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鴉雀無聲!

溫玥瑾已經淚流滿面了。

傲越哥哥,洛晨有什麼資格?

有什麼資格值得你為他這樣?

那天我抱著你,你掰開我的手開始,你從頭到尾沒有放下過洛晨。

寬厚的背脊緩緩挺直,雲傲越抬眸,清冷的眸光巡視地看向眾人,低沉的聲音一如從前的冷漠。

「我為我毆打鄒強先生,在公眾面前做了一個錯誤的示範而向你們道歉。」

轟——

眾人頓時震驚地張大了嘴巴!

毆打鄒強,不是洛晨,是雲傲越?

怎麼,怎麼可能?

但是,但是,如果不是雲傲越的話,作為風雲傳媒總裁的他,怎麼可能會承擔這個莫須有的罪名?

只是如果是他,那鄒強控告洛晨,又是怎麼一回事?

似乎看出了眾人的疑惑,雲傲越清冷的俊臉平靜至極,宛如千年無波的古井一般,他巡視著眾人,輕描淡掃地解釋道,「因為洛晨當面拒絕了蘭素小姐不適當的親近行為,而遭到了鄒強先生的威脅與恐嚇,所以我當場失控了。」

不適當的親近行為?

那不就是——

勾引!

眾人愕然地張開了嘴巴。

雲傲越的玄外之意是,蘭素勾引洛晨被拒絕,所以懷恨在心報復洛晨嗎?

怎麼,怎麼可能?

「而因為我的失控,導致鄒強先生受傷住院,精神錯亂而污衊洛晨,所以,我將會一力承擔鄒強先生一切的醫療費用,包括精神損失費等,確保鄒強先生能夠徹底痊癒。」

合情合理,而不推卸責任!

似乎消化不了這顛倒了他們認知的「真相」,觀眾就這樣獃獃地愣在那裡,看著雲傲越的唇線一閉一合。

洛晨,是無辜的嗎?

「另外——」

巡視著台下的眾人,雲傲越話語一頓,清冷的雙眸眯了眯,幽深如井的瞳仁中反射出冷淡的犀利,他斜抿了下唇,字字清晰地宣佈道。

「風雲傳媒將會代表旗下藝人洛晨,以誣告陷害罪起訴鄒強,以及那數十個所謂親眼目睹的目擊證人!」

噗——

聽到這裡,甄虹漪終於耐不住失聲笑了出來。

這男人,第一次不讓她討厭了,霸道得居然讓她有些喜歡!

鄒強起訴洛晨,他也幫洛晨來起訴鄒強,連帶著所謂的目擊證人,明擺著就是要以牙還牙!

你敢趁著我牙疼拔我的爛牙,我就捏著你下巴明拔你十隻牙!

看誰死得快!

不過這招,還確實是為洛晨洗白的好方法,在法律面前,誰會不相信洛晨是無辜的呢?

這男人為了洛晨,還真夠費盡心思!

和甄虹漪一臉看好戲的樣子不同,記者幾乎是面面相覷。

難怪雲傲越一出來就擺明自己是風雲傳媒總裁,不就是明擺著警告他們應該站在那邊嗎?

是和風雲傳媒同一陣線站在洛晨這邊,還是要和風雲傳媒作對,站在鄒強那邊呢?

求生還是找死?

任君選擇!

良久的躊躇后,一道低低的女聲終於怯生生地響起,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不解,她看著台上那個風華秀逸的男人,終於問出了口。

「雲先生,作為風雲傳媒的總裁,你原本是沒有牽扯到這件事裡面的,為什麼現在要出面為洛晨澄清?」

她是一個剛入行的記者,她不知道娛樂圈的水有多深,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但是,她唯一想知道存在她心底的疑惑。

台上的那個男人,他究竟知不知道,他出面會對他的名聲和風雲傳媒的名聲損害多大?

