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白小鳳打碎的,可是陰陽界碑啊!

即便是他當年全盛時期,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夠打碎。

更何況,是現在這種處境了!

緊跟着。

白小鳳冰冷的聲音再次從黃帝母鼎中傳出。

“既然都打破了,那,乾脆打碎給他們看吧!”

寶貝坑爹:娶我媽咪請排隊 轟隆!

話音未落,黃帝母鼎身後的金色光幕中,山川河流和黑夜白晝,猛然一震。

整副畫卷,彷彿瞬間從金色光幕中剝離。

悍然印在了巨大的陰陽界碑上。

轟隆隆……

伴隨着一聲巨響,巨大的陰陽界碑,轟然炸成了無數碎塊。

如同大嶽崩塌,巨大的陰陽界碑,直接朝着地面垮塌下去。

隨之,無邊無際的陰氣,如同滔天巨浪,散向冥途。

靜。

天地,在這一刻,都變得死靜下來。

冥途內,唯獨迴響着陰陽界碑垮塌後,逸散出磅礴陰氣的轟鳴聲。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崩山碎石成堆的陰陽界碑。

即便是冥尊,這一刻,也忍不住張大了嘴巴,囁喏了幾下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本尊,讓你打破陰陽界碑,可沒讓你打碎陰陽界碑啊。

這發揮的,是不是太超常了?

要知道。

打破陰陽界碑和打碎陰陽界碑,完全是兩個概念。

陰陽界碑屹立在陰間和陰陽路的交匯處,劃分疆域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月。

即便是普通石頭,也早就被陰氣浸淫成了堅不可摧的鋼鐵。

打個窟窿,有法子能做到。

但將陰陽界碑打得稀碎,即便是冥尊也不敢想。

華夏氣運,是不是恐怖的太過分了?

與此同時。

黃帝母鼎中。

白小鳳透過金色光幕,看着下方垮塌成堆的陰陽界碑,如釋重負的一笑:“多謝,諸位先祖。”

話剛出口,他便是感受到了一股極爲強烈的虛弱感。

這股虛弱感一出現,登時如同野草一般瘋長着。

白小鳳身軀搖晃了一下,就感覺意識仿若退潮一般,瘋狂退散。

視線,再次模糊起來。

他苦澀一笑:“終於到極限了嗎? 七日,魔鬼強強愛 可這一戰,還沒結束啊。”

“嗯?!”

冥途下方,正沉浸在驚駭中的冥尊劍眉猛地一挑。

他清晰地看到,懸空的黃帝母鼎釋放出的氣運金光,猛地暗淡了幾分。

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減,暗淡着。

“不好!”

冥尊登時反應過來:“白小鳳,快脫離黃帝母鼎!”

氣運金光已經開始衰減,證明化身在黃帝母鼎中的白小鳳正在衰弱,失去了操控,黃帝母鼎中的金光自然會衰退。

哪怕白小鳳承受的華夏氣運,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極限。

但,能在山河氣運加身的時候,都沒有爆體而亡。

這本身就是個好事。

即便最後白小鳳被氣運之力撐的徹底廢掉了,但也有機率存活下來。

可是,一旦在黃帝母鼎中沒有及時抽離出來,而是在黃帝母鼎中持續衰弱,最後喪命。

那結果,就是被黃帝母鼎融合,永世沉淪在黃帝母鼎中,半點存活的機率都沒有了啊!

然而。

轟隆隆……

不等黃帝母鼎中的白小鳳回話。

冥途陰間的方向,翻天的血海再次潮涌而來。

“殺!”

一聲震天動地的喊殺聲,轟然席捲而來。

同時,在喊殺聲中,一聲肆意張狂的大笑聲響起。

“厲害,果然厲害!能殺掉鬼劍尊重噩,絕非你的幸運!能聚集山河氣運,徹底打碎陰陽界碑,這等實力,重噩死的一點都不冤枉。”

“但,即便如此,你也救不了陽間,救不了冥尊!”

“承受了山河氣運,你還有力氣再戰嗎?這場戰局,你終究挽回不了!”

要遭!

