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繼續前行了!

可是就連異獸潮流都畏懼不前的宮殿。這其中能安全嗎?

一時間,所有人心中又都有些迷茫了起來。

現在該怎麼辦?

不僅是他們。此刻就連各個大勢力的領頭人,心中也是有些不堅定了。

之前他們發現宮殿時,只想進入宮殿,然後尋找大量寶物什麼的,可現在在經歷之前那一番擊殺之後,親眼目睹無數人死去,被異獸吞食,他們之前的堅定有些動搖了。

可他們沒知道,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就算是心中出現了動搖,他們也不敢顯露出來,要不然的話,這對他們這群人可是一個致命的士氣打擊。

紛紛相視了一眼,幾位領頭強者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似乎一致的確定了什麼。

不過,此刻那位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卻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猛地轉過頭。對葉一鳴突然開口問道:「這位小友,之前老夫看你與這皇甫一族的女娃娃,好像是從這宮殿當中出來的吧?那想必你們對這宮殿也應該有所了解吧?」

這位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這一突然的開口。瞬間讓葉一鳴再次成為在場所有人的焦點。

而此刻皇甫一族的五長老與九長老,這才想起這一件事情。

這可就讓他們有些擔憂了。

先不說葉一鳴知不知道,那宮殿其中的情況。可葉一鳴現身的時候,確實是由宮殿一方出現的。

這樣的情況下。不由得不讓人懷疑葉一鳴之前,究竟做了什麼。

面對這一點。就是五長老與九長老也說眉頭一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畢竟眼前的情況,就算是他們反對也沒多大的用處,不過,他們心中卻是堅定了,要保護葉一鳴的決心。

其他什麼的不說,就單單葉一鳴能在三年期間,由區區一千重規則本源,提升到了五千重規則本源的境界,這一點來說,就足以說明葉一鳴是個極為強大的天才。

對於多出這樣的一個天才,這可對皇甫一族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事啊!

尤其是,葉一鳴現在已經可以說,是天門皇甫一族的人了。

想到這一點,五長老與九長老不由而同的看了皇甫靜琳一眼,然後兩人相視一望,心中決定了上,微微靠近了葉一鳴一些。

對於五長老與九長老的小動作,幾位大勢力的領頭強者,均是眉頭一皺,感到有些為難。

倒是葉一鳴心中一暖,對五長老與九長老他們投去一個放心的眼色,然後直接上前了一步,絲毫不畏懼的面對那幾位大勢力的強者,笑道:「這宮殿的情況,我還真是知道一些,不過,若是想要我告訴你們,那就得看你們能不能支付,讓我滿意的價錢了。」

葉一鳴這話倒是不假,雖然他與皇甫靜琳,也是剛來到這裡不久,也根本沒進入到那宮殿之中,對於宮殿裡面有什麼情況,他也是一概不知。

可葉一鳴卻說不擔心,因為他手中的那張尋寶圖,可是有著佔個座宮殿的一些地圖。

在一出現在這個宮殿的時候,葉一鳴手中的那張尋寶圖就有了變化,這一點早就被寶靈兒發現了,然後寶靈兒也跟葉一鳴說了。

這也是葉一鳴敢誇下海口,說自己知道宮殿之中情況的原因。

葉一鳴的回答,立馬讓那極為強者在意了,可一聽到葉一鳴最後的那一句話,那些強者臉上可是儘是一陣錯愕。

這算是敲竹杠嗎?

那幾位強者氣極反笑,心中儘是哭笑不得。

他們可是十大族群當中,每一個族群位高權重的大人物,毫不客氣的說一句,他們之中任何一人,一個命令下去,就有無數人為此奮鬥。

可現在被一個小輩敲竹杠了,這算什麼怎麼一回事啊?

