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雖然不如木森那麼瘋狂,卻也都是重傷之身。

如此算下來,他們這一邊唯一可以說是佔據主動的也就只剩下葉一鳴一人,他的每一次殺戮都能給他帶來巨大的收益,加上等級的壓制讓他殺戮接近瘋狂的狀態。

只是負責給他防禦的花輪則在這等劇烈的戰鬥中已經顯得很是疲憊,但花輪也清楚這裡的戰鬥進行到什麼程度,每一個人都在拚死戰鬥,他就算自身參與到戰鬥之中,也不如輔助葉一鳴來得快,所以咬牙堅持了下來。

隨著戰鬥的持續,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戰鬥之中,這個時候孔家父子就只剩下了大眼瞪小眼,他們原以為自身實力也能湊合,可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戰場上隨意下來一個小兵小卒子就能輕鬆將他們數百年積蓄下來的人手斬殺殆盡。

原本只是他們想要拉攏的對象葉一鳴,竟然變成了這一戰中最巔峰,也是佔據一邊主動的人物。

「哈哈哈……多少年了,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哈哈哈,玄珩,滾出來跟我一戰,哈哈哈……」

雙方戰鬥如火如荼至極,一道狂放至極的笑聲就傳遍了戰場。

這一道喊聲讓所有人都感覺到疑惑。

玄珩,這是誰?

天上那人又是誰?

竟然能夠駕馭一片宮殿群出現在這裡,顯然也不是弱著,可他所要找的人為何從來沒有聽說過?

葉一鳴這邊的戰鬥同樣激烈,只來得及朝著天空看了一眼,可就在這時候他卻發現他的神國竟然被人從內部開啟了,一道模糊到極致的身影從神國飄了出來。

這道虛影太過稀薄,就連鴻蒙九重強者們都看不清楚,但葉一鳴卻在這一刻將目光凝實到虛影的身上。

「道天第四子,他不是不能戰鬥嗎?怎麼這時候從神國出來了?」

葉一鳴驚訝之時,就見道天第四子的虛影直接飛上宮殿群,快速飛到那魂影身旁,給魂影來了一個個大大的熊抱,道:「二哥,你終於出來了。」

「沒想到你小子竟然已經被葉一鳴那小子給復活了,不錯,不錯,今天就讓我們兄弟二人,跟我們的另外兩位兄弟戰上一場吧!哈哈哈……」那人依舊瘋狂,但在大多數人的眼中,那人卻是先朝著空氣抱了抱,再喊出這句話,似乎就是個瘋子。

只有為數不多的人瞳孔在不斷的收縮。

那一道稀薄到極致的身影明顯只是一道意志而已,但即便是這樣給他們帶來的感覺都是極為壓抑,可想而知此人生前有多麼的強大。

要知道,能夠看到道天第四子意志虛影的,隨便一人都是鴻蒙九重巔峰強者,比他們更加強大無數的存在……

只是想到這裡,他們的渾身就顫抖了起來。

那道魂影則是意志的兄長,又該是什麼樣的存在?

思索間,房頂上站在與長顏魔女身後的玄葉眼中陡然閃過一道冷芒,驟然出手一招就向死海幽泉的背後偷襲過去。

「玄葉,你做什麼!?」閑雲上人大驚,完全不明白他的老搭檔玄葉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做出偷襲友軍的舉動。

可就在玄葉一招即將打到死海幽泉背後的時候,一道魂影卻適時的出現在兩人中間,口中嘶吼一聲,全身的魂力在這一刻全部化作一面靈魂盾牌,抵擋在玄葉的肉掌面前。

「轟隆隆!」

劇烈的爆炸頓時將這一座閣樓炸裂成一個巨坑,所有人依舊漂浮在巨坑的上空,但那道抵擋玄葉老祖一擊的魂影卻徹底煙消雲散。

玄葉攻擊的目標本就是除了葉一鳴之外,戰場上修為最強者,這樣才能夠做到一擊奏效的效果,即使之前替死海幽泉抵擋他攻擊的那個靈魂體極為強悍,也遠遠比不上斬殺死海幽泉所能帶來的利益。

閑雲上人開口的時候,葉一鳴就已經朝著這邊沖了過來,玄葉知曉自己繼續出手就算無法斬殺死海幽泉,也必然能夠給她造成重傷,但那樣一來他怕是很難逃遁出去。

只要給葉一鳴纏住片刻時間,空中宮殿群上方的道天次子玄清就足以趕來將他擊殺,無奈之下只得立刻化作一道流光,飛到宮殿群的正面,盎然飄在空中道:「二哥,多年不見,沒想到你竟然變成了這樣。」

靈魂體玄清出現之後,他的身份就等於曝光出來,在場每一個都是強者中的強者,自然個個都是聰明人,又豈能猜不到他就是曾經的魔界之主,道天的次子?

