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邊飛行邊談,度並不是很快,因為還有吳爽和徐海峰等四人,他們都是神君巔峰修為,度上比這些祖神要慢上很多,眾人還是要照顧到四人。

就算是這樣,一行人深夜離開的並肩王府,第二天清晨也還是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安西城。

安西城在乾西帝國境內,在他的東面就是乾氏皇朝,但安西城沒有城主,在城中心的廣場北面,本來應該是城主府的地方,卻是安西劍派所在之處。

方圓百里之處圍起了高高的城牆,安西劍派核心之地變成了城中之城,在城外還有十數座山峰,駐紮著安西劍派的十幾萬弟子。

一進入安西城,6青峰率先落下來,眾人跟隨在身後,看到他並沒有直接飛向安西劍派,都感到很是不解。

「青峰兄,你剛才還說這次是要替我擦屁股,可到了安西城,你又不去安西劍派,這是為什麼?」

「靈飆,我們先不去安西劍派,這裡有我一個朋友,也就是小茹的父親,一百多年了無蹤跡,我們馬上要離開隕神星了,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讓他見一見小茹。」

魏波和周樹康的交情很深,聽說他在這裡,頓時笑道:「樹康這傢伙一失蹤就是一百多年,不知道現在的修為怎麼樣了,我們快去看看。」

周茹的臉上更是露出激動之色,伸手拉著6青峰叫道:「6叔叔,我爹在哪兒呢?快帶著我去見我爹。」

6青峰拉著周茹,身邊跟著魏波,其他人也都緊隨在三人身後,迅來到一座酒店門前。

6青峰沒有走進酒店,而是在距離酒店門口不遠之處停了下來,周茹心裡很是不解,不由得抬頭看向他。

「呵呵,小茹別急,你爹馬上就出來了,樹康也真是,知道我們都在並肩王府,他還有心情在這裡喝酒。」

6青峰的話,似乎含有埋怨之意,其實不然,此時他的這些朋友們都知道,他這是真心關心他的朋友。

6青峰剛說完,周樹康的身影出現在酒店門口,一步邁出酒店,來到了眾人對面,抬頭一看,神色頓時為之一怔。

「青峰,魏兄,還有小茹,你們怎麼都來到了這裡,我正要趕往並肩王府去見你們呢!」

身後的眾人中,也有很多都是老相識,周樹康對著他們一一點頭致意,算是行了見面之禮,臉上的疑惑之色未除。

「樹康,我這次是去安西劍派,主要是復活安八虎的兒子,這也是我一百多年前的承諾,做完了這些以後,馬上去天帝神域,還在王府時,我就現你在這座酒店裡,這才直接趕了過來。」

「青峰,你的臉是怎麼了,看上去皺紋堆累,像一百多歲的人似的,如果不是現你的靈魂氣息,我都不敢相認,到底生了什麼事情?」

6青峰毫不在意的笑道:「煉製生命之丹時生了變故,遭到了天道的懲罰,沒什麼,用不了多久還會重新回到原來的樣子。」

周樹康的臉色狂變,馬上說道:「我想起來了,昨天我剛到安西城就聽到了那道威嚴的聲音,原來是針對你的啊!其他地方有什麼損傷沒有?」

6青峰擺擺手,很是隨意的說道:「沒事,只不過損失了萬年生命之力而已,很快就能修鍊回來,對了,你就別回王府去了,和我們一起去天帝神域如何?」

「青峰,你知道我的秉性,我並沒有過大的願望,如今我是神君巔峰修為,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祖神了,能做到這樣,我就很知足了,接下來我哪裡也不去了,自己回王府去,就讓小茹陪著你去歷練吧,她能有出息,我比什麼都高興。」

