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葉擎並不擔心受傷,些許輕傷,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不說他眉心空間中還有大量的信仰之力,就是他嘴裡的那把元丹所提供的能量,也足以將這些傷痕修復。

只是,痛苦是難免的……

然而,葉擎認為,自己承受一些痛苦,而對方可是死了好多精英,不管怎麼算,他還是賺了的!

「哼,這裡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

那蛇形冷哼一聲,在葉擎想要震動羽翼逃走的瞬間,灑下了一張大網,幾乎覆蓋了大半個戰場。

葉擎的身影碰到那張大網,瞬間就被攔了下來,而那張大網,在感應到葉擎的瞬間,則是不停的朝著葉擎的身上纏繞,而葉擎則是分離反抗……

「哈哈,別反抗了,沒用的,被我的千絲網纏住,別說你是一個小小元丹,哪怕是元神境強者,也難逃一死!」蛇形大笑道。

這可是他最得意的法寶之一,雖然只是上品法寶,可功能實用,比很多極品法寶都要好用的多。

他可是曾經使用這千絲網,捆殺了一名元神境強者!

修士之中,初期還會經常出現越級而戰的例子,但是越到後期,想要越級而戰,就越是困難,甚至同等境界的初期和中期,都有極大差距。

尤其是洞天境和元神境的差距比元丹境和洞天境更大,蛇形能夠擊殺元神境強者,足見其戰力不俗!

「哼,不就是一件法寶,破開它有什麼難的!」葉擎冷哼一聲,而與此同時,那些追殺者看到葉擎被千絲網纏繞,一個個駕馭者法器直接殺了過來。

「你能破掉我的千絲網?」蛇形聞言忍不住諷刺道。

千絲網雖然只是上品法寶,可想要毀掉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再說,葉擎也只是元丹境界,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法力無限的,可畢竟攻擊力有限,不可能毀掉一件上品法寶!

「那你看著就是!」

葉擎說完,手中長槍直接轉向,朝著千絲網用力一劃……

「滋啦……」

響聲過後,那所謂的千絲網瞬間被化作兩半,無力的垂落下去,被葉擎一把抓住,塞進了儲物戒指之中……

「嘿嘿,不錯的網,可惜破了,不知還能否修好……多謝你的贈網之義,回頭我一定親手摘了你的腦袋,以做報答!」

葉擎嘿嘿一笑,背後羽翼再次閃現了一次,在眾人的法器抵達的同時,整個人出現在了數十里之外……

「混賬,又讓他給跑了……」雷暴大怒道。

「事實證明,所謂的千絲網,根本就是個無用的東西,蛇形,你失敗了!」獅心王沉聲道。

他一早就猜出,只要葉擎用處那聖器,所謂的千絲網肯定不可能擋得住!

那可是聖器,別說千絲網只是上品法寶,就算極品法寶,乃至於靈寶,也不可能擋得住聖器的鋒銳!

「可惜了我的千絲網,此人實力深不可測,那柄長槍更是鋒利異常,那靈液,我不與兩位搶奪,我們通力合作,擊殺此人,那柄長槍歸我們多臂獸一族,如何?」 賣心遊戲:傀儡新娘 蛇形開口道。

此時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千絲網可是他暗藏的絕招,這下算是廢了!

而雷暴和獅心王承諾的上品靈寶,也徹底泡湯了……

人都沒抓住,千絲網沒能攔住對方,兩人肯給他靈寶才怪呢,他也很識相,根本不提這一茬,彷彿就沒發生過這件事一樣……

「不如何,那是我黃金獅子一族的東西!」獅心王的雙眸之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該死的葉擎,好好的幹嘛要拿出這聖器來,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呢……

「原來,你們黃金獅子一族的目標竟然是那柄長槍,拿到它有什麼特殊之處? 與君謀情:嫡女爲後 或者說,它可能是一件極品靈寶?」雷暴眼前一亮道。

極品靈寶,可遇而不可求,即便是以他的地位,在成就王侯級強者以後,也只能得到那麼一件極品靈寶罷了,再想要,就只能靠他自己去搜集了。

「雷暴,這不管你的事,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如何才能殺了葉擎,才是我們目前最重要的任務!」獅心王面色陰沉道。

「既然用法寶都拉不住他,那就只能使用陣法了……」雷暴開口道。

「用陣法困住此人,然後慢慢圍殺,倒也不失為一種辦法,可是,如何才能讓他乖乖的進入陣法之中?」蛇形皺眉道。

「引他進來!」獅心王道。

「引他?你開什麼玩笑,現在可是我們在追他,不是他在追我們好吧!」蛇形頓時翻了個白眼道。

「就是,你這個主意,未免也太不靠譜了吧……」雷暴也跟著道。

要是能引他,不,哪怕是能讓自己追上他,也不用這麼多人幫忙了,雷暴自己就有信心抓住葉擎!

