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陰謀詭計。這是仰仗著更勝一籌的軍力,施展的**裸的陽謀……

李奧瑞克公爵除了接招。別無他法!

————————————————

在第七軍團的左翼,暗夜精靈守望者部隊、野豬人和熊怪勇士們死死的抵抗著燃燒軍團的推進。

只不過。相比較配合默契、戰力強悍的第七軍團,這支三族混雜的聯軍負責守護防線的側翼,並沒有迎擊亡靈的主力……

「放!」

瑪維*影歌手中的月刃猛然揮下,面具下的口中吐出一個短促有力地音節!

「嗖……」

守望者部隊的女獵手們猛地鬆開手中的弓弦,下一秒上萬支銳利的箭矢劃過長空、刺破空間的尖嘯聲搭配著弓弦顫動的嗡嗡聲。刺得人耳膜隱隱作痛。

附加著自然之力的箭矢,組成一波對亡靈來說意味著死亡箭雨,在天空中劃過一條優美的弧線,精準的落在燃燒軍團沖在第一線的亡靈天災的身上。聯盟防線的陣前,頓時有被箭矢穿成刺蝟的亡靈成片成片的倒下。而那些僥倖從箭雨中活下來的亡靈,則嘶吼著用武器砸斷嵌在身上的箭支,繼續向前衝鋒。

在女獵手軍團身旁的一座小土坡上,十幾架從上古時代的傳說中走進現實的鳥翼弩車,正由守望者們操控著將一刀刀鋒銳的月刃發射出去。

鳥翼弩車獨特的發力技巧和月刃的特殊構造。讓這些戰場大殺器不是想尋常弩車那樣直射,而是以一種獨特的弧線飈射而出,如同迴旋鏢一般,形成一個扇面般的打擊面。

這些針對地獄火而設計出來的弩車擁有強大的威力,甚至足以刺穿深淵領主身上的地獄火裝甲。如今用來對付這些低級的亡靈炮灰,雖然有些大材小用,但效果絕對砍瓜切菜一樣的犀利!但凡出現在月刃飈射迴旋範圍內的亡靈天災,就像是割麥子一般成片成片的被腰斬斷成兩截,效果拔群!

八棵隨隊而來的戰爭古樹,向著亡靈最密集的區域投出的磨盤大小的石頭。重重的砸落到仍在衝鋒的亡靈頭上。隨後,那片地方的亡靈軍陣就會產生一處坍塌凹陷,可立刻又被彌補上。

悠長的號角聲中,更擅長近戰的野豬人和熊怪勇士。這兩個卡利姆多的土著種族的勇士已經伴隨著鼓點聲排成了密集的陣型,立在隊伍的最前方絞殺著那些頂著箭雨衝到防線之前的行屍走肉。

熊怪勇士雖然不穿戴任何盔甲,但皮糙肉厚的他們防護力並不低,那一身堅韌的毛皮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好的護甲。身強體壯、驍勇善戰,蠻力驚人,熊怪戰士們的戰鬥力同樣不俗。在付出了數千人傷亡的代價后。熊怪勇士們身前堆積的亡靈屍首。已經像快要躍過熊怪勇士們的身高……

而在他們的身旁,重新恢復自由身份,並被老唐激起了戰士榮耀的野豬人也同樣表現的異常驍勇。幾乎所有的野豬人都悍不畏死的與亡靈天災的行屍走肉浴血廝殺,被激起凶性的野豬人甚至在重創垂死之際,也愣是要拖上幾個亡靈給自己墊背。

野豬人在這場海戰之戰的表現出來的血性,無愧於他們阿迦瑪甘子孫的名頭!

而在這兩族勇士中,表現最突出,戰鬥起來的最兇悍的無疑是野豬人武技長以及他身邊的那位身材高大的熊怪戰士烏薩爾!