稍事停頓后,周樹康接著說道:「你也知道,我這人比較戀家,沒有多大出息,而且一個人慣了,抽冷子和這麼多人在一塊兒,我還真的很不適應。」

周樹康是一個倔脾氣,6青峰很清楚這一點,知道再怎麼勸都沒用,而且人各有志,他也不能過於干涉。

「也好,那你就去王府吧!最起碼不用愁神晶的匱乏,小茹跟著我你就放心,別看小茹是一個女孩子,她比你有出息。」

雖然不能過多的干涉,適當的敲打一句還是很有必要,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從內心希望對方能隨他一起走。

見周樹康並沒有回心轉意的意思,心裡暗嘆一聲后,馬上說道:「樹康,既然你執意不肯跟著我們前去天帝神域,我也不好勉強,你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

辭別了周樹康后,眾人迅向安西劍派的方向走去,幾分鐘之後便到了劍派山門之處。

四個真神級別的弟子守護山門,看見6青峰等三十多人向山門走來,目光頓時移向眾人。

「你們進去一人通稟,叫安八虎出來!」 ?6青峰出來前打算的很好,叫上周樹康和他一起去天帝神域,順便復活了安銀途,誰知道,周樹康並不買他的賬,無論他怎麼說,對方就是不去。>八一中文網<<<.≤

6青峰不免有些失落,世事變遷,人也都在跟著變,有的人安於現狀,有的人不斷在進取,雖然是朋友,他也不能過於強求,讓別人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他還真的做不出來。

「小茹,本來想帶著你爹一起去天帝神域呢!這樣你們父女就不再分開了,沒想到竟然是這樣,如果你想留下來陪著你爹,叔叔也不會勉強,是走是留你考慮一下兒。」

在向安西劍派去的路上,6青峰語重心長的和周茹扯起了家常他不知道周茹是不是也願意留下,特別是在這裡遇到了周樹康以後,說不定心裡會生什麼變化。

「6叔叔,您不用再徵求我的意見了,我肯定是要跟隨您前往天帝神域的,我雖然是女孩子,可也不願意偏於一隅,我還是想去更加廣闊的世界去歷練自己。」

6青峰剛和周茹說完,她馬上就做出了回答,似乎根本就沒有經過大腦的考慮,也可能是在心裡早就盤算好了,只是以前沒有說出來而已。

安西劍派的山門前,有四個真神級別的弟子守護,看到這些人來到面前,而且各個的修為都是深藏不露,一看就知道不是尋常人物。

「你們進去一人通稟,叫安八虎出來。」

6青峰站在眾人最前,臉上依然是皺紋堆累,除了脊背挺直以外,活脫脫就是一個**十歲的老人。

四個守護山門的弟子中,明顯有一個是為之人,其他三人都看向這個弟子,等著他做出最後的決定。

「這位前輩,晚輩進去通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旦掌教問起前輩是何人的話,晚輩也不好回答。」

「哦!你就說6青峰前來拜訪,專為履行一百多年前的約定而來,請他馬上出來見我。」

「噗通!」

6青峰的話音落下,這位為的弟子噗通一聲跌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6青峰,一時間竟然傻了。

