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家的這座山峰也全然被劍雨化作的星圖覆蓋,那名踏陣的老者彷彿已經準備終止,可葉蓉依舊緊咬嘴唇……

「夠了。」

突然間虛空上出現嘲風大帝威嚴的怒喝,揮手將葉蓉和她星輝之間的樞紐切斷。在將之切斷的瞬間,葉蓉也口中猛的吐出一口血來,跌落到嘲風大帝的懷裡。

那名老者的腳下的星圖,也在星輝消散的不久消失。

不過那些落下的小星圖卻依舊得意保留,星輝相互交接,讓人恍若置身於星河之內,璀璨奪人。

「媽!」

看到葉蓉吐血,葉子晨頓時朝著虛空掠去,只不過在半空中卻是被玄姬攔下。

「你娘她不會有事,這點無需你擔心。」

玄姬神情冷靜的看著葉子晨,伸出手指了下地面。「跟我走吧,隱帝在等你。」 「到底是要幹嘛?」

被玄姬帶回到地面的葉子晨垂眸質問,虛空上的幾位大帝也都落了下來。

冷傲總裁征服記 「這便是你們說的青年么?」

那位布下星空靈陣圖的老者也在這時走了下來,其他幾位大帝都朝著他輕輕點頭,葉子晨看了眼周圍,此時他已經是被幾位大帝包圍在內。

「你們要幹什麼,我要去看我媽。」

「北斗星主只是動用了太多的星輝,她不惜傷及本源也要將星輝引入,為的都是你,別讓北斗星主失望。至於她的傷到底要多久能恢復,這要看你……」隱帝輕語道。

「我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葉子晨鎖眉,旋即看向那位至尊堂的老者,「您為何會知道星空圖?」

「看來你們說的不錯,果真是他。」

老者不曾回答葉子晨的質問,只是朝著幾位大帝輕笑。

眉頭緊鎖的葉子晨,這些大帝們說的話一直都是雲里霧裡,他很難摸清楚狀況。

「你們都別在這呆著了,退出去!」

就在這時,隱帝朝著外面一指。

葉子晨都未曾察覺,之前在至尊堂老者腳下的那道陣圖,此時已落在了他的腳底。幾位大帝聞言從房間離開,至尊堂的老者搖頭一笑。

「這老傢伙,脾氣還這麼沖。」

「出去!」隱帝提高了音。

至尊堂的老者苦笑著離開,在他離開之後隱帝大手一揮,那道陣圖竟是出現耀眼的星輝。

星輝將葉子晨完全包圍,之後隱帝又指了下早就提前準備好的蒲團示意葉子晨坐下。

「隱帝前輩,這到底是要做什麼?」葉子晨問道。

「坐。」

隱帝的眼中堆滿了難掩的鄭重,注意到他神色的凝重,葉子晨抿著嘴唇坐於蒲團之上。

「我知道你現在心裡有很多疑問,只不過現在並非解釋的時候。」

剎那間,葉子晨眼前的世界突然間幻化成浩瀚星河。

群星璀璨奪目,而他卻只是這星河中的滄海一粟,心中儘是茫然的置身於星河之內。

周圍的大帝已是不見,坐在他對面的隱帝也是消失。

整片星河,只有他一人,還有的就是漫天繁星。

「閉上眼好好的去感受,群星對你的呼喚。」

隱帝的聲音從葉子晨的耳畔出現,眼中儘是茫然的葉子晨蹙眉高喝。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等一切結束,你自然就會明白,現在你要做的就是感受群星的召喚,去將開啟你的帝星之眼。」

星眼!

這詞總感覺在某處聽說過?

域外么?

葉子晨緊鎖著眉,卻記不得到底是從哪裡聽到星眼的辭彙,但他卻記住了隱帝的話。

閉眼,卻感受群星的呼喚。

「這樣么?」

飄在星河中的葉子晨盤膝席地而坐,星圖內的他也是如此。

其他幾位大帝此時早已分別落於薛家的四處,神識全然鋪開。

叮咚。

站在星圖外的朴婧婉和肖語媚手機響起,拿出手機便看到群內出現了楊戩和大聖的消息。

二郎神:我們到了!@唯心也

美猴王:我們到了!@唯心也

美猴王:竟然讓你這孫子搶先了一步。

二郎神:嘿,說那些沒用,這回是我贏了。

不知狀態的楊戩和大聖在群里聊了起來,不光如此還不停的在群里@葉子晨。

二郎神:葉子,我和猴子要不要現在就打一架。@唯心也

無敵可愛美少女:你倆別艾特葉子晨了。

魅惑眾生:噓,別吵。

二郎神:怎麼了?

美猴王:啥情況?

無敵可愛美少女:葉子晨現在正在開星眼,手機不在他的身上,有什麼問題等結束了再說吧。

二郎神:星眼?

美猴王:啥意思?