還是那位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只見他輕輕一笑,然後語氣有些不滿的對葉一鳴說道:「小輩,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乃是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我這……」

還不等他把話說完,葉一鳴就直接揮手打斷了。

「你是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關我屁事?」

一句話音一出,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那位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臉上更是錯愕了起來。

不等他來得及發火,葉一鳴又接著說道:「這宮殿的情況,我可是付出了極大代價,才得到的,如今你就像這樣輕輕鬆鬆的從我這裡得到?你當我傻,還是你這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太天真了?」

「而且不說其他的了,就單單是我之前的出手,沒有問你們要出手費,就對得起你們了,你這老頭倒是好不要臉的,又讓我白白付出,你覺得這可能嗎?」

靜!

此時此刻,這一處地方,無比的安靜。

所有人都被葉一鳴的語出驚人,給徹底的驚呆了。

那可是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啊!

與皇甫一族一樣,對方神龍一族的十大太上長老之一啊!

在神龍一族當中的地位,可是極為的高。

可如今卻是被葉一鳴如此諷刺,這是要翻了天的節奏啊!

可葉一鳴卻是不在意,對於神龍一族,葉一鳴可早就從本能上有著一絲厭惡。

尤其是是明白,如今的神龍一族,無論是三千神道界還是混沌界的神龍一族,其實都是一些普通低下的龍族,就敢妄自稱為神龍一族,這就更加沒有好感了。

「小輩你……」

那位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猛地一怒,根本沒有任何徵兆,就對葉一鳴突然出手了。

轟!

只是一瞬間,強大的氣息轟天而出,一股帶著強大龍威的拳影光芒,瞬間向葉一鳴轟殺而出。

這股拳影光芒氣勢極為強大,不但貫穿了周邊的層層空間,甚至還將空間扭曲了起來。

只見那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這一拳還未完全打出,那拳影光芒就穿過無數空間,轟殺到了葉一鳴身前。

雖然只是隨意的一拳,但就算是這樣,這一拳的威力,也足以滅殺一般規則本源為五千重的強者了。

這位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是一個不下於五長老皇甫皓極的強者。

但對於如此強者,如此威力的一拳,葉一鳴卻說輕輕一笑,不但臉色沒絲毫變化,甚至就連身體都不怎麼動彈。

只見葉一鳴輕輕的舉起右手,微微打出了一掌。

封魔大手印!

唰!

黑光一閃,一道百米巨大大手印突然出現,面對迎面轟殺而來的拳影光芒,那大手印微微一震,瞬間將那拳影光芒儘是包裹了起來。

然後,微微一閃,手印、拳影瞬間消失。

那被強大力量扭曲的空間想象,也猛地消失了。

一切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未完待續。。)

… 這……

如此情況,可是讓那位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根本沒有預料到,就是其他人,也是心中震驚一把。

直到這時,人們這才想起,之前貌似可是這位出手,自己等人才脫困的啊!

尤其是想到,之前那一道道大手印,將一隻只強大異獸收走的情況,眾人更是對葉一鳴的實力有些驚異起來了。

可那位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此刻的臉色卻是更加難看了。

不過,這時,那坤空長空見狀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立馬上前一步,微笑道:「二位都別爭了,龍淵前輩您來也別動怒,葉兄弟的話也沒錯,我們也卻是欠佳考慮,這一點有些疏忽了!」

這是?

坤空長空這一開口,卻是讓眾人看不明白了。

之前坤空長歌可是擺明的與葉一鳴不對頭,可現在這坤空長空怎麼幫著葉一鳴說話了?

這一點,葉一鳴心中也是好奇的很。

可微微一想之後,他似乎也明白了,坤空長空這麼做的用意。

「這樣吧!」微微頓了頓之後,坤空長空繼續開口道,「就我個人出資,一來為表葉兄弟之前的出手之恩,二來還請葉兄弟看在此物的面子上,多多介紹一些這宮殿的情況!」

說著,坤空長空右手輕輕一晃,手中便多出了一物。

那是?

當眾人看清楚坤空長空手中之物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一把!

