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以時日,古塵便能將這隔空擊物的一拳頻繁地施展出來,並將其運用到武技當中……

那笑容進入牧雲嫣的眼帘,她卻窒息了片刻!

這笑容是那麼的純粹,那麼的迷人…… 誰知,聞聽了陳婉心的話,那名食客大叔,卻是當即嗤笑出聲。

「你……這是什麼意思?」

聞言,陳婉心又是一怔,下意識問道。

「我什麼意思?哎哎,我說,大妹子,你就長長心吧。你瞅著這些人,都是善男信女,好相與的?」

大叔再次嗤笑著道。說著,隨手向著這一條街上的各路小吃攤的攤主那邊廂,隨意一指。

而後,便是壓低了聲音,繼續道:

「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善茬。你們家的牛肉醬生意那麼好,他們早就眼饞極了,好吧。如此,有那麼幾個眼紅的,氣不過,扇陰風、點鬼火,使點壞,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更何況,這些人之中,就有不少同那城管小分隊的人沾親帶故、呼朋道友的。如此,你老公被城管大隊的人給抓走,而這些人卻安然無恙,照樣擺攤,也不足為奇了吧。大妹子,這其中的門道,我不多說,你自己個好好想想吧。」

說到這裡,那大叔突然有些意興闌珊的擺了擺手:

「好了,我言盡於此。其餘的,你們自己去想。哎呀,可惜了,那麼好吃的老乾爹牛肉醬,這以後,只怕是吃不到咯。可惜!實在是可惜!」

拋下這麼一番話,猶自嘆息一聲,這食客大叔便就施施然徑直離開。

「這……這可怎麼說的?這幫子人,怎麼可以這樣兒?」

陳婉心是厚道,卻不是人傻。

適才是她沒有往那方面想,經那食客大叔一點撥,她又豈會不明白個中的道理?不是不相信,只是依舊難以接受。

「什麼怎麼可以這樣、不這樣的?哼,我看,這還真就是這些人,幹得出來的事兒。媽,你沒見,剛剛這些人,都是怎麼待我們的么?我不過就去問一問我爸的去處。你瞧瞧他們那些惡形惡狀。」

一旁,自剛剛,便一直沒有說話的顧佳蕊此時,卻是突然開口道。

「可是,他們何必要這麼做呢?大傢伙兒都是辛苦討生活的可憐人。他們為何……」

陳婉心是真的不能夠理解這些人。他們的內心,怎麼就這麼陰暗呢?干這些損人不利己的事兒有意思么?

「哪有什麼何必與為何。不過是眼紅和嫉妒我爸的牛肉醬生意好罷了。自己個沒有本事,偏偏又嫉賢妒能,這樣的人,媽您還見得少了?」

顧佳蕊冷笑連連。

「這……」

被自家女兒這麼一問,陳婉心便是訥訥不再言語了。

是啊!這樣的人,確實是有不少。無論是之前的單位,還是現在的市政府,這樣的人,她也都遇到過不少。

思及此,陳婉心便也有些意興闌珊起來。

「媽,旁的事情咱們都先別去想、也別去管。為今之計,還是趕緊去那城管小分隊的站點,將我爸給弄出來再說。」

見得陳婉心如此,顧佳蕊又再次沉聲開口道。

至於某些事,某些人……

顧佳蕊倏然轉目,深深沖著這條街上的各路攤位上的攤主們,那麼一掃。水潤的眼眸之中,似有精芒一閃而過。

今天的仇,她顧佳蕊記下了!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時候一到……

不好意思,她顧佳蕊,可是超記仇的! 次日清晨,升起的太陽染紅了東邊的天際。

在這個時間點,紫氣東來,空氣清晰,正是練功的好時機。

古塵早就穿好了白色的練功服,手持著閉鋒寶劍,在林間兔起鶻落,姿勢優雅中帶著一抹劍客的凌厲。

只見古塵每次出劍,在劍身旁邊的大樹身上都莫名地多出一個或深或淺的劍印,看起來頗為古怪!

就在古塵練得酣暢淋漓,身上直冒熱氣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陣悅耳的琴音。

古塵收招,倚劍而立,轉身循著琴音看去……

在離古塵練功不遠處,只見牧雲嫣穿著一席白紗裙,三千秀髮披於肩上,隨著琴音與微風四周飄逸,簡直如同九天仙女下凡,氣質無比空靈!

