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蘇亦的爺爺蘇德章就是現任的新會一中校長。

新會一中的校址是

1939年春,新會淪陷,新會一中遷往雙水上凌沖譚氏宗祠,直至1945年抗戰勝利才重新遷回會城。這時,孔廟已被日偽政權拆毀,僅余大成殿、奎星閣、尊經閣幾座殘破建築物,因而校址改在新會書院,至今不變。

新中國成立后,新會一中歷經時代風雨洗禮,教育水平不斷邁上新台階,1958年被定為佛山地區重點中學,1960年被定為GD省重點中學,1978年再度由省政府定為縣市重點中學。

據了解,清末辦中學堂的校舍是以孔廟考棚(孔廟右鄰)的房屋為校舍。大的五六間作課室,小的幾十間作學生宿舍。1926-1927年間,由於體育場狹小,拆鄉賢祠擴大體育場地,填池塘作校園。後來由於學生人數和班級增多,最後除大成殿外,孔廟及學宮全部作為校舍。

1905年,會城馬山下,富有改革精神和勇氣的新會人民得風氣之先,創辦了官立新會中學堂。官立新會中學堂不但開創新會普通中學教育的先河,同時也見證了新會一中百多年來艱難曲折的辦學歷程。官立新會中學堂實際是從清光緒二十八年(即1902年)就開始籌辦。時任新會知縣的陳伯侯奉命籌辦新式學堂,於孔廟明倫堂召集邑中士紳商討興辦中、小學堂的事宜。由於師資缺乏,先辦「初級師範」,學制二年,不久之後辦「中學堂」,譚鑣為堂長,學制五年。

蘇亦回一趟新會老家並不容易。

汽車、渡輪、拖拉機、摩托車各種交通工具機會換了個遍,花了差不多兩天一夜的時間,在第二天下午才回到新會的城區——會城鎮。

主要是他們坐車到半路,車子壞了。

只能到潭江渡口乘船到雙水鎮,然後再從雙水鎮回到會城鎮。

除了沒有火車,也算是體驗一般巴金先生的潭江之旅了。

兜了一圈,又因為修車耽擱,第一天夜晚,只能在附近的村子民居借宿,好在這個方面何大叔經驗豐富,甚至,遠途村子還有不少的熟人,不然,估計蘇亦都要留宿荒野了。

不過回到會城鎮,蘇亦整個人的待遇就翻倍提升。

剛到車站就有專人過來接送了。

蘇亦剛從郵局的電話亭走了出來沒多久,就看到噴著黑煙的農用三輪汽車帶著刺耳的轟鳴聲停靠在他的面前。

然後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從駕駛室推開車門跳了下來。

蘇亦見到來人,趕忙上前打招呼,「二叔,你怎麼來了?」

來人,真是蘇亦的二叔蘇城,蘇城第一句話就說,「你小叔有任務,沒時間,你爺爺就讓我過來接你了,沒見到你小叔過來,失望吧?」

蘇亦搖頭,「二叔,你這說的是哪裡的話,我不是覺得你忙,不想打擾你嗎。」

蘇城笑罵,「臭小子,少來這一套,我一個中學老師,能夠忙到哪裡去?倒是你小叔,天天需要到大街上溜達,忙得不可開交。」

蘇亦還想說什麼,蘇城就說,「行了,別在外面閑聊了,你爺爺還在學校等你呢,趕緊回去。」

蘇城說著就提著蘇亦的行李搬上車,載著蘇亦返回新會一中。

他口中的學校就是新會一中,也是蘇亦的母校。

可以說,蘇亦的老家就是在新會一中的家屬院。

因為蘇亦的爺爺蘇德章就是現任的新會一中校長。

新會一中的校址是

1939年春,新會淪陷,新會一中遷往雙水上凌沖譚氏宗祠,直至1945年抗戰勝利才重新遷回會城。這時,孔廟已被日偽政權拆毀,僅余大成殿、奎星閣、尊經閣幾座殘破建築物,因而校址改在新會書院,至今不變。

新中國成立后,新會一中歷經時代風雨洗禮,教育水平不斷邁上新台階,1958年被定為佛山地區重點中學,1960年被定為GD省重點中學,1978年再度由省政府定為縣市重點中學。

