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穩妥起見,省公安廳請求邊防團幫忙。刀疤帶着7個兵趕赴現場,看了一下地形。決定先答應劫匪的要求。送去一輛車,還有50萬贖金。

衛如風帶着一名人質上車,駕車開進了大山。結果被早已經埋伏在路邊的狙擊手一槍擊斃,人質安全脫險。

刀疤覺得冒充這個衛如風最合適,因爲衛如風當過兵。恰好可以隱蔽原來說過的話,因爲他曾經跟敵人說過,他在那邊犯過大事,殺過人。

瑪麗繼續在喇叭裏叫囂:“刀疤–你敢說你不是臥底?連真名都不敢透露,你算個什麼男子漢?”

“老子是不是男子漢關你屁事!?”

“刀疤,你要想想罵我的後果!姑奶奶可不是好惹的。你要真是臥底,姑奶奶就放了你!如果不是臥底,姑奶奶就殺了你!”

事實上,瑪麗說的是實話。她怕刀疤是7308的人。 骨王的萬能雜貨店 如果是7308的人,她覺得有必要救他。因爲她知道,一旦加入黑蜂的僱傭兵團隊,將變得嗜殺成性,成爲一個不折不扣的魔鬼。留着這樣一個人變成魔鬼,不如殺掉他。

此時此刻的瑪麗,已經對黑蜂產生了敵意。如果不是父親的關係,她恐怕已經帶着警衛,跟黑蜂火拼。

說起來也巧,黑蜂也在湯姆遜那邊觀看這齣好戲。

當刀疤被瑪麗的人帶走時,黑蜂已經得到魯尼傳過來的彙報。魯尼說:“小姐把刀疤帶走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刀疤是黑蜂帶過來的人,黑蜂當然不爽。湯姆遜得知女兒鬧出這麼大的亂子,命令人過去通知瑪麗,趕緊把人放了。卻被黑蜂制止了。

黑蜂說:“既然小姐喜歡折騰人,就由她折騰,正好我想看看他的表現。”

湯姆遜見黑蜂這麼說,於是叫人回來,由瑪麗去玩。

刀疤進了山洞,瑪麗在另外一個地方監控這個山洞。還利用山洞的聲響系統跟刀疤對話。

黑人峯的城堡,每個角落都裝有監控系統。什麼攝像頭,紅外線報警系統,還有許多機關。機關佈滿了陷阱,弓弩,甚至還有圓木滾石機關槍等等。這只是自動防衛系統。另外還有一支訓練有素的僱傭兵團隊警衛這座城堡。可以這麼說,這個城堡進可攻,退可守,還能隨時離開這個固若金湯的地方。因爲黑人峯下面有一條水道,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從水底隧道逃出黑人峯。

在城堡的二樓,有一間類似於指揮中心的的大房間。房間裏掛滿了各種大小不一的電子顯示屏,電子顯示屏上實況直播着城堡每一處角落。包括刀疤所處的那個山洞。

當瑪麗問到刀疤的真實名字時,黑蜂非常感興趣。特別是看見黑蜂猶豫不決,他當即露出可怕的表情。拳頭篡得緊緊的,另一隻手已經按在手槍上。湯姆遜知道黑蜂想幹什麼?他想殺人!想殺掉刀疤。 當瑪麗問到刀疤的真實名字時,黑蜂非常感興趣。特別是看見黑蜂猶豫不決,他當即露出可怕的表情。拳頭篡得緊緊的,另一隻手已經按在手槍上。湯姆遜知道黑蜂想幹什麼?他想殺人!想殺掉刀疤。

“黑蜂!你也有按耐不住的時候?”湯姆遜看着黑蜂嚇人的樣子,調侃道。

黑蜂的手從槍套上拿開,迴應道:“我只是想看看他有什麼反應。如果他不合格,我想,這個世界上沒有他存在的必要!”

“不是吧?你是懷疑他。幸虧瑪麗這麼鬧一下,不然還真不知道惹出什麼亂子。據我所悉,黑蜂招人,從來是非常嚴格的。這個寶貝你從來得來的?”

“他呀! 最難消受美人恩 程霸天的人!我覺得他不錯,所以帶上他。再說,放他走,也會留下麻煩!”

“爲什麼不幹掉他?”

“我覺得他很出色,是個幹我們這行的好苗子。”

“黑蜂啊!你太大意了。什麼樣的人都敢接!”