可關鍵是,那葉擎滑不溜秋,十分狡猾,別說是跟自己交手了,就算是其他如同雷錘,獅駝這樣的八品元丹,也是離得遠遠的,只會去偷襲那些普通元丹,或者是七品元丹……

「你們懂什麼,看那葉擎的路線,雖然經常變換方向,可大致範圍,還是朝著北方而去,我們先一步去北方設置好大陣即可!」獅心王道。

「那你怎麼知道,他會入陣呢?總不能布置個許多個陣法吧,我們也沒那個精力和時間!」蛇形道。

「笨蛋,我們可以在他突入我軍之中時,慢慢的調整葉擎的方向即可,如此以來,他必然還是會按照我們設定的大概路線出逃,最後的結果,必然會落入我們的大陣之中!」獅心王道。

「有道理,既然如此,獅心王殿下就帶著雷錘一起去布陣吧,這裡交給我!」雷暴道。

之所以讓雷錘跟著,雷暴也害怕這傢伙在陣法之中做手腳,到時候連他一起收拾了,他可就沒地方哭了……

「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反正我的千絲網也破了,留在這裡也沒用!」蛇形道。

他的心中,也有同樣的隱憂……

「好,就我們幾個前去,這是我設計好的路線圖,以及要布陣的位置,你們注意只要那葉擎偏離了方向,就及時修正!」獅心王道。

「放心吧,這事,交給我!」雷暴開口道。

「你的速度快,有勞你帶我們前去!」獅心王看向一旁的黃金獅子道。

「好!」那黃金獅子聞言點頭,隨即手中出現了一個小帆船,雷錘,蛇形相繼上船之後,小船如同離弦之箭,繼續向前飛去,其速度,甚至比葉擎都要快多了……

蛇形看著遠去的獅心王和蛇形,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

「終於走了,接下來,是該到了我表演的時刻了!」

「獅心王,不知道你貪圖的那柄長槍到底有什麼貓膩,甚至能讓你不惜放棄成為純血凶獸的機會,不過,它註定是我的了!」 此時的葉擎正在亡命狂奔……

之前那道千絲網,雖然沒能攔住他,可是也耽擱了他逃跑的時間,結果被在傳送的瞬間,還是被十多道法器給轟擊在了後背之上……

只是,那些傢伙所使用的都是法器,而他的後背剛好有羽翼翅膀在,幫他抵擋了不少傷害,不過即便如此,現在的葉擎也是神體受損,內腑受創!

現在可是關鍵時刻,葉擎不敢大意,眉心空間中的信仰之力不要錢一樣,灌注到五臟六腑之中,修復傷勢。

至於神體的外表傷勢,倒是無礙,只是看上去嚇人,等他多嗑點元丹,以元丹的元氣,加上神體本身的恢復能力,很快就能修復傷勢。

就在葉擎玩命狂奔的時候,後方,雷暴直接化作一股閃電奮力直追,而觀其速度,甚至比葉擎還要快的多,只可惜,獅心王和蛇形兩個並沒有看到這一幕,否則的話,他們絕不可能遠離……

葉擎正在狂奔,突然感到一股危險來襲,急忙震動背後的羽翼,強行給自己挪了個位置,只見他原本所在的地方,一團銀色雷霆直接炸開,威力之大,比之葉擎之前見到的雷震子還要誇張十倍有餘……

如此威力,元神境正面挨上一下,恐怕都得完蛋……

「該死,竟然躲過了我的神雷攻擊,浪費了一顆玄剛雷!」

雷暴心中不禁有些後悔,這玄剛雷製作不易,可是他用來保命的底牌之一,就算是元神境都扛不住,結果就這麼浪費了一枚……

當然,也不算完全浪費,葉擎雖然躲過了正面的衝擊,不過玄剛雷爆炸的餘波,還是讓他受了一些傷,尤其是剛剛治好的內腑,再一次遭受重創,至於體表傷勢,那就更不用說了……

「葉擎,你跑不掉了,給我乖乖把靈液,還有那柄長槍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天雷豹化身雷電,直接追了上來。

