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中想著怎麼弄錢,先把賬還上的楊旭面色變了一下。隨即嘴角上挑露出一絲笑容,沒加快腳步躲避,或者把跟蹤者揪出來,而是好像什麼都沒察覺到一樣直接回家。

顯然鐵匠鋪老闆的舉動,讓他上了一些勢力的觀察名單,這些都是盯梢的。

「9號院,你確定是9號院?」

「絕對是9號院,我肯定沒有看錯。」

「派人盯緊了,通知下面的人別得罪他。」

「是老大。」

……

「住在9號院嗎?你確定他不是那些和我們相爭勢力的人?」

「具體還不清楚,他是今天剛出現在城裡,不過直到現在他沒有接觸任何修行者,也沒人過去拜訪,看來是個獨行俠。」

「住9號院的獨行俠嗎?有點意思。」

……

盯梢的人帶回去信息,讓原本正在造勢的各大勢力,一瞬間都把注意力聚焦在了楊旭的身上。

男爵啊,這可不是一年後修行者霸佔城池之後分封的貴族,而是被主神承認的貴族,這樣的爵位想要獲得有多困難,沒有比他們這些想走帝皇道的人更清楚。

就在他們還在為怎麼給自己弄個正統身份發愁的時候,突然跳出來一個男爵,這想不引起他們的注意都不行。

外面的紛紛擾擾自然吹不進9號院,因為沒有楊旭的允許沒人能進9號院。

回去之後先洗了一個熱水澡,去掉這二十多天外出歷練的疲勞,然後好好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醒來伸了一個懶腰滿血復活,生死歷練的積累配上濃郁的靈氣,睡夢中楊旭不知不覺就進入了練氣第二層,並且修為異常的穩固。

精魄雖然也頂餓,但楊旭還是在院子里弄了一個烤架,吃了一頓烤肉,大早晨的吃烤肉,他也不嫌膩。

吃完早飯休息片刻,楊旭拿著長槍開始在院子里練功。修為雖然穩固,但靈力突破了一層之後還是需要好好熟悉一下,以便在戰鬥的時候能夠發揮百分之百的戰鬥力。

練著練著一隻紙鶴飛了進來,紙鶴進入院子之後化作一封拜帖落在院子的石桌上。

「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想要徹底清凈難啊。」一身大汗的楊旭收起了長槍,伸手把拜帖拿了起來,看了一眼,也不洗漱向大門走去。

「戀塵兄在練武嗎?真的是打擾了。」乘風破浪帶著笑臉站在了門外,旁邊一個隨從雙手中拎著禮物。

禮物原本可以放在芥子空間中,可是對方就這麼拿著?又是這麼正式的投貼拜訪,你要是認為隨從芥子空間沒地方了,那你就真的太天真了。

「裡面請吧。」上門是客,再說兩人之前也沒有過節,反而組隊做任務還有點交情,自然不能把乘風破浪拒之門外。

走進院子乘風破浪眼睛不禁眯了一下,不自覺的深吸一口氣,深深看了楊旭側臉一眼。

「戀塵兄這個院子,還真的是塊福地啊,弄得我都不想走了。」乘風破浪稱讚道。

「我一個人清凈慣了,不然就邀請乘風兄過來小住幾天也不是不可。」楊旭笑了笑。

對於楊旭話里暗含的意思乘風破浪面色不變,既然他都上門釋放楊旭和他關係不淺的信號了,這樣的軟釘子在他面前,連尷尬都算不上。

「修行也需要龐大資源不是嗎?」楊旭的名字叫戀塵,又說一個人清凈慣了。於是乘風破浪很自然的就把楊旭的修行道路歸納到了出塵道中。

不過出塵道畢竟不是無情道,僅僅只是少沾惹紅塵而已,並沒有和紅塵斷絕,只是不想多露面,多接觸因果而已。

「強者才能獲得更多的資源。」楊旭看了乘風破浪一眼,把對方把他劃歸到出塵道,雖然聽明白了但沒有點破。

「哈哈,這是一句萬年不變的真理。」乘風破浪笑了笑於是不再提這件事情。

兩個人談了談城池周邊的環境,以及一些妖獸材料,或者修鍊上面的事情。就好像朋友一樣隨意交談一樣。這樣一個小時之後乘風破浪起身離開。

「少爺,您剛才……」看了一眼關上的大門,隨從有些欲言又止的看著乘風破浪。

「已經說了,對方也回答了。」乘風破浪臉上帶著深意的笑容。

「說了,也得到回答了?」隨從一臉的不解,兩人談話的時候他就站在旁邊伺候著,回憶一下兩個人的談話,除了開始的幾句,好像沒談自己少爺來的目的啊。

「想不明白慢慢想,什麼時候想明白了,少爺我什麼時候有賞。」看了一眼迷糊的隨從,乘風破浪大笑一聲,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一把摺扇,嘩啦一聲打開,放在胸前煽動中,頗有一副大家公子的樣子。

