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小明伸手:「不研究了,直接簽!拿來吧!」

段小明簽了辭退書,然後站起來說:「走吧,帶上你的行李箱,我們出去流浪!」

危濤只得跑去水吧台那裡去取自己存放的行李箱。

段小明把辭退書交給秦艷嬌,在大家的注視下,在危濤的陪同下,沒有跟任何人道別,出了售樓部。

陸菲菲站在大廳里眼巴巴的看著段小明出了售樓部。

站在她旁邊的陳月嘿嘿笑:「你不去送一下呀?」

陸菲菲伸出手在陳月豐潤的屁股上狠狠的擰了一把。

陳月痛的呲牙咧嘴,舉起手就要打陸菲菲,陸菲菲一溜煙跑開了。

吳小沫正在前台區域值守,她沒有想到段小明會以這種結局離開小強,伸著細嫩的脖子看著段小明出了售樓部,她想了想,拿起手機給段小明發了一條信息:「潮平岸闊,長風破浪,加油!」

走出售樓部的段小明快速走著,開口說:「不錯,通過前三次的被開除,這一次被開除明顯有了大的進步。」

危濤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快步跟著,問:「什麼進步?」

「以前被開除都只是一個人丟臉,現在被開除了有好兄弟你陪著啊,這樣臉不那麼燙了!」

危濤一臉的黑線:「你這是怪我害你被炒魷魚了?我就說這事不可靠吧,你還說不要緊不要緊,你是關係戶,唉,怪我!」

段小明正準備開口安慰他,突然斜刺里衝出一人。

來者哈哈大笑:「哎呀,兄弟好巧,又遇到你了!」

段小明看著眼前穿著天澳行銷制服這人,有點眼熟,卻一時想不起來是誰。

「我啊,萬中,萬中挑一的萬中,你咋跑這邊來上班了?」

置業顧問之所以很容易被人識別出是哪個樓盤的人,全因身上的制服。

就像段小明一眼能識別出萬中穿的工作制服是天澳公司的一樣。

每一家房地產公司的制服都會有其個性和特別的地方。

段小明記起來萬中是誰了。

「是啊,你來這邊踩盤還是?」

所謂踩盤,就是收集競爭樓盤的數據。

萬中笑著回答:「不是踩盤,還記得上次不,我們天澳淘汰了那個傢伙,對,叫段小明的,剛剛聽說又被小強淘汰了,我特別想過來看看,哈哈哈。」

好事不出門,自己開了三單天澳很多人還不知道,可壞事傳對門,自己這才被開除就被萬中知道了。

段小明臉色有點不太好,上次遇見還以為這人不認識我,現在看來,這傢伙裝瘋賣傻是高手。

故意來調侃我呢!

萬中本來笑嘻嘻的,看著段小明的臉色一下變了,後知後覺的說:「段小明被天澳炒了又來小強,現在又被炒了,你在天澳現在又在小強,我艹,你不會就是段小明吧?」

段小明哭笑不得。

ps.

大家一定要支持正版,少看盜版。

你在盜版上欠下的債,在別的地方要被老天爺加倍收走的,真的!

我以前看盜版日本那個啥,現在身體就不行了,這就是衝動——哦,這就是不尊重版權的懲罰!罰你身體每況日下,阿門! 陳寧看看現場,如同三司會審的現場,儼然是把他當成了待審罪犯,哪是什麼客人?

他嘴角微微上揚:「這,便是四大隱世家族的待客之道?」

趙慶元冷冷的道:「陳寧,你真當我們是請你來吃飯的么?」

「我們今天叫你來,是要跟你算算賬!」

陳寧輕笑道:「算賬,算什麼賬?」

趙慶元擲地有聲的道:「算算你欺辱我們四大隱世家族子弟這筆賬,你說這筆賬該怎麼算?」

現場所有人的眼神,都冷冷的注視這陳寧。

陳寧笑笑:「你們要找我算賬,自然是你們有手段只管使,看我扛不扛得住?」

陳寧說到這裡,看看如同四尊神佛般坐著太師椅,高高在上的趙慶元四人,冷笑的道:「另外,我站著說話的時候,不喜歡別人坐著聽。」

說完,陳寧抬腳,隨意一腳踏在地面上。

瞬間,陳寧腳下堅實的地面,立即出現四道裂紋,四道裂紋迅速的朝著趙慶元、朱宴平、李君成、郭中正面前蔓延過去。

趙慶元四人大吃一驚!