揮舞著連枷的鋼背。 久伴無言 ……

……

「還是一萬年前的老樣子。沒有任何戰術只懂得進攻,憑藉數量優勢強行突破。」瑪維影歌面具后的兩隻星眸閃動著嘲諷的光澤。不屑的對燃燒軍團的戰術點評到:「哼,燃燒軍團的指揮官還是和萬年前一樣的沒腦子!」

即便守望者瑪維已經度過了上萬個春秋寒暑,她的生命哪怕只是個零頭都要遠超李奧瑞克公爵,可身為典獄官的她雖然是一個強者,也參加過不少戰鬥,但說到底她並不是一個將領。

不要說和他那指揮才能無與倫比的弟弟相比,既便是李奧瑞克公爵的對戰局的敏銳嗅覺和眼光,也拉瑪維好幾條街。在公爵大人為接下來的戰局憂心重重時,瑪維影歌卻並沒有發現這其中潛藏的危險,仍然盡情的展露出她自己對燃燒軍團指揮官的不屑。

說到底,戰術目光還停留在萬年之前的不是燃燒軍團的惡魔,而是她自己……

不過嘴上不屑歸不屑,看到亡靈天災第一輪攻擊輕易瓦解的瑪維,並沒有絲毫興奮。

她們殺傷的這些亡靈天災對於燃燒軍團的總數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後續的戰爭無疑會很慘烈,更何況那些真正強力的惡魔和亡靈還沒有等場……

也許。在這場戰爭中,她和她的部下會全部犧牲也說不定……

——————————————

「下一方陣,繼續進攻!」

遠在亡靈大軍中心地帶的雷基*冬寒,將蒼白恐怖的骨爪輕描淡寫的向下一揮,冷然下令。

而下一秒,又是一片難以計數的行屍走肉嘶吼的湧向遠端的人類防線。

就算明知自己已經成為消耗品,亡靈們依舊忠實的執行命令,執著的發動衝鋒。

這些低級亡靈根本沒有能力反抗巫妖的命令,或者根本就不存在違背命令的意識。他們就像是提線木偶。伴隨著高級亡靈的一聲令下,他們的「劇情」就已經註定——衝上前去撕碎那些生靈,吞噬他們的血肉,或者被那些抵抗的生靈砍成兩段,剁成碎肉……

這些低級亡靈的悲慘命運,根本無法觸動一臉冰寒的雷基*冬寒。

憐憫?

那種軟弱的情緒早已在他成功的轉成為巫妖的那一天,就隨著他的良知一起消散,無影無蹤了。更何況,雷基*冬寒可從來沒把那些無腦、低賤、骯髒的行屍走肉當做同類。

他可是高高在上,掌握著那些低級亡靈生殺予奪大權的巫妖!

手捧著一本用人皮充作紙張。通體被附加在上面的亡靈魔法渲染成黑色的魔法書,雷基冬寒的心裡沒有絲毫情緒波瀾。他只是在細心計算著聯盟迫擊炮發射和人類法師們施法的間隔和最遠距離,為接下來真正的進攻做準備。

在前方的戰場上,死亡的亡靈堆成一座座小山。如同油脂一樣粘稠腐臭的液體,順著屍體的縫隙悄然滑落,慢慢彙集到一處,沿著地面高低不平的流淌。

一個上午的時間,聯軍為了阻擊燃燒軍團的前進付出了慘重代價,可亡靈天災留下的屍體也同樣堆積如沙。血流成河。不過這點損失根本沒有放在雷基*冬寒。以及他身後的那些惡魔大佬的眼中。

亡靈海的衝擊只是一個開始,燃燒軍團真正的攻勢還遠未開始!

……

「卑微的巫妖,我帶來了污染者大人的命令!」

正當雷基*冬寒思量著接下來的作戰計劃時,一陣桀驁肆意的聲音在巫妖的耳邊響起,一位恐懼魔王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出現在他的身旁。他的聲音肆意而猖狂,高高在上一般的態度傲慢無禮,就好像將巫妖雷基*冬寒當做他豢養的一條狗。

他的頭頂和大多數惡魔一樣,有兩隻螺旋型小幅彎曲的尖角。瞳孔是惡魔系的碧綠,看起來象兩團點燃地螢火。碧綠的眼眸中流露出兇殘和冷酷讓人不寒而慄。

鼻樑內側兩條類似疤痕地黑色紋面從眼際內側斜伸,直達下巴。為他慘白猶如常年不見日光的臉上平添幾分凶戾。他一身板甲,底色為黑而邊緣和花紋都成赭黃色地肩甲、胸甲和腿甲,鑲著小型魔石的護腕。後背兩隻惡魔之翼的關節處,兩支倒勾形的骨爪鋒利無匹。

恐懼魔王,安納塞隆!

