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搞錯?他老嗎?雖然年齡是比她大了以些,但是,也才只有28歲好嗎?

夜魅修被殷漓小說上描寫的那段,氣的瞪起眼睛有些看不下去了。

站起身,他離開辦公桌,在房間里來回徘徊著,想不明白,殷漓為什麼要把他描寫成那樣,雖然,他能夠看得出,自己並不是殷漓這篇文的男主角,可是,也不至於把他醜化到這個地步吧。

在房間里溜達了一會兒,消了消心頭的怒氣,夜魅修忍不住又有些好奇,殷漓接下來準備怎麼描寫她與那個『糟老頭』感情生活。

於是,他邁步走回班台前,在座椅上坐下,又繼續看了起來。

這時,已經到了吃中午飯的時間,秘書輕輕敲了下房門,走進來低聲詢問道:

「boss,該吃中午飯了,您是去餐廳,還是……」

「外賣!」夜魅修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腦,眼皮未抬地吩咐了一句,因此此時,他正看到較勁的地方,正是小丫頭描寫她與那個『糟老頭』第一次發生關係那一段。

「變態?心理扭曲?」

看完后,夜魅修鼻子差點沒被氣歪了。

殷漓在小說里描寫說,那個『糟老頭』因為心裡扭曲,導致姓變態,在他們交集的第一晚,如何如何折磨女主……

好吧,當時他的確有些簡單粗暴,小丫頭最初會有這樣的想法,也算是可以理解。

中午,夜魅修坐在電腦前,一邊吃著外賣,一邊看殷漓寫的小說,連午覺都沒有睡,一口氣將殷漓上傳的章節全部都看完了。

然而,在看完小說后,夜魅修反而被小丫頭弄迷惑了。

見聞天道 當夜魅修將殷漓上傳到網站上的章節全部看完后,不但不再生氣,反而,對小女人筆下描寫的男主究竟是誰?產生了疑惑?

殷漓小說中,對男主人公年齡、穿著以及男女主人公共同經歷過的孩童時代的一切事情上的描寫,的確彙集了很多那個黃毛小子的影子,可是,除此之外,夜魅修卻再也找不出男主人公與那個男孩子相像的痕迹。

因為,夜魅修覺得殷漓筆下那個令她心儀的男主人公,心智太過成熟了,要說是他么,那倒還差不多。

不僅如此,殷漓竟然把女主人公與男主第一次發生實質姓關係的地點,安排在了山莊。

殷漓在文中描寫,女主人公非常陶醉於男主人公的溫柔和浪漫相對……

這些對女主人公發自內心情感流露的描寫,讓夜魅修簡直難以相信。

這些會是真的嗎?

小說里描寫的,山莊中那段感情戲,無論是場景,還是時間,甚至過程,都嚴絲合縫地與當時他和小女人在山莊時發生一切相吻合。

那麼,女主的內心情感描寫,會不會就是小丫頭內心真實情感的寫照?

如果是的話,那他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小女人的心思。

小女人心目中真正喜歡的男人,在文中,她用了兩個不同的人拼湊了起來。

其中一個人,是與她同齡,與她有共同生活經歷,在外貌上吸引她的男子,這個人應該是楊洋。

而另外一個人,則是她潛意識中,發自心底喜歡的那一類型的男子。夜魅修很大言不慚地把自己歸入了這個類型。

這樣看來,小女人內心裡是喜歡上他了,只是因為他的外在太過成熟,所以,還沒有讓小女人發現?!

想到這,夜魅修立刻興奮了起來。

重新點擊網頁,打開殷漓那本小說的目錄,從裡面找到專門描寫男女主人公見面的章節。

把殷漓專門描寫男主人公服裝穿著部分挑出來,複製粘貼到桌面文本上。

稍加修改,夜魅修將自己穿衣的尺碼標註在上面,隨後,將文本列印出來。

拿起辦公桌上的座機,他撥通了秘書室電話。

電話僅響了一聲,就被立刻接聽了起來,秘書許喬在電話另一端恭敬地開口問道:「boss,您有什麼事情要吩咐!」

夜魅修並沒有在電話里對許喬吩咐這件事,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到我這裡來一下。」說完,便撂下了電話。

很快,門口便傳來了敲門聲,緊接著,房門打開,秘書許喬推門走了進來:

「boss,您找我?」

「按照這上面寫的顏色,款式每樣去給我準備一套。」夜魅修說著,將標註著他穿衣尺碼的列印紙遞給了許喬。

「是,boss!」許喬連忙走上前,雙手接過列印紙,轉身退了出去。

他立刻又坐回到板台前,打開小說的首頁看了看。

難怪小丫頭,這個也求,那個也求……

網頁上,冷冷清清只有幾條催更的留言,一條打賞記錄也沒有……

夜魅修立刻用剛才看文時,註冊的賬號,給小女人先留言寫道:

