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將,王將,王將…」千萬人同時有吼道,護擁聲中儘是一股瘋狂。

鐵將族僅僅十名天將,三名王將,今日這人,便是三名王將中唯一一個不沒有鐵將族血脈的王將,雲宣。

此人身無片甲著身,衣裝閑散,但其目中,好似蘊藏著一個戰場,一個廝殺正『激』的戰便,其眉更似兩半神兵利刃所化。他神『色』淡然,抬手一舉,四下再度靜死,甚至呼吸聲也被壓得極緩。

他背後三名將天紛紛行禮,雲宣一眼從三人身上掃過,點頭之際,眼中含帶一絲滿意之『色』。他又轉回身,手中浮現一個捲軸,捲軸一攤,長長紙卷展開。

「剎姳,出族戰,一百三十八次,全勝,斬天三十八,斬地三千六百餘,滅族,十八族,攝族三十一族,納族二十三族,收器二十五天器,兩千七百餘地器,天『葯』,四百餘瓶,地『葯』,六千餘瓶。故,族內決定,剎姳地將升天將!」雲宣聲如天外傳來,渾雄難言。

而那名叫剎姳的『女』子,從眾人之中走出,她一身黑裙罩身,面容算不得絕麗,卻算上佳,只是冷如冰,漠極如無情,相比之下,這份冷漠比之那鐵殷而言,強了不知多少倍。

此『女』**芊芊,圓潤如珠『玉』,身姿上下成絕,多一分少一分皆會破壞完美,只是那面容卻與這身子不符。

即便如鐵殷這等『女』子,心下也是不由暗嘆這剎姳身姿絕美。

此人一現,銘起臉上立刻萌生笑意,冷笑道「原來是她。」

這黑裙旁人不識得銘起還會不識得?此人正是刺冰,當年他昏『迷』時,銘右便將她送去了王州,如今竟在此遇見,想必她也是歷練而來。

冷極的寒意使刺冰身周始終盤聚起一層揮散不開的薄薄霧氣,霧氣之氣又是那傲冷的面容,好似天下萬物都已不入她眼。

隨她一步踏上,第一層上立刻飛來千多個將地,立在階梯兩側,一直直到上第二層的階梯前。眾人紛紛跪拜,神『色』恭敬道「恭迎天將!」

刺冰那面容不著一絲變化,她緩緩向第二層走去,踏上第二層階的剎那,又是飛來百名地將,散開立在兩側,直到同向第三層將台。

地將紛紛腰曲行禮,道「恭迎天將!」

刺冰依舊神『色』不動,步步上階,直至走上第三層,鼓聲再起,急猛無匹,聽得人心砰砰直跳,劇烈無比。

隨著鼓聲,鐵將族人個個面帶『激』昂,眼中好似有這一團火在灼燒,劇烈無比,每人的氣息更是漸漸強大,好似起了某種變化。

「將鼓。」銘起望著那鼓念叨一句,將族人有一鎮族之物,便是這將鼓,曾有數次將族險被另一遠古家族侵吞,幸有此將鼓,使之族人實力倍增,扭轉了敗勢。

此物只有對將族之人才有此效,旁人奪去也無用。

「授,天將銘。」鐵殷,鐵風凌二人從一旁地將手**同呈起一塊黑『色』銘牌,正是天將銘牌。

兩人共走三步,將『玉』托呈給鐵虹,他結果,轉身迅急幹練,向前走三步,站在刺冰身旁,將『玉』拖呈向雲宣。

就此刻,鼓聲突然靜下,漸漸,一聲,一聲,第一聲,幾乎弱不可察,第二聲,第三聲,越來越急,越來猛越來越是猶如洶湧騰江。

雲宣亦緩緩拈起銘牌之上紅線,道「授你天將一職,統地將五人,將天二十,將地一百,日後護我將族將威,受令!」

刺冰為人據傲不凡,極少將人放在眼裡,此刻也只是微微點頭,便抬起『玉』手去接銘牌。

常日里,接這天將銘必須下跪接令,將禮在將族人心中何等重要,一時質疑四起,罵聲同隨,最後千萬人一同再呼「跪下,揮下…」

這千萬人的目光凝聚在刺冰一人身上,她身周的空間立刻發出咔咔之聲,但那一雙似萬世不動其冰寒的雙眸依舊不變。

雲宣對這將禮一事並不如鐵將族人這般看中,長袖一揮散開刺冰身周的壓迫,道「剎姳勛功卓優,此禮可不行之。」

王將開口,便是將令,當即鴉雀無聲,無人再敢開口,而刺冰接過銘牌,便側立一旁。

繼而,雲宣手中長卷再『露』一截,他道「走己,出戰一次,斬天十三,救下天將鐵殷,鐵風凌,奪得重要機密。族中議定,破例升起為天將。」

「走己?他是何許人?」就在銘起身旁傳來質疑,若說剎姳,入族一年,戰績非同尋常,在族裡也是聲名顯赫,而這走己卻是名不見經傳的初入之人,即便有實力一人斬天十三,留下天將兩人,也不該受當此封。

