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不管是三井財團還是岩崎財團,都不會把自己家族真正的老巢位置讓陳天知道,所以他們與陳天約好的見面地點,只能是臨時住點,這樣即便被陳天知道了也無所謂。因為說不定在這一次見面后,這住點就已經作廢了!

到了岩崎家族,一番交談之後,其岩崎家族給出的結果果然與三井家族一樣,不會幫松島家族,但也可以保證不與松島家族做對。

本來,事情到這裡應該說還是圓滿的,可是當陳天與百惠子離開岩崎家族的時候,卻是陡然看見了另外幾輛車衝進了岩崎家族的院落。

這一變化,讓本該發動汽車離開的陳天,稍稍等了兩分鐘。

接著,幾輛車便在距離陳天不遠處的一個地方停了下來,然後車門打開,其中一輛車裡,走出了兩個上了年紀的老者。而對於這兩人,陳天雖然沒見過,但百惠子卻是認識。

「怎麼會是他們?」百惠子一愣,禁不住驚訝道。

陳天一聽百惠子這語氣,就知道沒好事,而且這兩個老者的身份絕對不低,否則的話也不可能直接把車開到岩崎家族的院子中去,甚至連門口的保鏢都沒有敢攔一下。

「你認識他們?」陳天問。

「說了他們的名字,你也認識。那個頭髮斑白的,就是住友隆升,至於他旁邊那個……叫梅川銀戶!」

住友隆升?梅川銀戶? 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 日!陳天忍不住破口大罵!這兩個名字,他當然聽說過,而且熟悉的很!

住友隆升,就是島倭四大財團之一住友財團的現任家主!至於梅川銀戶,這個更是不用說了,只要一聽「梅川」兩字,就知道那傢伙的身份了!

「這兩老不死的,怎麼會跑到這裡來?」陳天大腦飛速旋轉,很快他就想出了一個可能。

住友隆升既然跟梅川銀戶坐在一輛車裡,那麼寓意已經很明顯了。住友財團怕是已經成了梅川家族的同盟,而他們今天來此,應該就是來說服岩崎家族的。

說白了,梅川銀戶也是來找盟友的,不過他的出場方式,著實比陳天和百惠子囂張了很多。不但敢在岩崎家族中帶著大量私人武裝,甚至還有住友財團的家主親自陪同,單是這一點,岩崎家族就不能小覷。

「天,你說岩崎家族會不會答應他們?」百惠子難免有些擔心。

事實上這是不可避免的,畢竟現在的梅川銀戶比松島家族更得勢,與他們合作自然也更有保障!

「應該不會,岩崎家主不是那樣的人。」陳天一邊說著,一邊發動了汽車,快速的駛離了岩崎家族。

也幸虧時間趕的巧,陳天與百惠子早一分鐘上了汽車,否則的話說不准他們會在岩崎家族內與梅川銀戶等人來個面對面的偶遇。

毫無疑問的,一旦梅川銀戶看見陳天和百惠子,肯定會當場命令他身旁的保鏢捉拿陳天與百惠子,然後一場廝殺大戰是肯定避免不了的。

到時候,陳天就算能滅了梅川銀戶身旁的保鏢,但在那麼多人的圍攻下,想要再照顧百惠子就有些困難了。何況住友家族既然已經成了梅川銀戶的盟友,那麼他們的人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

所以,陳天沒再多呆下去,不過從岩崎家族沒有當場把陳天和百惠子供出來的行為看,岩崎家族目前還是可以信任的。要不然,剛才岩崎家族的人只要一句話,車內的陳天和百惠子就會瞬間暴露。

離開了岩崎家族,陳天開著車一路狂飆!而在副駕駛上的百惠子,神色就沒那麼好看了!

本來,按照今天兩人的計劃,在拜訪了三井財團和岩崎財團之後,接下來就要去住友家族的。總之四大財團要挨個來一遍!

可是現在,很明顯住友家族是不用去了,去了也是白去,說不定還有危險。那麼四大財團中,也就只剩下一個安田家族了。

雖然陳天本來就沒打算,四大財團都會明確表態站在百惠子這邊或者全部中立,但是此刻看到這一幕,他還禁不住有些鬱悶加蛋疼!

