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爺,我們錯了,錯了……」兩個壯漢跪地求饒。

「別沖我磕頭,給那位姑娘磕頭。」這兩人轉向了黃清,不停給黃清磕頭。「姑奶奶,我們錯了,饒過我們吧。」

「饒你們,不可能……」黃扒皮從一邊衝上來,對著兩個傢伙就是拳打腳踢。

「爹,你別打了,再打要出人命的……」黃清冷靜的勸告著黃扒皮,黃扒皮也打累了,方才他打匡世勛,手都打腫了,此刻又怎麼能傷害住人家。

匡世勛方才出手,他是看清了,看得冷汗直冒,這匡世勛竟然如此深藏不露,方才要是對自己動手,怕是自己一條小命都給戳爆了。

(本章完) 沈萬山已經帶著兩個混子偷偷溜了,黃扒皮看著匡世勛一臉不好意思的說。「世勛,你……想不到你一身功夫,真是厲害……」

黃清也是一臉崇拜的看著匡世勛,匡世勛讓這父女兩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學了一些,黃叔叔,桃源村……」

一聽提桃源村,黃扒皮不禁老淚縱橫。 重生之權門婚寵 「你別提了,從今天開始,不,從我失去土地成為笑柄那一刻開始,這桃源村就跟我黃扒皮沒有任何雞毛關係了……」

「爹,桃源村最近發掘出了幾百具屍體,你知道嗎?聽說就在我們桃源村廣場下面,怪嚇人的……」黃清一句話,卻讓這死老頭面色一愣,繼而不敢相信的樣子。

「不可能哇,什麼時候的事。」匡世勛想跟他說的就是這件事,畢竟他心中還存有一點希望,這黃扒皮的祖上能夠和大黑鍋結緣,想必是有一定造化的,黃清和這金剛經金甲又有如此一層聯繫,所以,從黃扒皮身上或許能找到一些線索……

「有高人說這三百多具屍體只是埋在這下面的三分之一,這下面,應該有九百九十九具屍骸,你說我們村上的人在這屍骸上面生活了那麼多年,命運能好嗎,你看看我們桃源村,那是出名的傷殘村啊……」聽匡世勛這麼一說,黃扒皮的眼睛卻有些飄忽不定。

「聽說董亮這小子已經來了海洋城,世勛,董亮這小子你可惹不起,我跟你說吧,很多年前,我就懷疑無名道人做的事情了,這些屍骸我雖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董亮和無名道人肯定沒做什麼好事……」

董亮已經和匡世勛反目成仇,現在成了方家的狗,匡世勛也不想同時也不指望從他嘴裡面得到什麼消息。

聽黃扒皮這麼一說,似乎他也不知道什麼,匡世勛未免有些失望。但是黃扒皮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匡世勛精神為之一振。

黃扒皮摸著鬍鬚說了一句。「二十年前,我找了一個道人來看桃源村,這個道人就說我們村下面埋得有髒東西,不過這二十多年來,我一直都沒有下定決心要離開桃源村,直到……」

黃扒皮忽然不說話了,匡世勛聽這話裡面的意思,似乎二十多年前,這黃扒皮已經洞悉了這一天機,可真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他才離開桃源村的嗎?

架空歷史之聖靈情緣 「你知道桃源村的人為何會盡數離開桃源村?」他反問了匡世勛一句,匡世勛無言以對,別人他不知道,但是他的父母是不願意離開桃源村的,是因為自己的緣故,父母只好遷移到一號大橋下面。

「不知道,為什麼?」匡世勛問了一句。

「其實知道下面埋髒東西,這並不是一個什麼大的秘密,可是為何桃源村的人都不願離開,那是因為他們相信一個傳說……」

匡世勛心頭一震,自己在桃源村生活了十幾年,沒有聽說什麼和桃源村有關的傳說啊,這黃扒皮說的幾個意思。

「什麼傳說?」

「龍眼。」黃扒皮懶懶的說了兩個字,匡世勛還是不明白,這龍眼究竟是什麼意思。

「很多年前,你的祖先發現了桃源村,選擇這裡來定居,當時據說我們桃源村正處在龍脈上,在這片風水寶地上有一個地方叫龍眼,據說佔據這個位置,能夠飛黃騰達,還有可能長生不死……」