沒錯,他來的目的已經問了,楊旭也回答了。而且一開始就問了,他那句『修行也需要龐大的資源』就是在說,楊旭要是跟他合作,他會給楊旭提供修鍊的資源。

而楊旭的回答是『強者才能獲得更多的資源』。意思就是乘風破浪想要收服他沒問題,比他強就行,強者只和強者合作,或者只服更強者。 乘風破浪這麼大張旗鼓的上門,讓城中不少勢力幕後的老大都皺起了眉頭。對於楊旭的調查也陷入了僵局,畢竟除了進城前兩天的任務之外,他一直在野外歷練,沒有同伴,也沒出現在城鎮里,自然無從調查。

所以調查了一整天,就知道九號院住著的人叫戀塵,是個男爵。多大,有什麼來歷,是不是乘風破浪的人他們都不清楚。

「會長不必煩憂,想必那戀塵和乘風破浪並無親密關係。」

「哦,何以見得?」

「因為戀塵住在九號院,而乘風破浪住的只是普通院子。雖然沒有進九號院看過,但根據崑崙虛規則,九號院相比比普通院落肯定更適合修鍊。」

「繼續說。」

「如果戀塵是乘風破浪的手下,那他不可能住在九號院,讓乘風破浪住普通院落,仆強主弱不合常理。

其次,他要是和乘風破浪關係親密,那院落如此之大,肯定請乘風破浪同住。可對方並沒有這麼做,所以在下判斷,兩者應該是相識,但關係一般。」

「呵呵,善,應該就是這樣。」

乘風破浪想要接楊旭造勢,可聰明人顯然也不少。

……

一天楊旭都沒出門,同時把院子陣法設定成了閉關模式,如此紙鶴什麼的就不會在飛進來。因此投拜帖的人自然不會來打擾。

只所以一開始沒有設立閉關模式,他等的就是乘風破浪。乘風破浪想要拉著他造勢,他也有自己的訴求。既然該見的人已經見了,那就沒有必要再見其他人浪費時間。

傍晚的時候幻獸蛋終於孵化。看著眼前和它老子造型一樣的風蟒,楊旭滿意的點了點頭。只是看到詳細資料的時候有點失望。

風蟒幻獸(黑鐵級★★),屬性:風,部位:鞋子,附加技能:【游蛇】。

【游蛇】:使用時速度增加50%,擁有蛇一般靈動。

「虛有其表啊,你爹可是黑鐵五星啊,你咋就兩個星星呢?」雖然心裡早有預料,孵化幻獸想要和生前百分之百一樣,幾率小的還沒中彩票大,可看到只有兩星,他還是忍不住有點傷心啊。

踢掉腳上的靴子,意念一動,巨大的風蟒瞬間變小,化作以上靴子穿在楊旭腳上。跳了跳奔跑幾步感覺一下。

雖然沒有使用【游蛇】技能,楊旭依然感覺身體輕鬆不少,尤其是綉著青色風蟒花紋的靴子上有淡淡風之力的加持,奔跑的速度不但快了一些,同時身法也更加的靈動。

「要是能弄一身風蟒的幻獸套裝也不錯。」感覺一下靴子對自己實力的加成,楊旭嘴裡不禁嘀咕一句。

不過出現幻獸蛋的幾率本來就不大,而且幻獸孵化出來之後部位還是隨機的,所謂套裝至少要有六件、頭盔、項鏈、武器、盔甲、腰帶和鞋子。

鬼知道再弄幾個風蟒的幻獸蛋回來,孵化之後是不是都是不同的裝備部件,又或者全都是頭盔,腰帶什麼的。

所以千萬不要想要憑一人之力弄一套同屬性的幻獸套裝出來,除非你有幾百個幻獸蛋一起孵化,不怕重複,否則孵化到最後,弄了一堆鞋子,一堆腰帶,或者一堆頭盔,唯獨沒有像項鏈盔甲部位幻獸的事情太常見了。