「上拜將台!」就在喧嚷聲中,那雲宣抬手呼道,銘起輕輕握了握柔兒的手,笑道「柔兒,就在這裡,走己哥哥去去便回。」

旋即,他從眾人中走出,眾多目光立刻落在他身上,尤其時刺冰那冰冷目光,落在那張已毀的面容上,便立刻含著一股怨恨,怨恨之中又帶一絲好笑,畢竟銘起容顏已毀,一想到噬族四十九代銘皇個個俊朗不出世,這一代卻出一毀容的銘皇,心底便是起笑。

「好醜的傢伙。」

「王將大人,如此醜陋之人若為天將,我鐵將族顏面何處去放!」

就在應柔耳旁傳來一個個鐵將族人的反對和辱滅,她心底大片的傷痛升起,喝道「你們閉嘴,走己哥哥比你們好看千倍萬倍。」

「她誰啊?」當即有站在應柔身旁的兩人在應柔身上大量,話裡帶著一絲挑逗的意味。

這二人顯示修為不弱,已至地級五段層次。

銘起餘光回瞥,心底升起几絲擔憂,他此刻已經踏上上將台的『玉』階,一旦退,便是對『玉』階兩側的將地的侮辱,也是對將族將禮的大不敬,比之剛才刺冰的不跪,要重千百倍。

「柔兒,修得與他們廢話。」銘起回首說道,便有過第一層,步上第二層。

應柔微是一愣,想到此刻她勢單力薄,決計不能招惹這些人,免得打擾銘起封天將。便是含怒不言,不在理會這群人。

先前那有意招惹的兩人,趁著柔兒轉身不理會他二人的剎那,一掌拍出劍風,將柔兒面前白紗吹開。

應柔一驚,立刻去掩面,四下的人卻都將目光落在她單薄的身子上。

「可惡,還以為會有幾分姿『色』,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妹,嬌嬌的美人竟也是個醜八怪。」那人眼裡泛起一層厭惡之『色』。

側旁那人道「竟是水族人,難怪兄妹都是如此醜陋。」

「水族人。」

「水族人。」



一雙雙目光帶著厭惡不善看來,柔兒心下驚慌,掩面同時,怯看四周,只覺自己四周天崩地陷,這一個個目光宛若一個個嗜血的毒狼,好生可怕,而她更是孤零處在這目光之中。

「你們,不要看,不要看!」她嚇得淚涌,掩住側臉水字,不『挺』向四下看,越看,越是害怕。

又一人向著將台上呼道「王將大人,他二人是水族人,相貌如此醜陋,怎能讓走己做天將!」

「對。」

「對。」



眾人紛紛點頭說是,雲宣看向銘起,他正踏在第三層的最後一個階梯上,抬起的足無聲落了回去,平靜的目中,已是一層森濃至極的殺機。

以雲宣眼裡怎會不知銘起此刻的停足代表什麼,當即抬手一揮,道「爾等住口,入我將族便不論前事,同為將,不可生這『門』戶之間。」

「是。」眾人紛紛應答,眼中也閃著一層不平之『色』。王將給這幾人找活路,銘起也是不能不權且放過幾人,這便再度抬腳上台。

就這一腳要落下,又一個聲音在柔兒身旁想起「可是王將大人,這走己兄妹太過貌丑,做地將尚且合適,天將定會讓其他三族笑話。」

銘起長舒口氣,閉目一刻,目光回看,柔兒還處在那眾人的目光之中,心下便是一陣勃然而起怒火。

「找死!」

他極為低聲的說出了這兩字,空氣一震之際他已然出現在柔兒身旁,將她從地上抱起,同時,妖血一閃而出,雖說他重傷未愈,但五成實力還是擁有。

這一刀橫掃,當即出現一道黑『色』炎刃掃開,僅僅破式便足以讓能天望之心驚,何況妖焚破,又何況這些能地!

。。。。。。。。。。。。。。。。。。。。。。。。。。。。。。。。。。。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這一刀掃出當即妖氣瀰漫,『陰』寒四吹,甚至許多人還未看見銘起出刀,他們的身軀之上已經出現一道黑紅相間的光絲。推薦靖安:

「啊~」

慘叫起時甚為凄厲,隱含一股唳氣在其中,這一刀銘起毫不留情掃過一圈,炎刃延伸出十丈,十丈之內,不留活人!

個個將族人倒地,鮮血溢紅石面,朝著銘起涌聚,剛才開口傷過柔兒的幾人,便在這群屍體之中,每具屍體紅炎未盡,直至靈魂燃燒殆盡,這才消失!

