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姍姍來遲讓葉無天抓狂,哪怕等會再來,或者剛才早點來,在李霏霏沒跟他說那番話之前來,葉無天也不至於如此鬱悶,把他內心的原始y望挑起,警察來了,這下好了,沒他什麼事。

光頭男幾個這會也被送出酒吧,估計是喝了葉無天為他們準備的特殊飲料,幾個傢伙都幾乎將黃疸水吐出來,哪怕肚子里早已沒啥東西可吐,他們也忍不住感到噁心。

葉無天與李霏霏被帶回警局,原本只是小事一樁,打架鬧事,可他們沒想到來審他們的會是常肖媚。

一進來,常肖媚就臉色不善地瞪著葉無天,彷彿葉無天欠了她幾千萬。

「可真有你的,這麼邪-惡的念頭都能想得出來。」常肖媚開口,對此,葉無天只能笑笑了看 在場的記者媒體全部被雷得里嫩外焦,一個個都腦子空白,久久無法回神過來,這都什麼人?按常理,葉無天這個時候應該強烈譴責才對,雖說這個門事件不是什麼光彩之事,可只要葉無天這個時候能拚命譴責,也會有人同情,畢竟這年頭,哪個沒有點私隱?

沒當著廣大媒體面前譴責,卻問起別人,問起他的技術好不好。

能當記媒體,能在這行混飯吃,都有那麼點文化,可就是現在,這些高知識份子愣是一個個找不到詞去形容眼前的葉無天,他們窮詞了。

想當年陳哥哥那個什麼門出現后,他還會召開個記者會,當著天下人面前道歉,那樣做的手段並不見得有多厲害,但至少也是必須的,葉無天呢?那麼多記者媒體站在他面前,他非但沒道歉,反而還要來一句技術好不好?

此時此刻,眾多記者朋友紛紛想忍不住對葉無天豎起中指,然後再送幾句粗口給他,做人,臉皮厚到這個份上,也算是前無古人。

李霏霏羞得想找個洞鑽進去,葉無天會不會害羞,會不會感到丟臉,她不清楚,反正她是臉紅得想逃離這裡,與葉無天站在這裡,她都感到丟臉。

今天過後,葉無天這個色︶狼老闆會成為大名人,她這個秘書同樣會聞名天下,不為別的,單是她今天站在這裡。

作為他的秘書,她沒得選擇,更何況這事是她挑起,視頻是她不小心丟掉,就算今天陪著色︶狼老闆一起丟人,那也是她自找,怨不得別人。

讓李霏霏不解的是,為何色︶狼老闆要這樣做?公然問別人這種問題,是想問天下人看笑話?

此時,李霏霏被這個從來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弄得相當無語,他到底想做什麼?

「各位,這問題很難回答嗎?似乎你們還沒告訴我,我的技術好不好?」

記者們已經不知該如何回答,面對如此無恥的傢伙,他們總不能說是吧?那樣豈不等於承認自己很對那條視頻看得很認真?

「好吧,看來大夥都無法回答我的問題,既然如此,各位,對不起了,我同樣無法回答你們的問題。」葉無天伸手拉著李霏霏就往外走。

乘著記者們發懵,葉無天帶著李霏霏就走,好不容易才走出記者的包圍圈,開著車一溜煙的跑了,直到他們的車子消失,記者們才反應過來,才意識到剛才被葉無天的問題問懵掉,實在不該讓對方走。

「哈哈,霏霏,我聰明吧?」車上,葉無天擺出一副很臭屁的表情扭頭問李霏霏,此時的他真的很得意。

副駕上的李霏霏直翻白眼,暗想著這都什麼人?現在都什麼時候?還有心情笑?而且,最讓她抓狂的是,這傢伙該不會認為自己聰明吧?