「看來接下來這安田家,也不是那麼好談的啊!」陳天點了根煙,咧嘴道。

依陳天對四大財團的了解,其中三井財團與岩崎財團一直關係很好,屬於盟友!而在大事件大決定上,兩個家族一般都會共進共退。

同樣的,剩下住友家族與安田家族,也是這種關係。他們兩家是穿一條褲子的夥伴,而現在住友家族已經聯合了梅川家族,那麼安田家族應該也會這麼選擇。

是以,陳天說接下來的安田家族一行,怕是沒那麼簡單。他剛才所說的「不好談」,並非只是會談結果的好壞,而是暗指其他的危險!

不過不管怎樣,這一行總是要去的,不然豈不是看不起人家安田財團。是盟友還是敵人,總得親自試了才知道!

安田家族距離東平有些遠,單是去一次就要三個小時左右的車程。而在車上,陳天撥通了安田浮山的電話。

安田浮山,也就是安田財團的少主。很早之前陳天就與他喝過酒,自然記得他,一個二十歲很彬彬有禮的小夥子。

電話中,知道了陳天與百惠子要來,安田浮山遲疑了幾秒鐘后,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掛掉電話,陳天不自覺皺起了眉頭,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不過這些他卻並沒有告訴百惠子!

三個小時候后,按照安田浮山所說的地址,陳天終於找到了安田家族的這個臨時據點。這是一個並不算遼闊的小縣城,但是這縣城卻極為的繁華,隱隱透著一股大都市的勁頭!

此時,已經是將近下午五點多,夕陽一點點的下沉著,眼看著黑暗即將來臨。

一天的時間,陳天與百惠子從東平狂奔到了這裡,單是在路上就用去了七個小時,由此可以想想他們這一行跑了有多遠!

車子到了門口,安田浮山已經在等著了。

「陳天,松島小姐!」安田浮山很是有禮貌的打了招呼。

陳天笑著回應,而百惠子也勉強擠出了一抹笑容,微微有些不自然。這丫頭雖然較以往大有改變,但她終究還沒有達到嬉笑怒罵不行於色的地步,所以在知道了安田家族有可能已經是梅川家族盟友的時候,她心裡終究有些怪怪的。

不過由於松島德仁目前還在牢獄中,所以身為女兒的百惠子,神色不好看倒也可以理解,這倒是成了她一個掩護的理由!

跟隨著安田浮山,兩人見到了安田家族的家主,安田裕合。

安田裕合,一個年紀不到六十歲的老傢伙,談話間臉上始終掛著笑容,渾身上下沒有一絲財團霸主的霸氣,如果不知道他身份的人,絕對想不到這老傢伙手中會握有令全世界都會為之顫抖的驚天財富!

在四大財團中,可以說安田財團的資本絕對雄居第一位。雖然安田財團旗下缺少重工業之類的有力部門,但是在銀行、信託等金融領域中,相比於其他三大財團,安田家族絕對是遙遙領先。

大家都知道,世界聞名的富士銀行,是世界大商業銀行之一,其實這個銀行的前身就是安田銀行,只是後來改了名字,才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松島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不過這件事不是小事,我得經過董事會的商議之後,才能給你答案,還請松島小姐理解!」聽完了百惠子的話,安田裕合笑道。

所謂董事會,其實就是安田家族的各位長老,只不過是叫法不同,卻是同一個意思!

不得不說,安田裕合很客氣,而且完全沒有那種大財團盛氣凌人的氣勢,從始至終都樂呵呵的,像是在跟老朋友聊天。

其實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很讓人舒服,最起碼不受憋屈氣。但同樣也是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很讓人擔驚受怕,因為你摸不透這種人心裡到底在想什麼,說不定他嘴上說的好好的,心裡卻在計劃著怎麼在背後狠狠的捅你一刀。

一句話說白了,這種人就是笑面虎,是笑裡藏刀的貨!