他在阿克蒙德到來前,一直守候在扭曲虛空,充當阿克蒙德和提克迪奧斯之間的信使,同時也是輔助提克迪奧斯監視巫妖王的恐懼魔王之一。原本充當著阿克蒙德貼身侍衛的他,直到提克迪奧斯出發前往費伍德森林偷偷製造污染后才接管了亡靈天災。而現在,得知提克迪奧斯隕落的消息后,安納塞隆已經在阿爾蒙德的扶持下坐上了恐懼魔王一族首領的寶座!

「雷基*冬寒將謹遵您的吩咐,時刻為您效勞,大人!」

剛剛還用高高在上的眼光俯視著那些亡靈炮灰的巫妖,如今卻已經深深的彎下腰,畢恭畢敬的沖恐懼魔王行禮道。

燃燒軍團和亡靈天災之間的齷齪和猜忌在雙方的高層將並不是秘密。

甚至可以說幾位將領艾澤拉斯的恐懼魔王都在時刻監視著巫妖王的依據一動,小心防範著亡靈天災這些燃燒軍團的鷹犬爪牙反戈一擊!

不過這些跟雷基*冬寒並沒有關係,因為他真正效忠的燃燒軍團,是污染者阿克蒙德,而不是北極的那位巫妖王。

只要存在權力的地方,就免不了爭鬥。

雷基*冬寒之所以會選擇燃燒軍團的惡魔而不是一體本源天災,是因為他知道如果他留在天災軍團,那麼在巫妖王的眼中他的地位永遠也無法超過克爾蘇加德,他所能掌握的權柄也永遠無法媲美那位大巫妖。

既然如此那何不幹脆投向實力更強勁的燃燒軍團一方?

說到底,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蠢人,能夠晉陞英雄級強者的更不會是個白痴!

……

隨手捏住了身旁一位生者侍僧的脖頸,一把扯斷了他的脖子,恐懼魔王暢快的痛飲這生者的鮮血,半晌后才一臉舒暢的發出了一陣滿足的嘆息。看著仍舊半弓著腰低垂著頭等待著自己命令的雷基*冬寒,安納塞隆對巫妖的恭謹態度明顯很是滿意。

傲慢的點了點頭,恐懼魔王用那喑啞,冷酷的語調幽幽的吩咐道:

「阿克蒙德大人,對如今的進度很不滿意!一個上午的時間已經太久了,大人沒有那麼好的耐心繼續等待下去了!」

「把你麾下的那些稍微中用一點的部隊都派上去,讓那些不知死活,膽敢阻擋燃燒軍團的凡人們付出代價!」

「日落之前,大人要聽到那些卑微的螻蟻們發出的絕望哀嚎!」(未完待續。。)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力量與榮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力量與榮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二百七十章燃燒的海加爾山(3)

當聯盟營地戰鬥打響的時候,部落防線也同樣開始死戰。【^】

漫天的硝煙隨風飄蕩,漫卷的煙塵經久不散,遮蔽視線;亡靈天災那令人作嘔的惡臭混雜著惡魔們那一身刺鼻的硫磺臭氣,涌到陣前,無孔不入的刺激著部落聯軍的嗅覺;密集的高爆地雷被接連引爆,火光衝天,碎肉橫飛,而爆炸轟鳴更是讓部落勇士們的耳膜嗡嗡作響,幾欲失聰……

不過這一切比起眼前這一支讓人生畏的恐怖大軍來說,則根本算不了什麼……

「財大氣粗」的燃燒軍團在耗費了十數萬行屍走肉傷亡的代價后,硬生生的在部落防線前密集的地雷陣中趟出一條通道后,徑直對防線發動了瘋狂的衝擊!

相比巫妖雷基*冬寒在聯盟一方選擇的炮灰開道的戰術,燃燒軍團的另外兩外指揮官在對部落防線的衝擊從戰鬥的第一秒開始就主力盡出,全力施為!

腐臭猙獰的精銳亡靈,暴虐殘忍的惡魔部隊……部落防線已經被洶湧的混合大軍徹底包圍。

地穴惡魔、憎惡、石像鬼、末日守衛、地獄犬、惡魔守衛……攻打部落一方的燃燒軍團派出的可不是什麼骸骨骷髏、無腦喪屍之流的炮灰雜碎。

而部落一方也同樣是精銳盡出!