據了解,清末辦中學堂的校舍是以孔廟考棚(孔廟右鄰)的房屋為校舍。大的五六間作課室,小的幾十間作學生宿舍。1926-1927年間,由於體育場狹小,拆鄉賢祠擴大體育場地,填池塘作校園。後來由於學生人數和班級增多,最後除大成殿外,孔廟及學宮全部作為校舍。 一片殘垣廢墟的上方,幾縷黑煙直衝雲霄,空氣中,混雜著一絲燒焦的氣息,讓人不禁屏住呼吸。

少年手中的劍深深地插入了泥土裡,儘管身上有著好幾處觸目驚心的傷口,他不屈的眼神還是如同狼一般死死盯著面前的人群。

「呵呵,高離,你家再有錢又如何?」一個拿著方天畫戟的少年望著站在遠處全身顫抖的另一個少年,幾乎是面龐扭曲狂笑著:「你家那老畜生居然敢打傷我父親,我史文恭今日正是帶了人要來屠盡你滿門!」

少年沒有說話,只是大吼一聲,渾身青筋震起,硬是站了起來,舉起手中鐵劍往前方的幾百人沒命地沖了過去。

「都給老子上,把這裡的人全部殺光!」

隨著史文恭的怒喝,附近的幾百名士兵一擁而上,手中長槍往少年猛刺而來。

「咔擦!」

少年的身軀凌空橫轉一圈,手中鐵劍夾帶著嘶嘶風聲和怒吼聲劈下,一轉眼,十幾把長槍已經被長劍直接掃為兩段!

「唔!」

少年悶哼一聲,只覺得背部傳來一陣劇疼,顧不得回頭一看,他只得往側邊猛一翻去。

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少年才避開了緊追而來的幾十條長槍,剛忍著劇痛站起身來,史文恭又殺到了眼前。

「噗!」

史文恭一腿踢去,少年中了一戟本就已經全身無力,頓時倒飛了出去,後腦狠狠撞擊在了大門口的銅柱上。

強忍著鑽心的痛疼,少年才沒有失去意識,然而,掙扎了半天他才發現,自己已經全身喪失了力氣,再也不能動彈了。

「哈哈,你這廝真不知高低的,莫非還不死心!」史文恭仰天大笑幾聲,又往大門邊揮了揮手,吼道:「把這裡的人全部帶出來!」

這裡的所有人?

少年聽到這句話,頓時心中一緊,果然,片刻之間已經有一大幫士兵押著幾十號人從府中走了出來。

聽著那凄慘的哭聲,少年頓時像發了狂一樣,怒吼著向大門邊的那些人沖了過去。

「噗!」

數條長槍刺進了肩部,少年毫不在意,手中鐵劍轉眼間已經刺死了五六個人!

很快,身後又是一陣殺聲傳來,兩頭的幾百名士兵一擁而上,瞬間將少年包圍在了中心處。

少年血紅的雙眼中儘是暴怒,儘管殺得渾身浴血,手中劍刃破裂,也完全不能突破重圍。

「孩兒,是為父對不住你!」一個四十歲上下的中年人儘管被一群士兵押著,還是怒吼一聲站直了身子。

看著遠處陷在人群中的少年,中年人昂起了頭,咬了咬牙高聲喊道:「當年只怪為父下手過重在擂台上傷了那廝,以致連累了你們,也罷,我今日便死於此地,你日後切莫再去練武,不要復仇!否則為父死亦不瞑目!」

話音剛落,隨著一道血液飛濺於空中,那個中年人手中握著劍,已經倒在了地上。

「爹!」少年咬著牙,神色瞬間狂暴了起來,離他最近的十幾個人甚至直接被砍飛了頭顱。

「動手!」

一瞬間,那老幼八十餘人在長槍鋼刀之下血染一地,盡數橫死當場。

少年喪失了所有的理智,不管身邊的刀槍,幾乎是狂吼著,往外圍的史文恭衝去。

史文恭冷笑一聲,直接沖入了人群中,手中方天畫戟往那少年後背刺去。

「鐺!」

一陣鑽心的疼痛傳來,少年意識一陣模糊,手中鐵劍已經掉落在地,眼前一黑,身子狠狠砸在了堅硬的大理石上。

「好個不自量力的小子!」史文恭的聲音隱隱傳了過來,「老子已經買通了這城裡所有的官,這次沒人管的了這事!我們走!」

秋雨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落了下來,隨著腳步聲漸漸遠去,感受著寒夜中冰冷的雨滴打在身上,少年的意識也緩緩在消散……

