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之後,他決定此月尾召開五十年一次的「修為測量會」,來督促大家加速修鍊,同時好以此來觀察寧風宛和羽妃燕兩人的修鍊情況,誰知第二天竟聽到兩人同時蹦了一段的傳聞。

五位戒塵都感到震驚,她倆進入學院時一個道階一段尚欠三分,一個道階四段只多五分,按道理,她倆平均至少也得修鍊九十年左右,可這才三個月時間,兩人竟然同時提升一段修為。

一定有問題!

瀚辰這便代表五位戒塵,特別來到兩個丫頭面前盤問此事。寧風宛坦然相告,說是吃修為丹的效果。瀚辰問丹從何來,寧風宛便直接回答是自己煉的。

這是她自己煉的,卻還是從家鄉帶過來的。

瀚辰哪顧這麼多,當時喜上眉梢,卻又不敢置信地問:「你是妖獸怎麼會煉人類修為丹的?」

從一開始他似乎就從未懷疑過她說的話,只是每次又故意安慰自己[不可能的。]

學院里學子數不勝數,可是會煉丹的嚴格來說還只有一個。其他幾個因為是半調子,煉出來的丹都不能下咽,所以不能說是「會煉丹」。

寧風宛呵呵笑道:「我現在不是和人類一樣的修鍊方式么?怎麼?就不能和人類一樣的煉丹?」

瀚辰擄了擄長簾鬍鬚,眸子里瞬間掠過數道光芒,拉長聲音道:「噢……那是那是。」

說罷趕緊走了。

你說這人兒……

寧風宛還有事沒商量,趕忙追上去:「懇請戒塵等等!弟子還有事相告!」

瀚辰還以為她又有秘密要說,一整嚴態肅穆地大步踱來:「你,還有何事?」

寧風宛窘澀著,感覺一來到學院,自己千倍大的輩份就打了大半折扣,清了清嗓子,望著他很小心翼翼地問道:「弟子那三層功法什麼時候可以學?」

瀚辰心裡「嗨」一聲嘆,[原來她不是有秘密要說。不過她問的倒有趣。]

一般這都是學子們師伯按編號、排日子,讓他們先後秩序到「珍籍樓」參閱功法書籍的。以免人多複雜,偷偷摸摸打書籍的歪主意。她倒好,自己等不及了。

「你們師伯一定還在安排,所以才沒有通知你們。」瀚辰態度變隨和。

「通知?是否我們可以自己去『藏經閣』看功法?」寧風宛習慣性吐出天上的藏書閣名字。

「藏經閣?這名字很新鮮,不過應是『珍籍樓』才對。」之後回道:「當然要你們自己去看功法。這是必然的。」

兩天後還未下課,管理書籍的乜師伯突然派一個侍衛到中層十一號教室,通知歆思導師請寧風宛和羽妃燕到珍籍樓集合。對角派弟子見其離去,心裡妒忌得似貓爪子在心裡磨。

珍籍樓,在整個府城最西頭「西香院」。此名是因「書香千秋,學海無涯」而聯想得名,所以其「香」並非「香臭」之香,否則就太俗了。

珍籍樓是三座房子連在一起的書籍樓。據說裡面書文廣博,有許多都是一位前輩歷經人生,一點一滴親自記載下來。至於這位前輩是誰,只有院主才知道。裡面有相關藥草、兵器、鎧甲、功法、畫符、煉丹還有世間奇寶的各類傳聞說法記載。

「書山字語片片珍,慧識惜文墨千金。信手拈來讀真機,青山不老過永生。」這是珍籍樓門口石柱上的題詩。

寧風宛雖然看過天宮藏經閣的書,卻也同樣對人間的藏書充滿好奇。

寧風宛和羽妃燕正看著石柱上的詩文,前面大門邊傳來巨藍風派「芷蘭」的聲音:「快過來,在這。」

原來巨藍風派的成員早已經先召過來。她是乜師伯叫來特地接應自己的。透過大門,看向她右邊,那裡已經男男女女站成一夥。

寧風宛和羽妃燕隨著芷蘭的招呼趕過去,來到乜師伯面前。

乜師伯是一位壯年面貌俊士,烏黑頭髮和鬍鬚包圍著長瓜子臉,一身灰銀色靈衫。修為已至玄階散仙。飄行無影無聲,看似是個極其冷魄的人,劍眉跋扈飛揚,羊目長而大,顯得好凶。面上看不出一點情采。他冷峻地問:「你們倆就是巨藍風隊長?」