……

遠處的地平線上先是出現一兩個黑點,接著迅速的蔓延開來,幾乎是在剎那間在天地相接處勾勒出一條起伏不定的黑色線條。隨著地動山搖般的轟鳴,黑色的線條不斷的伸展開來,有如一塊正在展開的黑色地毯般向著獸人防線席捲過來。

不斷滴淌著惡臭涎水的血盆大口,猙獰的獠牙、鋒銳的利爪、腦後樹根猶如吐信毒蛇一般的恐怖鬚髮,還有那牛犢一般的壯碩身軀和兇惡的咆哮……待到狂奔而來的惡魔大軍和防線之間的距離更近了一些,聯軍勇士們已經能夠清楚地辨別出沖在最前端的那批猙獰恐怖的惡魔種族……

「哼,地獄犬?」


跟老唐在防線最前方並肩而立的惡魔獵手伊利丹,認出了這種兇殘的惡魔,目光微微一凝,嘴上卻毫不客氣的諷刺道:「一萬年過去了,燃燒軍團的惡魔還是毫無長進,依舊用這些醜陋的雜種當做開路先鋒!」

如果說要比較對惡魔種類的了解,聯軍的諸人除了麥迪文還真跟沒有誰能跟蛋總這位專業人士相提並論。而地獄犬,既便是在萬年之前的上古之戰中伊利丹也不止一次的打過交道。說起來,當初尚顯稚嫩的蛋總能夠發跡,還是因為幹掉了這種連月亮守衛也束手無策的惡魔,才贏得了最初的機遇。

「古德,讓施法者們謹慎施法,不要給這些雜種把它們吸成乾屍的機會!」將後世威名赫赫的埃辛諾斯戰刃緊握在手,伊利丹*怒風沖老唐囑咐了一句,做好了戰鬥準備!

……

伊利丹的身份,早在聯軍進駐防線之初就已經被血精靈王子引薦介紹給諸位部落大佬。

雖然薩爾的等人對於完全是一副惡魔樣貌的伊利丹難免抱有警惕和懷疑的心理,再加上蛋總和暗夜精靈一方那理不清、辨不明的混亂關係也讓眾人有著一絲顧慮,可最終在老唐和凱爾薩斯兩人的聯名擔保下,伊利丹還是留在了部落防線。

畢竟,事實勝於雄辯!

以部落種族的耿直性格和直爽風範,如果這位惡魔獵手真的能夠給與眾人幫助,跟部落勇士們並肩作戰抗擊燃燒軍團,那他就是所有部落勇士的戰友!至於他是不是暗夜精靈一族所謂的背叛者,是不是一副惡魔的形象,這些都不重要!

今日誰與我並肩殺敵,誰就是我生死與共的兄弟!

這就是部落勇士們的邏輯:

豪邁、赤誠,簡單明了,直來直去!

……


「弓箭手準備!」


「覆蓋箭雨,阻截射擊!」

當燃燒軍團的攻擊陣型徑直突進到防線前三四百碼的區域,部落大酋長薩爾那冷靜沉穩的聲音在疾風之靈的幫助下傳遍了整片戰場。牛頭人獵人、血精靈遊俠、還有獸人弓手已經分別在面癱男格魯迪格*暗雲,遊俠將軍洛瑟瑪*塞隆等將領的號令聲中彎弓搭箭,分別瞄向了目標區域,蓄勢待發。

「放!」

「七百碼距離,殺戮射擊,三連射,放!」

「三百五十碼距離,爆炸射擊,放!」

「三百碼距離,瞄準射擊,五輪出手,放!」

「……」

隨著薩爾一聲令下,三支弓手部隊的指揮官按照預定的作戰計劃,紛紛針對性的下達了作戰指令。三股強勁的箭雨,數萬弓箭手的齊射衝天而起劃過天空,帶著刺目的金屬烏光,如同漫天席捲的蝗蟲一般,甚至一時間將蔚藍的天空都遮蔽住。而這壯觀的場面對於聯軍來說是戰鬥的號角,對於那些瘋狂奔行的惡魔則是死神的邀請!


