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師姐不愧是咱們落劍派的女神,暗戀弟子居然這麼多,連一個剛剛進門的弟子都知道。」劍明拿著手中的照片,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嘖嘖道:「這張照片拍得不錯,在哪偷拍的?」

「照片還我。」葉雄伸出手,臉色陰寒起來。

這是嚴風唯一的遺物,是他尋找她妹妹必備東西,現在對方居然敢動他的,簡直就是觸及了他的底線。

白落落走過去,將那玉佩拿過來,看到一眼,頓時大怒。

她用力一捏,頓時玉佩就碎裂成粉碎。

「居然敢偷拍我,下次再讓我發現你做這樣的事情,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白落落怒道。

葉雄身體顫抖了起來,看著半空之中飄化的碎玉,還有那碎成一塊塊地照片,一鼓滔天的怒火沖腔而起。

下一刻,只見一道白光閃過,一道血雨噴濺出來。

劍明的腦袋骨碌碌地掉到地上,血雨噴濺白落落一身,整條白裙子全都被染成紅色。

白落落整個人呆住了,彷彿石化一樣。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在落劍派殺人,而且在她眼皮下殺人。

他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他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瘋子,他一定是瘋子。

前一刻,她臉上還是鄙視跟憤怒的神色,下一刻,臉上就只剩下震驚。

葉雄手中的劍,落到白落落的脖子上,就在白落落以為自己快要完蛋的時候,劍停了下來。

葉雄壓住自己的怒氣,不是他不殺女人,而是白落落跟嚴嵐太相似了。

萬一她真的是嚴嵐,因為某種原因才失去記憶,不記得了呢?

如果他真的把她給殺了,那樣豈不是等於殺了恩人的妹妹。

死罪免了,活罪難逃。

葉雄狠狠一巴掌,甩在她的臉上,把她扇飛出去,飛出十幾米才落下來。

白落落半邊臉都紅腫起來,臉上是四個指印,彷彿要溢出血來。

「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的,無論你是不是嚴嵐,至少讓你明白,以後該怎麼做人。」葉雄冷哼。

「我殺了你。」

白落落大吼起來,手中多了一把劍,一道勢大力沉的劍芒衝天而起,朝葉雄斬落。

轟!

一聲巨響,整個大殿被劈成兩半,轟然倒塌。

區區大殿,怎麼可能承受得住一名金丹後期修士的一擊,這也是為什麼,門規規定門派的弟子不得在門派之內衝突的原因,也是為什麼所有的訓練場,都必須有禁制防護的原因。

落劍派對在門內打鬥的弟子,懲罰非常嚴重,輕則關禁閉,重則毀掉修為。

白落落如果不是氣憤到極點,也不會主動出手。

葉雄輕輕一閃,躲過劍芒,強大的劍勢,引不起他半點衣服波動。

大殿被毀,馬上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無數弟子,嗖嗖嗖地圍了過來看熱鬧。

正在此時,突然一聲怒吼傳來。

「誰膽敢在此動手,不想活了嗎?」

一名六十多歲,瘦長臉的老者出現在半空之中。

「執法長老來了,快讓開。」

「敢在門內動手,這下他們完蛋了。」

「敢視門規於不顧,不知死活。」

四下的弟子紛紛地喝了起來,看著場中,幸災樂禍。

葉雄正彎著腰,將地上那些碎裂的照片撿起來,一片都沒有放過。

然後,他慢慢地拼了起來,對於外面的事情,熟視無睹。

白落落咬咬牙,正準備繼續出手,執法長老又是一聲怒喝:「落落,你還不住手?」

被執法長老這樣一聲憤喝,白落落這才停了下來,雙目看著葉雄,就像冒火一樣。

「杜長老,劍明被他一劍殺了,他可是你的弟子啊!」

執法長老杜威這才發現地上躺著一具屍體,被崩塌的泥石掩蓋住,只露出兩隻鞋子。

杜威一袖拂去,埋住劍明屍體的泥石全都颳走,露出一具無頭屍體。

「劍明……」杜威眼珠欲裂,看著劍靈的屍體,朝葉雄大聲吼道:「人是不是你殺的?」

憤怒之下,讓他的氣勢到達了非常恐怖的地步,周圍的弟子被他的威勢所嚇,紛紛退出幾千米。

能當上落劍派的執法長老,實力肯定不簡單,杜威實力在整個落劍派,也是排上得號的人物。

除了掌門,跟其它幾個長老,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

葉雄就像沒聽見一樣,將手中的破碎的照片懸浮在半空,一小塊一小塊地拼了起來。

那模樣,彷彿在拼湊一件絕世精世一樣。

「我問你話呢,聽到沒有?」杜威怒吼。

他氣得肺都快爆了,平時門下的弟子,哪個見到他不是畢恭畢敬的,這個傢伙,居然無視自己的存在。

照片被震碎成十幾小塊,葉雄把所有都鋪起來,還差一小塊。

他目光在地上尋找著,彷彿周圍的幾千圍觀弟子不復存在一樣。

杜威根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敢如此渺視自己,憤怒之下,他猛然出手,元氣化成一隻大爪虛影,朝葉雄抓去,氣勢洶洶。

周圍的人,幸災樂禍地看著葉雄,全都在看著他的悲慘下場。

特別是白落落,真恨不得執法長老下手越狠越好,最好這個傢伙廢了。

就在所有人,以為葉雄會被抓住的時候,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本章完) 只見葉雄的身體周圍突然湧起一鼓金色元氣,直接就將杜威的攻擊擋在身邊,那大爪虛影,無法再靠近一分。

全場驚呆了,個個都覺得不可思議。

杜威可是金丹巔峰修為啊!

