳!」王庭武戰甲上有染血,猛力一拳向那長老砸去,用上全力。

「找死!」那長老一手探出,以掌對拳,而後將那拳頭緊緊包裹住,王庭武彷彿陷入泥沼一般,動彈不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