「女主心底里喜歡的成熟男子,非常優秀,值得好好珍惜……」

寫完后,覺得還不過癮,於是,他又發了一條「非常喜歡女主對男主的感情的描寫,加油,會天天來看文……」

小女人寫的那條「求留言!」自己已經做到的。

接下來是「求打賞!」

看到頁面上的道具打賞和紅包打賞都是空白,夜魅修便點開紅包打賞的圖案,見上面最高限制是30000小說幣,伸手剛想要點下,忽然,腦子裡又想到,他這樣大手筆,會不會讓小女人起疑心?

於是,他先隨便找了小說,看了下上面的打賞記錄,隨後,又返回到殷漓小說的頁面上,用這個賬號打賞了五個1888小說幣,隨後,又連續註冊了三個賬號,分別打賞了五個188小說幣和五個588小說幣。

最後,還是沒忍住,手指一動,打賞了一個30000小說幣。

看到讀者紅包排行榜那一欄,打賞人名單的字幕,上下滾動了起來,夜魅修眼裡露出了笑意,腦子裡出現著各種版本的想象:

接下來小女人在登陸網站后,看到她的小說頁面上,突然變得這麼熱鬧,臉上是會驚訝?還是驚喜?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還是像只小呆鵝盯著網頁發愣?

想著,想著,夜魅修的心裡不由地產生了一絲期待。

玩心大起,接下來,夜魅修又在道具打賞那裡將上面的玫瑰花,咖啡,小神筆,鑽石每樣都送了幾個,不過,沒有送那個小蝸牛。

因為,小女人每天半夜爬起來碼字,他心裡已經非常不爽,要是送幾個蝸牛,小女人肯定會覺得讀者是在嫌她更新少,肯定會更加賣力氣地寫文,那樣一來,小丫頭還不得連軸轉起來,那他的福利找誰要去?

打賞這一條,也完成了。

在看到小女人「求訂閱!」的要求時,夜魅修微眯著漆黑的眼眸,手指在板台上隨意彈動幾下,稍稍沉思了片刻,隨後,拿起手機,給閔睿撥通了電話。

「boss,你找我?」電話很快被接聽起來,閔睿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過來

「睿,我現在給你發過去一個網址,你立刻安排人註冊登陸,訂閱上面的小說章節。記住,每天必須保證一千元的訂閱量。收藏么……」

說道『收藏』,夜魅修稍稍停頓,思索了一下,他擔心一下子收藏暴漲,讓小女人發現在做假,那就不好了,他希望讓她感到驚喜,而不是受到驚嚇。

想到這,他對閔睿吩咐道:「就100-200個收藏吧,另外每天不能低於30條鼓勵留言,再有,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作者發現是在做假……」

「是,boss!」電話另一端,閔睿立刻答應了。

然而,當他接收到夜魅修發給他的網址,打開后,頓時淚奔了……

就這樣一篇小文,連免費部分都算上,滿打滿算字數都沒有達到20萬字。

每天1000元的訂閱?

這讓他得找多少人註冊賬號啊?

還要每天200個收藏?

那就是要讓他每天還要再額外安排人註冊200個賬號,還要每天在新註冊的賬號中充值……

還要不低於30條鼓勵的留言???

這是多麼繁瑣,而且,還是每天不斷疊加的,小小的工作,

閔睿那雙精明的眼睛變得渾濁無光見不到光明了,此刻,他真希望那位大神作者,一定要少寫點,別沒完沒了寫上一年兩年,要是那樣,他真是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邊,閔睿在辦公室里,恨不得痛哭流涕,而夜魅修這邊,還在琢磨著怎麼完成小女人題外話的工作。