「嘖嘖嘖,這高長生也是東京一等的長者,只是和那大名府盧家一般,平日里不曾和那些官員勾結,不想今日居然落得如此滅門下場,也是世道難料那。」

「嘿嘿,你恐怕還不知,這高家得罪的可是洛陽太守史文傑的大公子,以他們家在官場上的能力,這不是尋死么?」

幾個人站在廢墟的不遠處,邊說笑著邊對倒在地上的少年和高府的廢墟指指點點。

「原來是史家,那也是,那可是傳言將來要拜相的人物,在朝中也是勢力遮天蔽日吧?這高長生不是找死么?」

「是啊。」一個員外誇張地大笑著,臉上的肥肉都快擠到了地上,「這高家的大公子高離也是年少輕狂,他還告了官,官府可有人會來管這事么?真是乳臭未乾!」

「走了,走了,這東京第一員外的名號今日就得換人了,別管這些死人了,可憐喲,死了都沒人收屍。」

那些人鬨笑著,成群結隊往青樓去了。

淅淅瀝瀝的春雨中,一個身著白袍的青年人走到了廢墟中。

看到地上的少年和他手中攥地死死的拳頭時,他的眼神中也閃過了一道異樣的光彩。

「哎,那個人不是東京第一名醫孔厚么?」

一個人聽到聲音後轉過了身子,然而那個青年人和少年的身影轉瞬間已經離開了街道,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中。

三天後。

「這裡是何處?」少年再一次睜開眼睛時,卻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身體也充斥著力量,沒有了一絲虛弱的感覺。

「醒來了。」一個青年人掀開門帘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床上一臉震驚的少年,神色淡然說道:「先別急著謝我,我姓孔,是你父親的朋友,我既然救了你,這二十年就在這裡給我當幫手,權當是利息。」

說完,那個人頭也不回,又往門外走了出去。

少年坐在床上,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經歷。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高離一直在孔厚的藥鋪中做事,一日因故在街上踢球,得到了當時還是端王爺的趙佶的賞識。

「小子,我看你踢球不錯,以後來本王府中陪我練練!」趙佶看著面前那個少年,笑了笑說道。

「謝過王爺!」高離單膝跪地一拜,眼中卻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從此,自己便在趙佶府中留了下來,再去找孔厚時,他已經同意了自己提前走。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端王趙佶一腿將球踢進了框中,笑著問道。

「我叫高俅。」少年答道。

從今天起,高離已經死了,我現在的名字,是高俅,我要這天,再沒有能踩倒我們高家的人!

少年的手指深深地嵌入了肉里,看著面前的端王,他只是暗自冷笑一聲。

趙佶,你等著,你也只是我的一顆棋子罷了,總有一天,你和整個天下都會在我的掌控之下。

很快,憑藉著高超的蹴鞠技術,自己成了端王眼前的紅人,地位也是水漲船高,再也沒有了以前窮困潦倒的樣子。

這些年間,最大的消息就是洛陽史家慘遭滅門,罪人至今未曾抓捕一事。

一時間,東京城中都是風聲鶴唳,謠言四起。

「聽說沒有,那高家大公子沒死,還回來報仇滅了史家滿門!」

「不止那,他還說,要把當年不救他們家的衙門官吏九族殺盡,在東京大開殺戒,至死方休那!」

「真的假的?這可太恐怖了,那史家的大公子史文恭,可是天下第一武舉人啊!」

「是啊,他們家還有十幾位絕世高手,怎麼可能有人滅得了,更何況那高離在當年的滅門慘案中早已經死了,怎麼可能回來複仇!」

「呵呵,你們恐怕都不知道。」

一個中年人走了過來,連連冷笑道:「那史家歷來陰謀詭計多端,在江湖和官場上樹敵無數,更據說和那契丹人有勾結,如今天下的仇人恐怕是多如繁星!」

「周大師,您有何看法,據說那史文恭是被您逐出了師門?」人們紛紛問道。

「呵呵,那個孽徒沒這麼容易死,他數月前還來找過我,希望我給他找條活路,是我把他給趕走的,現在誰知道他是死是活。」

中年人冷笑一聲,轉過身往林府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