魅惑眾生:噓,安靜。

無敵可愛美少女:跟你倆說了你倆也不明白,消停眯著就行了。

消息一出,肖語媚和朴婧婉就都沒有在理楊戩和大聖。為了避免手機提示音打擾到葉子晨開闢星眼,她們倆還將手機調成了震動。

「婧婉,你是域外來的,星眼到底是什麼,你知道么?」肖語媚問道。

「我不隸屬群星,對星眼的了解不多。不過之前做任務的時候,跟幾個星主倒是聊過,開闢星眼是為了星辰溝通,至於具體情況我就不知道了。」朴婧婉聳肩道。

「危險么?」肖語媚擔心道。「應該不危險吧。」朴婧婉有些底氣不足,「我也不清楚,不過有這麼多位大帝在這,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葉子晨他媽都參與其中,你覺得要是危險的話,以她對葉子晨的重視,

能參與么?」

「說的也是。」肖語媚點頭。

目光落到星圖之上,此時的葉子晨已經完全被星輝包裹,全身恍若披上了一層星輝編製的長袍。

散落於四周恍若群星的小星圖,也是光芒閃爍,真的恍若星空一般。

再說葉子晨……

置身於星河內的他,已經完全將雜念摒棄沉浸在星河之內。

明明是閉眼的他,卻隱約間已能開始感覺到群星星辰的位置,能感覺到它們閃爍的光華,還能感覺到它們流露出善意。

驀然間,在他的感知中突然出現一枚要比其他星辰明亮數倍的耀眼星辰。

這枚星辰的出現,群星黯然失色。

「你來了?」識海中突然間出現一道溫和的低吟。

「你是誰?是帝星么?」葉子晨在心底與之交流。

「就是我,我就是這群星之首,紫薇帝星!」

轟然間,葉子晨便感覺到強烈的帝王之息迎面而來,之前閃爍的群星也在這時完全失去了光華,恍若臣民面對帝王時的臣服。

「看到了么,這便是我。群星為我俯首,天地不敢爭輝。」

「晚輩對帝星早有耳聞,您乃群星之首這點晚輩也很清楚。只不過晚輩比較好奇,現在跟晚輩說話的,是紫微星……還是上一任星主?」

「自然是我帝星!」

「星辰還可以講話的么?」

「自然!」

「那這樣就好辦了。」葉子晨心底閃過笑意,「晚輩此番來這裡是想開啟帝星星眼,不知您……」

「其實我一直在等你。」

帝星依舊是那副溫和的口吻,葉子晨也面伴笑意。

他也沒想到一切能這麼順利,進到星河之內就得到了帝星的呼喚,而且聽帝星的意思,他一直都在等著自己過來開啟星眼。

外面的星圖的光芒也越來越盛,其餘幾位大帝的拳頭也是緊握。

「薛央!」

隱帝突然間爆喝,虛空上的薛央立刻趕到薛沫的房間,以神力小心呵護著將她抱了出來。

等的就是這一刻,葉子晨星眼的開啟必定會有星輝出現。

薛沫只要……

可就在這時,坐於星圖內的隱帝卻是神色一變!「不對,快退!」 伴著隱帝的爆喝,薛央抱著懷中的薛沫足足向後退出千米。

其餘的幾位大帝也都朝著隱帝這裡看了過來,卻是發現連接成星河的星圖,此時出現了劇烈的震顫。

星圖光輝瞬間黯淡,已有崩壞之勢。

環繞在葉子晨身體周圍的星輝也盡數被驅離,臉上的笑容也全然消失,留有的是無法掩飾的痛苦。

「隱帝!」

玄姬於虛空之上怒喝,隱帝眼中也儘是不解。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

「既然前輩您一直在等我,那就將星眼替晚輩打開吧,晚輩……」

星河內,葉子晨笑吟吟的跟帝星進行著交流。只不過,還沒等他將話說全,一直都很是溫和的帝星,語氣驟然一變。

「妄想!」

「前輩……」

「神不神、魔不魔,還妄想得到帝星星眼,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就你這樣的傢伙根本不配得到帝星星眼,本帝星要剝奪你的帝星星運,永遠被驅離出星河!」

帝星尖銳怒喝從葉子晨的心底轟然響起,剎那間,葉子晨就看到之前還對他傳遞著善意的群星,都流露出殺意。

鋪天蓋地的殺意讓他很是惶恐難安,他有些不解為何帝星突然間會這樣……

「前輩!」

「滾!永遠滾出本帝的國度,你不配擁有帝星星運,不配得到帝星星眼。本帝要剝奪你的星運,將你永遠驅逐……」

帝星的怒斥不停的回蕩在葉子晨的識海內,猛然間睜開眼的葉子晨便看到,星河內的無數星辰都是光華閃爍,而他們此時恍若也化作帝星,不停的重複著帝星的話。

「你不配、你不配、你不配……」

「啊……」

跪在星河內的葉子晨右手捂著右眼,痛苦的仰天長嘯。

與此同時,薛家府邸的星圖之前的鏈接也盡數崩斷,星圖也是接連破碎。

「啊……」

盤膝坐在靈陣中的葉子晨此時也跪在地面痛苦的怒吼,蜷縮著的他,背部也不停向外突起。

「隱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有一個小黑洞 虛空上的玄姬已無法做事不管沖了下了來,其他幾位大帝也是落地,都神色凝重的看著痛苦哀嚎的葉子晨。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都回去!」隱帝急喝。

「最開始的時候你不是這樣說的!」玄姬怒喝道。

「回去!」隱帝瞪著眼睛,急切的喊道,「立刻開遮天陣!」

「你……」

「快去,難道你們想帝星暴露么!」

幾位大帝聞言都是面色一變,玄姬也只能跟著咬牙掠入虛空。就在他們即將布陣之時,葉子晨蒲團下的星圖也是崩塌。

嗡。

一道光暈從逐漸向外擴散,瞬息間便掠過無妄海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