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太舒服了?

陸夏初睜開眼,看著她有些慌張又馬上恢復了自信的模樣,就知道自己想的沒有錯。她應該是真的不懂自己做了什麼。

或許只是出於善良,父母教育的好而已。

所以,她就是被父母保護得很好像公主一樣的女孩,應該被繼續的保護,疼愛與關懷。

有關係和諧的父母愛著,有好的經濟條件供她購物享受,再有一個全心全意愛她,不會欺負她,不會生她的氣,把她呵護在手心的人守護她。

她想要的東西,他都沒有。

他現在糟糕得自己都嫌棄自己,他的家庭如此光景,他的脾氣說來就來……

果然,是不配擁有的人。 ……

「嗯嗯嗯,我知道了!」喬絲琳使勁的點著小腦袋,表情當中儘是激動。

至於林逸,看著喬絲琳這個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不過內心當中也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這個人就是太心軟了,看不得這世上那些不公平的事情,更不想喬絲琳為了共濟會犧牲了自己一輩子的幸福,這種事情讓林逸看到了,林逸是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當然了,雖然林逸自認為做的很隱秘,不會有人聽到,可還是被美姬子給聽到了,美姬子本來就在房間外面,再加上伊賀忍者從小就訓練她的聽力,所以知道了林逸答應了喬絲琳。

待喬絲琳離開了房間之後,美姬子立刻就走到了房間裡面,有些焦急道:「主人,你可千萬不能答應喬絲琳呀,倒不是說不讓主人幫她,而是這個忙實在是太危險了,主人,我不想讓你冒這個險。」

美姬子抿著小嘴唇,表情當中儘是委屈。

林逸則是笑著道:「美姬子,你這是怎麼了啊?誰欺負你了?」

「哎呀,主人,我說的不是這個,」美姬子沒好氣道:「你別給我打哈哈,也別想著插科打諢就矇混過關,我可是很嚴肅的告訴你,千萬不能幫喬絲琳這個忙。」

「可是我已經答應喬絲琳了,你總不能讓我違背自己的承諾吧!」 腹黑總裁的契約小情人 林逸聳了聳肩,表情當中儘是無奈,本來他還想著悄悄滴進村,打槍滴不要,可是沒想到喬絲琳剛走美姬子就來了,這保密工作也太差了,還沒怎麼地呢,結果就被美姬子知道了。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做那麼危險的事情,」美姬子抿住了小嘴唇,那一雙漂亮的美眸當中有淚水在打轉,帶著些許委屈道:「主人,你就答應我,不只是我一個人這麼想的,大家都是這麼想的,現在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你經歷了那麼多事情,我們都特別的擔心!」

聽著美姬子的話,林逸也是特別的感動,嘆了一口氣,沉聲道:「好了,美姬子,你們的心意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情的。」

美姬子只好點了點頭,緊緊的抱著林逸,把她的小腦袋依偎在了林逸那堅實的懷抱當中,一刻也不想放開。

林逸則是輕輕的拍著美姬子的香肩,以往的美姬子對他言聽計從,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可是現在美姬子也開始勸他不要干一些事情了,當然了,這並不是說美姬子對林逸不忠誠了,而是美姬子現在比以往更在在乎林逸。

以往的美姬子和林逸之間是有距離的,可以這麼說,美姬子跟著林逸,只不過是因為對林逸對她有救命之恩,為了報答林逸的恩情,可是現在,美姬子的身心都已經屬於林逸了,所以她現在不願意讓林逸去做那些危險的事情,就是不想失去林逸。

美姬子是一個孤兒,伊賀川平收養她只不過是想要把她培養成一個合格的殺手,而跟著林逸,美姬子則是變成了一個幸福的小女人,所以她不願意失去林逸。

林逸當然明白美姬子的心思,嘴角掛上了一絲無奈的笑容。

林逸也算是情場老手,經歷過無數的花叢,可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對這些女人那麼牽挂,實在是有些無奈。

……

洛杉磯。

現在的洛杉磯可謂是風起雲湧,羅德里格斯和岡薩羅兩個人的矛盾已經沒有辦法調和了,隨時都會爆發一場大規模的衝突,只是因為雙方都比較克制,都知道如果爆發了衝突,那損害的將是整個共濟會的力量,到時候羅斯才爾德家族那邊趁虛而入就不好了。

岡薩羅坐在辦公室裡面,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養成了一個壞毛病,每當思考的時候,他都喜歡用手去轉筆,此時的他就正在轉筆,不用說,一定是在思考什麼重大的事情。