他們急忙運功抵擋。

但是他們本尊抵擋得了地面上傳來的強大力量,但是他們坐著的椅子卻不堪重壓,直接轟隆一聲,化作碎片。

四把椅子,全部粉碎。

趙慶元跟朱宴平、李君成還有郭中正四人,滿臉憤怒的站起來,怒視陳寧。

他們四個雖然沒事,但是坐著的椅子被陳寧震碎,也夠他們惱怒了。

現場四大隱世家族的高手們,見到陳寧出手震碎他們族長的椅子,一個個也是殺氣騰騰,恨不得上前扒了陳寧的皮。

陳寧微笑的道:「現在大家都站著說話,我看你們也順眼多了。」

趙慶元臉色鐵青的道:「陳寧,到了現在,你還敢如此乖張。」

「你真以為你以前是北境戰神,我們四大隱世家族,就治不了你嗎?」

陳寧淡淡的道:「你們口口聲聲說自己是隱世家族,可是你們現在看看你們,哪有半點隱世高人的風範?」

「喬柯亭給了你們多少好處?」

「是不是許諾讓你們子弟進入軍中當軍官,是不是許諾你們四大家族以後在軍部有一席之地,讓你們鐵了心要追隨他,甚至不惜非法亂紀?」

趙慶元等人聞言,心中一驚。

但是,趙慶元矢口否認,冷哼道:「陳寧,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我們今日找你,純粹是為了替我們家族子弟報仇,與喬將軍沒有半點關係。」

朱宴平也忍不住開口了,大聲的喝道:「陳寧,今晚就是你的死期,死到臨頭你還有什麼遺言?」

陳寧負手而立,淡淡的道:「普天之下,想殺我的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你們想要殺我,還不夠格。」

「今晚我就站在這裡,你們四大隱世家族有什麼能耐儘管使出來,我奉陪到底。」

趙慶元怒道:「狂妄!」

「青龍家族的子弟,誰與我拿下此子?」

「族長,我來!」

話音剛落,刀疤臉就第一個站出來。

他沉聲的對陳寧道:「陳寧,在下趙仁,人稱青龍家族疤面人屠,今晚特向閣下討教。」

陳寧還沒有說話,典褚已經站出來,冷冷的道:「你算什麼玩意,也配我們少帥出手,我典褚來陪你玩玩。」

趙仁聞言,眼神陡然變冷:「那你就先去死吧!」

說完!

他身形驟動,如同猛虎出林,又如同惡龍出澗,殺氣騰騰的朝著典褚撲去。

典褚不甘示弱,跨步迎上。

兩人都是身穿魁梧的大漢,彼此動作都極快,力量又十分爆炸。

因此兩人相接,立即展開狂風暴雨般的對攻。

兩人的打法都是非常兇狠,因此戰鬥才三招,就已經分出勝負。

典褚跟趙仁交手兩招之後,第三招一個滑步,險之又險的避過趙仁的拳頭,撞入趙仁懷中,手肘凌厲無比的砸在趙仁胸膛上。

趙仁如同觸電般渾身一震,然後蹬蹬蹬的退出幾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哇的吐出一口混合著肺葉碎片的鮮血,打死他也不敢相信,被稱為人屠的他,竟然被陳寧的手下三招正面擊敗。

現場四大家族的人,也都露出驚訝之色。 有了老村長支持,寧初心底的石頭總算是落地了。

其實他很清楚。

老村長和其他村民這麼信任自己,甚至原意相信所謂的世界末日,完全是因為土地託夢。

鄉下人本就封建。

上次全村人一起夢到土地爺顯靈,這就是最大幫助,所以現在大家對他的話深信不疑。

隨後,寧初與老村長商議了村口建牆的具體細則。

煙雨村三面環山,是天然的屏障,唯一要擔心的就是村頭,那是進村的唯一路徑。

雖然前面有大河抵擋,但誰知道喪屍會不會游泳?

最保險的辦法就是在村頭修建一道防禦牆,而且要足夠高大、足夠堅固才行。

寧初想了想,道:「這項工程,需要大量建材,以及相應的人力。」

老村長聞言嘿嘿一笑。

「小寧啊,人力的事你不用擔心,村裡外出務工的人大都在建築工地幹活,什麼瓦匠、木匠、鋼筋工、電工、水暖工……你就放心吧。」

「對啊。」

寧初眼睛一亮。

這些工種加一起,足夠組建小型工程隊了。

他們連高樓大廈都能建起來,何況一座高牆。

「不過……建材怎麼辦呢?」

老村長似乎早就在等他這麼問了,此刻喝了口茶,不急不緩的道:「小寧你忘啦,隔壁的五甲村就有磚窯啊。」

「對啊,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寧初以拳擊掌。

隔壁村就有一座小型磚窯啊,大家鄉里鄉親的還能優惠不少呢,再去縣城裡拉幾車水泥和鋼筋,建牆的主要材料就有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