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什麼情況?」

不止廖興化,王主管和吃瓜群眾也是懵了。

負責維持公盤秩序的保安,可不是小區看門的大爺,他們可是正值壯年的精壯男子。

不僅如此,還個頂個的強壯,孔武有力。

這樣的保安,別說兩人同時出手,一個人出手,都能把生事的人給轟出去。

可結果卻是,兩名保安同時動手,抬不動一個人。

嘩聲一片。

議論聲四起,都在猜為什麼。

最後,他們達成一致意見,那就是保安是廢物,所以兩個人才抬不起一個人,而不是因為顧銘太重,兩名精壯的男子抬不起來。

保安心裡苦。

他們哪裡廢物了?他們可是專業的保安好不好?職業素養一點問題都沒有。

真的是對方太重,跟一座山一樣,他們儘力了。

顧銘臉色依舊,毫無得意之色,彷彿做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事實也的確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沒有什麼好吹的,很正常,被兩名普通保安抬走,那才叫不正常。

他用嘲諷的眼神看著王主管和廖興化。

王主管臉色頓時黑了下去,喝道:「沒吃早飯嗎?抬個人都抬不動?快把他抬走轟出去。」

保安苦澀道:「主管,真抬不動,要不再叫點兄弟過來?「

王主管:「……」

他不信抬不動,認為保安昨晚擼多了,今天手軟、腳軟。

處份肯定是要處份的,扣錢肯定是要扣錢的,但是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他擼起袖子說:「滾開,我親自來。」

保安走開,給王主管證明他不自量力的機會。

很快,王主管走到顧銘身邊,抓住顧銘的胳膊,往外面拉。

他還是不傻的,找了一個最省力氣的辦法。

可是結果呢?結果卻是,無論他怎麼拉,顧銘的身體連晃都沒有晃一下。

「又一個廢物啊!!」有吃瓜群眾忍不住嘲笑說。

王主管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氣急敗壞的說:「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跟我一起拉。」

保安:「……」

他們可是記得,剛才王主管讓他們滾開的。

然而,沒有辦法跟領導講理,他們只能上去幫忙。

三人一起拉,不恥的聲音響起,看到三個人都拉不動顧銘后,譏笑聲那就更大了,就差指著鼻子罵他們廢物,無能。

三人汗如雨下,熱得不行,心裡卻是哇涼哇涼的,如墜冰窟。

他們這臉丟大發了。

保安忍不住說:「主管,這小子有點邪門,多叫點兄弟來吧!我們這樣拉,是拉不動他的。」

王主管深以為然的點頭,掏出對講機,呼叫附近保安。

動靜一下子就搞大了,引得吃瓜群眾好奇不已,跟著過來湊熱鬧。

這一切,自然瞞不過胡敏。

她僥有興緻的看著,期待顧銘精彩表現的同時,等待著田靜的到來。 支援的保安先來。

不能怪田靜,也不是她不給力,而是因為她離的確實遠,過來需要時間。

她已經很努力的再往這邊趕了,緊隨其後現場。

「什麼情況?」田靜一臉懵圈的問胡敏。

胡敏簡單的說了一下,田靜臉一黑,正準備的阻攔的時候,胡敏阻攔,興趣十足的說:「沒事,讓他們試試,看他們能不能把顧銘拉動。」

田靜愣了一下,沒問為什麼,點頭,不出聲,站在胡敏旁邊一起圍觀。

王主管鬆了一口氣。

麻蛋,剛才看到田靜過來的時候,嚇死他了,以為田靜會訓斥他。

結果,田靜一句話都沒有。

為什麼?

這還用想嗎?

肯定是田靜覺得他做得對。

行動得到領導的認可,領導還在一旁看著,這不賣力一點能行?

他很賣力,很積極的指揮保安說:「你站這裡,拉著他這,你站這,拉他這,等會我喊一、二、三,一起使勁,一定要把這鬧事的臭小子拉出去,明白嗎?」

「明白!!」保安說,除開最先的保安,後面來的這四位都不認真,一副玩的樣子。

王主管很不滿意,喝斥道:「沒吃飯嗎?大聲告訴我,明不明白?」

「明白!!」保安齊聲喝到,氣勢一下子就出來了。

顧銘:「……」

他也看到了田靜。

今天的田靜,很綠,身穿一件綠色短衫,包著臀,露著腿,一眼看去,跟沒有穿褲子似的。

纖纖玉足上,自然是女人最愛的高跟,把整個人的氣質都往上提升了很多。

田靜是美麗性感迷人的俏寡婦,胡敏同樣不遜色,墨綠色的旗袍,完全展露出她婀娜身姿。

這兩個女人站在一起,吸睛無數,看得男人眼熱不已。

顧銘也眼熱,不過跟一般男人不一樣,他在想田靜今天穿綠色衣服是不是有什麼深層次的含義,是不是心中的愧疚感又放下了,打算綠了她死去的老公。

這令他很期待啊!