黃扒皮一句話讓匡世勛如夢初醒,難怪這麼多年,總感覺桃源村的人乖怪的,總在尋找什麼,還有的人家不聽搬家,喪葬之地也是經常遷移,看來大家都在找這個龍眼的位置。

「那這個和那些髒東西有什麼關係?」匡世勛直接問了一句。

「你想一下,你祖先發現這個地方的時候,那是好幾百年前,這中間,未免不會有高人,或者邪惡的人發現這種寶地,為了爭奪這種寶地,肯定會有陰邪的東西加入進來……」

黃扒皮的話讓匡世勛陷入了沉思,如果真有龍眼,陳滿樓那樣的人為何會看不出來,也許是他看出來了,但是不想說出來,更或許……

他猛然想起九叔公當初踏入桃源村的時候說的話來,九叔公似乎也看出了一些門道,如此想來,這思路就開始順暢了。

既然是風水寶地,大凡這種寶地,自然少不了陰邪的東西作祟,因為這些陰邪的東西比正常人類還需要龍眼。

龍眼,在風水上並非指龍的眼睛,而是龍脈中最重要的風口,也是靈氣的出入口,一般生活在這樣位置的人家,比鬼還精,比烏龜還長壽,而且運勢非常的好,好到難以估量……

可既然是這樣,為何桃源村的人全部放棄了尋找,而搬離了桃源村了呢?

「黃叔,那他們為何要全部搬走了?」

「哈哈哈,我跟你說的畢竟是傳說,那種地方怎麼憑著這些凡人能夠找到,很多人在找的過程中付出了慘重代價,這就是為何我們桃源村傷殘人士那麼多的緣故,包括你父親,你以為,他真的是為了抓人蔘摔下山崖斷腿的嗎?還有你母親,哈哈哈……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在找龍眼這件事上,你們家野心更大……」

黃扒皮一句話讓匡世勛徹底不淡定了,當初父親說抓人蔘摔下山崖這件事他也懷疑過,不過從小他都非常聽匡品的話,也就沒有過多去顧慮。

現在,讓黃扒皮這麼一說,匡世勛也忐忑難安起來。「那麼你認為他的腿是怎麼斷的?」他冷冷的問了一句黃扒皮。

「你爹進山抓人蔘那天,我跟蹤他了,這件事我原本這輩子都不想說,但是,現在,我……」黃扒皮似乎想說什麼,但是吞了幾下口水……

匡世勛再次拿出兩萬塊現金。「黃叔,你說吧,這裡面還有什麼秘密?」看在錢的份上,黃扒皮用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說。「你爸爸並不是去挖人蔘,他那株人蔘是從屍體堆裡面扒出來的。」

匡世勛為之一震,他真不敢相信黃扒皮說的話。「人蔘怎麼會長在屍體堆裡面,具體在什麼地方,黃叔?」

(本章完) 「青龍山……那株人蔘不是自然生長的,而是被那些屍骸養出來的,哈哈哈,我還看見了更離奇的事情,你父親還給這些屍骸帶吃的……」黃扒皮不像是吹牛,一席話說得匡世勛差點沒驚掉下巴。

「什麼吃的?」

「內臟,我不知道是人的還是動物的,當時我覺得你父親好像中邪了一樣,他也差點發現了我……」

「那他的腿是怎麼斷的?」匡世勛迫切的想知道這個問題,所以問話也急躁起來。

「他的腿是他自己斷的,說來你不信,哼,我要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信。」印象中自己的父親匡品老實憨厚,怎麼也和這些陰邪的東西纏在了一起,這的確讓匡世勛非常難受。

「我父親不瘋不傻,為何要自斷自己的腿?」

「我也不知道,當時我還看見,他吸動物的血,好像一個吸血鬼一樣……或許是他中邪了吧。」黃扒皮的話他自然不信,自己的父親要是中邪了,憑自己的本事,不可能看不出來。

「這件事我一直沒有跟別人說過,就算是我跟你們家鬧翻我也沒說過,畢竟你父親曾經救過我,雖然我對他,只有恨沒有愛……」黃扒皮說得夠多了,匡世勛正色說了一句。「我不信」