片刻后,這個真神級別的弟子突然彈跳而起,轉身就向山門內飛奔而去,一邊飛奔跑,嘴裡還在不停地大叫著。

「啟稟掌教,山門外有貴客臨門,快快出來迎接!」

這個弟子知道6青峰的身份顯赫,以他的輩分,不敢直呼他的名諱,無奈之下,為了讓掌教早點知道消息,只好把眾人說成了貴客。

真神修為的神力何等渾厚,他的一聲大喊,整個安西劍派核心之人都聽的十分清楚,就算是那些閉關的也都走出了各自的靜室。

「是哪個混蛋東西在門派里大喊大叫,不知道老子正在閉關嗎?差一點讓老子走火入魔。」說完,此人順著聲音傳來之處快步走去。

叫罵的這人是一個長老,已經閉關有些時日了,正準備尋求突破,沒想到讓這個弟子的喊叫聲給打斷了。

安西劍派的議事大殿里,安八虎也正在招待貴客,這個貴客不是別人,而是安東劍派大長老安東劍。

一百多年前和誅神閣的大戰中,安東劍被誅神閣魔化之人白磊所傷,導致肉身毀掉,恰好6青峰趕來,這才救了他一命。

6青峰不知道他和安八虎還有這層特殊的關係,這麼多年過去,安東劍始終記著他的救命之恩,只是無緣報答而已。

一百多年前和誅神閣的大戰,二人還都是神君中期修為,到了兩族大戰時,他們還只是神君巔峰修為,因此,他們並沒有去大戰中心之地參戰。

兩大劍派在隕神星只是第二梯隊,和孟非所在的中洲劍派相去甚遠,和吳能所在的門派是一個級別,在這樣的門派中,安東劍和安八虎這樣的修為,在門派里絕對是最巔峰的存在。

因此說,吳能和其他幾十位好友選擇留在隕神星,也自然在情理之中,畢竟門派中有一個祖神第二個小台階的強者坐鎮,也能極大程度的給門派壯門面。

兩族大戰結束后,安東劍先於安八虎突破到祖神,隨後,安八虎也在數日前順利突破,安東劍這次前來,就是專門給安八虎道賀來的。

聽到外面弟子的大聲喊叫,安八虎皺了皺眉頭,看向安東劍說道:「叔叔,不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弟子在外面大喊大叫,您在這裡坐著,我出去看看就回。」

「八虎,你現在也是祖神強者了,做事切忌莽撞,那個弟子既然說是有貴客臨門,我也不妨和你一塊出去,這樣,也顯得安西劍派有禮於人。」

「叔叔所言極是,那就煩勞叔叔和八虎一同出去看看來者是何許人也。」

安八虎站起身,還沒有走下台階,神識先向山門處掃描而去,他看到了跌跌撞撞奔跑而來的弟子。

神識越過這個弟子,直奔山門處而去,一眼就看到了山門外站立的6青峰等人,這些人跟隨6青峰多年,如今在隕神星早就名聲在外。

「好傢夥,都是級實力的未來掌舵人,他們無緣無故的到我安西劍派幹什麼,以前也就是銀途愛招惹是非,可是他早就死了多年,最近也沒人惹是生非啊。」

安八虎的神識小心翼翼的掃描著,他雖然跋扈,那也只是在門派內部,到了外面他還是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外面的這些人,他一個都惹不起。

當他看到站在最前面的6青峰時,頓時一皺眉頭,暗道:這些人前站著的老頭兒是誰?靈魂氣息怎麼如此熟悉?

安東劍坐在安八虎身側,看著安八虎直直的站立著,而且眉頭突然皺緊,他也不由得暗自奇怪。

安八虎只是沉思了片刻,臉上頓露驚駭之色,噗通一聲跌坐在掌教寶座上,嘴大大的長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畢竟是一派掌教,而且還是一個祖神強者,馬上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嗖的一聲從座椅上站起身,邁步就向殿外走去。

「叔叔,這次還真要麻煩叔叔和侄兒一起出去迎接,因為來的這些人都實在是太尊貴了,特別是還有混沌祖神大人親臨,我等更不敢怠慢了。」

一邊向外跑,安八虎嘴裡還在大叫:「鼓樂隊吹響迎賓曲,所有弟子都穿上節日盛裝在兩邊列隊,鞭炮齊鳴。」

安八虎心裡太激動了,安西劍派能迎來祖神大人光臨,是他八輩子燒香都燒不來的,這件事肯定能光宗耀祖,周圍的門派都要高看自己一眼。

聽安八虎說是6青峰來了,安東劍不由得也有了短暫的失神,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一步就衝到了安八虎前面。