所以交換才是最省錢的辦法,比如說你孵化幾個風蟒幻獸蛋,弄得都是鞋子,那就和腰帶幻獸多的換一換。

畢竟你入了鞋子的坑,別人可能如的是腰帶的坑,如此交換大家都省事。不過六大常規部件中還有一個隱藏的坑。

就是六件中,其中有一件是隨機出現幾率最低的,所以往往會出現其他五件都湊齊了,就差最後一件孵化不出來,於是多買幻獸蛋,多喂材料多孵化,然後掉坑裡了……

楊旭現在沒有選擇套裝的打算,低品質的套裝屬性加成雖然不錯,但也僅僅只是不錯。過兩天他的弓就要打造出來的,要真的是青銅級帶星的強弓。

他沒必要為了一個套裝,把強弓換成幻獸武器。要是這樣的話,他還不如多刷各個部位的風蟒魂晶呢,那樣打造出來其他部位裝備,然後開靈,弄個套裝更牛叉。

不過這樣想要成功的幾率更低,因為魂晶比幻獸蛋爆的幾率還小那麼一點。所以混搭才是才是主流,用普通修行者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爆到什麼用什麼,這叫順應天意,修行者還想逆天而行,你想不想活了?

又過了兩天,楊旭把這次戰鬥歷練徹底吸收,修為到了練氣第二層中期。今天武器就能鑄造好,因此楊旭回來三天之後第一次出門。

一出門身後就跟了幾個尾巴,不過他並沒有在意。反正鐵匠鋪後院這些人又進不去,對他來說沒影響。

「男爵大人。」剛到武器店,武器店的傀儡就笑容滿面的迎了上了。

「看來你收穫不小啊,不知道我的東西能不能讓我滿意?」

「想必男爵大人不會失望的。」

「哦?」

「男爵大人裡面請。」武器店傀儡十分自信的把楊旭請到了後院。

這讓原本對鑄造的弓十分起來的他,更加期待了。

「男爵大人請看。」武器店傀儡抱了一個木盒過來,木盒打開一張青色的大弓靜靜的躺在了裡面。

弓弦長度一米五左右,躬身上面密布蛇鱗,抓上去之後蛇鱗並不堅硬,反而有種說不出的韌性十分合手。

「好弓!」剛用手抓著沒看屬性,楊旭就感覺到這張弓是個寶貝。

再一看屬性更加的滿意。

風蟒弓(青銅級★★★),開靈:1次,屬性:風雷,部件:武器,附加技能:【蟒擊】、【麻痹】

【蟒擊】:惡蟒一擊石開金裂,增加100%傷害力。

【麻痹】:攻擊時有1%的幾率,造成麻痹效果。

「哈哈,不錯,不錯,看來你真的是用心了。」把風蟒弓拿在手裡把玩了一下,楊旭說不出的滿意,同時對武器店老闆也十分感謝。

風屬性的材料,能打造出風雷屬性的風蟒弓,顯然鍛造的時候武器店傀儡加了不少珍貴的雷屬性的材料。

風蟒材料只是黑鐵5星的,理論上雖然是鍛造青銅級別武器裝備的材料。可那也只是理論上,更何況這還是青銅三星的武器。

就算去掉開靈增加的一星,鍛造成功這把弓就是青銅二星的了。這麼高的品質,顯然武器店老闆為了這次衝破瓶頸下了血本,這麼做是為了他自己技能突破,可最後風蟒弓卻是楊旭用。

「為男爵大人服務應當儘力的。」武器店老闆臉上皺紋又多了幾條,不過態度依然謙遜。

「以後有什麼好材料我還來找你,不單單是武器鍛造的材料哦。」楊旭對武器店老闆眨了眨眼睛,來了個投桃報李。

「那就多謝男爵大人抬愛了。這是我專門為風蟒弓打造了十支羽箭,不過也只能勉強使用,不如開靈之後的羽箭方便。」武器店傀儡也眨了下眼睛,表示自己明白,很是狗腿子的送上了十支羽箭。

