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紛紛向齊家撲去。

齊衛民百口莫辨,此時也豁出去了:“誓死保護齊泯長老。”

張琴哈哈大笑:“我看你們是自不量力。”

一股強大的威壓籠向衆人。

齊家賦尊強者還好一些,其他賦皇以下賦者頓覺一股強大的禁錮之力傳來,他們竟是無法動彈萬分。

齊衛民見勢不妙,對身旁幾個賦尊強者道:“大家一起上,破了他的強者威壓,否則我們都死定了。”

齊家這次雖然沒有派出賦帝高手,但賦尊高手卻是不少,這也是南宮家剛纔會吃虧的主要原因。

幾道影子在空中一閃,向天空中的張琴撲去。

張琴見對方人多,但卻不放在眼裏,他收了強者氣息,袖子一甩,一股強大的旋風向撲上來的齊家賦尊強者席捲而去。

空氣中發出嗚嗚的旋風與空氣摩擦之聲。

“砰砰”幾聲,幾名賦尊承受不了這強大的一擊,向地下摔去,但齊衛民和大部分賦尊高手還是衝到了張琴面前。


秦風在遠處暗暗心驚,沒想到這賦帝和賦尊九級相差不多,實力卻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地上齊家的人突然覺得壓力頓失,慌忙與衝上來的南宮家賦者大戰起來。

雙方空中、地上好一陣搏殺。


秦風卻悄悄地溜出戰團,來到一處距離戰場較遠的地方,取出通信符捏碎。

齊家由於大多賦尊強者都去對付張琴去了,此時由原來的優勢變成了劣勢。

天空中,張琴面對氣勢洶洶的齊家賦尊高手遊刃有餘,不斷有賦尊高手被他擊落地上。

最後,張琴的面前只剩下齊衛民和幾名賦尊高級賦者苦苦支撐。

“冥頑不靈,自不量力。”張琴冷哼,更強的天賦攻擊發出。

“砰,”三名賦尊八九級的天賦高手口吐鮮血地向地下落去。

天空中只剩下齊衛民一個人。張琴多少和他有點交情,也沒有狠下殺手。

“你這又是何苦?”張琴大袖一揚,齊衛民在空中翻了幾個跟斗,筆直地朝地下墜落下去。

齊家的人雖然驍勇無畏,怎奈齊衛民在對方手下根本毫無還手之力。一會兒就從空中落了下來,掉在了地上。 “只要你肯說出齊泯的下落,看在你我交情的份上,你和你手下人的命就可以保全。”張琴冷笑道。

齊衛民知道左右也是個死字,索性豁出去了。

“要人沒有,要命有一條。”他哼了一聲道。

張琴和他雖然有點交情,但大長老是南宮家主座下紅人,也是他的頂頭上司,自己若不能處理好南宮文被殺這事,恐怕性命難以保全。

相對自己的命來說,齊衛民的命就算不了什麼了。

“找死!”

一陣強大的旋風力量從張琴袖袍之中激射而出。

“轟”的一聲,齊衛民擋不住這勢不可擋的一擊,慘叫一聲,從空中落下。

張琴冷笑一聲,來到南宮家與齊家戰鬥的隊伍中。


“齊家的人聽着,你們的首領齊衛民齊長老已經死在老夫手裏,如果你們再頑抗,就只有死路一條。”

他本來想籍此立威,讓齊家的人屈服,不料齊家的人本來就對南宮家誣衊他們的齊泯長老而不滿,此時聽得齊衛民又死在齊家人手裏,更是同仇敵愾,竟是不但不肯投降,反而反擊的力量更猛了。

張琴無奈,只好親自加入戰團。

有張琴的加入,齊家的人終於抵擋不住,過了一會兒,齊家人除了少數逃走,少數人還在苦苦支撐之外,其餘大部分人都戰死。

南宮家也好不到哪裏去,要不是張琴力挽狂瀾,南宮家還未必能夠取勝。

“抓活的。”他對手下人道。

總得問出齊泯的下落來,回去纔能有交待。

又過了一會兒,剩下幾個齊家的高手終於力竭被擒。

張琴走到幾個俘虜身前道:“你們誰要是能說出齊泯的下落,我就饒他一命。”

這幾個齊家的人知道必死,竟是不肯屈服。

沒有人說話。

張琴哼了一聲,目光放在一個最年輕的賦者身上。

這個賦者年紀只有三十來歲,卻也是個賦皇高手,可見在齊家也算是個優秀人才。

張琴走到他身邊,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柔和起來:“你叫什麼名字?”

