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喜歡罵人,更是潑婦一枚。

村裡人還找出更多的點:穿的衣服太短,還塗指甲,愛玩手機,見人也不喊……

聞名於村,大概就是指她了。

葉靈看著齊娥若無其事的還進家門,覺得人的臉皮怎麼能厚到這個地步?都這樣了還能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飯照著點回來吃,時間到了就回來睡,完全不用看她們的臉色。

是不是該誇她一句心臟強大呢?

呵呵。

葉靈冷笑。

「死丫頭!要造反是吧?」拿著筷子的手舉起來,但是葉靈的眼神過於冰冷,齊娥又把手收回去繼續吃飯。

一家人的吵吵鬧鬧沒有誰會來管。而家裡的老人,是當初有多盼女兒回來,現在就有多盼女兒離開。

可人家就是不走。

還有心情逗逗娃。

齊小花可能不太理解大人的事,或者也看慣了大人的爭吵,所以齊娥給她手機看的時候,她還是會湊上去。

葉靈也沒有阻止。

如果什麼時候看齊娥還像個人,大概是她跟齊小花刷屏的時候。

葉靈心裡有些複雜,齊娥的性格變成那樣,與她的經歷不無關係,所以她在小孩子面前(比她更小的孩子)表現出來的,會不會才是那一顆被隱藏起來的心?

葉靈自然不會因此原諒她的各種作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齊娥的所作所為,不是因為有一點惻隱之心就能抹殺掉的。

但有一個人,由始至終都對齊娥懷有敵意,每次看見齊小花湊過去,齊晚晟就會把妹妹拉回來,有時會直接拖回家去,自己再跑過來待在葉靈身邊。

這時齊娥會說很多難聽的話:「這麼小的小P孩就想泡我們家姑娘!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我們家小月才不會看上你,連XX都沒有長大就想XX……」

葉靈一個眼神殺過去,齊娥仍是巴拉巴拉的,她不得不把齊晚晟帶出來外面。

「小月姐姐,她很壞!」

齊晚晟一次次的跟葉靈強調這件事。

葉靈也不好跟小孩講別人怎麼樣,只能勸道:「她就是說話難聽而已……」

齊晚晟搖頭,堅定的認為:「她是壞人!」

葉靈想想,似乎也沒有哪個地方是好的,終是點點頭。

齊晚晟認真的看著她說:「小月姐姐,你不要聽她的話,壞人會害人,這是老師說的!」

「好,知道了。」葉靈笑笑,孩子真的是單純。

「小月姐姐,她為什麼還要住在你們家?」齊晚晟皺緊小眉頭,滿臉的不情願。

「恩為……」葉靈深深嘆口氣,非常的無奈:「她是我媽媽。」

齊晚晟明白媽媽是怎樣的存在,她生了自己,不管如何都是自己的媽媽,怎麼都改變不了的事實。

「小月姐姐,媽媽生了孩子,不是應該好好照顧孩子的嗎?為什麼有的媽媽生了孩子,又很嫌棄的樣子?既然不喜歡,為什麼還要生?」

葉靈又是嘆氣:「可能她們也不想生吧。」

「不想生就不要生啊。」

「大人的事,不是不想生就可以不生的。」

「為什麼?」

「等你大了就會懂了。」

「那我大了也要生孩子嗎?」齊晚晟突然把話題聊偏了。

葉靈笑笑,這孩子是不是受家庭環境的影響,想事情總是那麼超前?

「你想生就生啊。」

等你長大了,自然會有選擇的權利了。 葉靈怎麼也沒想到,齊娥會喪心到如此地步。

她走了,一聲不吭,沒有告訴任何人就離開。

她離開,是件好事。

對於這個家來說,她的存在就像是噪音,沒有了反而清靜安祥。

可是——

齊小花不見了。

齊晚晟焦急的來她這找的時候,沒有人。

雖然齊小花的媽媽也是對她無比嫌棄,但真的找不到人的時候,急得大嚎大叫。

母女至少是這樣的,平時再百般嫌棄,不見的時候也會無比擔憂。

沒有人把這兩件事聯在一起,直到有人說:「我看見齊娥走的時候帶了一個小孩……」

突然就像炸了鍋,各種版本的猜測。

但沒有證實之前,只有急瘋了的母親哭喊著要她賠。

她也很委屈,這關她什麼事,難不成她還能串通母親把孩子拐了不成?