「大膽!」外圍的將族人早已控刀在手,將要撲出,只見鐵風凌一步晃出,站在銘起面前,向著眾人喝道「爾等不知口從禍出,今日受戮,便是教訓,誰人敢上前便是我鐵風凌的對手!」

此話大有偏袒之意,但眾人也是怒不敢言,畢竟鐵風凌可是大長老之孫,在族裡又是威望極高的天將。

「多謝鐵兄。」銘起微以謝禮,鐵風凌點頭之際目光從應柔面上繞過,剛才銘起若不出手,他也會出手,不過,不似銘起這般狠辣。

雲宣淡看四下,面上不見喜怒,道「走己,你可知你犯了拜將台大忌?」

銘起抱起柔兒,向著拜將台第三層一衝,雲宣眉頭終於是弱不可察的一皺,抬手吹出一股法則之風,其中風源力立刻凝成幕嶂擋住銘起,他道「你竟敢如此…」

話未說完,兩條炎龍沖飛而出,直接將這風幕焚出大『洞』,銘起一步躍入其中,落在第三層拜將台上。這兩條炎龍正是當初再瀑谷的那兩條,當初不曾動用,今日在此刻用之。

「走己哥哥,對不起,柔兒又添麻煩了。」柔兒在銘起懷中淚眼汪汪道。銘起溫溫一笑,道「若這點小事也算麻煩,那柔兒過去不是給我找了天大的麻煩,你待在此處,我去去便回。」

「大膽!」雲宣厲喝一聲,一掌便要將柔兒掃出將台,這股掌風雖是沒有殺意,但柔兒重了必定重傷。

「你敢!」銘起目光一鎖雲宣,背後修羅聳出,五目,同開!隨之一『波』紅『浪』衝擊而出,直接將那掌芒震散,同時銘起的冰冷目光落在第二層正要撲來的地將,修羅六隻手臂同時甩出六道殺天矢,立於沒入眾人面前的將台之中,炎矢殺氣滾滾,久是不散,立刻阻下眾人的腳步。

即便去雲宣這等強者,見這九層巔峰的修羅,以及那帝王絕寒的殺氣,亦是心頭一顫,萌生一絲怯懼。

不過剛起一絲,便被化解,他並未再出手,而是冷喝道「走己,你再如此胡鬧,即便你有莫大功勛,也休怪本王不就情面了!」

他這才解去背後修羅真身,雲宣又道「念在彼此你得功績著實不凡,便免了你剛才的無禮之罪,上到前來,接天將銘。」

此話一出,掀起軒然大『波』,拜將台立已十數萬年,不曾有人敢如此犯理,有,也已是死人了,今日卻因這走己破禮,那如何得了?

「王將大人,你身為王將怎可如此偏袒。」當下便起了反音,眾人紛紛反對,但見雲宣充耳不聞,將天將銘牌『交』與銘起后,呼道「誰若時不服,上台挑戰走己便是,他敗,則免去天將,重重責罰。」

雲宣已經極為偏護銘起,銘起心底自是清明無比,只是有這一道疑『惑』,自己立刻何等勛功,讓將族如此恩賜,殺了十三名能天?怕不僅僅於此。

「不知我究竟做了什麼,受將族如此厚愛。」他這便開口問道,雲宣含笑不答,踏空一步躍上第四層拜將台。

他府看下方,當即便有三名將天飛上,此刻便不再是拜將台,而是戰將台!

雲宣抬手揮過,整個戰將台紅光閃爍,原本的拜將台立刻變得厚重無比,這不過數千丈的拜將台,好似一座千里巨山縮聚而成。

三人怒目直看銘起,銘起體內炎力翻湧,在他體內吞噬源力漩渦中發出兩聲龍『吟』,當即透體而出的音『浪』『逼』開,前番那融化雲宣風幕的兩條炎龍在這一瞬衝出他的身軀。

而那三人也早已蓄力,朝著銘起炎龍發出三道次天級的攻擊,但鐵懼火,炎龍正是火源力,何況這炎龍凝聚了磅礴的地炎炎力,即便雲宣的風幕也能融開,何況這三人?