正因如此,玄葉老祖這一聲二哥,立刻就讓所有猜到這一點的人心中同時一涼。

「玄葉老祖竟然是道天三子?」

葉一鳴的呼吸變得微微有些急促,但心中卻是極為不解,無論是面前的道天次子還是他曾經見過的道天第四子,其強悍程度都可以隨手滅殺鴻蒙巔峰強者,這玄葉老祖雖然也不弱,可跟他們相比差距貌似卻太遠了些。

「玄澈,沒想到你當初被本座斬殺之後,竟然還能重生,不過如今的你畢竟只是肉體凡胎,根本沒資格再叫本座這一聲二哥,讓玄珩滾出來吧!」魔界之主玄清的口中雖然這麼說著,卻在言語之時朝著道天第四子玄靈遞過去一道目光。

命之途 他們兩人本就在許許多多的事情上隱瞞了道天,所以兩人之間的交情根本不是他人可以想象。

僅僅是一道目光,就讓玄靈明白了玄清的意思,眼中不由流露出一抹離別的意味,道:「二哥,珍重!」

「放心,除非道天親來,否則還沒人能夠殺得了你二哥,至於他……我死之前,也不可能讓任何人傷害他,守護他直至將你復活。」玄清的眼中也流露出一絲情感。

他們的對話在玄葉老祖……不!玄葉老祖只是玄澈重生后的身份,他真正的身份乃是道天第三子玄澈。

玄澈本就繼承了道天的無情,看著眼前的兄弟二人惜別,眼中非但沒有親兄弟即將隕落的悲傷,反而是滿臉的冷笑。

但就在下一刻,玄澈卻是大驚。

因為就在兩人道別後的瞬間,玄靈的意識體就變得凝實起來,讓在場之中的所有人都能夠看到他的存在,但這個時候的玄靈意識卻在快速的燃燒著。

同一時間,魔界之主玄清的嘴角也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雙手做出一個手印,高喝道:「魂冢,現世!」

嗡!嗡!嗡!

一道道嗡鳴聲立刻在所有人的耳邊響了起來,但沒有人能夠找到響聲的來源,而葉一鳴卻在這時候感覺到被他放置在神國內的魂冢劍陡然升空,一劍破開神國的天空,直接飛向魔界之主玄清。

他要做什麼?

葉一鳴不解,這魂冢劍說起來本就是玄清強加給他的東西,被玄清收回去倒也沒什麼,只是他對道天第四子玄靈的舉動訝然。

然而,就在他太頭朝著空中看去的時候,正好看到魂冢劍從中間斷裂開來的一幕。

葉一鳴得到魂冢劍的時間不短,曾無數次研究過此劍,可是除卻魂冢劍的材質絲毫不亞於他的血神劍之外,根本找不到其他。

血神劍本就是這時間鋒利到極致的利器,而且本身材質極為特殊,想要損壞極為困難,魂冢劍的材質之強悍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怎麼都沒想到玄清竟然會做出這種暴遣天物的事情。

就在此時,葉一鳴就感受到幾股難以言喻的氣息融入到他的體內。

瞬息間,他身上的氣息就開始暴漲,眨眼之間就讓他有種修為強度可為是曾經百倍的程度。

「難道玄清要助我突破道天境界?」

葉一鳴心中思索一聲,可他身上的突破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讓他心中有疑卻說不出口。

瞬時,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就從道天第四子玄靈的口中傳出,玄靈的意識也在這一刻燃燒成一道氣息,快速融入到葉一鳴的體內。

一時間,葉一鳴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燃燒起來了一般,而他的意識中的知識似乎也在飛速增長。

「葉一鳴,本座無數年的修鍊也只感悟到三道天外天道之力,卻未曾修鍊為己用就被道天強行從我體內抽出,封印到魂冢劍內之後,更是讓我永世無法再將這三道天道之力吸收煉化,但沒有天外天道之力,我們無法真正突破到道天境界,所以今日我魔界之主玄清,以我四弟意志為引,將這三道天道之力與你融合,並且強行幫助你將修為提升到半步道天,希望你能以最快的時間結束掉魔界戰爭,快速突破,來將壓制我們這麼多年的道天之天破開!」