黑金豪門:早安,老婆大人 「原來你們的目標是靈液和我的法寶?哈哈,只可惜,你們來晚了一步,靈液,早就沒了!」葉擎大笑道。

「沒了?怎麼可能?你是人類,那靈液對你沒用!」天雷豹聞言不禁怒道。

「咦,你還有點腦子啊,沒錯,靈液確實還在,而且就在這裡!」葉擎說著,手中多了一個玉瓶……

這個玉瓶正是他在虛神山裡得到的,不過靈液現在卻沒有被盛放在裡面,而是被葉擎裝入了另外的容器之中。

「對,就是這個,快,把它給我,我可以饒你不死!」

瞬間,那天雷豹止住了腳步,雙眼放光的看著那玉瓶……

盛放靈液的空間法器,幾乎都稱之為玉凈瓶,不過不同的人煉製的玉凈瓶,其外表自然不會一樣,有的長的,有的放的,還有的是遠的,因為使用材料的原因,顏色也不盡相同。

不過,從虛神山之中產出的玉凈瓶,卻都是同一種工藝製作而成,幾乎一模一樣,數萬年前,他們天雷山一脈也曾經去過虛神山,得到過玉凈瓶和靈液,雷暴一眼就認出了,這枚玉凈瓶,確實是來自虛神山。

看到雷暴止住了腳步,葉擎不由得鬆了口氣,剛剛那一撥爆炸,雖然他躲開了最中心處,可那玩意威力還是太大了,舊傷未愈,又添新傷。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神體太強的原因,使用信仰之力療傷,對於其他人,無論是再嚴重的傷勢,幾乎瞬間就好,而到了他之力,速度就慢了百倍不止……

兩次受傷,使得葉擎的狀態下滑的有點嚴重,迫不得已,只能拿出玉凈瓶,先忽悠一下那雷暴,拖延點時間,好恢復一下神體的傷勢。

「給你?我有什麼好處?你說放了我,我怎麼才能相信你呢?」葉擎開口道。

「我身為天雷山一脈的少主,一言九鼎,你自然可以相信我,不過,除了靈液之外,還有那件長槍法寶,也一要一併給我!」雷暴笑道。

看到葉擎身上有靈液,他總算是鬆了口氣,只要拿到了靈液,他就可以成就純血凶獸,再拿到那長槍,嘿嘿,論各大神山的年輕一輩,還有誰是他的對手?

「你還真夠貪的……」葉擎忍不住諷刺道。

「你不給,難不成想死?」雷暴冷笑,手中多了一柄通體碧藍的長槍,槍尖上隱約有雷光閃耀。

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身後的那些追兵也快趕到了,此時的雷暴不禁有些著急了,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則的話,那些傢伙一定會通知蛇形和那獅心王的,到時候一旦兩人返回,這裡的局勢,可就不在掌控範圍之內了!

「嘿嘿,傻,逼,去追吧!」

葉擎冷笑著看了那雷暴一眼,隨手將瓶子用力擲出,以葉擎的力氣,可想而知,那玉瓶會飛多遠……

「混賬東西!」

雷暴見狀大怒,看了看葉擎,又看了看那玉瓶飛出的方向,忍不住一跺腳,直接朝著玉瓶追了過去……

在他的心裡,自然還是靈液最重要,葉擎死不死,對他來說沒什麼意義!

「哼,終於可以多殺幾個了!」

葉擎轉頭看向那一大群追兵,嘴角流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

他們人雖然多,但卻留不下自己,自己殺完就跑,他們拿自己沒轍……

他有數以萬計的元丹,可以補充元氣,以現在的消耗,就算是支撐個一兩年都不成問題,而對付這些傢伙,哪裡用的上一兩年,最多一兩天功夫,就可以殺光!

而且,這些傢伙身上也有大量的寶貝,完全可以做以戰養戰,比消耗,那就看你們有多少族人吧!

背後羽翼一展,葉擎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人群之中,長槍彷彿是奪命的死神,凡是被它碰到的人,五一不被吸幹了全身所有的精血和法力,甚至還有靈魂……

不知道是不是葉擎的錯覺,在吸收了這麼多人的血液,法力,元丹,靈魂之後,自己手中的這柄長槍,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具體如何還說不上來,總之,給葉擎的感覺,彷彿是有了生命一樣,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一柄長槍有了生命,他也不知道為何會有如此想法……

不過,這時候他卻想到了另外一柄短槍,也就是那弒神槍……

要說弒神槍是一個生命,恐怕誰都不會反駁,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堅持,還有獨立的意識!