齊晚晟站在她身邊,緊緊的拉著她的手。

事情自然驚動了村長,在事情沒有清楚之前,村長雖然被百般糾纏,但還是作了個比較公證的決定:先報警。

許多人一輩子沒有進過警局,正如齊晚晟的媽媽。

但是再怎樣的威嚴之地,也敵不過失女之痛,一開聲便是焦慮哭泣。

報警的事處理完,齊媽媽也哭得失了聲,看見兒子的時候,摟過去又是一陣哭。

齊晚晟想掙脫,葉靈卻對他搖搖頭。

這個時候,孩子在身邊就是最好的安慰。

齊晚晟抿著嘴,像個娃娃一樣被抱著,直到母親跟自己放開。

他剛想跑來葉靈這邊,卻被母親拽了回去,還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以後不準再到壞人家裡玩!什麼時候把你賣了都不知道!」

齊媽媽戳著齊晚晟的額頭:「你啊你!長記性啊!妹妹剛沒了!你還往惡人家裡去!!」

「不關小月姐姐的事!」齊晚晟倔強的昂起脖子!

「兒啊!你還小!怎麼知道人心險惡啊!誰會想到,那天殺的要把你妹妹拐到哪裡去啊!我的兒啊……」

葉靈抿唇,不聲不響,這件事除了真相擺在人民面前,不然齊娥的甚至這個家的名聲都解釋不清楚的了。

齊娥是被魔鬼入了心嗎?這樣的事情都能做?!

一一一

「小花回來了!」

到傍晚的時候,消息如雷迅速的傳遍了村子。

葉靈連忙跑去。

真的回來了!

「怎麼了?這是娥姐叫我帶回來的,她說她有事要趕回去上班……」被圍攻的青年一臉茫然。

青年被七嘴八舌的補充了不少消息,最後嚇了一大跳:「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剛好到鎮上買東西,遇到了娥姐,看她帶著小花,說是到鎮上買東西,可是當時小花哭著要回家,而娥姐……」

他不說下去,大家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齊媽媽一把扳過小花,嚴厲的責問:「死丫頭你快說,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就跟人跑了呢?你這個賠錢貨啊,你知不知道人家是要把你賣了啊?……」

一陣哭嚎,嚇得小孩不敢亂動,更不也言語。

「別顧著哭啊,死丫頭,快說是怎麼回事?是不是那個爛人把人拐去的?!」

齊媽媽手指著葉靈!

齊小花連忙搖頭。

「別急,讓孩子慢慢說……」旁邊一老人看不下去了開口道。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出建議。

齊小花畏縮的樣子惹來母親的怒氣,她求助的眼神看向葉靈,葉靈垂垂眸,這個時候自己能做什麼?

「要不讓小花休息一下再說吧?」不然一直的在驚嚇當中無法好好說話。

「休什麼息!現在趁人多把事情說清楚了,你別想著再忽悠小孩矇混過關!這件事跟你們沒完!」就算孩子回來了,事情也一定要有個交代!

齊媽媽一個激靈,想到什麼的時候,嘴角鬼畜的竟然笑了一下。

葉靈蹙眉,她什麼都沒做,為什麼總喜歡給她安罪名?

事情在跟齊小花的點頭搖頭間理了個大概。

應該是齊娥走的時候臨時起意用手機與零食把人騙上了車。

「她說帶我去找爸爸,晚上就送我回來……」小花說得斷斷續續,但是大人們自然把它連貫起來。

既然已決定帶走,為什麼半路會改變了主意呢?

