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來到會議室,陳杰讓他們各自坐下,也不說話,就這麼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







“吧嗒。”

一聲輕響,門開了,從門外走進來了一位中年人,正是那天歐陽天在會場上見過的許局長。


“嗯,小浩你怎麼在這?” 一切從跳樓開始 ,陳杰這是演的哪齣戲。

“老許,你自己跟許浩說說看,看他又幹了什麼好事。”陳杰看見許門庭來了,說道。

“你又給我惹什麼事了?”聽見陳杰這麼說,許門庭直接暴走。

“沒有阿爸爸,我沒做什麼事阿!”許浩趕緊喊冤。

“老陳,這到底怎麼回事,你就別跟我繞彎子了。”許門庭說道。

“還是我來說吧,今天呢,你的兒子許浩,到我一個朋友家去貼封條,無憑無據的就像吊銷我朋友的執照,爲了反抗,我就踢了你兒子一腳,然後派出所的人就把我帶來了,但是你兒子因爲被我踢了一腳,所以找了幾個弟兄,把我弄到了小黑屋,把我揍了一頓,然後又把我的10萬塊給拿走了,諾,就是你兒子手上的那袋。”歐陽天把剛纔發生的事情都給說了出來。

許門庭一皺眉,沉聲道:“照你這麼說,是你先妨礙執法的咯?”

歐陽天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然後說道:“妨礙執法?你自己問問你兒子他爲什麼會封那間養豬場,看看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在說吧。”

聽見歐陽天這麼說,許浩頭頓時把頭擡了起來,看了看歐陽天,隨後偷偷瞄了一眼許門庭,又把頭給低了下去。

“你給我老實交代,到底什麼事。”

“我……”許浩張了張嘴,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算了,你不用說了,我最近也有耳聞,你那個狐朋狗友開了一間養豬場,結果你收了別人的紅包,到處去封別人的養豬場,還打壓那些批發商屠宰場,已經有許多人來投訴了,原本我還不相信,但是現在看來是沒錯了!”

知道自己的老爸居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以後,許浩的臉一下子就白了。

“歐陽天,這一次真是難爲你了,不過許浩畢竟是我兒子,我希望你……”許門庭說道一半忽然說不下去了,畢竟讓他這麼一個工商局長求人,真是難以啓齒阿。

本來歐陽天還打算把許浩整進去的,但是別人都這麼說了,自己也不好太過分了,點了點頭說道:“既然許局長開口了,那自然沒問題。”

聽見歐陽天答應了,許門庭又繼續說道:“過兩天我會把小浩送出國,省的他繼續給我惹事,也算是給你個說法,許浩你還不趕緊給別人道歉!”

許浩知道自己的老爸正在氣頭上,也不好忤逆他,只能從牙齒縫裏憋出三個字:“對不起!”說完之後一臉怨恨的看着歐陽天,眼神更是快噴出火了。

許浩說出這三個字以後,歐陽天的腦袋也想起了系統的提示聲。

“恭喜您完成任務,解決歐袁平的麻煩,獲得經驗20萬,生存點20,技能點1。”

“恭喜您升級,當前等級9級。”

人物:歐陽天

等級:9級

HP:535/535

MP:1055/1055

體質:65

力量:62

敏捷:63

智慧:205+9

當前可加屬性點:0(加了5點智慧)

生存點數:119

技能點數:9

經驗值162040/2240000 樓裊感覺到了幾分不可思議,這個少年居然真的打算就這樣把牌子交給琉璃嗎?心裡不由得暗暗失望。看來他也就不過如此嘛,如果他想交的話之前就可以交了,幹什麼還要受這些苦!

「把我的牌子給他們吧,反正我們隊的牌子,除我之外牌子都已經被搶了。既然如此,不如等會去找別的通關物品。」寒月獨殤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就這樣醒了,其他人都還在睡。

素手輕輕的撫摸著牌子上面的紋路:「其實相比起來給予,我更喜歡去毀滅。」不過貌似有一個寒夜獨殤的隊友在他們手中,看樣子還是不能毀滅了。

「儘快把牌子給他們,我需要一個穩定的環境返回。」其實這樣的狀態也不錯,只是……爾迦和爾鎖一看到她來了之後,實在是太鬧騰了。平時是莫央夏在這裡,她們都玩不過她,現在終於換了一個,雖然是契約的主子,但他們哪裡會真的這樣子看待呢?對於她們寒夜獨殤還是屬於一種玩伴和友人的狀態。