「魔界之靈已經被長顏魔女引動,道天之靈必將開始進入魔界,本座最多只能幫你拖延三年時間,三年內,你若無法解決魔界之事順利突破,則我們亡矣!」

「我去也!」

魔界之主玄清最後喊出這一句話,瞬時帶著那一片宮殿群朝著天外爆射而去。

幫助葉一鳴突破之後,他已經再無後顧之憂,他要戰這天地,戰道天。

這一天他已經等待了不知道多少年,這一刻終於被他等到了。

「玄清……玄靈……」

葉一鳴的融合在玄清離去的同時結束,再次擁有身體控制權的他,不禁低語出這兄弟二人的名字。

「三年嗎?我一定能在三年內突破至道天境界,玄清你等著我!還有,玄靈,我葉一鳴發誓,定然讓你重生!」

「神國!現!」

葉一鳴右手的指引下,神國頓時出現在這片天地之中,原本被在留在神國里的所有人在這一刻同時接到葉一鳴的神念命令,驟然從神國內部飛了出來。

又是一支萬人大軍。

這一支大軍人數上雖然無法在這一戰中有多麼明顯,但這些人的修為之強讓道天魔界的所有人都開始倒吸冷氣。

就連閑雲上人和舞龍老祖都從玄葉老祖的背叛中驚醒,看著這一支萬人大軍眼皮不斷跳動。

這等大軍他們天魔殿自然也有,但是那一支大軍卻是他們無數年來的積累,其中大半人都已經是垂暮之年,戰力上絕對無法與葉一鳴的這一支軍隊相比,至於這群人眼中那視死如歸的戰意,更是天魔殿那些被供養無數年的老爺兵可比。 第1853章缺根筋的道天長子

葉一鳴最後的底牌拿出來,雖然讓道天魔界的強者們同時驚呼一聲,但魔界之主玄清的離去卻讓玄葉……不,是玄澈的眼中流露出喜色。

經過玄清和玄靈幫助之後的葉一鳴雖然已經擁有比堪比全盛時期他們的戰力,但他們這邊同樣也有著最後一張底牌,加上他這個僅次於那個境界的強者存在,他不相信自己這邊依舊會輸。

玄澈清楚這些,葉一鳴自然更加清楚。

葉一鳴的年紀雖然遠遠無法跟玄澈等人相比,但經歷的事情卻絕對不比這些人少,甚至比他們還要多出太多,加上他們就聰明無比,這等事情的思索上面根本不會被他遺漏。

當初玄清跟他說魔界之中有不亞於玄清存在之人的時候,葉一鳴就已經開始在心中默默注意,但是絕對不會相信是眼前的這個玄澈。

既然不是他,那麼就只剩下一種可能,道天的長子,也是之前玄清所喊出名字的那個人,玄珩!

能給玄清在意的強者,必然不可能弱,葉一鳴在想到這裡的時候,目光就已經朝著玄澈看了過去。

他不清楚玄澈如今形態究竟是怎麼回事,但眼前的這個玄澈絕對不是如同道天第四子玄靈那般的存在,既然如此,殺之,絕對不難!

「玄澈,受死!」

葉一鳴想到這裡,第一時間就朝著玄澈飛了過去。

之前的一切動向都掌握在玄清手中,他只能被動感受,現在主動出擊才讓他真正意識到現在的自己究竟強悍到什麼樣的程度。

即便現在的他還沒有使用出死神降臨,更加沒有使用鴻蒙血神,似乎戰力上也不弱於之前狀態的玄清。

如此一來,眼前這隻有堪堪超過半步鴻蒙的玄澈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四神殺——重峰!」

葉一鳴出手就是殺招,八劍式在他說掌控的技能裡面雖然不是巔峰,可隨著他修為的增強,讓八劍式的戰力同樣百倍的增強,面對一個修為上還不如自己的玄澈,他這一劍可謂是絕殺。

果不其然,玄澈感受到他的殺意之後,神色驟然大變,想要逃遁,卻又能清楚的感受到周遭的空間彷彿都被葉一鳴這一劍凝固起來一般,讓他眨一眨眼皮都感覺極為困難,遑論逃遁。

「天之道,破!」

然而,就當葉一鳴這一劍斬落的同時,一道滿含滄桑的聲音就仿如天威一般傳盪開來,這片天地在這一刻似乎都因為對方的聲音而變成一柄利劍一般,針對葉一鳴的利劍。

喊出這一聲之人尚未出現,其手段就讓閑雲上人等鴻蒙九重強者被壓制的彷彿連抬手之力都沒有,死海幽泉這個鴻蒙巔峰強者雖然比他們強不少,卻也面色變成了黑色,竟然被逼出死水的顏色。

但天威成型的瞬間,就隨著葉一鳴手中長劍的斬落瞬間分崩離析,血色血神劍驟然將玄澈劈成兩半。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斬落道天分支之力,血神劍吸收天道之力半成,宿主當前天道值為0.5。」

零點五的天道值?