「天啊,是不是我看錯了。那好像是血耀花啊!」

「真的是血耀花啊,沒找到這坤空長空居然拿出了這樣的東西!」

「百聞不如一見。傳說中這血耀花那是血脈晉陞的超級寶物,服下血耀花。上等三階血脈之人,可是有一定的幾率進階到超等血脈啊!」

「那是當然,畢竟這血耀花可是帝品五階的藥材啊!也不知道這坤空長空怎麼弄到手的!」

「嘖嘖,帝品五階藥材,這坤空長空還真大方啊!」

大方?

看著坤空長空手中的血耀花,葉一鳴心中儘是冷笑。

帝品五階的藥材,這對在場人來說,那是諸如五長老與那神龍一族太上長老龍淵一級的強者,都是有著極為強大的誘惑力。

畢竟若是有了這血耀花。他們的血脈可是能再進一步。

就算是提升不到超等血脈的境界,到服下血耀花之後,規則本源增加數百重,甚至是上千重,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此珍貴的寶物,若是真的用來報答救命之恩,這到也沒什麼。

可問題是這樣嗎?

這一點,不但葉一鳴想到了,五長老與九長老。甚至是葉一鳴身邊的皇甫靜琳,也同時想到了,這坤空長空的用意。

當中如此多人的面,拿出這帝品五階的血耀花。看似為了報恩與換取消息。

可實際上,卻是藉此讓葉一鳴成為所以有人的焦點,更是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力。

尤其是五長老皇甫皓極想得更加多。他可是知道了,這神龍一族的太上長老龍淵。可是已經處於上等血脈的巔峰地步,只差一點就能進階為超等血脈了。

一旦晉陞為超等血脈。那他的潛力肯定會再次增加,到時候經過一番刻苦修鍊,增加一兩千的規則本源,根本不在話下。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旦擁有超等血脈的體質,那可就有機會修鍊到那一步的境界。

雖然機會極為的渺茫,但這對那龍淵來說,一定是不會是錯過的。

想到此處,五長老不由的看了那龍淵一眼,可當看到龍淵此刻的表情,心中更是猛地一沉。

只見,此刻那位神龍一族的第四太上長老龍淵,在坤空長空一拿出血耀花之後,目光就一直盯在其上,其眼中的炙熱光芒,是個人都能察覺的到。

果然如此,這一下可有些不妙了。

五長老心中一動,準備傳音讓葉一鳴放棄那株血耀花。

可就在這時,葉一鳴卻是輕輕一笑,右手一招,瞬間將那株血耀花給收了起來。

這小子,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五長老心中一陣氣極,差一點對葉一鳴破口大罵了。

這擺明的是坤空長空針對他的事情,這難道看不出來嗎?

當然不是這樣的了!

對於坤空長空拿出血耀花的用意,葉一鳴多少有些猜測,尤其是在感受到,那位神龍一族第四太上長老龍淵的目光之後,心中更是確定了。

可儘管如此,這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這可是血耀花啊!

若是再加上一些特殊的藥材,那可是能煉製出進階超等血脈的帝品丹藥啊!

這樣的機會,葉一鳴豈能錯過。

至於那龍淵!

說真的,葉一鳴還真不怎麼在意。

雖然作為神龍一族十大太上長老的第四位太上長老,這龍淵的實力極為的強大,血脈是上等三階巔峰境界不說,就連規則本源的數量,也已經超過了六千重,達到了六千八百多重。

就算是皇甫一族的五長老皇甫皓極,也比這龍淵少了那麼幾十重規則本源的境界。

就以規則本源而言,這龍淵的規則本源在當場諸多人數當中,算得上第一人了。

當然了,這其中自然不算是那黑奴了。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龍淵這才多次以在場第一強者的姿態,與眾人交流。

這一點,其實大家也明白,但也不好多說什麼,更何況這龍淵的實力,也確實極為的強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