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

海外戰場。

從一個小兵士卒。

封升為,西境武區第一。

封為帥尊!

這,需要經歷何等生死,需要打下多少功勛?

這其中的生死,也只有秦蒼穹他自己,才知道。

用餐完畢。

結束了這頓氣氛尷尬的午餐。

任月欽正欲離開時。

秦蒼穹卻突然又邀約道,「要不,一起去沈家宅院看看?」

任月欽聞言,微微一愣?

她遲疑了一下,點點頭,「好。」

既然都來了。

今日,也算是難得碰巧。

也不妨,一起去沈家宅院看看。

任月欽在秦蒼穹的邀請下,一同上了他的那輛悍馬H6越野車……

……

而,與此同時。

江南,。

周城安保集團。

周家二公子,周澤韜,正一社年息狀態筆挺,坐在椅子上,翹著浪推,嘴裡叼著雪茄,淡淡等待著消息。

今日上午,他為了避嫌。

特地差人,匿名,將他手裡的那套沈家宅院拍賣掉。

以此賺點錢。

而此時,他正躺在椅子上,靜靜等待著消息。

方才,手下已經來電彙報過情況了。

他已經聽說了,今日,沈家別墅,被一個神秘人,以十億的天價金額,拍賣走了。

聽到這個彙報結果時,周澤韜是很滿意的。

而且,是有些竊喜。

沒想到,一個沈家破宅院,還能白白賺到這麼多錢。

不虧啊。

此時,周澤韜只靜靜等待著,那十個億的巨額轉賬資金,到賬信息了。

畢竟,十個億,可不是小數目。

如此巨額的資金轉賬,需要銀行多重審批,確認沒有風險后,才會轉賬到周澤韜的賬戶中。

而,周澤韜坐在椅子上,等待了十幾分鐘后。

「叮咚。」他的手機上,建行APP的轉賬到賬信息,終於發了過來。

周澤韜眼眸微微一眯,拿起手機,一看簡訊:

【尊金的VIP金卡客戶,周先生:您尾號77777的金卡,於2021年2月25日中午,12點十分,收到跨行轉賬資金,1000000000元人民幣。】

當,看到簡訊上,那一連串的數字『0』時,周澤韜的眼角,緩緩眯起,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空手套白狼,白白賺到了十個億。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周澤韜自然是眉開眼笑。

可,當周澤韜的眸光,不經意間……掃了一眼,匯款轉賬人的名字。

轟~!!

當他看到,匯款記錄上,對方轉賬人的名字時,周澤韜整個人,被嚇得一顫,面色瞬間難看煞白……!!

手機屏幕上,那匯款轉賬人的名字上,赫然……實名登記著一個人的名字:

【秦蒼穹!】

這?!

這他媽……!!

這花費十億巨資,從自己手中,拍賣走沈家別墅的人……

竟,竟然是……那個惡魔瘋子,秦蒼穹?!!

這一刻的周澤韜,面色變得無比難看,驚駭不已!!

秦蒼穹那個瘋子,究竟要幹什麼?!

耗費如此巨資,從自己手中,將沈家別墅拍走??

他意圖何在?

此時的周澤韜,徹底失去了心情。

只剩下無盡的驚慌不定,還有懷疑猜測?!

這,讓他心緒不寧! 收屍人辦事,非常的乾脆利落。

齊青杳早上醒來時,大雨還在下,昨晚我幾點睡著了來著?太緊張了!都不知道幾點才睡著!

她伸了一個懶腰,四處看了看,確定一切安全。

走到大門口瞄了兩眼。

雨很大,外頭很安靜,一切都很寧謐。

等她走回來偏廳時,江夜乾和似錦已經坐在那裡了,還喝上茶了。

齊青杳問:「昨晚上真的有殺手嗎?」

「有,但是只有幾個。不多。」江夜乾輕描淡寫的說道。

似錦抱著茶碗,徑自喝茶,完全沒回答這個問題。

齊青杳秉承著昨晚的協定,迅速的去做飯了,好在昨天陸厭叫人搬走時,只帶走了貴重東西,其他的都還留著呢,似錦很乖的跑過來給她燒火,本來想用涼水洗菜,似錦熟練的燒好熱水,然後開始洗菜擇菜,齊青杳會做飯,只是懶得做罷了。

她迅速的做了四菜一湯,后鍋的粥也燒好了。

將飯菜端到餐廳后,三隻小奶娃正在跟江夜乾學認字,她把幾個人叫過來吃飯。

三個大人和三隻小奶團坐在一塊。

小寶的眼神亮晶晶的看著簡單的飯菜,「這是娘親做的飯?」

「快吃!」齊青杳不太做飯,被小傢伙用那種眼神看著,特別不好意思,提前聲明道:「要是不好吃,不合口味,就給我忍著。不準說出口。」

她親自做的飯,大家吃的特開心。

江夜乾嘗了一口,轉頭望著她的側臉,這一秒,他有點希望時間就這麼靜止。

因為,這一生都未曾感覺到如此溫馨過。

有……家的感覺。

這頓飯大家吃的都很開心,吃過飯後,看著滿桌的碗,齊青杳又開始痛恨為啥這不是客棧。

齊青杳踢了踢他的腳:「雖然昨晚你辛苦了,但吃也吃了,碗歸你洗!」

「我那麼辛苦,還得洗碗。」江夜乾瞪大眼睛,不敢相通道。

齊青杳抿緊唇瓣,笑著道:「做飯是我和似錦一塊的。碗自然得歸你洗。」

江夜乾:「……」

似錦還親切的給他把碗幫忙端到了灶房。

江夜乾一個人站在灶房內,看著狼藉的灶房,他頭大如斗。

挽起袖子先燒點熱水,這才開始洗碗。

邊洗碗,江夜乾邊滿頭黑線的想,這畫面要是給趙信看到了,準會以為他瘋了。

高高在上的首輔大人,還是摘星閣的閣主,竟然如此卑微的在洗碗!!

一邊洗,一邊惱怒的想。

他這是圖什麼啊!

呆在這裡,要給人半夜當打手,白天還得洗碗!

他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算了,不洗了。趕緊離開得了。

丟下這些臟碗,江夜乾擦了擦手,離開了灶房,打算順著後門直接走人算了,不陪她玩這種愚蠢的主僕遊戲了。

但是腳剛走出灶房門口,就再也挪不動半分了。

江夜乾轉身回來,繼續洗碗,自言自語著。

「我想找李青蓮大師,我想找蘇鶴瀟!只有她跟他們有關係,我這是為了摘星閣做貢獻,身為閣主,身先士卒,卧薪嘗膽!拿到情報!」

等碗洗的就剩下兩個后。

江夜乾的腦中猛然劃過一個念頭。

他們都說她是四年前,在青州城走親戚,走失了幾天,等回來后,幾個月後肚子就大了,那就說明,孩子爹,莫非是青州城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