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了!

銀行卡忘在公司了!

這特麼還怎麼裝逼!

頓時,秦澤額頭上流下了兩道豆大的汗珠。

這次好像裝逼有點失敗了啊……

眼看着秦澤愣住了,這導購又輕聲地問了一句:“先生,您是刷卡嗎?”

“這個……我卡沒帶……”秦澤略有點尷尬地說道。


他這話剛說完,一旁剛剛還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的高中生,立馬都發出了“切”的聲音,鄙夷且厭惡地看向了他。

尤其是那齊文博,更是冷笑了兩聲。

“馬勒戈壁!老子差點還以爲你真是什麼牛逼的人物!還特麼銀行卡沒帶!這姬八理由我也是服了!”

高梅梅更是笑得合不攏嘴了。

“楚幽憐!你和這男的真是有趣啊!明明什麼都買不起!還特地要裝一下!窮就窮唄!至於這樣裝逼嗎?”

這情況,秦澤都感覺有點尷尬了。

奶奶個腿,這整得有點丟人了。

眼看着這幫人嘲諷得越來越激烈。

秦澤大腦一轉。

對了,雖然我沒帶錢,但是魏副總鐵定帶了不少錢!

讓她付錢就是了!

秦澤轉而朝着一旁的更衣室大喊了一聲。

“小雪!你衣服試好了沒!”

“來了來了!”

魏雪柔穿着一條紅色的連衣裙走了出來。

一邊走還一邊拼命地拉拉鍊。

“催什麼催嘛!”

拉鍊拉不上去倒不是因爲她胖,而是因爲她兇太大了。

眼看着一個極其嫵媚的姐姐走了出來。

齊文博和周圍幾個男生瞬間眼睛都要掉出來了。

草!

什麼叫傾國傾城?

這特麼就是啊!

齊文博看了眼一旁的高梅梅,頓時覺得她不香了。

這是個什麼姬八玩意兒?

我是怎麼看上她的?

當然,幾個女生看得更是咬牙切齒。

這大得讓她們都有點自卑了。

眼看着秦澤和楚幽憐還有一幫人站在前臺,魏雪柔都有點懵逼。

“你們幹啥呢?”

只是沒等秦澤回答。

一旁的齊文博就撇下那高梅梅湊上了前。


“嘿嘿,這位美女,方便加你一個微信嗎?”

他一邊說着還故意亮了一下別在自己褲襠前的瑪莎拉蒂車鑰匙。

正常女人,看到他這麼有錢,不可能不心動!

可讓他失望的事情很快便發生了。

魏雪柔理都沒理他。

這種貨色,她哪裏看得上呢?

她徑直走到秦澤面前:“秦總,快幫我拉一下拉鍊嘛!”

“哎……好好好……”

秦澤一邊給她拉衣服,一邊裝作不經意地瞥了兩眼她這白皙粉嫩的皮膚。

一度臉都有點紅了。

這把周圍這幫男的看得是嫉妒得都快噴火了。

齊文博還以爲是她沒看到自己的瑪莎拉蒂車鑰匙,這次故意拿在了手上,還湊了上來。

“我說美女,要不我給你付錢買衣服,完事了我帶你去兜風吧?”

“滾一邊去。”魏雪柔毫不客氣地說道。

說實話,她平常最厭惡的就是這種齷齪猥瑣的男人了,尤其是這種十七八歲叫滿腦子是那啥的弱智高中生們。

魏雪柔這凌厲的目光把這二筆直接給嚇住了。

因爲之前還真沒怎麼碰到過有女人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秦澤則趁着這時候,把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

魏副總頓時大怒。

草!

老孃等了二十年!

好不容易有個跟班手下了!

怎麼能被你們這麼欺負?

“買!都給我買下來!我付錢!” 被魏雪柔罵了聲滾遠點。

齊文博都不禁一愣,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

特麼,老子一個開瑪莎拉蒂的富二代,竟然連這種女的都拿不下?

拿不下也就算了,還被她給罵了一頓?

怎麼有這種事情?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火氣直接上頭了。

一旁的二筆小夥伴們也都發覺了齊文博身上的怒氣,趕緊安慰。

“齊少,您少跟這種女的一般見識,這女的看着就是個二奶。”

“鐵定是!剛剛那小子已經裝過比了,這女的肯定也就裝個比,我就不信一個當二奶的真能付得起一百多萬!”

“你們胡說什麼?”魏雪柔一聽到有人這麼說自己,頓時更怒了。

老孃的錢可是光明正大搶過來了!

你們怎麼能平白污人清白?

她頓時擼起了袖管。

眼看着魏雪柔要動手,秦澤趕緊攔住了她。

生怕她真動手把這些原本就不聰明的高中生們給活活打成智障。

“行了行了,別跟這幫人動手,把他們當個屁就行了。”

聽到秦澤都這麼說了,魏雪柔最終是咬了咬牙,氣得扔出一張銀行卡。

“刷卡!”

可這行爲讓周圍的這幫二筆學生們都冷笑了兩聲。


畢竟剛剛旁邊這男的想付錢就沒付的了,就不相信這女的能付得起。

這一集我們看過。

“這次怕是銀行卡要凍結了吧。”

“呵呵,可不是嗎?”

只是不過三分鐘,讓他們笑容僵住的事情發生了。

這導購用顫抖的手,恭恭敬敬地把這張卡遞了回來。

這導購只覺得手上這張卡有好幾噸重。

“美女……刷好了……”

說實話,這導購也沒想到這女人能一次性刷出這麼多的錢。

聽到導購都這麼說了。

周圍這幫二逼高中生們直接愣住了。

草……

不會吧!

真付了?

這可是一百多萬啊!


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付了?

這女的到底什麼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