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那隻手並沒有就此停下,依然是往上快速的探了上來。

「當!」一聲脆響,那隻手重重地砸到了五芒星之上。就好像防彈玻璃被子彈擊中了。那五芒星之上雖然出現了裂痕,可是卻依然安然無恙,而且看上還依然十分的堅硬。

「哼!」可是,想取的東西沒有取到,自己的前路又被五芒星所擋。那聲明卻還是十分的張狂。他冷哼了一聲,這哼聲之中,充滿了不可言喻的不屑。

「幾個老傢伙,看來時間是真的把你們都給侵噬了!老化,果然是你們人類的大敵啊。哈哈!」

那聲音說著莫名其妙的話,讓那光芒之中的五個人影,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吼!」就在他們發愣之時,一聲暴吼猛地傳出。那五芒星之下,突然間衝出了一頭可怕的妖獸。而之前那手掌,正是這妖獸的手掌。

「嘭!」眨眼之間,那妖獸就撞到了五芒星之上。可是,就如同上一次一般,五芒星堅不可破。

然而,那五個人影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就看到那頭妖獸突然之間一鼓。

「不好!」五個人影之中,也不知道是誰大喝了起來,「他根本就不是想要取我們的元氣晶核。他的目的沒有變,是想要突破這封印!」

這五人反應極快,明白過來之後,瘋狂的催動元力。五芒星之內的五顆小圓球,再度出現。

然而這一次晚的,卻是他們。

五個小圓球還沒有完全凝固成形,就看到那妖獸被脹到了極限。最後伴隨著轟隆一聲爆響,那抵在五芒星之上的妖獸,爆炸了! 「轟隆隆!」震天的響聲,響徹雲霄。整個天空,都好像在這一聲巨大的暴響聲之中,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天空中的飛鳥,妖獸,被這一聲暴響給嚇得四處奔逃。哪怕是再強大的妖獸,都好像是被這一聲震響給嚇壞了,怪叫著,不顧一切的跑了開來。

甚至連雲層,都似乎在這一聲可怕的轟響聲之中,完完全全的消散了。好像這不僅僅只是震響而已,也是老天爺的怒吼。任何聽到這轟響的生靈,都要完全退散。


在這一聲震響,傳出來的下方。是一坐山,一坐火山。

只不過,卻似乎是一座死火山。那張開著,朝著天空的火山口內,漆黑一片。也不知道這火山口的內部,到底有多深。更加不知道,這火山口的內部有著什麼東西。

從天空中往下看去,那火山口就好像是連通著另外一個世界的通道一般。明明山只是普通的山而已,可是就是給人一種十分異樣的感覺。

任何一個看到的人,都絕對會深深陷入其中的神秘,而不可自拔。

「轟隆隆!」

這時,又是與之前那一般無二的轟響之聲傳了出來。

就在這一聲轟響傳出來的那一刻,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在那一座火山口的內部,有著什麼東西在奔涌著,似乎是要從火山口的內部,噴發出來一樣。

從火山部噴發的,如無意外,一般都是炙熱的岩漿與讓人絕望的熱氣。而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火山口內,應該要湧現出通紅之色。

可是現在,這火山口內部奔涌的,卻是一片漆黑的霧氣。就好像,是整個黑暗的異世界,要從這火山口裡面噴湧出來一樣。

「轟!」又有一聲轟響傳出。

終於,隨著這一聲轟響傳出來,那凝聚在火山口內部的古怪黑氣,完全噴發了出來。

當真就如同是火山噴發一樣,那黑煙,就是從火山口裡噴發出來的岩漿,直竄天際。以一種要將天際都衝破的強大勢頭,強勢出擊。


然而,那黑氣到底還是什麼岩漿。再猛烈的岩漿,在衝到了極限之後,也會落下來,鋪展在大地上面,吞噬大地,重塑大地。

可是那黑氣,卻發像是要吞噬天空一樣。當噴發到了極限之時,那黑氣猛地一抖,竟然停在了天空中一動也不動了。

不,不能說那黑氣不動。只見到那黑氣慢慢的延展了開來。就好像是滴入了水裡面的墨,在緩慢,但是卻真實的一點點將自己延伸,將清水染黑。

那黑氣,就是這樣一種情況。似乎如果放任不管,整個天空都會被其吞噬。

「轟!」那黑氣停止不動了,又只聽到一聲轟響緊隨其後的傳了出來。在這一聲轟響傳出來的那一刻,只見到那火山口內部,冒出了耀眼的光芒。

可是,那依然不是代表著岩漿的火紅色光芒。那光芒,是有五種顏色融合在一起的光芒。五種顏色徑謂分明,沒有融合在一起,也沒有將對方吞噬。好似就是一個整體,給人一種十分古怪的和諧之感。

