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宇搖頭答道:“不要,回去看什麼?還是先找個落腳點把勇氣號修好再說,誰也不知道下一次的襲擊會什麼時候發生。”

聽了韓宇的解釋,寧平點了點頭,沒有再提回去查看一下戰果,勇氣號向着先前喬嫣兒發現的落腳點駛去。

就在勇氣號離開現場不久,一艘和勇氣號差不多大的星船靠近了沉默的海盜船,看了看海盜船的慘狀,星船上的指揮官揮了揮手,一隊手拿武器,身穿聯盟軍服的士兵就分兩組衝進了沉默的海盜船。

不一會的工夫,倖免於難的海盜被拴在一根繩子上,被押送上了靠過來的星船。不過看他們的樣子,一個個心喪若死。

星船指揮官見了不由調侃道:“不要那麼沮喪,至少你們現在還活着,不是嗎?”

“然後呢?然後就被改造成那種怪物?”海盜中有人大聲喊道。

“呵呵呵……這是一個偉大的實驗,以你們的智商,我很難給你們解釋清楚。不過能夠參與到這項偉大的實驗中來,你們應該感到驕傲纔對。都帶下去吧。這些海盜違反了星艦墳場和無死星之間的協議,就算鬧起來,咱們也佔理。”星船指揮官把手一揮,對手下的士兵說道。

士兵們可不管海盜的抗議,上官下令了,他們立刻驅趕着海盜走進了星船的最下一層,關押了起來。星船指揮官最後又看了一眼沉默的海盜船,下令道:“返航。”

在星船離開不久,一艘破舊的星船從星艦墳場中出現,到達海盜船附近的時候,幾個海盜離開自己的舊星船,將海盜船連在了舊星船的後面,隨後開着舊星船,將海盜船拖回了星艦墳場。

臨近自己的目的地,韓宇等人才發現剛纔喬嫣兒找到的落腳點竟然是一顆星球。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總是待在勇氣號上,能夠有個腳踏實地的感覺,對韓宇來說很好。如果眼前這顆星球再能找到一些食物,那就更好了。不是說石八方的廚藝不好,只是細糧吃多了,總想要吃點粗糧來換換口味。

“林珂,準備尋找地點降落。”韓宇對林珂說道。

林珂點點頭,控制着勇氣號向喬嫣兒找到的一個合適的降落點降落下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勇氣號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上。勇氣號剛一落地,韓宇便歡呼一聲,跑到了勇氣號的外面。呼吸了一下新鮮的空氣,開始觀察附近的湖裏有沒有魚?

“韓宇,你在找什麼?”寧平走下勇氣號問道。

“找魚。”韓宇頭也沒回的答道。

“魚?你找魚做什麼?”

“吃呀。”韓宇隨口答道。

話音剛落,一條三米多長的大魚從湖水中躍出,又“嘩啦”一聲落進了水裏。看着大魚落進水中,寧平看着韓宇問道:“誰吃誰呀?”

“當然是我吃它。”

“不管你吃它還是它吃你,現在跟我過來幫忙修理勇氣號,一天到晚就知道偷懶。”

“啊?不要,我笨手笨腳的……”

“少廢話!”寧平打斷韓宇的話,將韓宇給拖到勇氣號的旁邊,並且威脅韓宇,要是不幫忙,就沒有飯吃。

吃飯對韓宇來說很重要,況且韓宇和寧平之間也只是鬧着玩,該他做的事情他還是會做的。當然,如果能偷懶,他還是會選擇偷懶。

“唔?”韓宇接過寧平遞過來的維修工具,突然回頭看了看。

“怎麼了?”寧平問道。

“……沒什麼,可能是我錯覺吧?”韓宇隨口答道。 傍晚時分,結束了勇氣號的維修工作以後,在韓宇的提議下,晚上衆人準備吃燒烤。而韓宇則是通過一番忙碌,如願以償的逮到了湖中的大魚,向寧平解釋了誰吃誰這個問題。