才玩了幾輪下來,就感覺渾身的骨頭都快散架了。這兩個器靈也太猛了,實在是玩不過她們。雖然是靈魂體,這樣子飄飄忽忽,如洪荒之間的一粒塵埃般的感覺真的很不錯。但他暫時沒有這個福分去享受長時間的這種感覺,也不知道莫央夏到底是怎麼陪他們玩下來的。

也是,莫央夏以前可是現代社會的人,什麼東西沒有見過。就這兩個黑白器靈製造出來的玩意,也許還沒有她玩過的刺激,怎麼可能嚇得到她呢!

話說,在寒月獨殤繼續被黑白雙子折騰的時候,莫央夏已經把牌子扔給他們了。琉璃拿到了牌子也如約放了陶安辰,帶著他們的隊員離開了這裡,給他們收拾的空間。

把身體還給了寒夜獨殤,莫央夏繼續回到了她體內呆著。這次,連黑白雙子都不敢去招惹她了,因為她的臉色看起來很差,感覺惹不起。

寒夜獨殤環視了一眼周圍,如今他們隊的牌子全數都被別人搶走,隊員們也尚且還在昏迷中,這可真是一件麻煩事。把所有隊員拖到了一棵大樹底下,如今別無他法,只有等這些人先清醒過來了。

幾聲悠長的呼嘯聲由遠及近的傳過來,一個熟悉身影出現在了樹杈上:「這麼快就被那些人搞定了,你們也太垃圾了吧!既然都這樣了,你還不趕快叫醒他們,繼續趕路。」猴王又出現了,只是這次沒有再坐蝙蝠。

背靠著樹坐下來,對於動物,她並沒有那麼高的戒心和偽裝。動物的心是很單純的,可以相信。

「你下來不?之前不小心燙傷你真對不起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以為你可以躲得掉的。」看著猴子那原本光滑的棕色毛被火燙出了幾塊焦黑的地方,寒夜獨殤不禁有幾分愧疚。

猴子也不忌諱她,大大方方的從樹上跳下來。那雙靈動的小眼睛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突然說道:「道歉我就接受了,可是……你是個女娃吧?」 氣氛凝固了幾秒鐘,連風吹動樹葉的聲音都聽得到。

寒夜獨殤感覺有幾分訝然,愣住了,但並沒有想要掩飾什麼的想法。如今大家都睡著了,而她在發覺自己長發披散的時候,就知道如果有人認真看的話,絕對是可以認得出來她是女的。

隨後,她有些釋然的說道:「是哪,我是一名女子,只是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才女扮男裝。我的這些同伴,他們被剛剛那些人施了術法,要過一個時辰才醒過來,我只好在這邊等著。」拋下夥伴不顧他們的生死安危?從小良好的皇室修養令她無法做出這種事情。

這隻猴子也只是撓撓頭,並沒有問為什麼不拋下同伴自己先走,貌似在他們動物的思想裡面,這種拋下同伴先走,根本就沒有在它們單純的思維裡面出現過。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先走了,你在這邊慢慢等。」再次攀爬上樹,在樹與樹之間跳躍,不一會兒在樹叢之間就迷失了它的身影。

它走了,這裡就又只剩她一個人了。靠在樹旁,看著樹上的綠葉悠悠地飄落下來,寒夜獨殤一條腿弓起,一條腿平直地放在地面上。十分的悠閑自然,彷彿也變成了一片落葉。

現在的太陽真的好,光芒透過樹葉的間隙零零散散的落在身上十分的溫暖,溫暖的讓她萌生了幾分困意。對於重生的這一世來說,她非常的滿意。她擁有了正常人的生活,可以隨意地睡覺,可以隨意的吃自己想吃的東西,講自己想說的話,可以自由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追求屬於自己的信仰。

就這樣悠哉悠哉的過上一輩子也是挺好的,前世那樣快節奏的生活讓她感到十分厭倦。她可以去強大,但她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有別人的插手,她希望可以自己掌控自己的命運,就像現在這樣子吧!沒有那麼多的利益紛爭,沒有想方設法的陰謀詭計,沒有那麼多虛偽的可悲笑容,也沒有任何要背負的沉重責任。她要做個自由的強者!自由的翱翔在天際!如同一隻雄鷹在天空盤旋,無人敢擾!

