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他們又贏了?」

蔣介石端坐在椅子上,有些心不在焉,他反對韋步平的做法:到處樹敵極不明智!

一個小小的日本已經令國民政府焦頭爛額了!還要加一個老牌資本主義國家、橫行四海列強之一法國!

這是一個殖民地遍布全球七大洲的強國,在1920年時其領土面積高達1150萬平方公里!人口也達到1.1億人。

這樣的一個龐然大物,我們有什麼理由去招惹人家呢?領土的問題所以先擱置下來,先想辦法把小鬼子打敗,再想辦法把失去的島嶼從法國人手中奪回來!

「贏了!一艘戰列艦失去了動力,我方沒有趁機下狠手,韋步平找了法國「拉莫特?皮克凱」號巡洋艦艦長布爾熱瓦,請他斡旋,避免進一步傷了和氣!」

「法國人會退讓嗎?」蔣介石冷笑道:「法國人根本就不會退讓!」

「確實沒有退讓!」何應欽說道:「明天的戰鬥還要繼續!」

「呵呵!」蔣介石冷笑道:「我很想看看他們所說的新武器是什麼東西,是不是威力強大!」

何應欽說道:「這年輕人做事一向穩重,我看這次也不是張嘴就來,!他有他的想法!」

「他能解決最好!如果他不能解決的話,我們只好出面了!到時我們又要挨全國人民的罵了!」蔣介石說道。

「罵就罵吧!」何應欽說道:「他們什麼也不懂,也不了解情況,張口就來!不知道我們為了維持現在的局面,付出了多大的犧牲!」

對於一些人來說,當天晚上是一個漫長的夜晚!

但是無論多麼漫長的夜晚,天總是要亮的!

……

南沙群島,景宏島附近。

中法戰艦再次相遇。

法軍巴爾號、巴黎號、布列塔尼號、洛林號齊頭並進,發誓要把盤踞在南沙群島上的中國人清除出去!

中方的6艘戰艦一字兒排開,已經蓄勢待發!

其中的「火山號」、「大水號」、「霹靂火」、「劍鋒金」四艘艦艇,均是全新理念製造的驅逐艦!在初升的陽光下閃閃發亮!

雙方停了一會兒,突然不約而同動起來…… 法軍布列塔尼號、洛林號、巴爾號、巴黎號的主炮彈開火了!

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一枚枚半噸重的炮彈一發一發落在中方戰艦的前面爆炸!水花四濺!水柱衝天而起!

中方6艘驅逐艦靜靜的浮在海面上,發動機作怠速運轉,看上去隨波逐浪!

法方軍艦的340毫米艦炮射程為21公里!所以中方驅逐艦一直保持著23公里的安全距離!任你法軍把南海炸得水煙瀰漫,連根毫毛也沒沾到!

屢擊不中,法方軍艦急了。

「全速前進!」

布列塔尼號、洛林號、巴爾號、巴黎號的艦長几乎是同時下了命令,4艘鋼甲巨獸馬力全開,艦上煙囪濃煙滾滾!如烏雲蓋頂一般!

……

「他NN滴的,這是嚴重污染空氣!如果是後世,這是要開罰單的!」

韋步平站在旗艦「烈火號」第三層瞭望台上,用望遠鏡觀察法方笨重無比的軍艦!心裡感慨:都是過時貨!

「烈火號」旗艦的甲板上,有50多名中外記者,他們正拿著自備的望遠鏡看著中法雙方的戰艦動靜。

法方戰艦咄咄逼人,引起了中方記者的憤慨,眾人群情洶湧:「咋的?光挨打不成?」

「我們吃虧了!」

「光挨打不還手,這算哪回事?」

「干他!」

「開炮啊!還擊啊!」

「我們的軍艦的大炮是擺設的嗎?」

……

一會兒,瓊崖保衛隊海軍司令劉仁銘從指揮室走到甲板。

「各位記者,這是我瓊崖保衛隊海軍與法國海軍方面的一場演習!今天是演習的第4天,探討艦炮射程對戰爭勝負的影響!」

「什麼?這是演習?」

「騙鬼呢!被人打得無還手之力了吧,美其名曰演習,我們不是那麼好騙人的!」

「劉司令,請你解釋一下,為什麼全程是對方開火,我方都不吭聲,這是什麼道理?」

……

50多名記者中,多數是中國記者,他們顯得很憤慨!七嘴八舌的發表自己的意見!