縱然閱女無數,此刻古塵也是完完全全的看呆了,如此美貌的女子,簡直非人間所有啊!

正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

看到古塵這般痴迷模樣,牧雲嫣竟咯咯笑了,這笑聲如同輕鈴一般,十分悅耳。

「古塵,難道我琴音能讓人變痴?瞧你此刻的模樣!」

「你若真喜歡,我願意一輩子都彈給你聽……」牧雲嫣說著,臉上飛起了兩抹紅霞。

古塵一愣,連忙回過神來,有些尷尬地摸了摸後腦勺,竟有些不知如何開口。

話說古塵也看得出來牧雲嫣已經傾心於他。

只是古塵暫時還沒想好如何面對兒女情長之事,只想專心武道。

加之弄不清楚自己對牧雲嫣又到底是怎麼一種態度,或許也是不喜歡這種被莫名訂好婚事的形式,所以顯得有些閃躲!

牧雲嫣見古塵眼神閃爍,蹙了蹙秀氣的眉頭,卻也不再說什麼了。

以牧雲嫣的性格,能說出剛才那番話,已經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奈何湘女有意流水無情。

不過有婚約在手,牧雲嫣又了解古塵的性格,心頭剛剛升起的沮喪卻又瞬間消失了,又掛著淡淡地笑意,拂起了手中的古琴……

古塵見牧雲嫣臉色不變,倒是暗暗地鬆了口氣,隨著琴音又開始練起劍來了!

精湛地施展落花劍法,劍招越來越連貫,周圍落葉飛起,空中劍痕舞動,貌似四式劍招即將合成一式,竟有道道光影從劍招中逸散出來!

古塵沉迷其中,或許沒有感覺到他所施展的劍招與往日有什麼不同。

可在旁邊一邊撫琴,一邊觀察著的牧雲嫣,突然花容大變……

吟——

突然一聲突兀的琴音,將整個詩意的畫面打破了。

古塵不明所以地看向牧雲嫣,只見她面色慘白,看不到一絲的血色!

古塵一驚,趕忙收招,疾步走到牧雲嫣身邊,急忙地詢問道:「雲嫣,你怎麼了?難道是體內的死亡之毒又逸散了開來?」

等古塵收起劍招,牧雲嫣的臉色便恢復了紅潤,她楞了一下看著古塵,道。

「古塵,你所施展的落花劍法,與往常好像不太一樣,貌似有攻擊靈魂的效果!」

攻擊靈魂,古塵楞了一下,突然回想起昨日血脈突變的場景,立馬凝聚出混沌劍,只見上面多了許多不明意思的銘文!

在古塵凝聚混沌劍的時候,牧雲嫣竟莫名地打了個寒顫,看著那些銘文更是頭暈目眩,將鳳唳血脈釋放出來,才感覺好了很多。

古塵的血脈不愧是融合而來,貌似品質一直在成長。

以現在看來,他的血脈品質應該不下自己的七品血脈,鳳唳吧?

牧雲嫣心中泛起了嘀咕……

古塵不知道牧雲嫣心中的想法,仔細研究了一陣血劍上的銘文無果后,便將其收了起來。

看來這次血脈的異變,連帶著混沌劍意也隨之提升了,竟有了靈魂攻擊的功效,這倒是一個意外之喜。

「雲嫣,你傷勢未好全,我還是扶你進洞去吧!」

雖說古塵喜歡聽牧雲嫣撫琴,不過也需要結合實際,他現在練劍很顯然難以控制劍法中的靈魂攻擊。

若是誤傷到了牧雲嫣,倒是將一件美事變成了壞事啊!

牧雲嫣思量了片刻,卻也沒有拒絕古塵的好意,任由他扶自己起來,並將腦袋微靠在古塵的肩膀上,嘴角翹起了一抹甜甜的笑意……

這一幕恰巧被剛走出洞口的牧雨嫣看到了,只見她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眼中更是有一道嫉妒的光芒閃過……

牧雲嫣也看到了牧雨嫣,倒是沒有什麼避諱地跟她打了招呼。

可牧雨嫣的眼神卻有些閃爍,支支吾吾應答了一聲,便走開了!