「你覺得你很厲害?」哭笑不得的李霏霏問,這傢伙的思維果真與別人不一樣,現在還能笑得出來。

「嗯,我覺得我挺厲害的。」葉無天點了點頭,臭美無比。

李霏霏直接一個衛生眼甩過去,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還好意思笑?當著這麼多記者,等於:看書.>網;玄幻 接過手機,葉無天卻遲遲不打開手機,而是拿著手機在那發獃。

胖子見狀,顫抖不已的他忽然莫名緊張起來,眼神像在期待,又有恐懼,十分複雜,不知他在想什麼。

葉無天盯著手機打量半天,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那是一部稀世珍品,而不是什麼手機,事實上那就是一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手機。

「我想來想去,還是你來告訴我號碼吧。」葉無天說著放下手機,盯著胖子。

這下,胖子傻了,他哪葉無天會如此做?

「怎麼?別告訴我,你不知號碼什麼,你要知道,那樣我會鄙視你的,同時,我還會出手教訓你。」

胖子大驚,嘴角抽搐著,「我……我記不住。」

葉無天咧嘴一笑:「那沒關係,手機不在這裡么?」說著,拿起手機朝胖子遞過去。

對方沒接,瞧他那樣,像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接著啊,手機給你。」

「我……」胖子如吃了幾百隻蒼蠅般難受,他沒想到事情會如此發展,葉無天明明已經接過電話,為何又不按手機?

旁邊的瘦子一臉緊張,想說點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兩人都沒話說嗎?有誰能告訴我答案?」葉無天將對方二人的不安反應一一看在眼裡。

「先生,不如把他們交給我,我帶他們去見識一番咱們東城大海的熱情。」鄧軍提議。

葉無天揚手打斷,揚揚手中那台手機后盯著胖子:「這手機,不正常吧?」

「我……我不明白你說什麼。」胖子狡辯,神色慌張。

葉無天咧嘴冷笑:「不知道嗎?確定?」

鄧軍愕然,不明白葉無天為何如此問,「先生,手機有什麼問題?」

「我不知道。」葉無天搖頭:「直覺告訴我,這手機有問題。」

鄧軍不解葉無天如何見會有此種反應,不過,他相信先生,認為先生懷疑,就有先生的道理。

「讓他們按。」葉無天從一開始就留意到胖子剛才那個奸計得逞的得意笑容,讓葉無天不由暗中提防。

鄧軍有一絲明悟,理解先生這樣做必定另有目的,當下將手機接過,然後朝胖子走去。

「不要,我不要。」看著鄧軍一步步走來,胖子瞬間崩潰,拚命的搖著頭,生恐手機會到他手上。

「你害怕什麼?」鄧軍問。

胖子沒答,只是一個勁的搖頭,表示他不想接這部手機。

越是這樣,鄧軍就越是認定胖子內心有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拿電話?事發異常必有妖!

「你們別再挑戰我的極限,最後一次。」說話時,葉無天直接拿出從旁邊的一個兄弟手裡接過一把鋒利無比的刀子,刀口上那散發著了陣陣青芒,讓人不敢小視它的鋒利。

「聽說過凌遲嗎?」葉無天拿著刀子耍起刀花,讓人眼花繚亂。「我曾經在一個人身上試過,只可惜,那傢伙在我割他三千刀的時候就死掉,對這我造成不小的打擊,自那以後,也一直想尋思著再找個機會再試試,要不你們讓我試試?或許你們能支持,。看?書網./科幻[到最後。」

無論是胖子二人還是鄧軍幾人,全部一陣惡汗,胃在翻騰,在一個人身上割三千多刀,那是什麼景象?恐怕對方渾身上下也只剩一副骨架。

三千多刀,再溫柔,割的每一刀再少再輕,只怕也沒人能支持住。

「我說,我說。」瘦的那個終於支持不住,此時此刻,他只想活著。

胖子急忙扭頭狠瞪了他同伴一眼,然後,不待胖子開口,葉無天手中的刀子就急速朝胖子飛去,正中對方胸口。

低頭望著那幾乎連柄沒入的刀子,胖子終於開始慌,開始害怕,也開始後悔,只是,現在開始後悔已遲。

絕望的胖子倒下,就在瘦子身邊倒下,那絕望無助後悔莫及的眼神更是將瘦子嚇一跳,幸慶自己選擇了配合,否則,現在只怕是自己倒下。

「現在你可以說了。」葉無天拍拍手,壓根對剛才的殺人毫無感覺,彷彿那不是他殺,無論如何,畢竟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