那五個融合在一起的光芒,瞬間就衝出了那火山口,其威勢,似乎比起衝出來的那黑煙還要大上一分。

然而,這五色光芒的威勢雖然大,可是卻沒有衝到那黑色煙霧的高度。當那五色光芒快要接近那黑色煙霧的時候,只聽到『嗡』的一聲。那黑色煙霧之中,冒出了一團,重重地撞在了五色光團之上。

明明只是一團煙霧而已,可是那五色光芒便彷彿是被一柄重鎚給砸重了,重重地一抖。不再往上。

「哈哈哈!」一時間,一聲張狂的笑容從那黑色煙霧之中冒了出來。「幾個老傢伙,我已經出現了,你們能奈我何?」

「嘩!」那笑聲一落,只見到黑煙一卷,才剛剛鋪展開來的黑煙又快速的融合到一起,很快化成了一團,朝著遠方快速的沖了出去。

當那黑色的煙霧衝出去的時候,那五色的光團一抖,想要跟著一同衝出去,將之給攔截下來。可是那黑色的煙團早就有了後手。

五色光團剛動,就只聽到『嘭』地一聲輕響,那黑色的煙霧完全散了開來。黑煙,化成了虛無,也不知道是融合到了天空之上,還是消失不見,或者是隱身了。總之這一刻,天空之內一片清明,沒有任何的異樣。

那五色光芒在這一刻重重地抖了一抖,幾股不同的氣息,從那光芒之內竄了出來。這氣息,有憤怒,有不甘,有可惜,有緊張,也有無奈。

一聲嗡響,那五色光芒反向衝來,很快就沒入到了那火山口內部。

火山口的內部,一片漆黑。當五色光芒進入到這火山口裡面時候,才有了些許光明。

這個時候,五色光芒分裂了開來,分成了五個不同顏色的純粹的光團。光團一陣閃耀,只見到一個人影,分別出現在了這光團之中。

「真是該死,真是該死!」只見到那金色光團之中,穿著金色長袍的人開口大聲地咆哮了起來。「沒想到最終還是上了這個傢伙的當,真是該死!」

一時間,其他四個光團之中的四個身影,都不由自主地搖了搖頭。

「真是沒有料到,為了從我們的封印之中逃出去,他竟然連自己的神體都可以自爆掉。」那黑色光團之中的人影搖著頭,唏噓不已。

「如今希望之海已經開啟,上界獸人也要全都醒過來。此刻他自爆神體,對於他來講,並沒有什麼損失。到時候與獸人匯合,在造一件便成了!」那紅火色的光團之中的人影,開口呢喃著。可以聽得出來,他的語氣,十分的不善。

「沒錯!」此刻,青色光團之內的人影點了點頭,「只要他再造了神體,實力便會完全恢復。到時候劫難就真正的開始了!」

說到一半,他抬了起來。雖然他的臉上隱藏在了他的帽子裡面。可是還是能夠看得出來,他此刻看向了其他的人,在徵詢著其他人的意見,「要不然,我們將他召喚回來。」

「不太好吧?」那人的話才剛剛落下去,褐色光芒之中的人立刻搖了搖頭。他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穩重,似乎也是一個十分穩重的人,「外域戰場的戰事吃緊。可以說完完全全都是在靠他們三人支持。如若將他召喚回來,我怕外域戰場會有所紕漏!」