冥尊登時臉色大變。

經歷過陰陽界碑的一輪洗刷,陽間的天師和妖怪,即便倖存着,此時也衰弱到了極限。

這時候,鬼兵再次殺到冥途內,所有幸存者,依舊是砧板上的魚肉!

聽到震天動地的喊殺聲。

原本還沉浸在劫後餘生中的天師和妖怪們,登時面若死灰。

真的,完了啊!

完全本能的,一道道目光朝着空中氣運金光暗淡的黃帝母鼎看去。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將希望寄託在了白小鳳身上。

黃帝母鼎內。

“呵呵!真的挽回不了嗎?”

白小鳳虛弱地笑了笑,用僅剩的意識操控着自身,發出怒喝聲:“你怕是忘了,本大爺,一心求死!” “你怕是忘了,本大爺,一心求死!”

聲音,響徹在冥途內。

甚至,壓蓋住了陰間方向傳來的震天喊殺聲。

所有絕望的目光,同時看向了空中巍峨的黃帝母鼎。

眼中,燃燒起了希望的火焰。

白小鳳的話,就如同垂死之人見到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讓所有人都生出了求生的意識。

哪怕僅僅是一根救命稻草。

但這根稻草,在冥途內,已經不止一次的力挽狂瀾了。

幾乎同時。

冥尊傲立的身軀猛然一震,臉色大變:“白小鳳,你住手!”

身爲曾經執掌九幽十獄的存在。

他再清楚不過黃帝母鼎的恐怖。

更清楚,白小鳳此時說出這話,意味着什麼。

僥倖抗住了山河氣運,而沒有爆體而亡,且在持續衰弱中,在這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無疑是,必死之心了。

哪怕這一刻白小鳳還能從黃帝母鼎中剝離出來。

但他的話,已經證明他放棄了這個念頭。

他選擇,徹底融入黃帝母鼎,永世沉淪!

轟隆隆……

陰間方向,鋪天蓋地的血海再次翻騰而來。

恍若億萬頭猛獸,奔騰洶涌。

惡鬼哭嚎聲,喊殺神,從血海中傳出。

震天動地,懾人心魄。

隨着血海涌近,其中無數猙獰的鬼臉顯露了出來,森然的鬼兵披甲持qiāng,殺意騰騰。

磅礴的陰氣,在血海中肆意涌動。

匯聚在一起。

就彷彿是一頭龐大的洪荒巨獸,馳騁在冥途內,要將所有陽間天師和妖怪,一口吞掉。

“哈哈哈……你還有什麼資格阻擋?哪怕你求死,這一戰,也是我陰間大盛!”

血海之後,張狂的笑聲傳來,無比狂傲。

在九大至尊眼中。

經歷過陰陽界碑的一次損耗之後,即便白小鳳融入黃帝母鼎中調動了山河氣運,也已經是強弩之末。

強弩之末的箭矢,哪怕他有射日之心,又如何?

只不過是跳樑小醜而已!

黃帝母鼎中。

白小鳳的意識在快速退散。

視線模糊,透過金光,只能隱約看到潑天的血海。

他嗤笑了一聲,腦海中浮現出了無良師父、大師兄風長卿的樣子,還有在冥途內誓死衝鋒的那些陽間天師和妖怪。

隨即,他怒吼道。

“蒼生在上,白小鳳,請求赴死!”

轟隆!

話音剛落。

巨大的黃帝母鼎猛然一震。

億萬道氣運金光再次蜂擁而來,劃破長空,匯聚在黃帝母鼎四周。

然後,形成金色光幕。

原本已經消失的九州山河,在這一刻,再次浮現出來。

雄渾,磅礴,巍峨的氣息,如同巨浪一般,悄無聲息的,直接轟向了席捲而來的滿天血海。

甚至,壓制得狂暴的血海浪頭,猛然一頓。

“住手!給本尊,住手啊!”

冥尊面目猙獰地怒吼起來。

轟!

血色陰力,瞬間從他身體裏爆發出來,直貫蒼穹。

隨之,冥尊直接拖拽着滿天血色,衝向了匯聚出九州山河的黃帝母鼎。

他要阻止。

他不能眼睜睜看着白小鳳燃燒掉最後的生機。

一旦死在黃帝母鼎內,就是永世沉淪了!

“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