寧風宛不懼不亢道:「是。」羽妃燕跟著點頭。

乜師伯從背後一張紫紅木桌上拿起兩塊玉牌,上面分別標著「巨藍風兩百五十三號、巨藍風兩百五十四號」,交到兩人手裡。再指著四個很長的竹卷冊,在最上面的第四冊末尾指了指,「寫上自己的名字和派、號。」

乜師伯會將這些竹卷分幫派類置。從此以後,學子們再來珍籍樓,便拿屬於自己的號碼來參閱。寧風宛和羽妃燕依依照做,在巨藍風派專屬竹卷末尾,登記了自己名字。

見大家到齊,而這是新的一支派隊,乜師伯站在一群學子的前面,將這裡的規矩特別宣讀一遍:「前來參閱者可以選擇在西香院院子里觀看與學練,也可以將卷冊帶離『珍籍樓』一個月,一個月之後務必奉還。隊長有催促的責任。

其次一個月之內完成功法學習並退還『卷冊』者,可以參閱一些其他的書籍,月尾的一天則必須離去。」

巨藍風齊道一聲:「弟子遵命!」

乜師伯「嗯」一聲,開始從寧風宛和羽妃燕念號:「二五三號、二五四號。」

寧風宛和羽妃燕一聽這是簡讀,異口同聲忙應道:「到。」往他前面跨一步。

「二五三號,想學什麼功法?」乜師伯盯著藍衣學子道。凡是戒塵出面請求的,他都會提前安排。眼前她倆就是。


原本寧風宛是一種靈根下三層連續升經功法,但聽師伯這樣一問,想到自己目前還只有火系靈根的「神目炬」和「洪三異」功法,風靈根和金靈根還沒有著落,就將一種靈根下「三層」功法,換成了「三種」功法,「風火金」三種靈根便可各學一種了。而且是太虛的。

「太虛」是大多數人喜歡的職業,這也是寧風宛喜歡的其中一個理由。其次是因為它可以遠距離攻擊。

羽妃燕由於是「金木」靈根,所以此生註定只能學神武法。而其實她再多「水火土雷冰」其中任一種靈根,或者從「金木」靈根里隨便調換一種,就可以學太虛法。但靈根是人一生下來就註定的。沒辦法。

見乜師伯給自己發過卷冊功法后寧風宛才知道,原來所謂的典籍功法並不是厚厚的一本書籍,相反而是一些零散的卷冊。寧風宛感到奇怪就問:「乜師伯,所有的功法都是零散的嗎?」

很多人都問過這問題,但是態度各異,有的人純粹是好奇有心而沒肺,還有一些是出於打歪主意等等。

乜師伯閱人無數,卻也只能大略的將陌生人反應列為「好奇」。但想到瀚辰說,這兩位新進的插班學子,是兩個十分端正的學子,進入學院時又有過那樣艱辛的經歷,冷漠自然就變淡了,耐心地回道:「學院里所有功法,都是憑著一點一滴地記憶推記而來,也是通過很多人熱心奉獻自我講解記錄而來。久而久之才累積成一本三種職業較齊全的功法秘籍。

基本上三種職業已有,從凡階到混沌階的功法記錄,總共累積到一千多種。」

一些老學子聽到這裡也忍不住「哇」一聲感嘆,因為自從進入學院里以來,這才聽到有關「珍籍樓」的歷史傳聞。想來,學院建立起來是真的艱辛啊。

寧風宛也跟著激動起來:「被發現的已經有這麼多,沒有被發現的想必更多了。可是有關原版的三種職業『典籍升級功法秘籍』呢?為什麼非要前輩們這樣去手記?」

乜師伯嘆道:「很久以前,這三種典籍功法在三大宗手上,所有想學功法的人都得去他們那拜師學藝,突然妖魔作亂與三大宗一場撕戰,正宗典籍功法就這樣消失。三大宗和妖魔兩敗俱傷,從此也不復存在了。