瘦子渾身激靈,「我說,我說,手機有毒,還有,手機裡面還有炸彈。」

葉無天聽得眉頭皺起,無語地望著那台手機。

「大……大爺,我不知那人是誰,他只給我們錢,讓我們做。」瘦子說道。

如今的葉無天豈能不明白?從一開始,這就是個圈套,一個專為他而設的圈套,從這兩人在網吧里上傳那段視頻開始,敵人就在算計他。

「這就是你要說的?你的回答不能讓我滿意。」

瘦子一個顫抖,臉部表情千變萬化:「我是說真的,絕沒騙你。」

「那是你的事,反正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不滿意,很不滿意。」

瘦子嚇得不斷叩頭,聲音很響,幾下過後,額頭就開始流血。

「給錢你們的人是誰?」葉無天厲聲冷喝。

「王哥,是……是一個混混,大人,其它的我真不知。」瘦子生恐葉無天不相信,叩頭的力度更大,再這麼叩下去,怕那傢伙會腦震蕩,只不過,對方的死活跟葉無天沒任何關係,那是人家的事。

「鄧軍,交給你。」葉無天意興索然,不打算再問下去,反正他再問,也不可能問出任何結果,這些小角色,小可憐蟲,說穿了也只是別人的一枚棋子。

敵人搞這麼大動靜,就是為了想拿毒藥毒他?想用炸彈將他炸死?對方的真正目的,葉無天不清楚,也懶得去想。

網站針對葉無天的門事件仍然轟轟烈烈,如同一塊大石頭將平靜的湖面炸開,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視頻泄漏出去,葉無天並沒多大憤怒,既然人家要如此對付你,你總不能還藏著掖著吧?那樣只會更讓別人看不起你。

反倒是血櫻,葉無天挺內疚的,女主角是血櫻,視頻被泄漏出去,葉無天覺得對不起她。

幸好,不幸中的萬幸是,視頻里,血櫻一直在下面,根本無法認出她的真面目,這讓葉無天暗鬆口氣。

「血櫻,對不起。」葉無天對著空氣中說了句。

身後右側空氣忽然泛起一陣小小波動,然後就恢復平靜下來。

葉無天微微苦笑,剛才那陣波動在告訴他,她很憤怒。

忍著沒殺李霏霏,完全因為葉無天,否則,只怕李霏霏早已見佛主。

不再解釋什麼,事情已發生,解釋不是他葉無天的行事風格。

網上的視頻刪得很快,除了他的人在刪之外,上面也有相關部門在刪,無論如何,這次事件所帶來的影響不小。

第二天,葉無天坐在車裡遠遠看著公司大門口,那裡,依然有大批記者守在那,想等著主角的出現。

葉無天眉頭緊緊皺著,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想了想,當下駕車朝公司而去,那些記者只要一日不採訪到正主,怕是就不會罷休。

正如所料,當那些記者們發現葉無天後,馬上將葉無天所在的車子團團圍住。

透過玻璃,記者們見葉無天打開車門出來,臉上淡定,並沒什麼異樣。

面對各種鋪天蓋地的問題,葉無天用手輕輕壓了壓,「各位,可否靜下來聽我說兩句?」

記者們倒是很配合,全部閉口不言,但手中的相機什麼之類的儀器則沒停著,快門聲不斷響起。

葉無天很滿意這效果,待記者們都靜下來后,這廝微微一笑:「謝謝大家,各位朋友,首先,我很佩服你們的敬業精神,只不過,你們這樣做,已經嚴重的影響到我的生活,所以,希望你們明白,你們這樣做是不對的。」

乍一聽,葉無天這是迫於無奈,媒體記者的介入,只會讓事情越鬧越大,除此之外沒何作用。

「葉先生,你把事情經過跟我們說一遍,順便再告訴我們,那位女主角是誰,我們了解到足夠多的情況,自然不會再問。」有記者說。

葉無天咧嘴冷笑,目光如剌:「你覺得我會那樣做?會那樣老實配合你們的工作?實不相瞞,那可不是我的行事風格。」

「葉無天,為什麼不願意解釋?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又有記者問。

葉無天懶得跟對方扯,氣沉丹田:「各位,你們都給我聽著,從現在起,請你們馬上離開,不然,別怪我做出什麼對不起你們的事,哪位不想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此話一出,記者們瞬間傻掉,靠!不會吧?葉無天這是要威脅記者?今天到場的記者不少,他真以為自己是超人?