“湯姆遜先生,黑蜂要什麼人,不需要向您彙報吧?我們黑蜂小隊做人做事,有自己的規矩。更何況,黑蜂做事,你是知道的。”

“我懂,我懂!”湯姆遜看見黑蜂的臉愈發寒冷,只好中斷這次談話。其實湯姆遜已經知道黑蜂對刀疤起了疑心。

山洞那邊,瑪麗對刀疤的審問還在繼續。

“怎麼,刀疤,你連自己的真名都不敢說,看來你膽小的很,你是—怕死吧?”

刀疤其實有了計策對付,但不能馬上說出來。如果輕易的說出來,只會讓敵人更加懷疑自己,所以必須裝出一副極不情願的樣子。

瑪麗興奮的哈哈大笑,完全不像個美貌女子發出的笑聲。她在喇叭裏侮辱刀疤。“真爲中國的特種兵害臊,居然派你這樣一個膽小如鼠的人過來,你已經被我們識破了!快說!你是那支部隊派來的?是不是7308,黑蜂這個蠢貨,居然把7308的人放在自己的身邊,足以證明黑蜂有多愚蠢!”

瑪麗的話,嚇得黑蜂一大跳。仔細想想刀疤的言行舉止,還真像7308的臥底。

黑蜂在思考的同時,刀疤聽到7308這4個字,感到十分驚訝。他曾經聽過7308的名字,那是一支赫赫有名的特種部隊,是中**隊頂級的戰略突擊隊,來無蹤去無影,所向披靡百戰百勝。他根本不知道,在梅花山莊前面的草坪上看見的那幾個烈士,就是7308軍人的遺體。

“哈哈!你說我是7308?怎麼不說我是7309?7308是幹什麼的?是彩票號碼嗎?別說,我還真喜歡買彩票,只是可惜,老子投資了十幾萬,一千元都沒收回來,瑪麗,你個臭婊子,到底想咋樣?老子不是臥底,你偏偏說老子是臥底,是不是想屈打成招啊?有本事出來,我們單練,老子不信就幹不過你這個女三八!”

刀疤站在山洞裏,跳起來大罵。罵的聲音很大,震得黑蜂這邊嗡嗡直響。

這在黑蜂看來,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瑪麗這個女人,從他手中巧取豪奪,救走了一箇中國特種兵。如果不是礙於湯姆遜,早把她給殺了!

這個湯姆遜現在坐在旁邊,一動不動的看着大屏幕裏的山洞。他居然穩得像泰山,對女兒的所作所爲熟視無睹。

這是一對奇怪的父女。

父親想盡一切辦法跟中國特種兵爲敵,而女兒則千方百計想救中國特種兵。他們居然和諧共處,同在屋檐下沒產生矛盾。

黑蜂想到這裏,不禁對湯姆遜的話產生懷疑。他說自己的隊伍有內奸,是想說明什麼?

一想到被救走的中國特種兵,他就一肚子怨氣。放不放人,那是自己的事,儘管自己是真想放人。但被人逼着放,那就另當別論。他黑蜂什麼時候被人強迫過,這隻有瑪麗敢這麼幹。

黑蜂盤算着,要跟湯姆遜算一筆賬。 絕世殺神 帶了10個人過來,死了8個,湯姆遜作爲夥伴,起碼要給予經濟賠償。儘管他不缺錢,但好歹也是美元。美元增加了,那有什麼不好的?

刀疤沒有讓黑蜂失望。他真不是臥底。

當刀疤一個人在黑漆漆的山洞對瑪麗破口大罵時,瑪麗開了燈。

一束雪亮的探照燈照在刀疤的身上,晃得刀疤睜不開眼。刀疤的罵聲更激烈了。“臭婊-子,要殺要剮,趕緊的。別誣陷老子是臥底。老子早就知道你對我不滿。老子上輩子欠你什麼了?你說,老子賠給你!”

瑪麗對刀疤的反應似乎有所準備,她冷冷的回答。“這是你自找的,別怪我下手狠!你如果不是臥底,那麼只有死!”

刀疤暴跳如雷。“殺了我吧?殺了我吧!黑蜂不會放過你的!”

此言一出,黑蜂在大屏幕前頻頻點頭。

湯姆遜急出一身冷汗。眼巴巴的望着黑蜂,問:“要不趕緊放人?”