但據說,三大宗消失以前,抄錄過幾本整部的正宗功法,可是卻在那一夜之間全部都消失不見。

有人傳言,曾經有人發現過盜取抄錄本的人。不知後來抓到沒有,消息只傳到半途也又無音訊了。

後來有人覺得可惜,如果從此沒有這些功法,很多優秀人才就要被埋沒了。他便帶領自己的人四處巡遊,記載各種功法,千辛萬苦。其中一個隊員就是咱們的院主。」

【ps:[niè乜師伯]

為了感謝大家的等待,特別上傳了三千六百多字。謝謝謝謝謝,這麼給力,大家快投票票支持啊。求推薦票票求收藏……】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原來是這樣……」巨藍風感慨萬千。

「功法書籍,其實不是沒有聯在一起的整本。只是為安全起見,又不丟失,你們學的功法就另外用卷冊抄錄下來。」

這樣大家可以分別學習,不用導師在課堂之外拿著一本書,將三種職業的學子分出來再教導。這樣既費人力又費時間。

「哦。這樣很好。我們喜歡。」想起學院的往事,巨藍風更對其中的三大宗感興趣,道:「對了,師伯再給我們講講三大宗的事吧。我們還只知道現在的『亭仙都、千影宗、貫月堡』,不知以前的三大宗是什麼樣的。」

乜師伯意味深長地道:「說起三大宗,話就長了。

曾經的『傲仙宗、九天宗、浩林宗』震驚全世界,他們在洪荒曾經稱的上是『散仙至尊』。

其中九天宗的宗主乃至凡仙『三天真皇』境界。

傲仙宗宗主也至凡仙『三天真皇』境界。而浩林宗也達到了凡仙的『太上真人』。

三宗弟子也均入到『仙人境界』,並且還有些已至『洞仙』、『華仙』,最高的還有『青靈』境界。

三宗珠聯璧合,宣稱能夠剷除所有的邪魔妖獸。

但當時魔有魔帝、鬼有鬼帝、妖有妖皇、獸有獸王,邪魔弟子的數目恰是三宗的一倍,四大邪魔聯合在一起,也宣稱一定會烈戰三宗最後稱霸。

結果一開戰,便戰爭無休止,人間百姓已無生路可逃,後來是一位聲稱『伏羲』的人皇突然出現制止了此事,之後,他也就沒了音訊。」

寧風宛卻心知肚明,[後來他不就是到天上登基了。人間仁義天上虛偽,反覆無常的蛇身怪人。]


「院主說,這位千辛萬苦到各地搜尋與記載功法的人,正是九天宗後代弟子,他帶著三個徒弟遠行了一千多年之後,才遇上當時的院主,後來他們一起又經歷了一千多年,那九天宗弟子和其他人都因為未突破下一階,糟臨死劫而逝。只剩下院主還活著,為了完成他的遺願,之後就建立了『亞雅學院』。」

寧風宛道:「這麼說『亞雅學院』已經建立一千多年了?」

這一說,令在場聽者突然都將目光投向她去,「你是怎麼知道的!」

連乜師伯都算不清學院的時間到底多長,尚不知伏羲出現在人間的時間距離現在有多長,不知她怎麼一時間這麼肯定。豈知,她知道伏羲登基天皇之位,時間在人間已是三千多年的歷史。而從故事裡面過去的兩千年來算,這亞雅學院就是兩千年多一點建立的,這不是「建立一千年」又是什麼?