「過段時間再來叨擾。」楊旭拍了拍武器店老闆的肩膀,把一看就比自己購買的那些箭支高級的羽箭收進芥子空間,對方如此懂事,不弄點好材料回來的確對不起人家這一番心意。

「男爵大人要是想要找箭類的魂晶,可以去城北的毒蜂林看看,哪裡有不少殺人蜂等妖獸,不過哪裡十分危險,男爵大人最好帶上解毒劑。」

「明白了。」楊旭揮了揮手,把風蟒弓收進了芥子空間中離開了武器店。

材料雖然被一掃而空,但楊旭還有點小錢,於是去了修行者攤位上採購一番之後,直接從北門出了城。

感覺到身後幾個尾巴也跟了出來,原本想加速甩掉這些尾巴的楊旭眼睛一轉,想要加速變成了勻速,不緊不慢的向毒蜂林走去。

靠近城鎮這邊的毒蜂,被城裡的修行者清理不少,所以一直走了五公里,楊旭才發現了一處目標。

兩顆距離五米多的大樹中間,一座猶如城堡一樣的毒蜂窩,巨大的毒蜂窩幾乎和大樹軀幹持平,二十多米高,密密麻麻的毒蜂窩的小洞中半米多長的毒蜂進進出出,即便楊旭沒有密集恐懼症看的也是頭皮發麻。

「這一窩至少上千隻殺人蜂,雖然等級也就黑鐵級,連星級都沒有,可這麼多,就是黑鐵五星的風蟒也不敢招惹吧?」看到那麼大的毒蜂窩,楊旭吞了下口水。

怪不得修行者把毒蜂清理到這裡不敢前行了,這麼大的毒蜂窩誰碰誰死,那半米多長渾身紅黑環裝兩色的殺人蜂,怎麼看怎麼都不好惹。

對著毒蜂窩來一發?

楊旭不想找死,而是繞考一段距離,選擇三隻湊在一起嗡嗡亂飛的毒蜂把風蟒弓拿了出來。

以楊旭現在的體質風蟒弓這麼高的品級他還無法全部拉開,只能拉開五分之一左右,不過已經足夠了。

沒有用武器店老闆給自己打造的羽箭,而是普通箭支,拉開的弓弦一松,箭支化作一道流光飛了過去。

轟!

被射中的殺人蜂腦袋部位直接炸裂,距離他不遠的兩隻殺人蜂也受到了波及,翅膀斷了一截,在空中帶著擺子落在了地上。

「暴擊傷害就是爽。」一箭秒殺黑鐵級別妖獸,還是用的普通羽箭,只拉開五分之一的弓弦就有如此威力,風蟒弓的強悍一覽無餘。

只是【蟒擊】雖然暴擊傷害很爽,可對靈力消耗不小,按楊旭現在鍊氣期二層的修為,最多射十箭靈力就乾枯了。

不過這都是小問題,又拿出普通箭支,刷刷,兩箭把翅膀斷了一節的兩隻殺人蜂幹掉,看了一眼沒有引不遠處其他殺人蜂的注意,楊旭沖了過去。

而他身後幾個盯梢的尾巴,看到黑鐵級的殺人蜂直接被秒殺,大眼瞪小眼,一副見鬼的表情。 衝過去的楊旭,手裡握著匕首,把殺人蜂尾部花開,取出一根足足15公分的毒針出來,把毒針收起,毒針是殺人蜂身上最值錢的材料的。

當然蜜囊也值錢,只是採集起來有點麻煩,並且值錢的是蜂蜜,不是囊,想要蜂蜜的話直接拿下蜂巢就是,一點點宰了殺人蜂取蜜太麻煩了,所以取走毒針,楊旭直接丟了一個萃取術。

遠距離射殺,沒有被殺人蜂毒針蟄的危險,不用【蟒擊】的話,基本上兩箭一個。看楊旭殺殺人蜂,不遠處盯梢的幾個人,有一種去城南做清剿野豬任務的輕鬆寫意。

可野豬只是野獸,而他們是修行者殺起來自然簡單,可殺人蜂是妖獸啊,你殺起來還是這麼輕鬆快捷,這是幾個意思?

不遠處原本也在和殺人蜂戰鬥的人顯然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於是不一會兒『觀摩團』人數從幾個,上升到了幾十個。

「肯定在現實中就是武林高手,進行過基因激活的那種強人。」

「屁,基因激活身板看上去會這麼弱?」

「就是,他肯定不是激活基因的高手,他只所以厲害全靠手裡的那張弓。」

「我看也像,不知道那張弓什麼來歷,難道是白銀級別的武器。」

……

不遠處看熱鬧的人小聲討論著,有人想要上前拜大神,抱大腿,可四周嗡嗡的殺人蜂煽動翅膀的聲音,告訴他們要是跑過去一不小心,大腿沒抱到,可能小命就沒了。

也有人看著楊旭手中的大弓眼中露出異色,和幾個同伴對視一眼,悄悄的離開直奔正真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