“慌什麼?”

這回,該湯姆遜坐不住了。

山洞裏,突然噴出一股淺黃色的煙霧,濃濃的煙霧迅速填充了整個山洞。

黑蜂看着大屏幕,愣住了。問湯姆遜:“這是在幹什麼?”

“sarin?瘋子,真是瘋子!”

“是不是立即停止?”

“不—–等等!”

山洞的折騰仍在繼續。一股sarin氣體迅速充斥在山洞裏,刀疤用鼻子一嗅就知道這是什麼。這是沙林毒氣,學名甲氟膦酸異丙酯,是一種軍用神經性毒劑,能在2分鐘奪人性命。

所以刀疤一嗅到這種氣體,立即脫下衣服掩住嘴鼻。

瑪麗在喇叭裏發出得意的大笑。她說:“刀疤,如果你還不願意說實話的話,那我也沒辦法救你了!要死要活,看你選擇!”

“嗚嗚嗚—我說,我說—–”

是時候了,刀疤向瑪麗示弱,選擇了配合。

“早知道這樣,何必當初?”

瑪麗說完,淺黃色的煙霧隨即停止噴出,接着,洞頂下了一場奇怪的大雨。雨水是滾燙的,很快,山洞熱氣騰騰,地面全擠滿了白色的雨水。

刀疤知道這雨水是什麼,是含有阿托品成分的**,可以解除毒氣乙-酰膽鹼與受體之作用,能避免死亡。也就是說這雨水是解沙林毒氣的。

沒想到山洞還有這麼大的玄機,自動化程度高的難以想象。看來,這個城堡機關重重,到處都有危險,還有高科技元素融入裏面。刀疤沐浴着熱氣騰騰的雨水,心底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該說出早已準備好的名字了。能不能迷惑對方,在此一搏。 299:刀疤之騙取信任

山洞頂部的喇叭裏繼續傳來瑪麗冰冷的問話。“刀疤,你的真名?”

“衛如風。”

“你撒謊!”

“沒有!”

“理由?”

“沒有理由,我父親叫衛中山,母親叫魯小風,我叫衛如風,這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嗎?”

那個衛如風父母的名字的確叫衛中山魯小風。當年刀疤執行任務時,警方曾經專門提供過衛如風的資料,他記得很清楚,是個偵察連退伍的老兵,還是個士官,曾經在軍區大比武中獲得過第三名的好成績,只是很可惜,回到地方後淪爲搶劫犯。

作爲軍校畢業生的刀疤,接受過特種專業的培訓,對一些關鍵細節的記憶不會忘記,這是訓練的要求,也是他多年來的習慣。因爲惋惜與痛恨的關係,刀疤對衛如風的資料記憶如新。

瑪麗始終覺得刀疤是臥底。

她在另外一個山洞通過電子顯示屏觀察着刀疤的一舉一動。 昏事 刀疤的神態,說話的語氣,以及臨場反應,她似曾相識。

只有當過兵的人才會這樣。

有這種堅韌與將生死拋到腦後的勇氣!

作爲一個曾經是中國老兵前妻的女人,她對這種老兵的神態異常熟悉。所以從一開始,她就專門找刀疤的麻煩。她就想試試,刀疤到底是什麼人!

現在刀疤否認了,她心裏有些失望。那種隱藏的殺機又重新在心底騰起。

瑪麗通過麥克風嘲諷刀疤:“你撒謊!你不叫衛如風!因爲你曾經跟人說過,你是中**人,那個衛如風不是中**人,快說! 諸天獵手 你是不是怕死?或者乾脆承認你是臥底,或許我會放你一條生路。剛纔的毒氣你也看見了,那是沙林毒氣,能在三分鐘內,讓你死去。如果你想從這個山洞走出來,必須老實交代!”

“我真叫衛如風,曾經是偵察連的士官,還是班長,奪過軍區大比武第三名,所以纔有這樣的身手。難道我說錯了嗎?即使退伍,也曾經是軍人!我沒有撒謊!”

刀疤對瑪麗說的話,迅速傳到黑蜂這邊。於是黑蜂令人在電腦裏查詢,通過引擎搜索,看看有沒有這個人?