湖邊,在勇氣號照明燈的照耀下,韓宇等人所待的地方亮如白晝,林珂、韓夢馨等幾個女孩聚在一起,一邊吃着烤好的食物,一邊小聲聊着天。而韓宇等男孩子,則正在進行激烈的食物爭搶活動。

“他們還是那麼有活力。”蓮蓬喝了一口飲料,笑着評價韓宇等人的行爲道。

一旁的韓夢馨接口說道:“是啊,有那麼一個充滿活力的船長,別的人想沒活力也難呀。蓮蓬你嚐嚐這個,很好吃的。”

蓮蓬聞言吃了一口韓夢馨向她推薦的食物,笑眯眯的點頭說道:“嗯,味道真不錯。”

“沙沙~”蓮蓬的話音剛落,就聽身背後傳來一陣沙沙聲,這下可嚇壞了蓮蓬等人。聽到驚叫聲的韓宇等人立刻停止了食物的爭搶,飛快的衝到了韓夢馨等人的身邊,將幾個女孩給保護在中央。隨後手裏拿着食物的韓宇問韓夢馨道:“發生了什麼事?”

“那裏,那裏剛纔有聲音。”韓夢馨指了指剛纔蓮蓬背後的那處草叢說道。

“那裏?”韓宇說着拿出電筒往韓夢馨所指的草叢照了照,果然有發現。撥開草叢一看,一隻兔子正縮在草叢中瑟瑟發抖。

“呀,兔子?烤兔子肉好像挺好吃。”韓宇一見立刻叫道。

“去,小兔子這麼可愛你也下得去嘴。”一旁的韓夢馨推開韓宇,上前準備把兔子抱起來。就在韓夢馨伸手的時候,一旁的韓宇突然出手,伸手一抓韓夢馨的衣服後領,將韓夢馨給扔回了人羣,同時手中火球猛地射向兔子。

巫師自遠方來 寧平伸手抱住了韓夢馨。而韓夢馨則是生氣的衝韓宇叫道:“哥,你做什麼?”

韓宇沒有回答,寧平卻在韓夢馨的耳邊輕聲說道:“別出聲,事情有點不對勁。”

被寧平說話吐出的氣息給弄得耳朵癢癢的韓夢馨從寧平的懷裏掙扎出來,揉了揉耳朵對寧平嗔道:“討厭,不許佔我便宜。”說完,韓夢馨不理寧平,看向韓宇那邊。寧平苦笑一聲,上前一步將韓夢馨護在身後,低聲叮囑道:“一會要是有什麼事情記得趕緊會勇氣號。”

韓夢馨不知道一會會發生什麼事,不過聽寧平說得這麼鄭重,便下意識的點點頭,和林珂幾個女孩靠得近了一些。

“喂,樹林裏的傢伙,在藏頭露尾,可不要怪我放火燒林了。”韓宇揚聲對樹林裏喊道。

樹林內寂靜無聲。

“……看來你是不相信我發生你們了。”韓宇說着,右手中升起一團火。剛剛作勢要扔,就聽樹林中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哎呀,不要那麼衝動,這些樹木長成這樣不容易……”

“呼~”韓宇手中的火球向着聲音發出的地方飛去。

“砰~”火球在半空中和什麼東西相撞爆炸了。隨後樹林裏的那個女人很不高興的說道:“你這人,我都出聲了你怎麼還扔火球?”

“手滑了。”韓宇面不改色的答道。隨後右手再次冒出一個火球,對樹林中喊道:“出來,否則我的手可能還要滑幾次。”

“真是個霸道的男人。”樹林中傳來女子不滿的聲音,隨後就聽一陣“沙沙”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一個身材火爆的女人出現在韓宇等人的面前。

“精靈?”林珂看清女人的長相以後,吃驚的叫道。

“喲,沒想到你們這些人裏竟然有人可以認出我來。”女人聞言一臉欣喜的說道。

“精靈?”韓宇仔細的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番,發現了這個女人和林珂等人的不同,精緻的面容,兩隻長長的尖耳,不過不是說精靈都是皮膚白皙水嫩嗎?怎麼眼前這位的皮膚是黑中透亮呢?