這個傢伙只不過是金丹後期的修士,居然能擋住金丹巔峰的一抓。

而且,他彷彿根本就沒有認真過,無視杜威的攻擊,他是怎麼辦到的?

杜威也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能擋住自己的一抓,剛才他只出七成的實力,現在不得已,將元氣催到十萬,頓時強大的氣勢,讓周圍的建築都不受重負,轟然倒塌。

所有的一切,葉雄都沒有理會,只是在地上尋找著。

終於,讓他在一條裂縫之中,找到最後一塊照片,將那張照片拼了回來。

將所有的照片收起來,葉雄這才站了起來,冷冷地盯著杜威。

「你確定要向我動手嗎?」葉雄問。

「我問你,劍明是不是你殺的?」

「沒錯,他該死。」

「哪怕他再該死,你也沒有資格去殺他,因為他是落劍派的人。」杜威怒髮衝冠:「我勸你還是束和就擒,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就憑你,想抓我?」

「大言不慚,納命來!」

杜威一聲大吼,一步邁出,足足跨出幾百米,一鼓強大的氣勢,直接就朝葉雄頭頂罩籠過來。

葉雄一拳轟出,金色拳芒在半空凝聚成一隻金虎虛影,咆號著迎上去。

兩鼓氣勢碰撞,炸開。

轟!

一聲巨響。

杜威的身體直接被強大的氣勢震飛出去,退飛出幾百米,轟地倒在地上。

而葉雄,依然屹立在原地,全身被金色的元氣籠罩,看起來神聖不已。

周圍的人,望向葉雄的目光,幾乎是見鬼一樣。

沒有人相信,他會強大到這種地步,一拳就將比他高一個境界的落劍派的執法長老轟飛。

白落落整個人都怔住了。

她原本以為這個傢伙只是一名普通的金丹後期修士,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裡,對於他的搭訕不屑一切,出方嘲諷,以為只是變著花樣泡追求自己而已,就像其餘的弟子一樣。

現在,她才發現自己的走眼了。

這樣強大的修士,怎麼可能主動去追求她。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如果他願意,不知道有多少女修,如同飛蛾撲火一樣。

況且,他還這麼年輕,帥氣。

白落開始還是十分生氣,希望執法長老能好好教訓他,現在她心裡的後悔,比生氣更多。

葉雄收回元氣,目光炯炯地盯著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執法長老杜威,冷冷地說道:「還要打嗎?」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杜威自知,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當下不敢再出手。

但是,如果就這樣讓他逃了,他也太沒面子的吧1

以後,誰還把落劍門看在眼裡?

只怕從此,落劍門就變成笑話了。

「你殺了落劍門的弟子,毀了落劍門的樓閣,就想這麼走了,當落劍門是什麼地方?」杜威怒道。

「我說了,他該死,至於落劍門的樓,不是我毀的,是她。」葉雄指著白落落:「是她動手的,我只不過是自保而已,如果你還想把我留下來的話,可以試試,但是別後悔。」

杜威被他的目光盯著,居然不敢相視,甚至本能地退出一步。

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一名金丹後期的修士的目光,逼退到這種地步。

見他不敢再出手,葉雄冷哼一聲,這才準備轉身離開。

正在這時候,突然嗖嗖嗖,三道人影同時落到他的身邊,是三個打扮跟杜威相似的老者。

「大師兄,二師兄,師妹,你們來了,真是太好了。」杜威非常激動。

來的三個人正是他的同時師兄妹,護派長老,傳功長老跟戒律長老,四人是整個落劍派的四大長老,外稱落劍四老。

「三師弟,怎麼回來?」為首一名鷹鼻,深眼眶的老者問道。

此人正是護派長老古鷹,是四大長老之中,實力最強的一個。

「大師兄,這個傢伙在我們門派殺人,我要抓他,沒想到被他打傷了,大師兄,快點出手將他抓住吧!」杜威急道。

「他打傷了你?」古鷹看著葉雄,幾乎有些不敢相信。

「大師兄,你別看這小子只有金丹後期,但是實力非常強……」

古鷹上前兩步,迎面葉雄,質問:「你殺了我們的人?」

葉雄知道今天是沒辦法善罷干休了,他不想惹事,為什麼每次都有不知死活的人來找自己的麻煩。

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就讓別人知道厲害,這是葉雄的準則。

「沒錯,人是我殺的。」葉雄點點頭:「你們不是想抓我嗎,一起上吧,別浪費時間了。」

此言一出,場下一片嘩然!

誰也沒有想到,他居然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

他可知道自己面對的是誰嗎,那可是落劍派的四大長老,是僅次於掌門的存在。

四人聯手,哪怕是掌門,都不是對方,更何況是他?

「百年來,我見過狂妄的人多了,沒見你這麼狂妄的。」古鷹站了出來,目光陰冷地盯著葉雄:「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手段,可否移動半空一戰?」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來到十公里之外的半空之中。

古鷹跟他的後面,兩人迎面相對,虎視眈眈。

場外的弟子見到有好戲看,紛紛圍了過來,全都不想錯過這次的大戰。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古鷹問。

「姓江名南,出手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那我就領教一下,你的神通!」

古鷹從身上抽出一把通體黝黑的長劍,遙指著葉雄!

下一刻,他嗖地動了,化成一道流光,人劍合一,帶著長長的光尾,朝葉雄疾馳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