想到這裡她嘴角的真切笑容漸漸浮現,美好的陽光照射在她身上。眼帘漸漸沉重,寒夜獨殤就在這微風融融的樹蔭下朦朦朧朧的睡著了。

莫央夏靜靜地蜷縮在識海的正中央,有幾分懊惱自己居然還在想那個背棄了自己的人。打了個響指,有了個想法,一個絕對可以斷絕自己對變化多端愛情的念想的方法。要是哪天見了哥哥,叫她把自己的情絲先抽出來,等到她正式繼承了魔之左手的能力和半神之軀之後再把情絲放回去吧!

正在此時,她發覺了寒夜獨殤的意識又開始模糊起來。有幾分后怕的看向外面,這才發現原來只是睡著了而已。不過這傢伙還真的一點都不急嗎?反正牌子都沒有了,現在她自己去尋找通關東西就可以了,根本就不需要隊伍的存在。


算了,陪伴了這麼多年也算是勉強懂得了她的心思。這個傢伙根本就不屑於去放棄夥伴,對比起她來說,這個傢伙重情重義很多。 許浩說完這句話,他的父親許門庭便領着他走了,臨走前許浩還怨毒的看了看歐陽天,這纔不甘的被許門庭給帶走,這時候整個會議室也只剩下了陳杰和歐陽天二人。

兩人靜坐了一會,陳杰醒悟過來以後,拍了拍歐陽天的肩膀,就率先走了出去,歐陽天趕緊跟上,然後坐上了陳杰開來的別克車上。

“天天,其實我也有點事想找你。”坐上了車子的陳杰忽然說道,看了一眼疑惑的歐陽天繼續說:“其實今天我收到了匿名的舉報信,其中有刀疤和於成罪證的小冊子,我想你也知道今天刀疤被人在溫柔鄉殺死的新聞了,所以再過幾天,應該就能徹底的搗毀天海幫了,然後就能把於成給法辦了。”

“哦,我知道了。”

歐陽天因爲早就知道了原因,所以靠着窗戶的頭隨意的點了點,就又開始想自己的事情了,既然過幾天就可以搗毀天海幫,那這個任務也就不需要太過擔心了,晚上去於成的家裏打探一下情況吧。

陳杰把歐陽天送到醫院了門口,還特意陪歐陽天上樓去看了看歐陽純,倒是讓歐陽純有些受寵若驚,陳市長親自看望自己,這倒也算的上榮幸了。

期間倒是有幾個鄰居來看望歐陽純,聽聞這穿西裝的中年人居然是市長之後,都是有些不可思議,紛紛熱情的上前和陳杰打招呼,可能是受不了大家如此熱情,陳杰也是隻能告辭,讓歐陽純有空到自家坐坐。

陳杰走了不久,因爲有這些鄰居陪歐陽純聊天,所以歐陽天倒反而顯得有些無聊了,便出了醫院,再一次的回到了袁平的家,既然事情解決了,總得告訴人家一聲,免得讓人擔心。

花了幾十分鐘來到歐袁平家門口,還沒按門鈴呢,聽見門外有引擎聲的袁平非常快速的就打開了大門,看見來人是歐陽天的時候,還真是一臉的欣喜。

“歐陽老弟,你沒事啦,太好了太好了,哈哈。”歐袁平心中的一塊大石頭也總算是落地了,畢竟歐陽天是因爲他們才遭受這無妄之災,讓老實的袁平心裏怎麼過意得去。

“袁老哥別擔心,我沒什麼事,我來就是跟你說一下,讓你別太擔心我,不過因爲你那些豬都賣給我了,讓你一下子沒了貨源供給,真是不好意思。”歐陽天摸了摸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聽見歐陽天這麼說,袁平也是聽出來了,看來事情是得到了圓滿的解決了,當下心情更是開懷,豪爽的說道:“哪的話,這件事還要多謝朱老弟呢,來來來,光顧着說話了,裏面坐,裏面坐。”

“不了袁老哥,我還急着去倉庫看看那些豬呢,不知道偉嘉在嗎,可能要麻煩他送我一趟了。”歐陽天呵呵的笑着,看來沒幫錯人,這袁平人確實不錯。

“在呢,我幫你喊他,偉嘉,出來出來,趕緊的。”喊完之後轉過頭對着歐陽天說道:“歐陽老弟,今天這件事真是太謝謝你了,沒有你的話別說這些豬了,就連養豬場都要關閉,沒說的,今天晚上一定得讓我請你好好的吃一頓!”