面對韓宇的上下打量,女人故意挺了挺胸,做出一個誘惑的姿勢。可惜這個媚眼拋給瞎子看了。在韓宇的心裏,壓根就沒把眼前這個女人當個善類,心中的警覺讓韓宇沒有中了女人的迷惑術。

“你是精靈?”韓宇看着女人問道。

“是哦,而且我還是暗精靈呢。”女人邊答話邊向韓宇拋了個媚眼。

“……你眼疼嗎?抽抽什麼呀?”

“……”

經過一番詢問,韓宇等人知道了眼前這個自稱暗精靈的女人是生活在這個星球的人,而這片樹林,就是她的家。至於那隻被韓宇變成了烤肉的兔子,則是這個名叫莫莉安的女人所養的寵物。

韓宇絲毫沒有誤殺人家寵物的尷尬,在知道了莫莉安的身份以後,熱情的邀請莫莉安加入他們的烤肉大會。當然,韓宇最大的目的還是想要通過莫莉安多瞭解一點關於這顆星球的事情。就在剛纔,那之所以將韓夢馨拉開是因爲本能的感覺到那隻蹲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兔子的體內有一股狂暴的力量,不過這些事情他這時不好說,只能自己暗自留心。

莫莉安沒有拒絕韓宇的邀請,落落大方的坐在韓宇的旁邊,對於韓宇的問題,她可以說是有問必答。通過莫莉安,韓宇等人知道了他們現在所在的這顆星球現在的名字叫無死星,原本是顆名爲花冠的環境優美的未開發星球,但是隨着一夥人的進駐,以往美麗的花冠現在已經變成了生人勿進的兇星,即便是附近的海盜,也不敢太過靠近無死星。

當韓宇聽到莫莉安說出無死星三個字的時候,心裏就是一驚。當初在那艘被自己命名爲黃金號的星艦上,那個自稱莫問的屍王就曾經提到過一次無死星。也就是說,這裏就是那個什麼無上君王的老巢?

向同樣和自己驚訝的寧平試了個眼色,韓宇裝作隨意的問莫莉安道:“莫莉安,你剛纔說的那夥人是些什麼人啊?他們在這顆星球上都做了什麼?”

“不知道,雖然我的族人也曾經有人潛入進去過,不過卻沒有一個人出來過。而且自從那些人來了以後,這顆星球每到了晚上,就會出現怪事。”莫莉安搖頭答道。

“什麼怪事?”韓宇追問道。

“就是每當夜晚來臨以後,墓地裏的那些已經安息的人總要從地裏爬出來,透透氣以後等到了白天就回墓地裏。”

“它們不傷人?”寧平好奇的問道。

“怎麼會不傷人呢?一旦被它們抓住,它們就會把抓住的人拖進墓地,變成它們的同伴。”莫莉安苦笑一聲答道。

“那你會待在樹林裏……”一旁的韓夢馨問道。

莫莉安聞言苦笑一聲答道:“你沒猜錯,我是沒辦法才躲到這裏來的,我的族人現在也就只剩下我一個了,其他人都已經四散而逃,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躲過那些人的追捕?”

“別擔心,你的族人不會有事的。”韓夢馨的同情心氾濫,伸手抓住莫莉安的右手輕聲安慰道。

莫莉安的手在被韓夢馨抓住的時候很明顯的一抖,隨即強撐着一張笑臉對韓夢馨說道:“謝謝。”

“不客氣,相逢即是有緣,今晚你就留在我們這裏吧。”

“這個,不太好吧?”莫莉安聞言看向韓宇。在被韓夢馨踢了一腳之後,韓宇無奈的說道:“既然夢馨對你發出了邀請,那你就留下來吧。不過你晚上睡覺的時候小心點,我晚上睡覺容易夢遊,遇到了我夢遊記得不要吵醒我,否則後果會很嚴重。”

