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孩子。

父母的孩子,父母的希望。

父母的寄託。

同時我們肩上扛著的是軍人的榮譽。

扛著的是軍人的責任。

扛著的是所有人的期望!

我們是有價值的,我們是不可缺少的!

這個時代,總有人在你休息的時候,為你站崗,在你努力的時候,做你的後盾。

而此刻,我們為了父母老鄉站崗!

為了社會做後盾。

價值,存在,榮譽,看到老鄉對我們的態度上,我覺的一切都值了!

後來有一次因為有人頹廢了,連長生氣的說,在這裡,哪怕就是坐著,都是有價值的,都是在奉獻。

是啊,幾年的軍旅生涯,對於我個人來說,是幾年的青春。

是年輪的增長。

但是對於這個社會,我們是奉獻的。

無私的奉獻。這是無可挑剔的。

老鄉的熱情,這只是小巫,以後還會遇見更熱情的。

不擾民,我們的原則。

而以後的生活中,老鄉熱情的,恨不得把家底掏空給軍人用,每到一個地方,總會有很多老鄉,熱情的夾道歡迎我們。

這是信任,這是完全的信任。

我們似乎每次總是感到驚訝。

每次總是感到軍民魚水一家親。

很陽光的時代,很美好的年代。

同樣的年華,同樣的兩年。

當兵和不當兵,是不同的!

每個人在兩年裡成長也是不同的!

虛度年華,不是我們的態度。

混日子,不是我們狀態。

兩年,從社會到部隊,在從部隊回到地方。

有多少變化,最後在說。

只是同樣的兩年,在無私奉獻的兩年裡,我們是不是應該盡量收穫更多的東西?

背著青果,我跟著排長回去了。

一路走過去,見者有份。不再是剛剛自己想的那樣了,以為只有兩個人。

一人一個。

此刻的我竟然傻傻的忘記了自己吃一個。。。

我怎麼那麼傻。。。

看著他們吃,我跟著排長後面,排長不吃,我都不好意思吃。。。

就這樣,我又進入了綠色的山裡。

只是這次,出去,再進來,感覺卻是不一樣了。 第一百六十五節、超越極限

背著一包青果,跟著排長,我又進山了。

「狼頭,狼頭!獵豹來了!獵豹來了!」

剛走到山腳下,剛剛路過的崗哨,就對著電台說話了。

「各單位注意隱蔽!」

裴先生娶了個200斤的胖子以後 我和排長就躲在邊上了。

這個時候,走來了幾個人。

「站住,口令!」

一個老兵從坑裡瞬間,瞬間跳了出來。大吼一聲!

一個老兵,很拽的樣子。

明明都是領導,四個人,從這裡路過,都認識,還一本正經的喊著,站住口令。

「大好河山!回令。」

「祖國統一,團長好!」

「不錯啊,小夥子!」

領導順帶著誇了老兵一句。

第一次看到口令是這樣玩的。。。

大好河山,祖國統一。

團長和幾個人,繼續走了,我和排長趕緊的回去了,穿過幾片草叢。

來到了哪裡?

這是哪裡?

完全不知道。

震撼!

第一感覺!

慶幸!

第二感覺!

遺憾!

第三感覺!

從山腳下,開始進山,進入戰壕。

看到的戰壕,不是電視劇里的樣子,沒有炸彈炸過的坑,也沒有沙袋累積的樣子。

我記得我走的時候,那個時候才大腿深,現在,直接就是人站在裡面了。

我離開的這段短短的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兩邊的土牆,筆直筆直的。

我記得當時就是一條小河流一樣的那麼一條溝。

現在就像是一條隧道一樣。

不一樣的地方就在於,隧道是水泥混凝土,這裡是土牆,土路。

邊上還有一條排水溝。

這戰壕挖的。

我家蓋房子打地基也沒有這麼工整啊。

走在裡面,牆壁很直,路很平,樓梯有稜有角,都是土,黃土。

震撼的是,戰壕也能挖的像疊被子一樣有稜有角!

部隊里疊被子,疊著像個豆腐一樣,那是大家都知道的,軍人的作風,都這樣。

男人三十 但是挖戰壕啊!

和黃土打交道,也能整的和切豆腐一樣!

戰壕里,如同長城一樣,除去材料不一樣,沒有縫隙,簡直是一個模子。

拐彎的地方,也是那麼的有稜有角。

戰壕上面,兩邊是兩條路,在路與戰壕的交接的地方也是像豆腐一樣的直角,

在路的兩邊是護坡,從戰壕里挖出來的土堆積在兩邊,也被平整的像是混凝土澆築的一樣,有稜有角。

挖一個戰壕,都像疊被子一樣認真。

慶幸的是,後來我沒有參加!

上午在挖土,這裡的土非常難挖,挖了半天,我都沒有挖多少土。

挖這麼深,這麼寬,我要挖多久,得累成什麼樣子?

挖好之後,還要修理成這個樣子。

自我感覺盜墓的也就那麼一回事,把他們拉過來,挖,都挖不出這個樣子。

遺憾的是,這個戰壕,從開工到結束,我沒有參加全程。

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對於我來說是一個艱巨的工程,我怎麼會錯過了。

跟著他們開始。

卻沒有見證他們的完工。

也是遺憾了好長時間。

雖然以後也參與了構築工事,但是這一次真的是遺憾的錯過了,這次的構築工事,我似乎沒有學到什麼能力。

往裡走,越走越震撼!

各種工事,各種掩體,挖的是那麼的完美,這就是軍人的作風?

幹什麼都力求達到極致!

簡簡單單的挖戰壕,都能把他當成藝術品一樣去操作。

就這樣一路走過來,完全不願意去破壞構築好的工事。

跟著排長,好像與這個世界脫節了,人呢?

他們人呢?

都去哪裡了,戰壕里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繞了一圈又會來了。。。

完全不知道什麼情況?

二級戰備?

天海道武 我就還是跟著排長繞了一圈。。。

終於看見第三個人了。

當我再次看到他們的時候,是那麼的親切。

終於找到組織了。。。

我想他們肯定累壞了。

挖了這麼一個工程,想想都快累死了。

趕緊把水果拿出來給他們吃。

吃完飯,就準備收拾東西了。

啊?

結束了?帶回了?

卧槽!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幹了啥?

怎麼就結束了?

看著他們在搬東西。

我連忙上去。

「我來,我來,我來。」一天啥事都沒有干,這個時候在不幹活,我白活了。

殊不知以後的這種情況,我一般都沒有機會參與。。。

看見一個老兵把一個箱子放在地上。

我直接走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