「打賞?」這項工作,夜魅修沒有安排給別人去做,因為這件買好的事,他決定還是由他要親自去做比較好。

放學后,殷漓坐著公交車回到凱旋名邸的住宅。

拎著書包急匆匆走進書房,隨手將書包放在書桌上,然後,轉身走出書房,快步朝著廚房走去。

今天,她不知道怎麼了,特別的想吃蘋果。

許是,上課的時候,有篇課文里提到了蘋果,把她的饞蟲勾起來了。

走進廚房,她伸手打開冰箱門,從裡面拿出了一個紅彤彤的大蘋果,走到水池前,擰開水龍頭洗了洗,然後,將蘋果上的水,在水池中輕輕甩了兩下,蹲在地上,便大口啃了起來。

哎呀,真好吃,從來都沒有覺得蘋果這樣好吃過。

三口兩口將蘋果啃乾淨,殷漓這才覺得饞蟲被壓下去了。

隨手將果核扔進垃圾桶里,她站起身,用手背抹了下嘴,然後,走出廚房朝著書房走去。

今天網站上的數據還沒有來得及看,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給她留言。

走進書房,殷漓趴在夜魅修那張大書桌上,打開筆記本電腦的電源,在上面輸入了密碼……

Y.M公司辦公大樓

傍晚,下班的鈴聲響起,夜魅修立刻從座椅上站起身,走到衣架前,伸手取下掛在上面的黑色風衣,搭在手臂上,打開房門邁步走了出去。 伸手關上花灑的開關,走到琉璃台前,拿起夜魅修的洗漱杯,接了些水,然後,拿起面巾紙盒走到了夜魅修的跟前。

冷血軍妻,撩你沒商量 看到夜魅修嘔吐依然不止,她急忙伸手輕輕拍著他的後背,不安地問道:「先生,您怎麼了?用不用我去給您請醫生?」

見夜魅修擺了下手,難受地說不出話來。

殷漓連忙小手微微用了些力氣,幫他捶著後背,順著氣。

直到夜魅修不吐了,殷漓這才按下抽水馬桶的開關,然後從紙巾盒中抽出幾張面巾紙,幫他擦了擦嘴角。將漱口水遞到他嘴邊,輕聲說道:「先生,還想吐嗎?不想吐,就漱漱口吧。」

「咕嚕嚕,噗」

借著殷漓的手,夜魅修含進嘴裡些水漱了漱口,然後,在殷漓的攙扶下,一隻手捂著胃口,慢慢走出了浴室。

扶著夜魅修躺在牀上,殷漓將被子給他蓋好,然後,輕聲問道:「先生,喝的熱水嗎?」

聽到夜魅修虛弱的哼了一聲。

殷漓連忙走出卧室,匆匆跑進廚房,拿起玻璃杯,往裡面倒了些熱水,然後,端著快步走回了卧室。

來到牀邊坐下,殷漓伸手想要將夜魅修扶起,卻發現此時,夜魅修緊咬著牙關,閉著眼睛,濃密的眉已經擰在眉心,蹙成了一個大疙瘩,光潔飽滿的額頭上,也已經密密麻麻布滿了黃豆粒大小的汗水。

殷漓心中一驚,連忙開口問道:「先生,先生,你哪不舒服?是胃?還是肚子?」

見夜魅修始終緊咬著牙關,閉著眼睛,不說話。

殷漓急忙站起身,走到茶几前,伸手拿起夜魅修的手機,想要給墨言打電話。

可是,手機屏幕上有密碼設置。

殷漓急中生智,猛然想起了筆記本電腦上的密碼,試試看,她立刻將號碼輸入在了手機上。

然而,手機上立刻提示出『密碼錯誤』的字樣

天那,這可怎麼辦?

殷漓急地在房間里團團轉,閔睿和墨言的電話,她都沒有。想跑出去找大夫來,可是,把這個樣子的夜魅修自己放在房間里她又不放心。

對啊,可以去找個鄰居來幫忙。

想到這,殷漓沒有耽擱,急忙從皮箱里隨便翻出一身衣褲套在身上,拿著鑰匙跑出了房門。

這個樓房裡面,每一層只住著一戶人家。

這一點,殷漓已經發現了。

坐著電梯,殷漓就近上了10層

「咚咚咚,咚咚咚」

「您好,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您了,我是九樓的鄰居,我家先生病了,您能開門給幫個忙嗎?」殷漓敲了半天門,也沒有聽到房間里有動靜。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無奈,她只好加重了手上敲門的力度,著急地大聲問道:「有人嗎?幫個忙好嗎?」

可是,殷漓敲了好半天的門,10層的住戶一直都緊閉著房門,不理不睬。

沒有時間在這一家耗著,殷漓急忙跑進電梯,上了11層。

「有人嗎?有人嗎?幫幫忙好嗎?」

「有人嗎?」

怦然婚動,嬌妻別想逃 「請幫個忙吧……」

然而,跑遍了整個樓房,殷漓沒有敲開一家房門。

是鄰居睡的太沉?還是人情太過漠然?

殷漓無暇去想,因為此時,她已經出來半天了,心中實在擔心夜魅修的情況,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從電梯中跑出來,拿著鑰匙打開房門,殷漓一路跑進了卧室,此時,夜魅修的臉色已經難堪到了極點。

呼吸也變得更加急促了起來。

殷漓手有些抖了,夜魅修的這個樣子,讓她害怕了起來。

她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忽然,她猛的小手握拳,狠狠敲了下自己的腦袋。

笨啊,

那個墨言醫生找不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