「可是如果除了他之外,我怕沒有人會是那傢伙的對手了!」那青色光芒之內的人影抬起了手,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在思考著。「放任那個傢伙不管,與外域戰場的防線被突破,沒有什麼兩樣啊!」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要怎麼樣?」金色光團之內的人影,重重地哼了一聲,「依我看,不若我們親自出馬,將那個傢伙給拿下。那傢伙實在是太猖狂了,真是讓我不爽的很啊!」

「不行!」可是哪知道,那金色光團之中的人影的話才剛剛落下去,其他的四人便同時大喝了起來。

「如若我們離開,深淵誰來鎮守?」那褐色光團之中的人影似乎是不滿的瞪了那金色光團之中的人影一眼,而後才接著開口說到,「獸人就已經夠麻煩了,現在那傢伙又跑了。如果深淵之內的其他東西再跑出來,別說是圖騰大陸了,整個世界都得毀掉!」

「還是把他召回來吧!」這個時候,只見到那黑色光團之中的人影緩緩地開口說了出來。他的聲音不大,語氣聽上去也有些陰冷。可是卻又偏偏給人一種大智慧的錯覺。

「外域戰場,雖然要他們三人才能抵擋得了。可是如果把他召喚回來,也不會讓外域戰場徹底的淪陷。或許會有漏網之魚,可是現在希望之海已經開啟,多幾個漏網之魚也不是什麼大事!」

「關鍵還是那個傢伙。如果那個放任那個傢伙不管的話。不管是人類,還是獸人都討不了什麼好處。冰河之亂就已經夠可怕了,如若再來一場比冰河之亂更加可怕的災難。就算我們五大聖地再厲害,也撐不下去!」

「嗯!」那黑色光團之中的人的話落下去之後。其他的四個人都緩緩地低下了頭,沉思了起來。

過了好久好久之後,才看到那青色光團之中的人影率先將頭抬了起來,「我同意黑水老頭的意見。先將他召喚回來,全力除了那個傢伙。」

「至於獸人那邊,再找個時間跟他們好好的談談!」這個時候,那褐色光團之中的人影趕緊開口接著說到,「想必這一次,他們應該還是會同意。畢竟對於他們來講,這個世界並不是他們的最終目標!」

「希望那群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之中,那些稍稍明白事理的傢伙,沒有因為這麼多年的冷藏而把腦子給凍壞。希望這一次,他們還是不會讓我們失望!」紅色光團之中的人,一邊搖頭,一邊開口呢喃著,似乎他對自己的話,也有些不自信一般。 天空之上,雲層就彷彿是被來自於某個可怕的怪物給絞動了一樣,呈螺旋之狀聚合在了一起。那螺旋體內部的空間,則更是能夠被人看得一清二楚。

那個空間裡面,雷電奔涌,風火四起。看上去好似那旋累體之內的能量,完完全全的處在了一種極為混亂的境地之中。光只是看著那螺旋體之內的情景,就讓地面上所有的人皆是感覺到了一陣心驚膽顫。

每一個人,心中都產生了同樣一種十分另類的情緒,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那螺旋體之中的雷電,會隨時隨地從天空中落下來,然後將他們給滅殺乾淨。

那強大的力量,絕對堪比滅世的力量,就算是個人能力再過強大,也絕對沒有辦法活下來。

「希望之海已經開啟了!」那女族長抬頭看著天空中的騾旋體,無奈的笑著。隨後,她又抬頭看向了胡高一行人,「可是這卻遠遠不是最快的情況!看天空這個樣子,那個傢伙好像也逃了出來!」

「那個傢伙!」胡高的眉頭一皺,疑惑地看著那女族長,輕聲地呢喃著。

「那個始作甬者,那個響應這個世界的召喚,將我們帶到這個世界的人啊!」那女族長抬頭望著天空,神色已經變得異常的難看了。在她看來。那大開著的螺旋體,根本就是世界末日的大門。

「咳咳!」她本欲接著往下說,要是很快,她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每咳嗽一聲, 你好,首席執行官! ,她的臉色,也已然變得無比的蒼白。