古塵看著牧雨嫣的背影,若有所思,但也沒有開口說些什麼。

等兩人走進山洞坐下,便有一搭沒一搭的交談了起來。

還別說,經過與牧雲嫣這一番交聊,古塵倒是對於她的博聞強識有了深刻的印象。

牧雲嫣簡直是個才女!

分明在楚國這麼個無比偏僻的小地方長大的,竟對血武大陸上的一些奇聞都有了解!

並且牧雲嫣從小精通琴律,開創出了一條她獨有的武道。

要知道在血武大陸上,以音律印證武道的高手可並不多見。

可若是真能走通,比起傳統的方式,更加容易成為大陸上頂尖的存在。

在了解牧雲嫣的琴道后,又想起了她的鳳唳血脈,古塵倒是想起了一門獨特的功法,非常適合她。

不過這功法是古塵偶然間看到了,當時研究過一陣沒有頭緒后,也就扔到了一邊。

現在要回憶默寫下來,卻是有些費神了!

若是在牧雲嫣這裡,古塵只是有些驚訝的話。

經過一番交談下來,牧雲嫣對於古塵完全震驚了!

這古塵簡直如同一部百科全書,古往今來,無一不知,萬千武道,無一不曉。

就連在音律方面,古塵也有很多獨到的見解,對於牧雲嫣來說,倒是有很大的啟發。

這古塵從小便不是在楚國長大,也不知道他這些年都去過那裡,經歷了什麼?

與其比起來,一向自認為博學的牧雲嫣,簡直如同井底之蛙一般!

在接下來的交談中,基本上變成了牧雲嫣請教,古塵回答的方式。

就在兩人聊得越來越熱火朝天的時候,古塵的眼前突然間猛然一亮,臉上竟莫名地掛上了一抹喜色。

「古塵,怎麼了?」

牧雲嫣見古塵突然停頓了下來,有些驚奇地問道。

「生機草應該已經有下落了!」古塵淡淡地說道。

在方才的交談中,牧雲嫣也知道了要根治她體內的死亡之毒,便需要生機草。

因而聽到這話,牧雲嫣眼前自然一陣明亮,急忙問道:「在哪裡?」

古塵正準備開口,卻見牧雨嫣走了進來,硬生生的止住了話筏!

牧雲嫣看出了兩人之間的芥蒂,連忙說道:「古塵,你接著說啊!雨嫣也不是外人!」

古塵思酌了片刻,也不想讓牧雲嫣在中間難做,於是便將生機草的位置,似是而非地說了出來!

牧雨嫣聽后,眼中卻流轉過一絲莫名地意味,卻也沒有說什麼,坐在一邊!

古塵一直暗中觀察著牧雨嫣,對於她眼中的閃過那抹莫名意味,看得無比透徹。

愈加的肯定了心中的猜測,古塵不禁看了牧雲嫣一眼,心中微微嘆了口氣!

接下來古塵又說了一下摘取生機草的時間,初步確定是明天上午。

畢竟需要有一天的時間讓木偶分身能夠觀察一下生機草周邊的狀況。

像這種天材地寶,定有守護獸的存在,也許還不止一頭!

下午的時間裡,古塵又練習了一番劍法,隔空擊物的技巧愈加的嫻熟,而劍招中的靈魂攻擊也能做到收放自如的地步。

只可惜的是,古塵依舊沒能將四式落花劍法合為一式,演化出敕仙劍法的第一式敕花仙!

每每總是差之一線,古塵也感覺到了,或許是差了一個契機!

並抽閑的功夫里,古塵獵殺了到一頭一品妖獸火焰豬。

傳聞這火焰豬的豬肉鮮美而彈性十足,口感極佳,在楚國便是王室,也不可能經常吃到的。

今日運氣好能獵殺到一頭,卻是能飽一把口福了!

牧雲嫣見古塵抗了頭火焰豬回來,也是眼前一亮,根本不讓他插手,便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許多各式調料來。

立起木柴堆點著火,然後將火焰豬洗涮了一遍,便無比嫻熟的烘烤了起來!

這手法看得古塵眼花繚亂的,尤其是那誘人的肉香出來,更是讓古塵垂涎三尺……

而牧雨嫣立旁邊也是連手都插不進去,不禁讓古塵搖了搖頭,暗想,為何同是姐妹,差距卻這麼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