但聽大家這麼一問,寧風宛臉上刷地紅了。豁然才想起,自己知道伏羲的消息可別人不知道,露餡兒了吧。「呃我是……隨便猜的。」

「噢……嚇死人了。」還以為她又變成九天宗的弟子了呢。

大夥回到正題上,「這知識真是來之不易啊。」

乜師伯指著大家道:「所以說你們學習一定要認認真真地學,不要偷賴,等到成為大神之時,回過頭你就會發現,一切艱辛都是值得的。」

「謹受師伯教誨,令弟子大徹大悟。」巨藍風所有隊員躬身敬道。

聽完乜師伯的往事回顧,寧風宛和羽妃燕拿著自己功法到西香院院落徑自開始學習。後來陸續領到功法的隊友們見隊長沒有離去,也都留在院落里練習起來。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怕手上的功法卷冊會被搶走。加上「奪天階虎」這件事才剛結束,不好的事一定還在後頭。現在連無名派都開始對巨藍風不懷好意,對於有功法卷在手的學子們,就是危機四伏。

所以在這裡練,無疑是最安全的。不過大老遠對面,就有一些二級中層學子在對面練御劍,有好幾個老往這邊蹦,但每次飛到中間就掉下來……

寧風宛這回三種功法,分別是太虛升級功法風系第一層「隔空取物」、金系升級功法第一層固體效果「金不可摧·受力自強」、散功法火系功法疊加「焚萬里」。

寧風宛練完風系和金系功法,此時體外,火焰正延著人體從頭到腳逐漸長出來,之後還隨著她的意念往一條什麼都沒有的線上燒去,這便是「焚萬里」學習成功。她又將火焰撤回,試著將自身火焰長大,這樣是將三昧真焱從丹田輸發到毛孔之外而成。

火焰接到運功時體外還未完全飛逝的天元,便自行接連火焰,成整身燃燒起來。

修為低的人一般最多只能堅持一刻時間,因為發功會自動斷掉天元吸納,這同時天元散的就比較快,被利用到的就少些。而修為高的人吸納量很大,斷掉天元吸納時,天元散去的即使快,被利用到的仍然要多許倍,持續的時間自然長些。

但寧風宛早學會精箭「收放並施」的方法,這火焰完全可以持續不斷燃燒體外。在任何級別下,都是很難有人做到的,何況是在道階層次中。

不過只有當這功法升級到第二十層,才能達到「焚萬里」的效果。而達到第二十層的時候,同時也已經學到二十種不同形勢的功法,這就是「典籍目錄升級法」的奇妙之處。而「焚萬里」原義是指火焰熱量涉及的範圍,而不是指火可以燒到很遠以外。

乜師伯站在院子門口,看到她身上火焰竟超過半柱香的時間,心中一震。接著又看向紅袍女子。

羽妃燕對文字的理解,在那一世便是無可挑剔的,在這裡亦無話可說,看什麼都一眼就懂。這是她學功法不用人點破的一大優勢。寧風宛學完三種功法不花一柱香的時間,她雖然及不上,卻也只用了一柱香時間。她兩種靈根因為在功法材料上受到限制,一直不是按目錄升級順序學習,所以這次直接從神武法金系第十一層「玄旋束縛」、木系第九層「根深九底」開始學習。

寧風宛和羽妃燕異於常人的學習,將周圍的人驚傻,提前一個月完成功法學習,也通過了乜師伯考核,終於進入「珍籍樓」自由參閱時間。珍籍樓里每一行每一列前後都有侍衛嚴格看守。

寧風宛看向空格櫃里,通過注示藥草類、兵器類、鎧甲類等等皆被她一目掃過,最後手落在注示著「遺失與秘密」的其中一格上面。

裡面載記很多奇談異寶,彷彿都是空口白話,令人不敢置信。竟然還都是她聖幽藍孤陋寡聞的。比如,宿印碎片、八字神秘晶石等等,裡面好些奇寶名稱,是她在天上都未聽說過的。

她一直以為在奇寶方面,自己是無所不知的,可是和這本書相比,自己似乎就變得異常渺小了。

而在她聽說那些奇寶之時,就是一些可望而不渴求的東西。那時她可以憑著自己對萬物的靈息去搜獲它們,卻也並不容易,因為它們始終只是傳聞之物,搜獲它們猶如是水中撈月。而且天庭早有規定,一切「聖物」皆歸天庭所有,神仙私人不准許獲取這些聖物。

量你有通天本領,這些聖物也不可佔為己有。

對於眼前新鮮的奇寶名稱,寧風宛苦思冥想,會不會是凡間與天上的奇寶名稱不一樣,否則怎會都是自己不曾聽說的?