無邊的箭雨從天而降,給惡魔們帶來死亡的厄運。

牛頭人獵人們強悍的臂力,讓他們射出的箭矢力道驚人,七百碼區域處那些但凡被箭矢命中的地獄犬和食屍鬼無一不被瞬間貫穿身體,死死的釘在地面上;

獸人弓手們的戰績毫不遜色,特製的爆炸箭頭在命中目標后因為劇烈的碰撞而瞬間爆炸成一片片的血肉煙花,一時間惡魔的斷臂殘肢和亡靈的血肉碎骨四濺崩飛;

而射術精湛的血精靈遊俠們,更是從容不迫的將他們那令人恐怖的箭技展現的淋漓極致,自信的將他們所瞄準的目標一一爆頭!

銳利的箭矢轉瞬間降臨在燃燒軍團的惡魔和亡靈的腦袋上,那些奔行在最前端的地獄犬和食屍鬼就像是割麥子一般成片成片的倒下,燃燒軍團沖在最前方的部隊瞬間被攔腰斬成幾截,防線前出現的那好幾片空白區域上,滿是惡魔的屍體和染血的箭矢……

「準備接戰!」

老唐倒拎著兩把猙獰沉重的雙錘,仰天大喝,澎湃鋒銳的氣勢全面爆發。而在他身後與龍角力軍團的勇士們齊齊踏前一步,呼應著老唐的命令怒吼!

一萬多全副武裝的牛頭人防禦戰士頂在最前,砰的一聲將埃辛諾斯壁壘式樣的塔盾齊齊的插在地面上,猙獰的倒刺在晨曦下折射著寒芒,形成一個七十五度的仰角。而身強體壯的牛頭人勇士們則半蹲下身軀,用肩膀從後面倚住盾牌,頃刻間構建成一片看起來牢不可破的盾牆,靜待著接下來的衝擊。其餘的兩萬五千名牛頭人勇士則緊握著戰斧重鎚之類的兵刃,列陣與盾牆之後,隨時準備掩殺那些狂妄囂張的惡魔。

血紅色的怒氣漫布所有將士的全身彼此呼應,粘稠到有若實質,整片大陣煞氣衝天!

老唐親自率領與龍角力軍團頂在戰場的最前端,構築成一道攔江鐵閘,死死的遏制著燃燒軍同的衝擊勢頭。而就在老唐等人的身側,薩魯法爾兄弟一左一右帶領著獸人勇士們持刃而立,護住了與龍角力軍團的側翼,當燃燒軍團衝鋒的勢頭被阻斷,獸人勇士們將從兩翼齊頭並進,向內絞殺,將防禦陣型轉變為一個巨大的口袋陣,絞殺那些被擁堵在內的惡魔和亡靈!


薩爾選擇了與人類截然不同的方式去戰鬥,比起防守來,獸人更擅長攻擊。

如果說聯盟更擅長防守反擊,那麼部落無疑更加崇尚以攻對攻!

「砰砰砰……」

巨大的碰撞聲接連不斷的響起,伴隨其中的骨骼斷裂的脆響以及尖刺貫穿**的沉悶聲音,牛頭人勇士們的盾牆前,因為劇烈碰撞而扭斷脖子或者被蛋盾的尖刺貫穿頭顱而一命嗚呼的地獄犬,橫屍一片!

而牛頭人戰士們豎起的盾牆在砰砰作響的碰撞聲中微微一顫,就再一次恢復了原狀。 一夜情深:杜少的心尖寵秘

不過,剛剛大顯神威的弓箭手部隊們很快就無力再對衝鋒中的惡魔大軍進行攔截,因為他們真正的對手已經到了!遮天蔽日的石像鬼在同樣數量驚人的飛行惡魔的帶領下,從空中向防線撲來,徑直發起了俯衝襲擊!

僅僅是第一波空襲就有數百位躲閃不及的聯軍勇士,被石像鬼和末日守衛抓上了天空,頃刻間被殘忍的分屍,凄厲的哀嚎和俯衝帶來的尖嘯聲中,聯軍勇士們的頭頂上下起了血肉之雨!

而發動空襲的惡魔和亡靈們也不好過。

並不是所有俯衝抓取的惡魔都能夠有所收穫,更多來自空中的敵人非但沒能傷害到嚴陣以待的聯軍勇士,更是被憤怒的戰士們從空中拽落,頃刻間屠戮肢解!

不過這點損失對於燃燒軍團那龐大的兵力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下一秒這些來自空中的惡魔與亡靈就一次又一次的發動了更家兇殘瘋狂的攻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