沒有人知道。

現在齊娥沒有回來,也沒地方問人。

村長趕來了解了事情的經過,然後問齊媽媽:「要不事情就這樣算了吧?等齊娥回來我們再做教育……」

「不可能!怎麼能這麼輕易就結案!」

「那你想怎麼樣?」村長很無奈,這才過了年,又來一攤事,而且一旦涉及刑事,對他的業績就會有影響,所以能大事化了,撤了案,就可以私下解決。

「哼!小孩子被她們這樣一嚇,說不定得嚇出個什麼毛病來!孩子萬幸是回來了,要是沒回來被人不知道賣到了哪個山旮旯呢?我可憐的小花啊……」

村長皺眉聽著女人的哭嚎,很不耐煩,但是又不能離開,只得站著乾等。

村長也不是容易做的。

最後理出一個結局就是要葉靈她們家賠償,不然不肯撤案。

「你想要什麼?」葉靈也不意外,賠償精神損失一說,也不是頭一回聽見。

「是啊,說個家吧,孩子都這麼慘了,還攤上這樣個媽,小月也是夠可憐的……」

「就是,唉,那種媽,真是有沒有都一樣啊。」

「唉,可憐那羅老太……」

眾人議論紛紛。

「怎麼?!我要點賠償還是我們的錯不成!我的小花,差點被人賣了啊,這麼小的小孩被人拐去賣啊!……」

「這不是沒賣么?」人群中大概有人聽厭了齊媽媽的哭嚎。

齊媽媽馬上眼一瞪,對準說話的人:「你什麼意思!要賣了才算是嗎?XXX,怎麼不見你賣了!……」

又是一堆難聽的話,瞬間變成了攻擊對打。

眾人左勸右勸,罵聲越來越多。

最後村長一聲怒吼:「都安靜!還讓不讓人說話了?!吵吵吵,這是吵能解決的嗎?」

「要是能解決!你們自己解決去,叫我來做什麼?吃飽沒事撐著嗎?」

「現在不相關的一邊去!你們兩家要怎樣好好說,快點說完都回家做飯去!」 ……

喬絲琳是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大小姐,沒有經歷過人生當中的那些苦難,更不曾經歷過那些生死,月無瑕也不把希望放在喬絲琳的身上了,而是把目光放在了一旁的林若煙身上,她知道,別人的話林逸或許不聽,可林若煙的話林逸還是非常聽的。

林若煙知道月無瑕要她勸林逸,當下道:「我也覺得林逸該去,如果不去,他可就不是林逸了!」

「嗯,對!」一旁的美姬子使勁的點了點頭:「就像主人說的那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如果不向虎山行,那就不是主人了。」

眾位女人都開始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不過都還是讚許讓林逸去的,月無瑕的黛眉輕蹙了起來,不解的望著這群女人們,她們難道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男人嗎?林逸這一去可是九死一生呀,萬一出點什麼意外,那她們全都會變成寡婦。

這一點月無瑕有些誤解了,並不是這些女人不願意勸林逸,而是她們勸過了,可是一點用都沒有,與其在這種事情上和林逸吵了起來,倒不如支持林逸,這樣還會在林逸的心中留下一個好的印象,反正是勸不了唄。

月無瑕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也罷也罷,既然你們都這樣說,那我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行,林逸,你去,不過你小子可千萬要活著回來,我可不想我女兒變成寡婦了!」

說著月無瑕望了一眼身旁的月凝霜,當然了,月無瑕並不是擔心月凝霜變成寡婦,而是擔心她以後再也看不到林逸了。

月無瑕一直對林逸有那種感覺,可是又不想和自己的女兒爭男人,所以這個念頭就一直壓制在心中,不願意提起來,這一次也是真的交際不行,萬一林逸出點什麼事情那可怎麼辦?

林逸趕忙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們都是為了我好,不過我會保護我自己的,不會出一點事情,平平安安的回來。」

說著林逸轉身就要離開,可是月無瑕拉住了林逸,沒好氣道:「你等等,你要幹嘛去?」

「嗯?」林逸不解的望著月無瑕,撓了撓頭道:「女王陛下,您不是同意我走了么,怎麼,難不成現在又反悔了?」

「我可是大月氏的女王陛下,說一不二,答應的事情什麼時候反悔過?」月無瑕上下打量了一眼,沉聲道:「今天就算了吧,你看,你身上還帶著傷,昨天晚上有忙活了一晚上,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休息,等明天去。」

「這……這……」林逸有些為難道:「現在中東那邊的局勢非常嚴峻,晚去一分鐘就有一分鐘的危險,所以……」

「所以現在就急著去?」月無瑕沒好氣道:「林逸啊林逸,你也不好好的想一想,既然形勢已經那麼嚴峻了,你晚去一天又會怎麼樣?而且你拖著疲倦的身軀去了也起不了什麼作用不是?倒不如好好的休息休息,養足了精神之後再去,到時候來一個一鳴驚人,把老羅斯才爾德嚇回去。」

月無瑕都這樣說了,林逸只好點了點頭:「女王陛下說的有道理,既然這樣,那我就再好好的休息休息,等明天再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