羽妃燕看了看書上另一處,嘴裡不自禁地念起:「『一曰,此鎧乃一種神奇資質與生俱來之有,因為它們同時出生,卻又降臨異地,之後就出現在人間。二曰,極陽之氣所化,與陰相對,所以有盛陰魔鎧也有震陽神鎧。三曰,某位聖人煅制而來。』

我看此物可能是真實的。」

寧風宛思忖道:「何以見得?」

羽妃燕道:「傳聞傳聞『是因其有而傳』,本來無一物怎麼傳?

不然他們幹嘛不來個『四曰,此物純屬虛構』,有一點可能是虛構的,他們都一定會通過語言表達出來,可是只有那三條,便則證明不是假傳了。」

寧風宛對羽妃燕的主張見解很是欣賞,越來越對書中介紹的奇寶感興趣,說時眸中閃爍光亮,手指到之前看中的一個:「你看這『聚齊八字,力量齊天。宇宙洪荒,任我稱雄』好氣勢好雄壯!」

羽妃燕一面深沉地道:「一般人都會誇大其詞,只要力量稍微高過什麼,就會將其物吹得天大地大,這個太不實在了。何況後面還有一句『若虛若實,見后確鑿。一去方古,便見分曉』,連探測者都說是『若虛若實』的東西,你還管這東西幹嘛,我看這便真正是假貨了。」

寧風宛卻偏偏對這感興趣,言語之下得她方才真傳,更有高深莫測地意味兒道:「如果完全不可信的東西,相信載錄此說的人,不會刻意將它錄上『書目』,否則就是迷惑學者。既然錄上來了,那就是說,還是『有可信之處』的。」

羽妃燕搖了搖頭,「無可救藥。」

寧風宛卻噙著一絲怪異地笑,信心道:「越難得到的東西,我越感興趣。」

羽妃燕聳聳肩,「隨你。不過記得去『方古』時別把我給丟下。」

方古到底是什麼,書中沒有詳細說明。但肯定一定是指一個地方。

【ps:有關「凡仙」的等級,去「作品相關」裡面的「所有等級…」裡面查。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薦票票。感謝大家……】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書中所介紹的奇寶甚多,卻一直沒有說出那些奇寶的形態與字義在哪方面突出。

看到「八字神秘晶石」一處后,兩人草草將其它內容翻閱了一遍,便又回到注示「功法」的空格里,寧風宛猜想擺在這裡大眾可見的,一定不是正宗功法內容。

打開看,原來裡面講的是「功**能」介紹。其中最關鍵的一條是「典籍目錄升級功法,修為每升一段,才可以學一種。」不過這一點大家早知道。

兩人相視無趣地一笑,勾肩搭背相邀著,懶洋洋向樓下步去,「此處不無能,是吾無能受。晉級時方取,此時不晉級。無聊無聊……」

「誒對了,咱倆把別人的功法借來學一學吧,說不定可以湊齊階段內未學滿的。」羽妃燕奇思妙想地道。

似乎人生來就為功法活著。

「可以這樣嗎!」寧風宛驚喜道。

「沒人說不可以啊。」羽妃燕打趣地抖了抖眉。

「好!咱們快走!」寧風宛心中猶似放下一塊大石頭,無所顧地接受了這樣的意見。


兩人回到西香院院子里,一邊指導隊友學習功法一邊自學,發現隊友們的功法疊加起來,確能湊齊自己階段內的所需功法,斷斷續續半個月之後將自己的功法填滿。寧風宛風金系便有十五層功法,火系的散功法只能和散功法疊加,卻也意外獲得兩種。羽妃燕則金木系各滿十二層。

連隊友們的功法也一氣在半個月之內學完。其中有少部分是頭一回獲得自由參閱的空間,高興極了,得乜師伯考核成功后,立馬朝珍籍樓上飛奔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