他始終惦記著對方的救命之恩,只是苦於沒有機會報答,現在終於見到了恩人,哪怕是磕上一個頭,也算是了卻了自己的一個夙願。

二人剛跑出議事大殿不遠,前往山門的大路兩側已經站滿了弟子,這些弟子都穿著節日盛裝。

鼓樂隊演奏著迎賓曲,很多弟子在燃放著鞭炮,整個安西劍派好不熱鬧,聲音傳遍了整座安西城,引來無數的圍觀之人。

安東劍依然跑在最前,安八虎也不怠慢,緊跟在安東劍身後,他剛跑到一個岔路口,側面的小路上突然竄出來一人,正好跟安八虎撞到一塊兒。

二人一觸即分,來人看見是安八虎,臉色頓時狂變,等他定下心神,馬上對安八虎說道:「掌教,是誰在門派大聲喊叫,把我的靜修都給打斷了,還差一點走火入魔。」

此人名叫安東子,如果論輩分還是安八虎的叔叔輩,無數年過去了還是神君初期修為,安西劍派最不招人待見的就是他。

「安東子,你別突破不了修為就怪別人,這個弟子大叫怎麼了?叫的對,你耽誤了我的事情,看我怎麼處理你。」

抬頭向前一看,安東劍早就沒了影子,安八虎頓時湧起了一股火,不由自主的抬腿踹向安東子。

「嘭」

一腳踹在安東子的小腹上,神體立馬凌空飛起,眨眼倒飛到千米之外,跌落到一片草叢裡。

安西劍派是一人堂,什麼事都是安八虎一人說了算,別的長老惹急了他,他也同樣毫不客氣,就更別說這個不招人待見的安東子了。

眼看安東劍距離山門還不到一千米,安八虎急眼了,竟然施展了瞬移,一步站在叔叔身邊,同時出現在6青峰等人對面,他心裡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歡迎祖神大人光臨鄙派,八虎迎接來遲還請贖罪……」

安八虎剛客套了兩句,還沒有說完,正準備接著往下說,扭頭一看,他叔叔安東劍已經雙膝跪倒在6青峰面前。

安東劍沒有跟他提起過6青峰救他這件事,此時看到叔叔跪倒,他頓時懵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心裡一片茫然之下,竟然也隨著安東劍跪倒在地。

「安東劍多謝祖神大人上次的救命之恩,多年來苦思報恩之事而不得門徑,今日得見祖神大人,東劍誠惶誠恐,請受東劍一拜。」

「歡迎祖神大人光臨鄙派,八虎迎接來遲還請恕罪!」

安八虎跪在地上,聽完了安東劍的話,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情急之下,竟然把剛才說過的話再次重複了一遍。 ?6青峰身後站著三十多人,這些人看到安八虎的樣子,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全都強忍著,臉都憋得紅了。≯>八一﹤≦≤.<8≦1﹤Z≤≤.﹤COM

這些人中不包括那幾個女孩子,6青霞、6青瑤、尹靈金、尹靈玉、花月影、藍月兒、凌飛雪、趙春英、周茹,這九人看到安八虎的樣子,都忍不住捂著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6青峰看著安八虎有點茫然的樣子也好笑,雙手前伸,輸出一股神力,把二人托起來笑道:「安東劍,我記得你呢!你當年不過神君中期修為,現在都突破到祖神了,很不錯嘛!」