“是嗎?”莫莉安聞言看了看韓夢馨。韓夢馨雖然不知道韓宇爲什麼要說這話,不過在莫莉安看向自己的時候,她還是點頭表示韓宇說的沒錯。

衆人又問了莫莉安一些關於這顆星球的問題,尤其是關於先前莫莉安提到的那夥人的情況,可惜莫莉安對於那夥人的來歷也不清楚。用莫莉安的話來說,被那些人發現的人都被抓去了,自己可以安然無恙的待在樹林裏,關鍵就是自己沒有被那些人發現。而那些人沒有發現自己,自己自然就不會對那些人有太多的瞭解。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韓宇自然也就不好再追問,接下來的時間就是韓夢馨等人和莫莉安聊天,而韓宇則和寧平退到了一邊。

“那個莫莉安有古怪。”寧平低聲對韓宇說道。

“我知道,所以今晚我們要小心點,到時候你守前門,我守後門。”

“要不要只會菲爾德他們?”

“暫時不用,省得引起那個女人的懷疑。哼,不清楚?我看那個女人的心裏清楚的很。”韓宇冷笑一聲說道。

“韓宇,剛纔你攻擊那隻兔子的時候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麼?”寧平突然低聲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看了看寧平低聲反問道:“你也察覺到了?”

“嗯,有種和我們在黃金號上對付那些乾屍的時候的感覺。”寧平微微點頭道。

“不錯,就是那種感覺,所以我纔對那個叫莫莉安的女人提高了警惕。一切等過了今晚,自然就會見分曉。”

“莫莉安,今晚就住在這裏吧。”韓夢馨同情心氾濫的對莫莉安提出了邀請。這個邀請正中莫莉安的下懷,故意考慮了一下,在韓夢馨的再三邀請下,莫莉安勉爲其難的點頭答應了韓夢馨的邀請。

不過邀請歸邀請,韓宇當然不會讓韓夢馨拉着莫莉安來個促膝長談。讓寧平把韓夢馨支開以後,韓宇爲莫莉安準備了一間客房。

“莫莉安,晚上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再聊。”站在門前,韓夢馨對莫莉安說道。

莫莉安點點頭,對韓夢馨說道:“好,你也好好休息。 寵妻成癮:老公,別動! 等明天我帶你去認識認識我在樹林裏的朋友。”

“好呀,一言爲定。”韓夢馨聞言高興的答道。一旁的韓宇看着莫莉安說道:“莫莉安,晚上要是聽到外面有什麼動靜記得不要出來。”

“哦,我記住了。”莫莉安點頭答道。

韓宇見狀連忙解釋道:“你不要誤會,我不是限制你的自由。只是我晚上睡覺喜歡夢遊,我怕你猛地見到會嚇到你。”

“咦?哥,你什麼時候有夢遊的毛病的?我怎麼不知道。”韓夢馨好奇的問道。

“你每晚睡的跟頭死豬一樣,怎麼可能知道我夢遊的事情。”

“討厭,你說誰是死豬?”韓夢馨不滿的嗔道。

“好啦好啦,我是死豬成了吧?你是我妹妹,你是一頭美麗可愛的小豬。”

“討厭!”韓夢馨捶了韓宇一拳,對露出疲態的莫莉安說道:“莫莉安你好好休息,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晚安。”說着,韓夢馨將韓宇等人推走,順手關上了房門。等到房門關閉的時候,莫莉安微笑着說道:“祝你晚上能做個好夢。”

夜已深,勇氣號內的諸人都已經休息。招待莫莉安的客房內,莫莉安從牀上坐了起來,摸黑穿好衣服,悄悄的下地,走到房前,伸手輕輕的扭動門把手。

唔?扭不動?