同樣虛弱的扶蘇,此刻趕緊將那女族長抱在了懷裡面。可是那女族長卻是掙扎了出來,看著胡高,「一定要告訴獸人們,這個世界,不是他們的!」

「噗!」那女族長的聲音都還沒有落下,就看到她猛地一抖,一口鮮血從她的嘴裡狂噴了出來。

她似乎是還有話要說,可是卻沒有力氣再說了。她的嘴努力的張合著,可是終究還是連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最終,她放棄了,不再說話了。

那女族長轉頭朝著蘇扶與身邊的黃恢宏看了一眼,緩緩地將雙眼閉了上去。

很快,她的身體開始變得虛無,似乎是連體重都開始變輕了。她緩緩地變淡,慢慢地往天空中飄了過去。

扶蘇,沒有伸手將那女族長拉住。他知道,那是那個女族長的歸宿。

他與黃恢宏兩人,只是淡淡地看著那朝著天空飄上去的女族長,沉默不語。到了最後,那女族長變得透明了,然後又消失不見了。好似融合進了天空之中。

「恢宏!」當那女族長消失不見之後,扶蘇搖了搖頭,他轉頭朝著黃恢宏看了過去,「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黃恢宏的雙眉一挑,臉上終於露出了難看的表情。可是, 病弱長公主 ,就看到扶蘇的雙眼一閉,『砰』地一聲,倒在了地面上。

黃恢宏重重地一抖。他才剛剛找到自己的親人而已,可是一轉眼,雙親皆已逝去。他終究不過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怎麼可能受得了這樣的打擊?

終於,他的雙眼濕潤了,迷惘了。眼淚,從他的眼睛裡面流了出來。他蹲了下去,抱著臉唔咽的低泣著。


胡無雙看著不忍,緩緩地走到了黃恢宏的身邊。試圖安慰他。可惜,無論她說什麼,在這一刻都顯得極度的無力。到了最後,她也只能夠選擇放棄了。

所有的人,都只能默然的看著他。

胡高,則將眉頭輕輕地皺了起來。那女族長臨死之前對他講的話,讓他十分的在意。那女族長說『獸人是不該存在於這裡的!』

這話,讓胡高有些不明所以。獸人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那應該是存在於哪裡?要知道,這個世界,除了所謂的人類之外,其他的就是獸人了。獸人與人類,本就是共存的。

或者說,這個女族長本來就偏袒人類。畢竟,看她的樣子,好像了不是獸人。而且,她自己也承認了,當年她與人類一同,封印了來自於上界的獸人。她本來就是獸人的敵人啊!

一時間,胡高的牙齒輕輕地咬了起來。抬起頭看向了天空,似乎是看到了天空之上,那女族長臉上高深莫測的笑容。

過了好一會兒,胡高才搖了搖頭,將頭低了下來。他的臉色,在這個時候也顯得有稍稍的有些難看。他看到地面上已經失去了生氣的扶蘇,心中越加覺得有一個石頭堵住了一樣。

「胡亥!」輕聲地呢喃了一句,胡高的拳頭重重地一捏,然後緩緩地朝著蹲在地上,掩面痛苦著的黃恢宏的跟前,也蹲了下來。伸出了只手,重重地拍在了黃恢宏的肩膀上面。「恢宏,永遠記住我跟你說過的話!」

黃恢宏輕輕地抖了抖,抬起了頭看向了胡高。那遍布淚痕的臉上,則是顯露出了一副吃驚的表情,「報仇?你願意替我報仇?」

胡高搖了搖頭,「並不會,我並不會替你報仇!」

「什麼?」黃恢宏愣了一下,隨後牙齒一咬,朝著胡高大聲地咆哮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替我報仇?」

胡高的眉頭重重地一皺,似乎對黃恢宏這樣的而感到十分的不悅。此刻,黃恢宏伸手想要來抓住胡高的衣領,卻被胡高毫不留情的給打了開來。

那一聲脆響落到黃恢宏的耳朵裡面,讓他的臉色變得更加的猙獰了。

眼見到黃恢宏要朝著自己撲過來了。胡高的眉頭狠狠地一皺,猛地一下抬起了手,重重地砸到了黃恢宏的肩膀上面。

『轟』地一聲傳來,強大的力道讓黃恢宏的身體重重地一頓,讓他沒有辦法再動彈了。

他抬頭看向了胡高的眼睛,心臟不由得狠狠地一跳。此刻,只見到胡高正冷冷地瞪著他。那雙眼睛,就如同是兩把銳利的劍,讓黃恢宏感覺到了一陣無比的刺痛。

「仇,要自己報!」胡高冷眉大喝!