他很想見識一下,閱片無數,理論經驗豐厚、實戰經驗也不缺的田靜,究竟有多厲害。

胡思亂想間,王主管已經布置妥當,開始倒計時,大聲喊:「三。」

眾人目光再次聚集在顧銘身上。

美女再好看,也沒有熱鬧好看,後來的吃瓜群眾十分好奇保安這是幹什麼,覺得沒有必要這樣大費周折,一兩個保安就能把顧銘轟出去。

至於知道事情始末的,那就更加好奇了,好奇六名精壯保安能不能拉動顧銘。

見焦點再次回到顧銘身上,連帶著他也成為萬眾矚目的對象,王主管很滿意,迫不及待喊出後面的話。

「二、一,開始。」

「拉!!」

保安奮力拉著顧銘的身體。

結果,嘩聲一片。

「我的天,這怎麼可能?」

吃瓜群眾驚呆了,不敢相信,六名保安奮力拉扯,居然拉不動一個人。

王主管那叫一個氣,上去幫忙。

廖興化心頭「咯噔」一下,升起不好的預感。

來挑事的人本事非同一般,不是普通人,今天這事怕是沒有這麼容易了結了。

不過,他卻是不慌。

謝睿可是收了他們大價錢的,這不把事情給他們處理好,以後誰還賄賂他?

顧銘此舉,不止擋了他的財路,還斷了謝睿的財路,謝睿能任由顧銘繼續胡鬧下去?

顧銘被趕出去是遲早的事情,唯一的區別就是需要耽擱多久時間。

他希望越快越好,不耽誤他生意。

所以,見王主管上去幫忙依然毫無卵用,他站不住了,吆喝道:「大家都去幫忙,我就不信了,拉不動這臭小子。」

他第一個衝上去。

響應者眾多,除開34號展區的工作人員和原石商安排的托,還有不少唯恐天下不亂的吃瓜群眾。

好傢夥,頃刻間,拉人的隊伍就從七個變成二十幾個,漲了兩倍多。

二十幾個人合力,饒是顧銘體內蘊含怪力,也是倍感吃力,有穩不住的跡象。

「動了、動了,他動了。」吃瓜群眾興奮不已,好似發現什麼奇迹一般。

然而事實卻是,他們以人多欺負顧銘人少,勝之不武。

顧銘怒了。

怒吼一聲,身子前傾,如餓虎看到食物一般,奮力往前一撲。

此招,正是形意虎形八式中的虎撲,瞬間的爆發力驚人,配上顧銘體內的怪力,化勁武者很難直面顧銘這一招的鋒芒,只能退讓。

當然,此刻的情況不一樣,顧銘虎撲不是為了撲食,而是借勢,借老虎撲食無人敢擋之勢。

借到了?

答應是肯定的,顧銘借到了,化作一頭噬人猛虎。

有效果?

顯然好得離譜。

先說吃瓜群眾,顧銘一吼,化作猛虎,瞬間令他們心生畏懼,不敢上去添亂。

再說參與者,更是心生絕望,身子止不住的往後退。

顧銘,憑藉一己之力,硬是戰勝了二十幾人的合力,把他們拉得東倒西歪,有些人措不及防,還跌倒在地上,要多狼狽有狼狽。

現場,出現了片刻詭異的平靜。

片刻后,如雷般的掌聲響起。

原因不管,顧銘此壯舉,值得他們所有人替顧銘喝彩。

其中、鼓掌鼓得最響的無疑是胡敏和田靜二女,把她們的芊芊玉手都給拍紅了。

掌聲足足持續了一分鐘才停下。

羞愧!

無地自容!!

這是此刻參與其中人的想法。

羞愧的吃瓜群眾拍拍屁股逃離此地,可廖興化、王主管等人沒法走。

「咋辦?」王主管求助道,心中發苦。

好不容易遇到一次在領導面前賺表現的機會,結果卻演砸了,他都不知道怎麼給領導交差。

廖興化嘆氣道:「還能咋辦?繼續叫人,再拿點繩子啥的過來,我就不信,今天把這臭小子轟不走。」

說到最後,廖興化的表情猙獰起來,一副想要把顧銘給活吞了的樣子。

王主管認同,挑出對講機,準備把事情吩咐下去,把展區所有保安都叫來。

「夠了!!」田靜喝止道。

「小姐,我們……」

王主管想說,都是屬下無能,請小姐息怒,我一定儘快妥善處理好這件事。

然而,田靜沒有給王主管說話的機會,打斷道:「快給顧先生賠罪。」

「啥?顧先生?還賠罪?」

王主管大腦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他不傻,知道田靜這樣說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田靜認識對方,還意味著對方他得罪不起。 「MMP。」

王主管想罵娘,廖興化的,這坑他。

廖興化渾身一怔,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驚到了。

不過,他還是不慌。

田靜認識又如何?要知道他們背後可是謝睿,跟謝玉龍有著血緣關係的人。

田靜再受寵,那也是外人,能跟謝玉龍的親侄子比?敢跟謝睿過不去?

他覺得不敢,所以有恃無恐的說:「田小姐,這臭小子詆毀我們的聲譽,在這裡搗亂,王主管趕他走,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憑什麼要王主管道歉?應該是他給我們道歉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