可弒神槍是神器,難道說,這柄長槍也是神器?

否則的話,那雷暴怎麼會指名道姓,所要這柄長槍呢?

如果真的神器?

想到這裡,葉擎的呼吸不禁有些急促……

說起來,還真有可能,畢竟這長槍,是從虛神山秘境中得到的,而虛神山秘境的主人,可是萬獸神君,他的下屬之中,有神器也不足為奇!

而且,他得到的長槍,還是一件,而是兩件,幾乎一樣的長槍,如果這一件是神器,那麼另外一件必然也是!

最讓葉擎興奮的是,這兩柄長槍的主人,只是那城主府的侍衛,侍衛手中的都是神器,那麼主人呢?殺死他的那人呢?

他們身上的法寶,應該也都是神器吧…… 想到這裡,葉擎恨不得找個地方,好好欣賞一下那取自城主府兩人身上的小刀和小劍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

只是,現在畢竟還在遭人追殺,還需先度過此劫才行。

背後羽翼一震,葉擎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那群凶獸血裔的人群之中。

由於沒了幾個主要人物的阻擋,葉擎的顧忌少了許多,魔性長槍開始發揮出它應有的威力,幾乎隨意橫掃一次,都能殺死數個凶獸血裔。

殺了一陣,約莫幹掉了二三十凶獸血裔,體內法力消耗殆盡,計算著時間,那雷暴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返回,葉擎吞咽了一顆元丹,而後背後羽翼一震,直接消失在原地……

不知道是上天註定,還是別的什麼,總之,雖然沒有了雷暴從中指引,但是葉擎的逃跑路線,竟然和獅心王預設的埋伏地點竟然驚人一致……

另一邊,火雲兒,石浩,夏紫三人已經匯聚到了一起,三人身後更是跟著上千人的隊伍,正急匆匆的朝著葉擎的方向趕去。

三人,一個代表天火古國,一個代表天石古國,一個代表天楓古國,輕而易舉的聚集了大批強者。

尤其是石浩,在找到了自己的護衛隊之後,更是當場斬殺了自己的護衛統領,而後帶著其餘護衛,以天石古國皇子的名義,徵用了不少來自天石古國的強者。

葉擎這麼一路走走停停,數百追擊他的凶獸血裔,已經被他幹掉了一半。

由於大量的吞噬元丹,不停的消耗,補充,消耗補充,他的修為也在飛速提升,已經隱約接近元丹後期,須知,他進入元丹中期,也不過才兩三天時間而已,這個進步速度,簡直能嚇死人。

不但是功力的進步,神體的修鍊也沒有拉下,幾次受傷修補,雖然耗費了大量的資源,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神體也是更進一步,已經達到第二層小成,朝著大成境界進發。

渾源神體的每一層,都分為小成,大成,圓滿三個階段,一旦達到圓滿,並且功力突破到下個階段,就可以進行下一層次的修鍊。

而同等級情況下的神體,即便只是小成,也是同級當中的強者,加上葉擎成就前所未有的十一品元丹和魔性長槍的力量,才能使得葉擎,即便是在高他一個境界的洞天境當中,都罕逢敵手。

火神秘境北部的一片叢林,地上有著不少血跡,周圍散亂的躺著一些火神秘境原住民的屍體。

這些火神秘境原住民,其實就是生活在秘境中的異獸或是妖獸,受到火神秘境規則的影響,這裡的妖獸雖然不會被限制在元丹境以下,但最多也就能達到元神境界。

並且因為缺少功法,法寶的情況下,雖然戰力不錯,但是對於進入火神秘境的頂級天才來說,威脅並不算大。

獅心王,雷錘,蛇形,三人站在一起,獅心王背後的那黃金獅子正在主持陣法。

「我們剛走不久,就接到傳信說有變故,但具體是何變故,卻是不知,也不知道那雷暴有沒有按照計劃進行……」獅心王皺眉道。

火神秘境之中,傳信只能傳遞一些簡單的消息,比如兩件同源的法器,催動其一,另外一會跟著顫動,再比如毀掉其中一個,另外一個也會跟著自毀等等。

利用這種較為原始的方式傳遞消息,頗為不便,所以他們只知道發生了變故,卻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

「請獅心王殿下放心,我家少主必然會按照計劃進行,靈液對我天雷山一脈,無比重要!」雷錘瓮聲道。

「但願吧,現在陣法已經布置妥當,就等那葉擎過來自投羅網了,獅心王殿下,這陣法,不會有問題吧?」蛇形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