劉仁銘伸出雙手,向下壓了壓,示意大家靜下來。

「我們的做法有我們的道理,請大家不要心急,耐心的看下去!」

……

法軍4艘巨艦還在開足馬力追殺過來,一邊隆隆的開炮!中方驅逐艦還在繼續後退!

……

旗艦烈火號指揮室。

劉仁銘眼巴巴的看著韋步平,盼望韋步平下令還擊!

但是韋步平一聲不吭,以手撫額,一副很頭痛的樣子!

劉仁銘嘆了口氣,知道韋步平天在天人交戰,在選擇與取捨之間往複考慮!

又要打退人家,又不想跟人家結仇!還要跟人家做生意!

真是世間哪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開始!」韋步平終於下定了決心!

當朝第一惡妻 「開始!」劉仁銘轉身對傳令兵說!

「開始!」

傳令兵大聲吼著,把命令通過銅管傳遞到通訊室!

通訊員把命令轉化為電波,發給中方6艘戰艦!

「嗖!嗖!嗖……」

一枚枚噴著桔黃色尾焰的火箭彈,拖著長長的濃煙向天上飛去!

然後劃了一個漂亮的圓弧,落了下來!

「轟隆!轟隆!轟隆隆……」

一連竄密集的爆炸聲中,硝煙把布列塔尼號、洛林號、巴爾號、巴黎號籠罩住了!

「發射!」

中方艦艇上,小組長舉起手中的小紅旗,剛剛裝填好的24枚火箭彈,在30秒內就發射了出去!

硝煙和爆炸激起的水柱和水霧再次把布列塔尼號、洛林號、巴爾號、巴黎號籠罩住了!

……

旗艦「烈火號」甲板上的50多名記者得舉著望遠鏡驚呆了:這樣鋪天蓋地的火力,有誰能擋得住?

……

與此同時,法屬印度支那殖民地,西貢,印度支那海軍司令部行營。

韋步平的老朋友、法國「拉莫特?皮克凱」號巡洋艦艦長布爾熱瓦正在與印度支那海軍司令雷?維斯坦爭辯。

「難道你沒有收到最新消息嗎?中國人把火箭彈精確的投到我軍軍艦上!」

「那又如何?我們也沒有損失啊!」印度支那海軍司令雷?維斯坦雙手一攤!

「那是他們使用的是特製的火箭彈,只是想警示一下我們!如果是實彈的話,我們的軍艦死傷慘重了!」布爾熱瓦急道。

「現在我們的軍艦並不死傷慘重!」

「那是中國人不願意挑起戰爭,難道你想挑起戰爭嗎?別忘記了!我國經濟正在收緊,內閣並不想打仗!」

「到時打不打仗,由不得內閣說話了!」雷?維斯坦洋洋得意。

「你蓄意挑起兩國戰爭,有什麼目的?」布爾熱瓦怒道。

「沒有什麼大目的!這裡的島嶼太迷人了,我想佔領幾個島嶼!」

布爾熱瓦搖搖頭說道:「你想佔領幾個島嶼並不難!購買一塊土地就有了。」

雷?維斯坦冷笑道:「我跟你不一樣,你會做生意,我不會做生意,只好通過戰爭來獲取!」

「你……你,你怎麼能這樣!」布爾熱瓦氣得想吐血!

……

布爾熱瓦把與雷?維斯坦交涉的情況用電報告訴了韋步平!

「居然有這種人!」韋步平不由得愕然:佔領南海幾個島嶼,居然有這種奇葩理由!

韋步平心想這個海軍司令不靠譜!咱還得另想辦法!

韋步平回電:是否把情況向上反映?向總統阿爾貝?勒布倫反映?

一句話驚醒了夢中人,布爾熱瓦向自己的好友,總統阿爾貝?勒布倫的幕僚發去電報,把情況原原本本的反映給現任總統阿爾貝?勒布倫!