桑格薩就站在岡薩羅的身邊,靜靜的等待著岡薩羅說話。

「砰」的一聲,岡薩羅狠狠地捶打了一下面前那結實的實木辦公桌,有些憤怒道:「羅德里格斯這個老狐狸,居然敢奪我的權,真是太可氣了,我真想和他明刀明槍的幹上一場!」

桑格薩苦笑一聲道:「可是現在不能和羅德里格斯開戰,一旦開戰,恐怕……」

「知道,我當然知道,」岡薩羅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本來還有個武藏五郎可以為我所用,可是沒想到刀鋒這個傢伙居然把武藏五郎給幹掉了,這個武藏五郎也太讓我失望了,讓他去綁了喬絲琳,跟刀鋒叫什麼勁,現在可倒好,被幹掉了。」

桑格薩聳了聳肩,頗為無奈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刀鋒的厲害已經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想象,不過現在刀鋒抽不出手來,聽說差點被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人給殺了,現在還在醫院裡面呢。」

「哼哼,這也算是他的報應吧,要不是我現在騰不出手來,我真想派人去幹掉刀鋒,趁他病要他命。」岡薩羅咬牙切齒道。

桑格薩沒有說話,仍舊站在岡薩羅的身邊,岡薩羅則是道:「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了,你這幾天盯住了羅德里格斯,他要是敢落單,你就別猶豫,幹掉他。」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桑格薩很想說,羅德里格斯這傢伙是個老狐狸,讓他落單簡直是在做夢,不過岡薩羅這樣說了,桑格薩也就不能再說什麼了,當下只是點了點頭:「好,我會盯住他的。」

岡薩羅擺了擺手,心中則是有些煩躁,他比誰都要清楚,別看現在他和羅德里格斯兩個人好像是勢均力敵,可實際上情況對他很不利,林逸現在已經被喬絲琳給勾搭上了,一旦林逸解決了羅斯才爾德家族那邊的事情,肯定會回過頭來對付他岡薩羅,林逸和羅德里格斯兩個人聯起手來,那可就不太好對付了。

岡薩羅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和羅德里格斯兩個人早一些決一死戰,可是岡薩羅又不能那樣做,他和羅德里格斯兩個人決一死戰,那可會讓共濟會的力量損失特別多,到時候羅斯才爾德家族在趁著共濟會內鬥的時候趁虛而入,那可不是岡薩羅願意看到的事情。

不過岡薩羅現在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唯一的辦法就是希望林逸和羅斯才爾德之間的戰鬥早一些開始,到時候羅斯才爾德家族騰不出手來,他就可以放手和羅德里格斯兩個人安心的決戰了。

不過最讓岡薩羅失望的還是他的兒子約瑟夫,約瑟夫就如同扶不起來的阿斗一般,絲毫沒有繼承他岡薩羅的心計,要不然事情哪裡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恐怕早就在林逸在洛杉磯的時候就能幹掉林逸了,現在林逸放虎歸山,而且還和羅斯才爾德家族博弈了好幾次,更加讓岡薩羅生氣。

岡薩羅深吸一口氣,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林逸趕快動手,糾纏住羅斯才爾德家族。

不過岡薩羅的想法也有些太過單純了,林逸和羅斯才爾德家族博弈了這幾次,雖然林逸都佔了便宜,可是林逸也比誰都要清楚,羅斯才爾德家族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般好對付,現在林逸就等著恢復他的身體,如果身體沒有恢復到最好的時候,林逸是絕不會對羅斯才爾德家族動手的。

不得不說,現在地下世界的這些勢力們一個個都在等著對方動手,居然罕見的平靜了起來,不過任何人都知道,這隻不過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他們之間的恩怨遲早會解決的。

…… 陸夏初重新合上了自己的眼睛。

即使心裡有「施捨」這個詞,但是他仍然無法打斷她的「施捨」。

或許過了今天,她連「施捨」都不會對他有。

從此以後,她會有她的「真命天子」來愛護著,沒他什麼事……

想要放開,真正的放開,還是好難受怎麼辦?

比之前難受一百倍怎麼辦?

想要的人就在眼前怎麼辦?

她是那麼好不捨得怎麼辦?

陸夏初還是沒忍住,他想抱住眼前這個人,永遠不放手,他想要努力看看,能不能配得上她,就算心裡有個聲音一直在喊不可能……

葉靈愣著,不敢推開。

她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孩抱著哭。

痛哭。

是這麼久壓抑得過於痛苦,才在放鬆的一剎那情緒崩潰了吧?

沒想到自己做了這麼大一件事。

發泄出來是最好的,所以她任由他抱著,直到抽泣聲漸小。

陸夏初緩緩的放開。

慢慢覺得很丟臉,在自己喜歡的女孩面前落淚,狼狽成狗了吧?可是,自己的狼狽她看過不少,介意也沒什麼用了吧?