也不知道是覺得自己太無力了,還是被胡高的話給嚇到了。當胡高的話落下去的時候,黃恢宏繃緊的身體一軟。淚水,再一次從他的眼眶之中流了出來。

胡高原本冷冷地瞪著他。此時此刻,他不由得愣了愣,隨後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然而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話。

抬起了壓在黃恢宏肩膀上的手,輕輕地在他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一下,胡高鏗鏘有力地向黃恢宏說到,「恢宏,記住我的話!男兒,當自強!」

輕輕地拍了一下黃恢宏的肩膀,胡高頭也不回的走了開來。只見到黃恢宏輕輕地頓了頓,然後無力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過了一會兒,他才從地上站了起來,沉默不語地走到了扶蘇的身邊,抱起他的屍身走到了遠處,挖開土地,為了築墳!

此刻,胡高走到了自己的同伴們面前。先是朝著他們笑了笑。不幸中的萬幸,至少,自己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丟掉性命,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一個個的,實力還有所增加!

笑過之後,胡高又抬起了頭,看向了天空中。那螺旋體在快速的擴大,好似隨時都會將這個世界給吞沒似的。「只是不知道,現在到底該如何出去!」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將頭抬了起來,看向了天空。他們的臉上,大抵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我知道怎麼才能離開這裡!」這時,一旁的雄霸開口說到。

聽到了他的話,所有的人都轉頭朝著他看了過去,滿臉希望。

可是這時,雄霸卻是冷冷地盯著胡高,緩慢地開口向胡高說到,「我可以告訴你們怎麼離工這裡。只不過在此之前,我有話要單獨跟你講!」

胡高皺了皺眉,隨後就朝著雄霸點了點頭。至少一直以來,雄霸都比較關照他。他既然有話要跟自己講,那應該不是什麼壞事,或者說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雄霸見胡高同意了,於是先朝著胡高點了點頭,然後朝著他輕聲一喝,「跟我來!」話音還未落,雄霸衝天而起,朝著遠方沖了出去。

胡高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們一眼,朝著他們點了點頭。隨後一跺腳,跟在了雄霸的身後。

似乎是不想讓任何人打擾,雄霸帶著胡高到了一個很遠的地方,才落到了地面上。

「其實你又何必跑這麼遠呢,你知道所有的人,都是我的自己人!」落地之後,胡高聳了聳肩,朝著雄霸挑笑著說到。

「哼!」可是此刻,雄霸卻朝著胡高冷哼了一聲。「當然要跑這麼遠,我可不想有人阻止我來殺你!」

「轟!」雄霸的話還沒有落下,他便猛地一下轉過了身來,抬起了拳頭,朝著胡高重重地砸了下來。拳威激蕩,胡高的耳畔,只聽到了一陣陣可怕的轟響之聲。

光只是那拳頭所帶起的勁風,就已然讓胡高感覺到了自己的耳膜被震得疼痛無比。

再看雄霸的臉,殺氣騰騰,毫無憐憫! 雄霸的身上,殺氣騰騰。他的拳頭之上,更是充滿了可怕的力量。

是的,雄霸那個樣子,就已經十分充分的表情,他鐵了心了,要把胡高給幹掉了。甚至於此刻,雄霸因為太過瘋狂,而使自己的臉,都已經呈現出了一種極為可怕的扭曲之狀了。

「轟隆隆!」他的拳頭,離得胡高還有好一段距離,就已經讓胡高聽到了一陣陣可怕的轟響之聲。那是拳頭在壓迫空氣之時冒出來的。那也是雄霸那拳頭之上力量,轟擊著他的耳膜之時冒出來的。

胡高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可是也還是反應了過來。雙眉一皺,雙臂同時往上一擋。

「轟隆!」強大的力量,瞬間從雄霸的拳頭之上,轉移到了胡高舉起來的雙臂上面。此時此刻,只見到胡高的臉色狠狠地一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