兩條炎龍盤聚銘起身周,這三道攻擊落來,紛紛如泥牛入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繼而,兩條炎龍迅猛衝出,立刻繞著四人旋轉,速度煞是奇快無比,轉眼已不見火龍,只存紅炎漩渦。

刺冰遠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幕,心底暗道「他竟然得到了炎隕。」其目中一層若有若無的殺機開始瀰漫。

而那雲宣,望著銘起源力漩渦,目中閃爍起一層驚咦之『色』,心想「這小子竟如此早就凝出了源力,日後成就,不會比我低。」

灼『浪』從拜將台傳來,整個天空火紅如燒,下方千萬人更是面滿汗珠,見三名將天在漩渦中慘叫,心底對走己,生出畏懼。

不過兩息,將炎龍收回體內,這三人全身焦糊,黑煙陣陣,身軀四肢盡無,還在地上呻『吟』。

「滾。」銘起目光一凝,當即有一股輕風從其背後吹出,卷裹這三人的身軀便飛向拜將台下。

銘起目光清淡如水,但隱隱蘊藏一股霸道之氣,抬手向下一直,道「還有誰,速速上前。」

眾人一寂,除卻將天之上的強者還有嘗試的念頭,將地等,已經全部退卻。

靜了片刻,又兩人飛出,竟是兩名地將,這二人顯得老成,一上擂便向銘起壓制而來,兩道黑『色』泛光前後『逼』近,隱透一股削斷千山之勢。

銘起非但不躲,定立在原地,全身紅炎一焚而起,立刻施展出炎人,兩道劍光切斷炎人,立在遠處的應柔尖叫一聲,但見炎人立刻凝回,這才長緩口氣。

就這一瞬,兩名地將貼身出現,兩把黑刀之上黑光凝出包裹,蘊藏一股鐵氣,但凡被擊中必定會化作鐵人。

「炎龍!」這一刻銘起終究還是有了一絲時間釋放炎龍,兩條炎龍咬出,立刻咬住『逼』近銘起的兩把能器。

其中鐵氣落入源力漩渦之中,立刻被之轉化,化為源力之中的部分,這兩人一驚時,急急後退而去。

兩條炎龍飛開咬去,卻在這一瞬間兩道身影出現在銘起身側而兩條炎龍追去卻兩塑鐵像,聞這兩人喝道「讓你看看,鐵將族人的厲害!」

前番那兩人的黑『色』刀芒不過是虛晃一招,留下了兩個分身而已,而這兩人一直就在等炎龍追出銘起身周的一瞬。

此刻兩人刀芒閃爍,直取銘起而來,但聞他冷笑道「厲害?愚不可及。」說到此處時,一個炎力漩渦已經籠罩住三人,原來兩條炎龍追出十丈之後便立刻盤旋,凝出了此刻炎力漩渦。

這兩人目中驚駭掀起,這兩人已有三段中期的實力,若無這兩條炎龍,全盛時的銘起取勝也是頗為艱難,何況此刻的他。

這兩條炎龍形成強大炎力漩渦仿若要焚盡其中一切,這兩人奮力掙扎,但終究於事無補。

直至紅炎漩渦縮小一倍,炎龍的氣息也弱去許多,那兩名地將從其中落出,下場不比剛才三人好。

兩條炎龍化回,銘起目光一凝,體內大半炎力便湧入其中,原本弱下的氣息立刻又是一膨脹,炎龍發出咆哮,氣息比之剛才還要驚人!

此刻,銘起絕對不能『露』出弱態,否則挑戰之人必定無盡無數。

站在遠處的鐵殷看著兩條炎龍,暗言「那兩條炎龍早已不比剛才,雖說氣息不減當時,但實際外強中乾,這傢伙好狡猾。」

銘起將兩條炎龍收回體內,目光一如先前,道「還有何人?」台下將天也是心底一涼,地將尚且不敵此人,他們又如何去戰。

沉默漸漸化為一股退意,不知不覺,千萬人都已生出了懼意,退意,雲宣等過片刻,道「既然如此,走己這天將,便算落定!」

那將天鼓手,立刻敲動將鼓,其聲震耳而來,震得靈魂『盪』『盪』晃晃,幾『欲』脫體。

銘起,刺冰兩人走近,前方並排站立鐵風凌,鐵殷二人,再前鐵虹一人站定,最前雲宣道「你二人,成就天將,日後與前面十位天將前輩多多學習,弘揚我將族將威!」她二人微是行禮,那雲宣便踏空而去,留下話來:

「爾等夜裡到王將殿來。」

旋即,鐵虹踩踏七彩虹光而去,鐵風凌向著柔兒那方走去,鐵殷惡狠狠看了銘起一眼,已是消失,唯獨剩下銘起,刺冰二人。

一股無形寒風吹出,兩人彼此沒有正視並排立在一起,銘起道「既然右叔送你去了王州,你為何不趁機逃離噬族?」

「我體內留著他的禁制,離開噬族便會身亡,不過若我殺了你,便能得到破解之法。」

「還真捨得說,你我可是拜過天地。」

說道此處,刺冰目中顯然『蒙』上一層怒『色』,狠狠看來,便盯著這毀容的銘起,須臾展顏一笑,卻是冷意森森,道「前番那是和死人結拜,你若死了,不就順理成章和我做夫妻了么?」

「我若死了,留你活活守寡,豈不有愧你那一張絕世容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