年輕賦者轉過頭不說話。

張琴冷笑一聲,讓一個賦皇開口說話,對他來說太容易了。

一股強烈的威壓從張琴身上發出,瞬間籠罩了年輕賦皇。

年輕賦皇面色劇變,只覺全身肌膚毛孔都似乎被禁錮住了,更不用說身體。而且這股強大的威壓壓迫着他身體的每一部分,他只覺全身肌肉、骨骼都似乎在這壓力下變了形,豆大的汗順着他的皮膚滲了出來。

“老夫只要再用一分力,你就會肌膚和骨骼寸寸斷裂,你說還是不說?”張琴冷笑。

年輕人呼吸急促,臉色漲紅,他覺得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堅強。

“張長老,你饒了我吧,我說我說。”年輕賦皇終於忍受不住這非人的折磨。

“很好,快說。”

“他……他……”年輕賦皇吃力地正要說出真相。

“張長老,齊泯在那裏。”有人驚呼。

只見遠處秦風化成的齊泯一閃向極遠處飛竄。

原來秦風聽得這年輕賦皇要說出齊泯的下落,自己的計劃馬上就要落空,忙從暗處現身,故意讓南宮家的人看到,向自己原來和乾坤盟手下商量好的埋伏之處飛去。

“快追。”張琴見齊泯後,對這幾個人的死活也不放在心上,率領衆人向秦風追去。

只有抓住齊泯,他才能夠回去交差。

至於合作失敗的事,他倒沒有放在心上,當初他並不贊同聯合,因爲他畢竟是賦帝高手,怎麼會把秦風那一羣賦尊、賦皇放在眼裏?只是齊家的人一再請求,他才勉強同意,反正聯合也不會損害什麼利益。

他突然心裏一驚:“原來齊家的人一直要求聯合,目的就是想要暗害南宮文啊。”

想到這裏,他暗自說自己也太愚蠢了,居然上了齊家的當。他心裏更恨齊泯了,率衆向齊泯追去。

不殺你我誓不罷休。他惡狠狠地想。

以他賦尊的速度,自然是一會兒就把衆人甩在後面,離齊泯也越來越近了。

“受死吧。”眼看離齊泯從空中落下就要閃過一個山頭,他一道強橫無比的旋風向齊泯背後掃去。

“也未必。”齊泯突然轉過身,把這股強橫的旋風能量吸收進自己的體內。

從山頭叢林中突然閃出無數人馬,將張琴團團圍在空中。

爲首的正是常氏兄弟和魏龍。

張琴大驚:“你們是什麼人?”

常無恨道:“乾坤盟。”

張琴更是吃驚,怪不得齊泯敢殺南宮文,原來是受乾坤盟的指使!

秦風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還不束手就擒?”

張琴往周圍看了看,大笑道:“你們以爲就憑你們就可以將我困住嗎?也不看看老夫什麼等級?”

秦風冷笑:“不就是賦帝初級嗎,我照樣叫你死得很難看。”

他並沒有恢復自身模樣,畢竟他也沒有把握將張琴擊殺在這裏。

張琴傲視衆人,一字一句地道:“老夫今天不但要毫髮無損地離開,還要將齊泯一起帶走。”

常氏兄弟笑道:“是嗎,我天地雙尊可要見識一下閣下厲害。”

張琴一聽天地雙尊的名號,內心也是一陣吃驚,畢竟這兩人成名極早,實力不可小視。

不過他想到自己畢竟是賦帝初級,這二人再厲害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心裏頓時來了豪氣:“天地雙尊又怎樣,賦尊九級和賦帝的差別可大了,你以爲你們兄弟能把我怎樣?”

常無恨道:“能不能怎樣,比了才知道。”

“乾坤風網。”

一個無比巨大的紅色風網嗚嗚響起,向張琴罩下。

張琴哈哈大笑:“米粒之光,也放光華。”

居然不用賦技,袖袍輕輕一卷,常無恨的風網就突然消失在無形中。

常無恨大驚,這賦帝的實力果然不是他賦尊所能比的,對方几乎沒用什麼力,就將自己的成名絕技乾坤風網給破了。

魏龍怒喝一聲,一條紅色巨大火龍咆哮着向張琴撲去。

張琴面色微驚,這人看上去也只是個賦尊九級,怎麼這火龍威力如此之大,比常無恨還要厲害三分。

他不敢太過託大,雙手打出個結印。

“御風訣。”

兩旁空氣中突然了出刺耳的呼呼風聲,立刻形成一股強大的旋風漩渦,擋在了他的身前。

“轟”的一聲,火龍和漩渦攪在一起,火龍突然被旋風吸入了漩渦之中。

衆人大驚,這魏龍的戰鬥力在乾坤盟中可是最強的,在張琴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擊。

就在此時,漩渦突然外張,漩渦裏的火龍突然反竄出來,向魏龍原路返回。

轟的一聲,魏龍猝不及防,火龍擊在他身上,發出巨大的碰撞聲。

他的身子急劇飛了出去。


還好他對火的控制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加上他是妖獸,身體比一般人強壯數倍,倒也沒什麼大礙。

張琴有些驚異於魏龍居然毫髮無損,但他也並不懼怕,畢竟他剛纔並沒有使出全力。 常無恨對常無影和魏龍道:“一起上。”

雖然乾坤盟數千賦皇以上的人圍着張琴,但常無恨知道其他人天賦等級太低,對張琴來說根本不構成威脅,上了也是送死,因此只叫二人和他一起對付張琴,其他人只是在旁邊搖旗吶喊罷了。

秦風此時的實力也相當於賦尊七八級水平,不過他卻沒有一起衝上去,他另有打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