「你愛信不信,總之,世勛,我奉勸你,桃源村的事情你莫要管,真管的話,很可能要出大事,那地方邪門得很。」黃扒皮奉勸著匡世勛。

匡世勛說不信,其實是敷衍黃扒皮,總不可能在黃扒皮面前承認匡品的所作所為吧。

離開了黃扒皮,他將黃清送回朱家,自己獨自來到一號橋洞,他想找匡品問個清楚。

進入一號橋洞,遠遠的就聞見了一股肉香,看來是九叔公在烹肉,還是最好吃的那種野豬肉。

遠遠的就聽見李炳龍的聲音一高一低的叫著。「好吃,好吃,九叔公還有這樣的手藝,真是開眼了。」

旁邊還有一個聲音附和,這個聲音應該是匡品的。「小李啊,肉是香,可是你要少吃,你的腸胃不太好,忌肉。」然後是李炳龍爽朗的笑。「燕子小姐,你也吃,你怎麼不開心。」

燕子小姐,這不是劉書鶯嗎,匡世勛當即心頭一熱,想不到這丫頭也來一號橋洞了,真不知道,會不會帶著她的傻弟弟來。

「燕子是有心事啊,燕子,怎麼了,看你不開心,叔公做這鍋肉就是為了款待燕子的,沒想到,燕子不開心了……」九叔公的聲音回蕩著。

忽然,李炳龍抬頭,猛然叫了一聲。「匡神醫,匡神醫回來了,哈哈哈,你可真會挑時候,來吧,徐娘,拿一副碗筷來。」李炳龍吩咐著徐娘。

十幾個人圍著一口大黑鍋,裡面翻江倒海滾動的正是野豬肉,九叔公也樂呵呵的看著匡世勛。「世勛啊,過來,過來吃肉……」

匡世勛掃了在場的人一眼,視線特備落在了劉書鶯身上,劉書鶯眼睛微微浮腫,應該是傷心過度。「書鶯,你別傷心,你弟弟的事,我會解決的。」

九叔公大驚。「書鶯,你找到你失散多年的弟弟了?」原來劉書鶯並沒有告訴大家這個消息。

「是呀,我那可憐的弟弟,被人販子拐賣,最後又落到一對禽獸不如的夫婦手上,現在,給折磨得失去了記憶,變成了傻子,我去見我弟弟的時候,他是跟一群豬同吃同睡啊……」劉書鶯一句話說得眾人是唏噓不已。

「這夫婦簡直不是人,人怎麼可以這麼狠心,我希望,他們來世投胎成豬,讓屠夫宰殺……」李炳龍在旁邊哄著劉書鶯。

劉書鶯身邊,還坐著一個格格不入的人,正是李紳,李紳的另一隻手臂有些不太靈便,那應該是後來魏春天給他嫁接的,這李紳不是應該躺床休息嗎?怎麼?

「李公子也來了,你要注意休息啊。」匡世勛提醒了一句,李紳苦笑一聲。「沒事,只要書鶯高興,加上,九叔公這手藝,可是在外面吃不上的,我這是來蹭飯吃的……」李紳說話一直都比較討人喜歡的,從話裡面也看出,他斷臂救父這件事並沒有跟其他人說,這個人身為富二代,卻行事絲毫不張揚,真是難得。

「兒子,你最近在忙什麼,到處都見不到你的影子?」楊蔡鍔一邊給兒子夾肉一邊詢問。

「最近忙著治病救人,對了,九叔公,這一號橋洞妖孽沒鬧事吧?」匡世勛心中擔心著這件事,畢竟最近,海洋城接連出了這麼多妖孽的事,讓他很是擔心。

「哈哈哈,最近這妖孽可是乖得很,倒是你們桃源村,怕是不得安寧嘍。」看來,桃源村的事情他們已經知道了。

匡品似乎有些坐立難安,看了一眼九叔公說。「幸好我們桃源村的人都已經遷移了,否則還真不知道生出多少亂子來呢。」他這話說得很輕鬆,但是匡世勛卻感覺他心裏面似乎壓著些什麼。

「當初我踏入你們桃源村感覺就不太對,當時我還說過,要死人的,哎,沒想到人是早死了,三百多具屍體啊,真是觸目驚心,什麼喪心病狂的傢伙能做出這麼慘無人道的事情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匡世勛低頭吃肉,九叔公猛然問了一句。「世勛啊,陳滿樓你們找到了嗎,有時間我可是想拜訪一下子和瘋子,他可是陰陽裡面的大行家啊……」

「找到了……」匡世勛只是平淡的回了一句,畢竟更多的事情自然不能跟九叔公透露。

「我是只能看出你們桃源村格局的皮毛,這要是陳滿樓在,鐵定看出個所以然來……」陳滿樓早去了桃源村,可惜他並沒有透露什麼,只是說這些屍骸是獻祭,而且還說埋在地下面的應該是九百九十九具屍骸,另外還有兩個點,和這個已經被發現的點呈等腰三角形……

「這個陳滿樓是不是個瞎子,我以前認識一個人,也姓陳,那個風水術是不得了……」匡品忽然說了一句,匡世勛眼前一亮。「爸爸,你也認識他,他經常戴一個墨鏡,的確是個瞎子……你還知道他什麼特徵?」