如若不是陳天心裡早就清楚了安田裕合的為人,猜到了他應該已經與梅川家族有了聯合,說不定還真有可能被這貨的演技給騙過去!

「謝謝安田家主的支持,我代我父親先謝謝你了。」百惠子回道。

「哈哈,松島小姐嚴重了,談不上什麼支持,你回去之後也代我跟你父親問候一聲,我相信他一定會沒事的。」

「既然這樣,那就不打擾安田家主了,我們先回去靜等安田家主的好消息。」

「回去?這麼晚了,兩位不如就在這裡委屈一夜吧。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房間,松島小姐可不要推辭哦!」安田裕合熱情說!

百惠子神色微微一滯,而陳天卻搶先說道:「惠子,我們開了一天的車,不如就聽安田家主的安排,在這裡住上一夜吧。」 星星閃閃的夜幕下,陳天與百惠子離開了安田家族,然後在安田浮山的帶領下,住進了這座小縣城裡的一家高檔酒樓中!

包廂是最奢侈的豪華套房,位置在三樓,臨著大街。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外面的一切。

到了房間,關上房門。安田浮山離開后,百惠子忍不住立即問道:「天……」

百惠子剛剛吐出一個字,陳天立即舉手制止了她。

百惠子一愣,接著便看到陳天開始在包房的各個角落認真的查找了起來。不大會兒的功夫,陳天便在客廳沙發旁的一個花瓶中,以及卧室床頭旁邊的一個檯燈燈罩底下,甚至在衛生間洗漱台下面,分別找到了指甲大小的竊聽器。

「哼!」陳天冷笑,不過他並沒有把這些竊聽器給取下來,依舊讓它們保持著工作狀態,似乎自己從來就沒有發現這些東西。

對於這一切,百惠子自然是柳眉緊皺,很是震怒。然後掏出手機,啪啪啪一連串的聲音后,她把手機遞到了陳天面前,屏幕寫著:「既然你都已經發現了,為什麼不毀了它們?」

陳天接過手機,回道:「不要打草驚蛇。」

百惠子點了點頭,又說:「怎麼辦?」

「等。」

知道了這些情況,接下來百惠子與陳天便在房中聊起了天,當然不會聊什麼重要的話題,一切都只是做給藏在竊聽器那端的人看的。

與此同時,在安田家族的院落中。

安田裕合坐在沙發上,面前的桌面上是一個小小的播放設備,設備中正響著陳天與百惠子談話的聲音。

「哼,都說這陳天厲害,我看也不過如此!」旁邊,安田浮山忍不住哼道。

此話一出,安田裕合看了一眼安田浮山,冷冷道:「愚蠢,不要小看你的任何一個敵人。不管他是真的厲害還是假的厲害!」

「爸!」安田浮山喊了一聲,「你是不是太小心了?就算那陳天再厲害,他也只有一個人,而且還是在我們家族的地盤上,他還能飛了不成!」

「蠢貨!你比三井家族的那個小子,還差的遠呢。你看他平時裝的跟個莽漢一樣,實際上你們四個裡面,也就那小子心計最深。」安田裕合沒頭沒腦的罵了一句,然後抓起旁邊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號碼的另一端,很快就有人接聽了,傳來一個陰冷無比,飽含怒氣與殺機的聲音,「情況怎麼樣了?」

「按照之前計劃的,已經把他們留下來了,他們會在這裡過夜,你的人安排好了沒有?」安田裕合道。

「放心吧,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到了。這一次,他插翅難飛!」

「那松島家族的人呢?」

「照殺不勿!」

「……」

僅僅不到一分鐘,通話結束。而後安田裕合沖著旁邊的安田浮山道:「你就在這裡坐著,一直到確定陳天死了為止。」

安田浮山雖然心有不服,但面對自己老爸的命令,他也只有乖乖執行的份。

接著,安田浮山就這樣守著一堆監聽設備過了兩個多小時,心情煩躁的他已經開始不耐煩了,身體一股邪火不停的竄騰!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時候播放設備中傳出的聲音,已經不僅僅只是陳天與百惠子的對話那麼簡單了,而是「嗯嗯啊啊」的淫靡之音,周圍還有嘩嘩的流水聲!