似乎問出了眾人藏在最心底的疑惑,會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叮——

靜得連一根繡花針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地聽見。

他們靜靜地抬起頭來,看向台上的那個男人。

好看的臉,讓人艷羨的身份,富可敵國的身家,即使是他打的人,花錢讓洛晨頂罪了就是了,為什麼要這樣大費周章地為洛晨澄清呢?

似乎感覺到了眾人疑惑的視線,雲傲越淡淡地勾了勾唇,薔薇色的薄唇染上了點點溫柔,向來清冷的俊臉頓時像破了雪的梅花一樣,帶了點妖治,帶了點的野性,卻又是帶了點讓人沉迷的溫情。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想讓你們看看這個視頻。」

會場一下子暗了下來,藍色的大屏幕頓時鋪滿了牆上,直到一道藍色的身影,沉穩地出現在了屏幕上——

全場面面相覷,這是誰?

看到視頻里的女人時,全場竊竊私語起來。

「看這個樣子的打扮,像是個空姐?」

「該不會洛晨還猥褻過空姐吧?」

「有好戲看了!」

……

伴隨著音樂聲,是一個女人的身影。

女人穿著藍白色的制服,戴著一頂藍色的職業帽,美麗,自信。

從洛晨出道開始,她便是洛神。

她還有一個神聖的職業,服務大眾的空姐!

那一天,如此神聖的職業,她卻因為一杯橙汁被一個乘客破口辱罵,從她自己到她的家人詆毀地辱罵,甚至明明她沒錯,卻要鞠躬道歉,把她自認為神聖的職業道德摔得支離破碎。

125位乘客,沒有任何一人伸出援手。

她準備彎腰,卻被人扶住了。

那人是人氣偶像,一些小事都會受到影響,偏偏這樣的人,卻打破了自己溫柔的人設,為她爭取了她最後的尊嚴。

她不需要道歉。

當她接過那人遞來的紙巾,她的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第一次,她發現,顏值初始,忠於人品。

原來,她不單單喜歡洛晨的帥氣,她更喜歡的是洛晨的善良。

她是在林邊的視頻裡面粉上洛晨的。

林邊仗著自己是導演,對著自己助理隨意打罵,卻是洛晨站出來了。

那時,洛晨依然會站出來。

所以,當所有人說洛晨猥褻蘭素時,她不單完全不相信,她更要告訴所有人,她是洛神,她相信洛晨,她要為洛晨代言。

「hello,洛晨,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鏡頭前是藍天白雲,美麗的空姐對著鏡頭揮了揮手,「我是飛往米蘭航班的空姐小潔,那一天因為一杯橙汁,125個乘客沒有人相信我,只有你相信我,所以,我也一樣,無論誰說什麼,我都只相信你,因為那麼好,那麼善良的你,一定不會做出那樣的事,顏值初始,忠於人品,我很慶幸,我一直是洛神。」

眾人一怔。

視頻波浪形條紋切換,換到了一個男人身上——

男人穿著正式的黑色西服,帶著整齊的灰色領帶,他向來是嚴肅而目無表情的,但在視頻里,卻帶了點違和的親切。

為了一個演唱會,他認識了那個叫做洛晨的男子。

曾經,他不屑過她,冷漠過她,甚至刁難過她,但是最終,他卻放下了他的成見。

只因為,那孩子,沒有他想的陋習。

她認真,她勤奮,她愛笑,她沒有架子,在娛樂圈這個吃人的大染缸里,她打從心裡把他當作自己的老師。

曾經,他無視她的期盼,推開了她的禮物,狠心地拋棄了她,站在了周璇那邊。

但是,她卻從來沒有抹黑過他,報復過他,甚至還將責任攬到了自己身上。

只因為,在她的世界里,她依然把他當作自己的老師。

唯一的老師。

視頻里,侯立對著鏡頭,抬起了頭。

「在這裡,我只想對洛晨說六個字——」

他的臉依舊那麼從容,那麼的目無表情,但是,那嚴肅的嘴角,卻罕見地微微揚起,似乎打從心裡溫柔了起來。

「孩子,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侯立說,孩子,我相信你!