(本章完) 匡品回憶了半天,終於說了一句。「我記得這個人是長頭髮,似乎他身上還有一些紋身。」

「什麼樣的紋身?」

「龍,這個人多年前曾經去過我們桃源村,在我們桃源溫泉裡面洗過澡,所以我能看見他身上的紋身是九紋龍,不過看起來紋身有些特別。」

「不是紋的是燙的……」匡世勛一句話已經打開了匡品的記憶。「對,對,我就是看著彆扭,只是想不出來是怎麼弄的。」

「那麼你記得他去桃源村是做什麼?」匡世勛急忙問了一句。

「考察還是做什麼,蔡鍔,我這腦子現在想什麼都想不起來了,你還記得當時那個戴草帽的瞎子陳來我們桃源村是做什麼的嗎,記得當時還是你叔叔接待他的。」

「聽說是來做風水考察的,當時來了一共十三個人,他們帶了很多工具,有鏟子啊什麼的……」

「什麼樣的鏟子?」通過楊蔡鍔的描述,匡世勛很快斷定,陳滿樓當時是去掘墓的,因為那鏟子赫然是洛陽鏟。

「哈哈哈,帶鏟子,這傢伙自然是去盜墓去了,他哪裡是什麼考察團,就一夥盜墓賊,不過在盜墓這一塊,很少有人能跟他一樣,他這個人啊,就是一個人精……」九叔公毫不在意的說著。

匡世勛心中已經有了底,當即問九叔公。「那麼,叔公,你是怎麼和陳滿樓認識的呢?」說到這裡,九叔公臉色微紅。

「我跟過他,做過盜墓的勾當,所以知道他這個人本事特別大,但是……」九叔公忽然欲言又止,不再往下說。

「這個年代,誰他媽還靠盜墓發財,現在要發財就去做生意啊,做電商什麼的……」李炳龍似乎不敢相信這個時代還有人在做著盜墓這樣的行當。

「正是因為這個行業越來越不好混,後來我才轉行了,不過這麼多年,我始終記得他的本事,有時間,還希望小匡你引薦一下……」

九叔公這話說得絲毫沒有邏輯,既然以前是幫陳滿樓做事的,又何須匡世勛引薦呢,不過匡世勛沒有戳穿他的話。

一鍋肉吃了差不多兩個鐘頭,大家才紛紛散去,匡世勛跟劉書鶯在小樹林散步,當初,就是在這個地方,劉書鶯跟他袒露了心事,說起了她弟弟的事,沒有想到,現在弟弟找住了,這心結依舊難以解開。

「書鶯,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你看我這蠅貓,似乎成長了不少呢。」蠅貓獨自在一邊玩耍,匡世勛安慰著劉書鶯。

「哎,我也沒有想到,老天對我弟弟如此不公平,原本以為,找到他了,我心結也就解開了,不過……」劉書鶯抿著嘴唇。

「一個腫瘤而已,沒有多大的事情,這種事,我整備好材料之後,一場針灸就可以搞定……」

「我只是傷心,我這弟弟,說來不怕你笑話,他現在連人話都不會說了,你跟他說話,他就哼哼哈哈的,跟……跟……」劉書鶯臉一紅,知道要說出下面那句「跟豬一樣」的話來,她說不出口。

「這問題也不大,畢竟你們都不知道這種情況持續多久了,自然會發生一些人格上的障礙,只有時間能夠癒合這種傷口了,書鶯,你對李紳怎麼看?」這次私密的散步,李紳也知趣沒有跟來,畢竟他還是信任匡世勛的。

「李公子很孝順。」「那麼巫溪凡呢?我知道你有一個音樂夢,你和李公子未必是情投意合,但是……」

劉書鶯忽然不說話了,這的確是一個兩難的問題,選擇誰,都意味著要放棄誰。

「世勛,你誤會了,我們只是要好的朋友,我劉書鶯說過,這輩子都不會歸屬於某人,我願意跟一株植物一樣,孤獨到死……」劉書鶯的話讓匡世勛大吃一驚,沒有想到,她和李紳竟然還只是好朋友的關係。

八零之福運小寡婦 「書鶯,你的想法很獨特,但是很少有人能夠做到,你這又是何必呢,做女人不是都應該理所當然的出嫁嗎?」

「我不願意做一般的女人,算了,我們不談這個問題好嗎,程琳在你身邊,還好嗎?」劉書鶯這話說得是酸溜溜的,匡世勛臉一紅。

他誤會劉書鶯跟李紳的關係,劉書鶯同樣也會誤會他跟程琳的關係,要說他跟程琳是什麼關係,匡世勛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總之,也就是好朋友的關係吧。