說完,看向站在一邊的安八虎,說道:「安八虎,我這次來,主要是來履行一百多年前的承諾,專門是來複活你兒子的,還請你拿出他的部分殘魂,我馬上就著手復活他。」

安八虎還處在一片茫然中,6青峰的突然到訪,使他有些措手不及,直到現在還沒有緩過神來。

等6青峰說完,他才突然恢復了清醒,臉上頓露狂喜之色,伸手向戰衣口袋裡伸去,頓時掏出來一隻玉瓶。

安八虎沒有6青峰那樣的天域神戒,儲物指環里不能盛放活物,包括靈魂在內同樣不能盛放,只好放到隨身的戰衣口袋裡。

「祖神大人一路風塵,還請到劍派小坐片刻,復活犬子也不在一時,八虎略備薄酒,聊表地主之誼。」

6青峰擺了擺手說道:「那就不必了,還是復活要緊,快讓他們停下吹奏,此地是安西城要地,如此喧嘩影響他人靜修,傳出去恐對你安西劍派不好。」

「你們沒聽到祖神大人的話嗎?馬上去人回到門派,告訴弟子們都停下來別吹奏了。」

安八虎和安東劍在劍派里一陣狂奔,當即引起了門派眾多長老的注意,他們不知道生了什麼事,全都緊跟著二人追了出來。

一個長老聽命后,急忙轉身跑向劍派深處,很快整個劍派安靜下來,安八虎雙手托著玉瓶遞向6青峰。

6青峰接過玉瓶,先對安東劍說道:「安東劍,不要老是想著對我報恩,當年救你純粹是湊巧,你沒隕落,說明你命大不該絕,如果你心裡總是有這個執念,對你修為的突破很不利。」

安東劍急忙躬身道:「聽了祖神大人的一席話,使東劍茅塞頓開,東劍一定勤修不輟,以報大人今日諄諄教誨之恩。」

「唉!」

6青峰嘆息道:「安東劍,我剛說過你不要老是想著報恩,你馬上又說起來了,我看你是改不了了。」

說過之後,回身看向尹靈飆說道:「靈飆,你在前面帶路,去你們當年打鬥之處。」

其實,6青峰可以問安八虎,他也一定知道當年的大戰之處,不過他覺得還是不要問安八虎好,有尹靈飆帶路,也許能緩解一些彼此之間的仇怨。

「當年就是在安西城的誠信軒門前生的這事,我們正在看誠信軒門前的大屏幕,說是你正在中南城大戰,當我們要前去找你時,讓安銀途截住了靈金和靈玉。」

生這件事的時候,周圍有很多人圍觀,其中安西劍派的人也不少,安八虎當然也知道事情的真相,聽了尹靈飆的陳述,安八虎有些害臊的低下了頭。

安西城不是很大,眾人很快就來到了誠信軒門前,剛到門前一側的大屏幕前,程有信從裡面走了出來。

「祖神大人,咱們還真是有緣啊!您剛離開了王府來到這裡,我們就再次見面了。」

順著聲音看去,見程有信正抱拳拱手向自己問候,6青峰頓時笑道:「程老闆的度很快啊!誠信軒果然財大氣粗,隨便一個分部都有傳送陣來往。」

程有信連忙說道:「祖神大人說笑了,誠信軒就算有再多的傳送陣,也趕不上大人的一艘星際飛舟,如果大人願意,有信願意用所有的傳送陣換大人的星際飛舟。」

見二人如老朋友一般的談笑風生,安八虎在一邊很是羨慕,自己雖然是安西城的霸主,但對方從來到這裡伊始,就沒有看他一眼,因為二人的地位不對等。

「哈哈」

聽了程有信的話,6青峰頓時笑道:「程老闆,別看誠信軒只是情報機構,我看你比上官聞仁還會做生意,不過我要說你一句,憑我們之間的關係,你要還說交換就太遠了,如果不是因為要去天帝神域,星際飛舟送給你又有何妨。」

「祖神大人這句話我記住了,您先欠著我一搜星際飛舟,對了,祖神大人,您到安西城是幹什麼來了?有用得到誠信軒的地方儘管開口就是。」

「為了完成一百多年前的一個承諾,當年安銀途死在靈飆兄妹手上,我這次來是為了將他復活,以便消除他們兩家的隔閡。」

程有信看了安八虎一眼,說道:「就他那個兒子?死了也就死了,大人可能不知道,當年安銀途死了以後,整個安西城內無不拍手稱快,他就是一個禍害,大人還要復活這種人,傳出去恐怕影響大人的名譽。」

當著安八虎的面,程有信毫不客氣的一番言辭,臊的安八虎簡直是無地自容,恨不能找一條地縫鑽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