「媽的,一對死到臨頭的狗男女,竟然還特么的玩鴛鴦戲水!」安田浮山忍不住破口罵道。

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安田浮山自然聽的出這是什麼聲音,尤其是他本身就喜好女人,所以幾乎是在聽到這聲音的一剎那,他的心頭就已經忍不住想要去找女人策馬奔騰了!

可是他的老爸安田裕合吩咐了,在陳天被殺之前,他不能離開。是以他總不能就這麼在安田家族的大廳里找個女人來亂拱一通吧?

於是,安田浮山越聽越心煩,越想越控制不過體內的邪火,終於又硬熬了半個小時,眼看就要到計劃的動手時間了,他趕緊拿起手機發了條信息出去。

黑夜朦朧,幾道人影快速的閃動!

此時已經午夜零點,整個小縣城彷彿都陷入了沉睡,可就在陳天與百惠子入住的酒店中,卻是迎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這群人不但速度很快,而且分工明確,分別從酒店的前門,後門,以及窗戶紛紛闖入,守死了周圍每一個可以逃走的路線。

接著「咔嚓」一聲,房門打開,四個人噌的一下竄進了房間之中,其中一人手中持刀,另外三人手中則緊握著假裝了消音器的手槍。

剛一入房間,四人就聽到從衛生間傳來的「嗯啊」之聲,四人對視了一個眼神,下一秒瞬間撲向衛生間,其中兩個人剛到衛生間門口,就已經「噗噗」扣下了扳機。

子彈透過木質的門板射了進去,連續幾次射擊后,其中一人大手一揮,嘩啦一下拉開了衛生間的門。

門開,入眼的一切當即讓四人一愣!

衛生間並沒有人,只有一個手機被放在洗漱台上,手機中正播放著一段絕對正宗的島倭AV視頻。至於那嘩嘩的流水聲,則是被打開的水龍頭……

「八嘎,又被他跑了!」

這邊,殺手們撲了個空,而在另一邊,就在距離這酒店不遠處一座樓的樓頂天台上,陳天與百惠子正冷眼注視著這裡的一切。

這一點毫無意外,既然陳天早就發現了酒店房中的竊聽器,他自然能猜到安田裕合的打算和計劃。

事實上,自從安田裕合說出那句讓陳天和百惠子留在這小縣城過夜的話后,陳天就已經知道了安田裕合想幹什麼。

所以,陳天故意答應了要留下來,他就是想要看看安田裕合能耍出什麼花樣。是以,在將近一個小時前,眼看差不多到了殺手該要動手的時間,陳天便提前帶著百惠子偷偷溜出了酒店,並且用百惠子的手機,下了個毛片,故意製造出是他在和百惠子做那種事的假象。

果不其然,殺手們上當了,還以為陳天和百惠子在酒店中,所以殺氣騰騰的沖了過來。不過這些做的這一切,他等的並非是這些殺手,而且另外一個人。

酒店房間中,依舊開著燈,所以透過巨大的玻璃窗,陳天能把房間中的一切都盡收眼底。可是在房間中的四人裡面,卻並沒有他要等的人。

「不應該啊,那老魔頭知道我在這,怎麼可能不來湊熱鬧呢?」陳天心中有些想不明白。

沒錯,陳天要等的人就是老魔頭雷震。雖然他一直都知道雷震在島倭,可是從來都沒有親眼看見過。而他斷定了,一旦雷震知道自己在這裡,肯定不會袖手旁觀,非要親自上陣動手不可。

至於理由,很簡單。因為老魔頭很想殺了陳天,可偏偏除了他之外,不管是魂組還是梅川家族,想要殺死陳天的可能性都太小太渺茫了。這種情況下,哪怕魂組與梅川家族保證的再好,再怎麼動聽,說如何如何能殺死陳天,雷震也是不會相信的。

可是,現在的情況,陳天卻並沒有看見雷震的蹤影。

「陳天,你看那裡的老頭是不是?」突然間,百惠子指著另一個方向道。

陳天聞聲看去,剎那間眼角一挑,在酒店的正對面也是一家酒店,而此刻在那酒店的大門處,正有一個人高馬大,手中提著一個長方形黑布包裹的老頭兒。

日么么的,那老頭兒不是雷震還能有誰?