“吃飯阿,那倒是沒問題,不過今天晚上不行,要不3天后吧,到時候我把我爸媽也叫過來,到時候還有件事情想請袁老哥幫我個忙呢,明天我再過來跟您說說這件事。”歐陽天忽然想到了一個可以隱瞞自己父母的辦法。

“那行,歐陽老弟你留個號碼給我吧,到時候我也好聯繫你阿?”袁平雖然有些不清楚歐陽天要他幫什麼忙,但是還是很爽快的應了下來。

留個手機號碼,歐陽天自然不會推卻。

“哦,對了,袁老哥,既然你是開的養豬場,不知道其他養殖業有沒有涉及呢?”歐陽天忽然找到了一條可以方便升級的方法。

“其他的養殖業我倒是沒有涉及,不過幹這一行的,多多少少也是認識一些人的,比如偉嘉他老爸也是養殖業,不過他老爸養的是鵝,生意也是很不錯呢,還有其他認識的人,也是有許多幹養殖業的,怎麼,朱老弟有興趣幹這一行嗎?”

“那倒不是,袁老哥,以後除了豬,雞,鴨,兔,這4種,只要是能養的,數量超過2000只的,有多少我要多少,到時候袁老哥把這些動物都給運到倉庫去,價錢不是問題,而且我會抽總價格的百分之10給袁老哥當中介費,別推辭,不然我可就不買了哦,按說你這還是幫了我大忙呢。”

袁平本來想水不用中介費,但是聽見歐陽天這麼一說,也不好推辭歐陽天的好意了,雖說歐陽天沒說要買他的豬,但是其中的好處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大批量的從別人手中收購動物,自然就多了許多朋友,而且還有歐陽天那百分之10的中介費,都不是小數目。

這時候偉嘉也從門口走出來了。

“叔,喊我什麼時候事,哎!歐陽兄弟,你出來啦,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沒啥事,呵呵呵。”說完之後還傻傻的笑了起來。

歐陽天對袁平這一家子的感覺都不錯,以後可以幫幫他們,想到這歐陽天對着袁偉嘉說道:“圓胖子,我想讓你送我到倉庫去一趟。”

“行,那咱們這就走吧,叔,我送歐陽兄弟去一趟。”

“歐陽兄弟,這一次可真是太謝謝你了,沒說得,從今天起,有什麼事你喊我,皺一下眉頭就不是好漢。好像還沒領你去過我家呢,有空領你上我家看看。”圓胖子一路上絮絮叨叨的說個不停,顯然也是因爲太高興了,歐陽天也配合着說了幾句。

驅車來到了倉庫,圓胖子本來是打算歐陽天觀看以後在送他回去的,但是歐陽天還要殺豬呢,有旁人的話肯定不行,所以還是把圓胖子給打發走了,圓胖子一走,整個倉庫附近一點人煙都沒有,除了偶爾有知了的叫聲,很是安靜,確實有利於歐陽天的行動。

歐陽天推開了倉庫的大門,就聞到了一股不是特別好聞的味道,還有豬羣亂哄哄的吵亂聲,狠狠的嘆了口氣,爲了買這幾頭豬可把歐陽天給累挺了。 發現了已經有人開始蘇醒過來,莫央夏也開始叫某人起床。奈何是靈魂狀態,靠她自己一個叫人有點困難:「喂喂!趕快醒醒,你的隊友已經開始醒過來了。」

這寒夜獨殤要是現在還不醒過來,等會兒披頭散髮的樣子要是被他們瞧見了可就不太好了。畢竟她披著頭髮的樣子還是太女性化了,等會要是被她的隊友們叫醒寒夜獨殤,肯定是會發現異樣的。