看著視頻,全場一下子張大了嘴巴,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那個在周璇事件里說洛晨目中無人的歌唱大師,現在居然說,孩子,我相信你?

相信她?

為什麼相信她?

似乎可以透過鏡頭看到那個笑吟吟的男子,侯立淡淡地露出了一個會心的笑容。

「那個孩子,沒有什麼架子,即使被我要求一次又一次,也沒有任何抱怨;他很勤奮,練歌總是很認真,有了一點進步,就會笑得很燦爛;他像個孩子,會將自己唱得歌錄下來,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做成禮物送給我;他不會抱怨,所以即使他被所有人誤會,受了很大委屈,也會一個人擔著,不將責任推到任何人身上。」

「他跟郭媚老師說,我是他的老師,這樣一個孩子,我相信他,也為之前誤會他而抱歉,希望他可以原諒——」說到這裡,侯立臉上褪去了原本的嚴肅,微笑道,「我這個不稱職的老師!」

眾人一愣。

侯立最後一句話,明明白白就是承認他之前的錯!

作為一個國際歌唱家,當眾承認自己的錯,這,需要多大的勇氣?

還沒等眾人緩過神來,眼前的畫面水紋般地破裂,屏幕一轉,忽然又換到了另一道寬厚的人影上。

他的髮際有點發白,微胖的身影卻依舊那麼的成熟,依舊那麼的穩重!

陳正!

眾人回頭看看台上的男人,又轉頭看看視頻中的男人,不解的神色縈掛在了臉上。

搞什麼東東啊?

你人在這裡,還弄個視頻?

陳正微笑地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良久,他轉頭,看了向那個視頻,示意大家去看。

眾人順著陳正的視線看過去,看到那個沉穩的金牌編導臉上帶著絲絲的溫柔。

他第一次認識他時,他和雷歐針鋒相對,卻讓雷歐啞口無言;

第二次看到他,他給了他意外的驚喜,他帶了一群跑龍套來襯托自己的貴族身份,他用三支鏢擲下了雷歐的鏢,他不屑又冷酷地將譚韓楓扔了開來。

他的不羈,他的洒脫,他的笑容,讓他彷彿看到了年輕的自己,甚至還有他忘卻的初心和善良。

葉喬言被潛規則,他會站出來保護葉喬言,即使那是贊助商!

《王子》停拍,他不單沒有索賠合同約定的巨額賠償,甚至沒有抱怨,反倒安慰他,給他一個承諾。

在娛樂圈裡,居然還有這樣的孩子!

曾經,他不談論他,不是因為他怕惹禍上身,而是,他想親自告訴她,他相信他,相信他不會讓他失望的!

偌大的屏幕上,陳正對著鏡頭頷了頷首,而後才緩緩的抬起了頭。

那張成熟的臉上,不再是一貫的沉穩,卻意外地融合了一絲父愛般的溫柔,他雙眸注視著鏡頭,彷彿可以透過空氣,看到那個笑吟吟的孩子。

「洛晨有著所有的壞毛病,他自戀,他小心眼,他毒舌,他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小毛病,但是,感謝這些小毛病,讓我看到了他最真實的一面。」

「真實,善良,在娛樂圈裡面,就像國寶熊貓一樣珍貴。」陳正眼神一柔,輕輕揚起了唇,彷彿談論著自己最驕傲的兒子,「所以,在我心裡,洛晨比任何人都值得相信!」

「因為蘭素,因為鄒強,你可以不喜歡他,可以不討論他,可以瞧不見他,但是,請不要傷害他,只因為,他將最真的一面表現給了你們。」

視頻播到這裡,全場安靜了下來,只能聽到陳正和藹的聲音,在偌大的會場清晰地迴響著。

「他之所以將最真實的自己表現給你們,是因為他打從心底把你們當作他的家人,所以,請你們善待他,善待那個叫做洛晨的孩子。」

……

一個又一個熟悉或陌生的人,在視頻中輪流出現,有他,有她,有他,有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