客房的房門今天是鐵將軍把門,不管莫莉安怎麼扭門把手,順着扭,反着扭,反正就是扭不開。如果扭不開,那下面的行動就不能進展下去。但是夜深人靜的時候,任何一點輕微的響動都會傳出去老遠。莫莉安不想要驚動別人,她的目標是韓夢馨,也只是韓夢馨。

蹲在房門前,莫莉安從身上取出一點東西,放進房門的門鎖裏捅了捅,不一會的工夫,客房的房門打開了。莫莉安得意的一笑,先是觀察了一下門外,看看有沒有人。在發現沒人以後,莫莉安走出房門,按着之前韓夢馨跟自己所說的地址,躡手躡腳的向着韓夢馨的房間走去。

莫莉安的動作很小心,爲了防止驚動其他人,莫莉安就像是一隻夜貓子,雙手雙腳落地的向前爬行。只是不管莫莉安多小心,她的一舉一動也沒逃過韓宇和寧平的眼睛。

勇氣號的控制室內,韓宇和寧平看着從房間裏出來的莫莉安,韓宇輕聲問寧平道:“寧平,你說這個女人會去哪?”

“……會不會去倉庫?”寧平不確定的答道。

“沒創意的答案。”韓宇聞言撇撇嘴,就見監視器中的莫莉安已經到達了目的地,蹲在了韓夢馨的房門前,正在開鎖。

“嘿~看不出來,這女人還是一個採花賊呢。”韓宇笑着說道。

“少廢話,你去我去。”寧平的臉色不太好看,就像是心愛的東西正在被人偷竊,而正好被他給撞見了一樣。

韓宇聞言看了寧平一眼,說道:“還是我去吧,我擔心你去會弄死那個女人。”

“我不會下手那麼狠。”

韓宇見狀搖搖頭,對寧平說道:“不要爭了,我去。還有,你也不是沒事幹,注意警戒勇氣號的四周,那個女人既然敢在勇氣號裏做這種事,要不然就是她藝高人膽大,要不然就是她有接應。”

“我知道,你快點去。”

“放心,放心,夢馨吃不了虧。”韓宇起身向外走去。

或許是開第一把鎖的時候把自己的好運給用光了,莫莉安在韓夢馨的門前搗鼓了半天,還是沒把韓夢馨的房門打開。氣得莫莉安咬緊牙關,一副不把房鎖打開不罷休的架勢,就連韓宇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後,莫莉安都沒有注意到。

“忙着呢?”韓宇在莫莉安身後站了一小會,見莫莉安盡顧着和門鎖較勁而無視了自己的存在。韓宇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莫莉安。

“嗯,忙着呢。”莫莉安隨口答了一聲,注意力還放在門鎖上。

韓宇見狀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再次開口問道:“要幫忙嗎?”

“不用,我一個人就可以搞……定……”莫莉安總算是醒悟了過來,冷汗立刻從額頭冒了出來。

“起來跟我走吧。”韓宇笑呵呵的說道。

“嗯。”莫莉安輕輕應了一聲,緩緩的站起來。韓宇一直在注意莫莉安的動作,防備着她突然發難。

“咚咚咚~!”出乎韓宇意料的,莫莉安雖然發難了,卻不是向着自己,而是向着阻止了她今晚計劃的大門,莫莉安的舉動讓韓宇一愣。也就乘着這個愣神的工夫,莫莉安一拳打穿了房門,飛快的衝進房間,撲到了聽到敲門聲從牀上坐起來的韓夢馨身邊。

“唔……莫莉安?你怎麼進來了?”韓夢馨此時正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見自己身邊的人是莫莉安,不由奇怪的問道。

“夢馨!快躲開!”衝進房間的韓宇衝韓夢馨大聲喝道。

“啊?”韓夢馨剛說一個字,就感到脖子一緊,莫莉安的右手已經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放開她!”韓宇怒聲喝道。

“呵呵呵……你覺得可能嗎?”莫莉安發出一連串的笑聲,左手將韓夢馨從牀上拖了下來,右手始終緊緊的掐着韓夢馨的脖子。韓宇因爲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莫莉安將韓夢馨拖到牆邊。