「是他嗎?」百惠子問。

「嘿,就是那老傢伙!」

「真的嗎?」百惠子顯然有些不相信,她怎麼看那老頭兒都普普通通的,根本不像是什麼令人聞風喪膽的刀魔。

「不對呀,他怎麼跑對面酒店去了?他這樣的人也會找錯地方?」百惠子皺著眉頭,很是不解!

陳天咧了咧嘴,伸手在百惠子的腦袋上敲了一下,「傻丫頭,那老傢伙不是找錯地方了,是故意去對面酒店的。他一定是想到了我不可能那麼順利的在安田裕合給咱們準備的酒店中,而從對面的酒店又正好能看見咱們房裡的一切。所以他必然想著我會帶你去對面的酒店住下,可惜這老傢伙不知道,小爺我早就知道他會跑到對面酒店去,所以我寧願在這裡挨凍,也不會給他機會的。」

聽了陳天的解釋,百惠子無語的看著陳天,接著又看了看那已經消失在街道上的老魔頭,最後不由嘆道:「你們這種人的腦袋簡直比功夫更令人可怕,事情還沒發生,你竟然就已經想到了后三步。雖然那老魔頭差了一步,但也夠變態的了。跟你們這種人做對,非得把腦子轉神經了不可!」

「沒辦法啊,不把腦袋轉神經,小命就沒了!走吧,這裡沒咱什麼事了,換輛車回東平,也該是時候去揭開皇室內鬥之謎了!」

「可是,明天新天皇就要登基了啊!」百惠子擔憂道。 今天,對整個島倭而言是一個必須值得紀念的大日子!因為繼老天皇死後,新天皇就要在今天登基繼位了。

雖然前兩天,皇太子和仁被刺殺一事惹得舉世震驚,在這件事情明朗之前,新天皇繼位終究是不妥的,因為新繼位的皇次子武仁,還有著最大的嫌疑。

可是正所謂:國不可一日無君,家不可一日無主。在島倭沒有天皇的這幾天,島倭政局已經夠混亂的了,所以儘管民聲沸騰,但島倭官方依舊決定儘快讓新天皇登基。

於是,在今天這個本該讓島倭人民值得高興的日子裡,眾多的島倭人民卻並不高興,因為他們敬愛的首相還沒有從牢獄里出來,還沒有擺脫「殺人犯」的大帽子!

對此,島倭官方也給出了一個明確的答案,在新天皇登基后,就會親自審理松島德仁謀殺皇太子一事,由新天皇親口宣判定罪。

就這樣,從清晨一大早,登基儀式就如火如萘的進行了起來!

而與此同時,陳天在換了一張面具之後,正陪在華夏駐島倭大使王國康身邊,在皇宮中參加武仁的登基儀式。

華夏作為島倭的鄰國,這麼重大的事情自然會受到邀請。而在陳天給王國康打了個電話之後,王國康就臨時換掉了他的秘書,把陳天帶進了皇宮。

昨天晚上,在安田家族所在的那個小縣城,陳天發現了老魔頭雷震后,就帶著百惠子離開了,一路連夜趕回了東平,就是為了參加這一刻的登基大典。

當然了,陳天的用意並不在這什麼隆重的盛典,而是為了能夠順利的進入皇宮!是以,在登基大典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趁著混亂陳天就已經悄悄的離開了。

穿梭在象徵著島倭最高權力巔峰的皇宮,一會兒左拐一會兒右拐的輕易避開了一個又一個的暗哨。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出入皇宮,早在之前他第一次來島倭的時候,就收到了老天皇的邀請,所以對於這裡的一切,陳天雖然不是太熟悉,但也不會陌生到被皇家武士團抓住的地步。

更何況,今天的主角不是陳天,而是那剛剛登基的武仁,而為了確保武仁的安全,近乎一半以上的御前武士都去維護登基現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