湯姆遜的指揮中心什麼都有,不僅有先進的監控設備,還有完整的信息庫,多年以來,湯姆遜明裏暗裏蒐集中**隊的資料,特別是媒體公開的報道,他們會整理成數據,輸入信息庫儲存,以備不時之需。

指揮中心的的城堡警衛用飛快的速度輸入“衛如風”三個字,敲一下回車鍵,電腦屏幕隨即蹦出一張圖片,是一張軍人的圖片,圖片下面有一些文字,記載着衛如風在軍隊的情況,還有退伍後實施搶劫被軍方狙擊手擊斃的消息。

當黑蜂看到這些資料時,額頭直冒冷汗。這些情報足以說明刀疤在撒謊,用一個死人的身份安在自己身上,這不是撒謊,又是什麼?

黑蜂很憤怒,他感覺自己被耍了。自出道以來,黑蜂以足謀多智著稱,幹什麼事情都十分小心謹慎。有了這些優點,他在戰場上叱吒風雲,幹什麼事情從來不失手,沒想到還是被刀疤矇騙了。

最讓他不能容忍的是,湯姆遜這個老小子正在看他的笑話,並且查出這些祕密的,卻是他的養女瑪麗。

他跟湯姆遜是一種合作而競爭的關係,複雜得超乎想象,他不想在這個老小兒面前丟醜,沒想到還是丟了醜。

黑蜂眼睛冒着火,再次抽出手槍。噌噌噌,向指揮所外面走去,他要去山洞,親手幹掉刀疤。

沒想到湯姆遜跟上來了,對他說:“殺一個人,何必要你親自動手?你看看就可以了,想讓他怎麼死,我就會讓他怎麼死。”

於是黑蜂重新回到室內,坐在大屏幕下聚精會神的看。

山洞內,瑪麗與刀疤的談話仍然在繼續。

湯姆遜已經把刀疤的資料傳到瑪麗那邊,她看了,已經確定刀疤在撒謊。因爲衛如風在5年前已經死了,又怎麼會死而復生跑到這裏?

如果刀疤撒謊,那證明他在刻意隱瞞自己的身份,那就是臥底。是7308的臥底。只要是7308的人,瑪麗的天平就站在中**人那邊,她會想辦法放了刀疤。

瑪麗聽了刀疤的回答,再次大笑。“哈哈哈!刀疤啊刀疤,衛如風早已經死了,死在中**人的槍下,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可說,你在撒謊,你就是臥底!”

刀疤站在山洞裏,鎮定的回答:“是的!在官方的資料裏,我是一個死人!但我沒有死!你想想,我是一名偵察兵,受過特殊的訓練,我怎麼會那麼輕易的被狙擊手幹掉?”

瑪麗笑:“好吧,我想聽聽你怎麼說,你是怎麼逃脫的?”

刀疤:“我有個同夥,出城後,我們分了錢,讓他帶着人質開車往山裏走。狙擊手幹掉的是他,不是我。我化妝成農民,在路邊的莊稼地裏幹活,警察沒有查出來!”

“說的恰巧,警察怎麼會輕易地被你騙過?你是怕死吧?想糊弄我?”

“沒!不信你查查,在中部省份曾經發生過兩起持槍搶劫案,都得手了,中國警方到現在還沒抓住搶劫犯。那是我乾的。”

聲音傳到湯姆遜黑蜂這邊,警衛立即在電腦上查詢。得到一個震驚的消息,近兩年中部省份真的發生過兩起暴力持槍搶劫案。作案手法老道,僅僅用了8分鐘,就把金店的黃金首飾洗劫一空,警方到現在沒破案。

警衛立即把這個情況傳給瑪麗。

瑪麗看着電子顯示屏上的信息,再次傻眼。沒想到刀疤說的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那就沒必要留他了。因爲瑪麗感覺受到愚弄。在城堡這裏,還沒有那個僱傭兵敢這樣對她。儘管是她自找的。

黑蜂看着山洞那邊沒有聲音,而另一塊電子顯示屏上,瑪麗傻傻地站着一動不動。就知道瑪麗的審訊沒有得逞。

黑蜂覺得自己贏了。他發出肆無忌憚的大笑。對湯姆遜說:“我選的人,絕對可靠,就不勞煩湯姆遜先生爲我操心了!”

黑蜂這麼一說,湯姆遜也急了。畢竟女兒私自審訊他的部下,有點不光彩,必須儘管讓這種遊戲結束。

湯姆遜氣急敗壞地朝警衛大吼:“快,快去把人帶出來!”