情急之下,她看向躲在一旁自己跟自己玩耍的黑白雙子,直接霸氣簡潔的發問:「你們都有什麼辦法可以喚醒寒夜獨殤嗎?我可能會叫不醒她。」

黑白雙子齊刷刷詭異的沉默的盯著她,貌似有點不敢相信的樣子,爾迦結結巴巴地說道:「這個,這個嘛,我們確實、是有辦法的,可以讓她、迅速醒過來。」


「有辦法就直說!別在這拖拖拉拉的!」

爾鎖眨了眨眼睛,回想了一下以前那個人是怎麼叫她的,模仿著說了出來:「二十,再不起來,我就直接進去了。」這是惑殃以前在他們那個小山谷裡面,每天過去叫她練功的說辭。

有一次寒夜獨殤就是沒有聽他的,繼續在那睡,結果惑殃還真進去了。當天……當天寒夜獨殤被抱出去的,當然他倆在屋子裡面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影后馬甲掉光沒

但當她被人從床上抱起的時候,她就從夢鄉中醒了過來,當時還有點含糊,貌似有點分不清現實與夢境。只能說,那時陽光太美,當時貌似她才九歲,小小聲的說了一句話:「這位美人長得真是妖孽傾城,這就是皇上賜給孤的人吧?來,讓孤來摸一摸。」

一隻白白嫩嫩的小短手放在他的消瘦肩膀上一用力,直接碰到他的妖孽臉龐,然後兩隻手一起揉他的兩邊臉頰,把原本蒼白的臉搞的紅彤彤的。惑殃看起來像是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多少年沒人敢碰他的臉了,更別說這樣的揉捏它了。

感覺有點新奇,好笑又無奈了看著她,在他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寒夜獨殤的霸氣言行弄得震驚到無以復加。

「那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後我會罩著你的!」她鳳眼微眯,看準了時機,直接撲上去親了一口他的唇,其實說是親,可其實她更像是在咬的。咬下了一個屬於她的獨一無二的印記。

當時莫央夏在睡覺,所以不知道這件事。她們兩個黑白雙子就成了這兩個缺心眼接吻的見證人,這兩位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自這次事件之後,寒夜獨殤每次聽到惑殃過來叫他,立馬就起床,就從來沒有拖延過,那速度叫一個快啊!

莫央夏狐疑地看了看黑白雙子臉上那不懷好意的笑容,總感覺這兩個雙生子貌似知道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目前叫醒寒夜獨殤的事情最重要,等會兒再去(逼)問他們。 把門關上之後,歐陽天先是對着其中一隻豬使用了偵查技能,先看看這些豬幾級。

“野豬。”

“等級:5級。”

“HP:500。”

“防禦:50。”

“攻擊:10。”

“技能:無。”

這豬也真是夠懶的了,這5級估計也是因爲那500HP的原因,就是不知道耐不耐操,會爆多少錢呢,歐陽天決定先拿來一隻來開開刀。

“風暴!”

在心頭低喝一聲,手中凝聚了已久的小型颶風便被歐陽天給扔了出去,滑行了幾米,然後席捲了附近的一頭豬,把它高高的吹到了半空中,頓時慘叫聲不絕於耳。

“風暴技能升級,當前等級2。”聽見這聲提示,歐陽天一喜,沒想到這風暴這麼巧居然升級了,趕緊打開技能欄查看風暴新的技能屬性。

“風暴,小型的龍捲風,可攻擊大範圍敵人,範圍方圓3米,高6米。敵人受到攻擊時,還會使其浮空(摔落地方會降低HP,高度越高,扣除的HP的越多。”攻擊力250,MP消耗50,釋放時間3秒,持續時間10秒。”

升級的幅度還真大,技能從範圍1米變成了3米,攻擊力也增加了100,消耗倒是沒有改變,確實不錯。

就在歐陽天查看技能的時候,剛剛釋放的風暴也已經停止了,因爲風暴原本只有1米的範圍,所以只捲起了一隻豬,但是讓歐陽天有些意外的是這隻豬居然沒死,還殘留着30多點血,不過技能剛剛升級,應該能一下就弄死他們了。

試完了技能的威力,歐陽天又拿出了那把M4,瞄準了一隻豬的腦袋,隨後輕輕釦動扳機,一聲巨大“砰”的聲響起。

“獲得經驗30。”

“獲得豬肉,品質10。”

系統提示聲響起,不出所料,要是爆頭的話,就算是M4的攻擊才200多,但是仍舊可以一下子幹掉等級5級的肥豬,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致命攻擊了。

不過因爲槍聲太大聲,導致所有的豬都有些躁動不安,紛紛離歐陽天遠遠的,一直“哼哼哼”的叫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