她真的善良得像個天使,這個時候還問他有沒有舒服一些。

他努力的擠出笑容來,如果這是他們目前唯一的羈絆,那他就繼續當她的「病人」吧。

「好多了。」

聽著他莫名的溫柔,葉靈愕了一下,隨即又明白過來,當壓抑的心情得到抒發后,狀態會有所提升,這是正常的事。

「嗯,以後有什麼事不要壓在心裡,你可以跟人說出來,這樣心裡就不會那麼難受了。」葉靈希望透過這一次,他能稍微懂得去處理一下自己的情緒,人壓抑多了真的不好,很容易造成心理疾病。

但看陸夏初這樣子,抒發后就恢復了理智,應該只是輕度的,只要平時注意,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想到這,她也舒了口氣。

陸夏初看著她鬆一口氣的樣子,像放下了什麼包袱一樣。

他曾經是個包袱嗎?應該是。

眼前人的輕鬆,為什麼讓他心裡有些酸痛湧起,翻騰?

他忍不住皺了皺眉。

她觀察到了:「怎麼了?哪裡又不舒服?」

陸夏初看著她,感覺真像醫生跟病人啊。

「沒事。」

硫酸般蝕過之地,無論如何也不知怎麼形容給你聽,也並不想讓你知道。

陸夏初看看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拉開的距離,眸色暗了暗,他一點都沒動過,所以是她在離開,不聲不響的離開,像過去任何時候一樣,在以後的日子裡,也會越來越遠。

他想抓住的人,不斷的在遠離。

陸夏初握了握手心,抵住那位腐蝕的疼痛,笑著問她:「我是不是像你的病人?」

葉靈一怔,她好像……真的不知不覺就把人當了自己的病人。

不過,有病的人大多忌諱說自己有病吧?特別是精神類的。

「沒有。我只是……爸爸媽媽有時也喝酒,所以我也會幫他們按舒解一下。」

「嗯。怪不得手法嫻熟。」

「呃……還痛嗎?要不要再按按?」葉靈覺得自己真的不善於撒謊。

「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的按摩手法不錯的哦。」

「是嗎?全身都想被按按怎麼辦?」

「你還真當我按摩院的呀,自己出錢去,大把美麗的姑娘給你按!」

陸夏初一笑,有什麼姑娘能比得過你在我心中的美?

他不回她。

可是葉靈卻被他的淺笑迷住了眼,當這個人面對面,不經意的放出笑容來的時候,剎那有種傾城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怪不得以前有君王為了妃子一笑,傾城之力也要實現她的願望。

如果這個時候陸夏初提出什麼事,說不定她真的會鬼使神差就答應了……

「樂星語」

他口裡輕輕喊著她的名字。

兩個人的距離本來就因為幫他按摩的緣故靠得很近,他一開口,感覺那氣息的溫度都被感知,看著他唇動的模樣,莫名的……讓人心動。

「什麼……事?」她咽了咽口水,把不該有的念頭拋棄。

「我們以前說的,都還算數吧?」

「以前?什麼?」葉靈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陸夏初抿了抿嘴,果然是不重要的事情嗎?從來沒有放在記憶里才會被想不起……

「就是,我們考同一所大學……」

「算數呀,當然算數!」葉靈眼睛一亮,沒想到這個時候陸夏初還願意談論這件事,意外之喜有沒有!

陸夏初不明她的激動,有些疑惑的睜開眼。

明眸相對,目光所及之處是她未來得及收起的笑顏。

如他記憶中一樣美。

有多久沒見過她對自己笑了?

果然不強求后,想得到的就會自然來到嗎?如果這樣,是不是他放手后,反而更有可能得到?

等她收斂了后,陸夏初又閉上眼睛,但是眼前,仍是剛才那抹畫面,這個畫面,他大概會記一輩子吧?

原來她驚喜的樣子,這麼可愛。

很想給她很多驚喜怎麼辦?

只是一個不相關的人,要送什麼她才會有驚喜的表情?

壓下暗自湧上來的心酸,陸夏初想表現得自然些。

「說好了就無論如何也不能反悔……」

「不會的!你放心,我會努力的,非常努力跟你上同一所學校!」

陸夏初又沒忍住的睜開眼睛,「為什麼?」

葉靈沒想到還要說理由,這理由……「清北是個好學校呀,你不是說嗎?出來的文憑含金量都不一樣,找工作都好找很多呢,嘿嘿」

她都覺得自己好傻。

果然,陸夏初看了她幾眼的樣子,讓她手都停了下來。

許久,才聽得他嗯了一聲。

這是,信了?

不管怎樣,先穩住再說!

她不能再怠工了!

而她努力的效果似乎還不錯。

陸夏初離開了包廂,還答應她以後不會醉酒。

葉靈乘勝追擊,建議他以後要多運動,保護好身體。

「你的身體底子還不錯,雖然熬夜喝酒什麼的讓你傷了身,但你還年輕,現在改正還來得及,你看你這皮膚,折騰成那樣了還是好的,就是因為你有打球的愛好,這是個好習慣,你要好好保持……」

陸夏初突然停下,攔住一直說話的她。 ……

大街之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而在這熱鬧之中,一男一女正手牽手的走著,穿著打扮很是普通,看不出來有什麼特殊,不過這女子滿面桃紅,表情之中儘是羞意,倒是挺有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