「你在威脅我們?」有位男記者問,故意大聲問,他一話也等於將在場的記者全部拉進來。

「你們可以這樣認為。」葉無天目光凜冽地掃視一圈:「記住,五分鐘后,你們還不走,後果自負。」

拋下這話后,葉無天就不顧記者們的反應與錯愕,直接走進公司。

直到葉無天身影完全消失,記者們才反應過來,一個個憤怒不已,有些更是破口大罵,什麼東西?敢威脅他們?

毫無疑問,記者們不會走,此時此刻,記者們都已統一陣營,槍口一致對準葉無天,暗暗決定要讓葉無天吃苦頭。

當今社會,有兩樣東西是人不能小視,其中一樣是槍,另外一樣是筆,記者們手中的筆桿同樣不容小視。 「霏霏,外面那些記者還沒離開?」呆在辦公室的葉無天極為無奈,走到現在這一步,是他不想的。

李霏霏輕輕搖頭:「沒。」

「麻痹,真以為我無法奈他們何?」葉無天恨得牙痒痒,瞧那些記者那樣,根本不在乎他的威脅。

揮手讓李霏霏下去后,葉無天馬上撥打幾個號碼。

打完電話后,葉無天走出辦公室去敲起程可欣的辦公室,然而,當程可欣抬頭見是他后,又是馬上低下頭去處理文件。

冷戰!

程可欣是在跟他冷戰,不但她,連司徒薇都如此,更別提歐陽幸月,三女沒一個理他,全部直接將他當成透明,把葉無天鬱悶得不輕。

至於嗎?真不知她們用意。

見程可欣不理他,葉無天也懶得自討沒趣,輕嘆了聲后就轉身離開,兩人由始至終一句話沒說。

葉無天心知呆在公司沒多大意思,一大早趕來公司,為的就是想與她們聊幾句,現在看來她們並不買賬。

從程可欣辦公室離開后,葉無天直接走出公司,駕車出到公司大門口時,記者們又將他堵住。

心裡憋得慌的葉無天冷著臉,將車停下后狂按喇叭,然而不管他怎麼按,那些擋著車頭前面的記者就是不離開。

葉無天輕踩油門,車子緩緩前進,但那些記者卻並不懼怕,仍然站著不動。

這一剎,葉無天感覺自己被無視。

輕輕按下車窗,面無表情地瞪著前面幾個擋車的記者,「你們確定還要站在那擋我?」

「土地是國家的,我們站在這裡不犯法。」一個男記者回答。

葉無天樂了,拉住手剎後下車,臉上那邪-惡的笑容讓對方內心莫名一慌,但想到剛才所說的那些話,他又硬著頭皮繼續站著。

下車后的葉無天二話不說,直接走到對方面前,朝著對方就是一腳,並且這一腳飽含著力量,讓那記者朝後彈去。

對方哪想到葉無天會真的動手打人?瞬間全部懵掉。

打人並不是葉無天的最初想法,對方一再挑釁,才讓葉無天忍無可忍。

當眾人反應過來時,那個想逞強的記者已經被踢倒在地,然而,正當眾人想出言指責葉無天時,卻見葉無天並沒罷休,又朝那個記者走過去,伸手一把拉著對方的衣服,強行將對方拖過來,「你不是要裝嗎?不是要拽嗎?我讓你裝,讓你拽。」

「砰砰砰。」葉無天揪著那記者的頭髮,讓他腦袋砰砰砰的撞向車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