葉一鳴心中僅僅對這個新出現的辭彙琢磨了瞬間,就明悟過來,這天道值顯然就是晉級到道天境界的必須途徑。

既然現在是零點五,那麼當天道值積攢到一百的時候,應該就能夠順利突破。

但是,一個道天之子,雖然只是詭異殘存狀態的道天之力,都只能讓他獲得半點天道值,還是讓他的心中極為不爽。

「道天之子既然能給我帶來天道值,顯然我的系統再次出現了變化,既然如此那就讓我來斬殺更多其他人來積攢吧!」

葉一鳴顧不上去查探天道值的情況,身影驟然一閃就已經出現在強者的戰場之上。

這裡的強者對敵限度都是鴻蒙九重,葉一鳴要趁著玄珩還沒有到來之前,儘可能的斬殺足夠多的強者。

「八劍式——風行!」

葉一鳴快速出手,讓他的身影立刻就化作一道風雷電光,眨眼之間就已經從數十個鴻蒙九重強者的身邊劃過。

修為達到他這等程度,讓他感覺斬殺鴻蒙九重強者,竟然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簡單,絲毫感受不到壓力。

心中一動,四神殺就在瞬息之間里,被他一氣呵成的施展出來。

他的動作雖然快極,但周遭都是強者中的強者,自然能夠看到他這站在原地不斷舞劍的舉動,心中不禁一陣疑惑。

但跟隨葉一鳴多年的神國戰士們,臉上卻終於露出了笑意。

多少年了,終於又能看到神主大人四神殺決勝戰場的一幕了!

距離上一戰的時間實際上並不算長,但這些神國強者都是死過一次的人,自然不會清楚,加上他們本就是在神國萬倍時間流速的地方修鍊,自然感覺到時間極為長久。

下一刻,隨著龍吟虎嘯鳳鳴之聲從空中傳出,一道道神獸的虛影就在空中顯現出來,但這一次葉一鳴卻有種古怪的感覺,這四神獸好像真的被他復活了一般,但卻屬於他技能般的存在,只要他不死,只要他肯繼續施展,即便四神殺所化神獸陣亡也能重生,相反,則是沒有了時間限制,而且他們本身竟然也擁有了從空氣中吸收天道之力化作神力的能力。

「真能復活?」

葉一鳴詫異,只是剛剛擁有天道之力的他卻並不知曉,哪怕只是擁有一絲天道之力,也就可以被稱之為天道的代言人,別說由系統來複活這四神殺,就算他自己也能夠做到讓死人重生,只不過那對於只擁有半點天道之力的他來說,卻是極為困難。

「既然四神殺能夠復活,那死神降臨呢?」

葉一鳴的心中不禁想道,但他現在卻來不及做出嘗試,因為就當四神殺的身影出現的同時,他就感受到極為遙遠的遠方,用出之前天之道技能的那個強者已經破關而出。

「八劍式……雷動!」

風行、雷動乃是葉一鳴所有技能裡面速度最快的兩種,但風行傾向於遊走戰鬥,而雷動卻更傾向於暴力碾壓。

既然他已經擁有了碾壓面前所有強者的能力,葉一鳴自然要做到斬殺的最快速度。

不過他的戰鬥方式還是極為明朗,出手斬殺的速度雖快,斬殺的強者雖多,卻始終沒有去動長顏魔女。

之前長顏魔女一聲怒吼,將魔界之靈喚醒,誰知道長顏魔女還有沒有什麼後手,亦或者刺激玄珩更快速度趕來。

反正只要他能戰勝玄珩,長顏魔女也不可能繼續逃遁,反而不像這些人一樣,只要援軍到來必然被覆滅大半,甚至有可能改變眼下戰局。

一時間,戰場上如同變成了三大戰場一般。

戰士們的戰場,血肉橫飛殘肢斷骸不斷墜落而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