一個持槍的警衛趕緊下樓,朝山洞那邊奔去。 300:刀疤之一場噩夢

警衛衝到山洞時,瑪麗已經提槍進入山洞,正用一支機關槍對準刀疤的頭顱。

瑪麗拿着的機槍是m249saw,這是美軍的制式裝備,發射口徑的子彈,彈匣容留100發,長度1。1米,戰術導軌上裝上瞄準鏡。

當瑪麗提着這樣一支機關槍進來時,刀疤頓時驚呆了!

這是一個惡魔!

一個柔弱的女子居然提着這樣強悍的機關槍進來,足以見到她憤怒的程度。這種機關槍刀疤只在書中看過。是美軍制式的班用輕機槍,是爲男兵設計的,即使美軍的女兵也用,因爲美國女人身高馬大,拿這樣的槍也合情合理。但如果亞裔女子拿這樣的槍,顯得不倫不類。

因爲這這挺機關槍自重15斤,加上滿滿的彈匣,100發子彈,機關槍的重量已經超過了13公斤。

身材纖細的瑪麗抱着m249saw輕機槍,如同操起一門大炮。

一個姑娘家家的拿着大炮似的機槍,衝進山洞,不分青紅皁白,就是一統掃射。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機關槍在噴火!

亮閃閃的彈殼像雨點一樣墜在坑坑窪窪的地面,發出一連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子彈如暴風驟雨一般打在刀疤的身邊。

“啊啊啊啊!”

刀疤在地上彈跳着,從這邊跑到那邊,從那邊跑到這邊,躲避着瑪麗射來的子彈。

事實上瑪麗只是用子彈發泄心中的憤怒,並不想殺死刀疤。如果真想殺死他,幾十發子彈早把刀疤射成肉泥。

後來刀疤跟我說,他從來沒看見如此強悍的女人,這麼漂亮,這麼纖細的身影無懈可擊的體形,居然操起這麼強大的機槍闖進山洞。

瑪麗繼續質問刀疤:“你這是撒謊!你怎麼可能是衛如風?從我第一眼看見你,就覺得你是中**人!你們中**人都一個樣子,不怕吃苦,不怕受累,即使有什麼委屈,也扛着。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藏着什麼祕密?你是想爲你的戰友報仇!”

刀疤的內心像平靜的湖水扔了一塊石頭,泛起陣陣漣漪。

這個女人太狡猾了,她居然瞭解中**人。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瑪麗,跟一箇中國特種兵共同生活了兩年。

正是因爲有了這些經歷,所以讓他一眼看穿了刀疤。

刀疤雖然有些慌亂,外表卻沒有露出一絲破綻,他強撐着,強裝鎮定,反駁道:“瑪麗小姐,你是對我有成見,不管我說什麼?你都說我騙你!”

這時候警衛跑過來說:“小姐,湯姆遜先生叫我帶走他!”

“什麼?放他走?沒門!”

嘩啦一聲,瑪麗將懷中的m249機關槍扔在地下,用手在腰間掏出一支手槍。繼續用黑洞洞的槍口指向刀疤。

那挺機關槍的一個彈匣早被她打完了。短暫幾分鐘時間,瑪麗朝洞****完100發子彈,這需要多大的仇恨啊?

“那好,我暫且相信你,你爲什麼來t國?”瑪麗繼續逼問。她的粉臉漲得的通紅,兩隻眼睛在冒火。

“因爲在那邊沒活路,警察在追捕我。”刀疤望着這個女人,心裏想,她到底想要知道什麼?按常規她不應該這樣,如果他對自己有成見,早把他打死了,還留到現在?

ωwш ☢тt kдn ☢℃o

“來到t國,你怎麼成爲程霸天的手下?”

“因爲程霸天需要一個像我這樣的人!他們想方設法把我從33旅的水牢裏劫出來,爲報恩,我就成了他的手下!”

“接下來呢?”

“接下來,你都知道了,我跟黑蜂先生去了y國的樹林,我被綁在大樹上,好險餓死。”

天衣無縫,瑪麗見問不出什麼,只好把手槍插進腰間。

警衛站旁邊小心翼翼的問道:“小姐,湯姆遜先生命令我帶走刀疤,我可以帶走他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