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總統阿爾貝?勒布倫,出身於巴黎綜合技術學校,原本是一名工程師,29歲加入政壇,作風比較務實。

收到東方南海這邊的消息,阿爾貝?勒布倫大驚,急令召集法國最高軍事委員會正、副主席、海陸空軍總監、防空總監等高級官員商議。

法國最高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陸軍總監、防空總監貝當說道:「我正要向總統彙報這件事情,據我了解的情況,我軍巨艦不敵中國人的新艦艇、新式武器!」

「此話從何說起?」

…… 「此話從何說起?」

海軍總監霍恩佐倫有些不滿貝當的越權:你一個陸軍總監插手我海軍的事兒!算是什麼意思?

「戰場的50多名世界記者里,有我派遣的特工,他們目睹了中法兩國海軍交鋒的過程,中方一直努力剋制!

我軍打了差不多一小時,他們才開始還擊!匪夷所思的是,他們在我軍艦的射程之外,卻能發射火箭彈擊中我軍艦艇!」

「我軍艦艇體大、火力猛!只要我們不怕犧牲衝上去,就能打敗中國的艦艇了!」霍恩佐倫說道。

「呵呵!有那麼容易衝上去嗎?」貝當冷笑說道:「中國人的艦艇可以跑到35節,我們的最快才21節!怎麼衝上去?」

「這……」霍恩佐倫一時語塞:這情況手下沒向他彙報。

「那中國人為什麼不把我們的艦艇擊沉呢?」霍恩佐倫雙手一攤說道:「說明中國人沒這能力!」

貝當說道:「中國人不是沒能力把我們的艦艇擊沉,而是他們根本就不想擊沉我們的艦艇!幾十枚火箭彈落到我們的艦艇上面,引起了輕微的爆炸……」

霍恩佐倫哈哈大笑道:「看來中國人的火箭彈也不咋的!哈哈哈哈……」

「霍恩佐倫先生,請你不要插話,請你聽我把話說完!」貝當不滿的看了一眼霍恩佐倫說道:

「輕微的爆炸之後,艦上官兵發現大家並沒有受傷,大家哈哈大笑,就跟霍恩佐倫先生一樣,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然後悲劇就來了!艦上官兵覺得呼吸困難、涕淚交加!

原來火箭彈裡面沒有裝填炸藥,裝填的是少量炸藥,外加大量的辣椒粉!如果裝填的全部是炸藥的話,後果怎樣?大家應該明白吧?」

貝當說完話,會議室里一片寂靜。

霍恩佐倫很尷尬,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NN滴熊!前線的混蛋害我出醜了,這麼重要的情報居然沒有報告我!

凡世斷緣 阿爾貝?勒布倫總統說道:「他們有這麼好的機會消滅我們,為什麼不擊沉我們的艦艇呢?」

「這個原因我知道。據我了解,擋住我們艦艇去路的,是一名新近興起的、年輕的軍閥,才20出頭。他領導下的中國瓊崖,工業正在篷勃興起!我們法國就進口了很多價廉物美的商品!

同時他聘請了我國100多名工程師、數學家、醫藥專家,其中造船工程師、航空工程師最多!還聘請了我們30多名教授!

他購買我們大量的機床、工業產品,各種工業生產線,海運方面與我國緊密合作!還組織了馬六甲海峽護航隊,瓊崖特別行政區與我們法國十分友好!」

「既然友好,為何成了敵對?」阿爾貝?勒布倫總統不解。

「全是因為幾個小島!他與我們的對敵實是迫不得已,他希望我們能停下來,恢復原來的樣子,以擴大貿易為目的!難道總統你不知道幾個小島的事嗎?」

「我真不知道!」阿爾貝?勒布倫總統說道:「不是說中國人佔了我們的小島嗎?」

「那些小島是中國人的!因為我們的軍艦去驅逐島上的居時,他們是中國人,島上還有小廟,漢字寫的島名!」

貝當說道:「我們以前的書本和報紙都是這樣寫的!」

「既然如此,我們就撤回來吧!」

「不可!」霍恩佐倫說道:「我們不能半途而廢啊!」

阿爾貝?勒布倫總統怒道:「你還不明白我的真正意圖嗎?萬一他們遷怒到貿易上,到時有多少人來向我抗議?你明白嗎?萬一他們驅離在瓊崖的法國人,你知道有多少人罵我嗎?」

「這……」

與會眾人大吃一驚:真是薑是老的辣!我們看眼前一步,總統已經看到了十步之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