「我們去了一個和外面世界不一樣的部落之地,改天,有一個新朋友介紹你認識。」匡世勛早就想將哈碧介紹給劉書鶯了,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哈碧的身份,外面世界的人知道得越少越好。

部長夫人,請息怒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只見遠處走過來一個高挑的身影,正是李紳,他另一條手臂彆扭的晃蕩著。

「李紳這是一片赤城之心啊,這樣的富二代可真是少見。」匡世勛讚歎一句。

「我也不敢相信,一條手臂,他說到做到,這個人言而有信,的確很少見,李紳,李紳……」劉書鶯站在旁邊對李紳招手,李紳很快朝這邊走過來,匡世勛將時間留給了這兩個好朋友,自己溜回一號橋洞,回到九叔公安排的匡品兩口子的住處。

匡品的住處也跟九叔公他們距離一段距離,在一號橋頂一個斜的山坡上,匡品正看著晚霞,叼著煙,在他身邊,微笑圍繞著他的肩頭,來回的飛舞著。

微笑迎著晚霞,拍打著翅膀,飛向了一步步走向父親的匡世勛,匡品微笑著,楊蔡鍔在他後面,露出了半張臉。

匡世勛走上前,跟父親打了一個招呼。「世勛啊,你怎麼跟瞎子陳這樣的人混一起,你可不要做什麼犯法的事情啊。」

匡世勛微微一笑,當即說了一句。「瞎子陳是跟我一起調查桃源村的事情的,你老不用擔心。」匡品臉色微微一變。「調查桃源村什麼?你們想調查什麼?」

他這個轉變有點快,匡世勛微微一笑。「就是屍骸出現的事情啊,這件事必須調查清楚,否則,會引來大麻煩。」匡世勛看著匡品臉色大變,深知自己的父親一定有什麼隱瞞著自己,再看母親楊蔡鍔,身體竟然在微微發抖。

(本章完) 「世勛啊,那些屍骸自然有國家的人去調查,你瞎摻和什麼,聽我一句話,別摻和這件事……」

匡品神色一變,匡世勛假裝沒有看見。「爸,你不是說天下有難匹夫有責嗎,現在,這麼好的機會在我面前,我不管,誰管?」

匡品猛然咳嗽起來,一字一句的說。「你聽我一次好不,其他事情我可以讓你胡來,這件事絕對不可以,你別把小命都搭進去了。」

「世勛啊,你就聽你爸爸的,這不該你管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這種事情,水深著呢。」楊蔡鍔在旁邊奉勸匡世勛,不過,匡世勛怎麼聽這話裡面都帶著哭腔。

「爸,媽,這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蹊蹺,據我所知,這屍骸只是其中一部分,另外還有兩處藏有屍骸,一共應該有九百九十九具屍骸才對……」

匡品面色大變。「叫你不管你就別管,你這孩子怎麼不聽話呢。」他生硬的打斷了匡世勛的話。

匡世勛方才不過是一番試探,現在從匡品的口氣裡面,他是聽出來了,父親一定有事情隱瞞著自己,所以繼續玩世不恭的說了一句。「我還知道,我們桃源村有龍眼。」

一句龍眼讓匡品和楊蔡鍔都面色大變,這完全不是父母應該有的模樣。

「怎麼了,你們?」匡世勛狡猾的笑著,看著父母,父母一臉的不好意思。「什麼龍眼,你別聽人胡說八道。」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匡品已經知道自己落入了兒子的圈套,所以想裝傻賣弄過去。

「爸,你知道些什麼給我說說唄,你的事情,我大多已經知道了。」

「我,我有什麼事情?你怎麼了,兒子,你吃錯藥了嗎?」

「我知道你的腿不是抓人蔘摔斷的,是你自己弄斷的,我還知道……」匡品已經坐不住了,面色慘白,楊蔡鍔在旁邊是唉聲嘆氣。

「怎麼,怎麼可能,誰會傻到自己弄斷自己的腿,你說什麼,傻兒子。」

「我還知道,你給那些屍骸送吃的。」匡品徹底傻了,手上直打哆嗦。「誰,誰說的,你……」

「我什麼都知道了,你為何要隱瞞我?」匡世勛直視著匡品的眼神,匡品哀嘆一聲。「哎,這一切還是讓你知道了,爸爸這麼做全是為了你啊……」

為了他,匡世勛想不通。「這些事和我有半毛錢關係嗎?」但是接下來匡品的一句話讓他徹底陷入了冰窟里。

「事情到這一步,我也跟你掏心窩說吧,世勛,你並非我跟你媽親生,你和小雪都不是。」匡品如釋重負,忽然說了這麼一句沒來由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