“你逃不掉的,放了我妹妹。”韓宇盯着莫莉安說道。 聽到韓宇的話,莫莉安微微一笑,伸出左手對韓宇說道:“這可不一定。”說着,莫莉安的左手陡然變大的一圈,堪比健美運動員的手臂對着身後的牆壁就是一拳,堅硬的牆壁竟然就被打出了一個大洞。隨後莫莉安抱着清醒過來以後不斷掙扎的韓夢馨,從破洞跳了出去。韓宇連忙去追,就見跳到勇氣號外面的莫莉安此時背後長出了一對骨翅,居高臨下的看着自己,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微笑。

韓宇死死的盯着莫莉安,蓄勢待發。

“不要追過來,否則你能得到的只是你妹妹的屍體。”莫莉安冷冷的對韓宇說道。韓宇投鼠忌器,只能死盯着莫莉安。就聽莫莉安繼續說道:“當然我也要給你一個機會,以你們的這條船爲中心,東南五公里外有一座城堡,你要是想救你妹妹,就去那裏好了。當然你最好動作快一點,如果去晚了,恐怕她就要變成我可愛的實驗品之下了。”

“站住!”韓宇見莫莉安要走,急忙喊道。可惜有韓夢馨在手,莫莉安可以說是有恃無恐,而韓宇,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韓夢馨被莫莉安帶走。

動靜鬧得這麼大,林珂等人當然也就起來了。

“砰~”寧平狠狠的給了韓宇一拳,韓宇默不作聲的爬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菲爾德和石八方急忙插到二人中間,一人攔住一個。 修真高手混都市 寧平瞪着韓宇喝問道:“你是幹什麼吃的?就那麼眼睜睜的看着夢馨被人抓走?”

大娘子萬福 “寧平,你別這麼說,那樣的情況下,你讓韓宇怎麼辦?不顧夢馨的安危強行進攻嗎?萬一傷着夢馨怎麼辦?”菲爾德聞言不滿的對寧平說道。

一席話說得寧平啞口無言。沉默了片刻以後,寧平默默的轉身。

“你去哪?”菲爾德拉住寧平的胳膊問道。

“救人。”

“要是對方再拿夢馨威脅你,你怎麼辦?”

“……那你說怎麼辦?”

“對方既然說給我們一個救回夢馨的機會,那自然就是有陰謀在等着我們,我們必須要從長計議,不能再犯輕敵的錯誤。”菲爾德沉聲說道。

“就是現在眼前有一個火坑,爲了救夢馨,我們也只能往裏跳。”寧平沉聲說道。

“我知道,夢馨一定要救,但是怎麼救?我們必須好好合計合計。萬一再有人被擄走,你說怎麼辦?”

“……”寧平一臉鬱悶的走到了一邊坐下,一言不發。 修仙之女配悠然 見安撫了寧平,菲爾德扭頭看了看韓宇,不由皺起了眉頭。韓宇雖然沒有像寧平那樣大叫大嚷,但是他此刻給菲爾德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即將爆發的火山,稍微一刺激就會噴發。

菲爾德無奈的拍了拍額頭,走到韓宇的身邊問道:“韓宇,你有什麼要說的?”

“……菲爾德,石八方,留下和林珂等人一起維修勇氣號。”韓宇擡頭看了菲爾德一眼,隨後說道。

“那你呢?”

“我和寧平去救人。”

“……你又想要把我們撇下?”菲爾德皺眉看着韓宇說道。

“爲什麼說這話?”韓宇不解的看着菲爾德問道。

菲爾德不答反問道:“韓宇,在你眼裏,我們是不是夥伴?”

“當年是。”韓宇立刻答道。

“既然你認爲我們是你的夥伴,那你爲什麼一旦遇到了需要戰鬥的事情,就是你和寧平去承擔?難道在你眼裏,我們只是你的累贅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