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球!你世俗的法律有個屁用,以蘇瑾現在的身份力量,莫說娶兩個,就算娶兩百,你們世界的政府敢管麼?惹急了蘇瑾直接學神無搞個個人統治,看誰攔得住。”吳辰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司徒燼也是苦笑不停,他撇了蘇瑾一眼道“大叔說的倒也不算錯,你要是正改天換地,我雖然肯定要出手跟你拼死,但也知道肯定是拼不過的,但是……你不會真爲了多娶個老婆就搞事情吧?實在不行的話,我可以幫你申請特殊法案的。”

蘇瑾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這些人,這些傢伙擺明了就是看熱鬧不嫌事大,自己以前看影視作品,遇到修羅場這樣的場面時還沒什麼感覺,但真當自己掉進去後,才知道這修羅場的可怕之處。

“我給你個忠告,兩個女孩都不錯……不行你就自宮吧!這樣他們就不用搶了。”吳辰先前還一臉正經,但話鋒一轉後立即壞笑了起來。

司徒燼和楚義也都憋着笑,只有博雅作爲女生比較矜持,瞪了衆人一眼,然後對蘇瑾道“隊長,別聽他們亂說,我覺得如果你不想傷害他們當中的一個的話,就儘快確立關係,將事情說明白,至少讓另外一個不需要再心懷希望,苦苦等待下去了。”

蘇瑾心中很欣慰,他差點淚流滿面,對着博雅道“妹子,就屬於你厚道,相比起來這些傢伙還算人麼?”

三個大老爺們一起撇嘴,對蘇瑾的指責表示不屑。

大家鬧也鬧了,決定離開地獄酒館,一同來到蘇瑾和花野真衣租住的公寓之中,花野真衣提前就準備好了一桌子的美味,算是替蘇瑾向大家道謝。

而蘇瑾見花野真衣這樣做,心裏就更加感覺對不起花野真衣了,看來自己確實要像博雅說的那樣,趁早確定和葉芸的關係,讓花野真衣不用再爲自己付出和等待了。

剔骨刀小隊聚在一起吃喝了一番,大家紛紛表示花野真衣以後一定是個賢妻良母,這讓蘇瑾覺得這些傢伙就是在針對自己,自己這個做隊長的已經全無威信可言了。

葉芸則是跑去找了唐寧,唐寧見到自己這個神出鬼沒的表妹忽然出現,反倒有些不敢相信了,而後自然是一番兇狠的教育,警告她不許在由着自己的性子亂來了。

但是接下里的事情讓蘇瑾和剔骨刀小隊的人都沒有想到,地獄酒館中,神無居然貼出了一張公告,內容是對蘇瑾和蘇瑾的剔骨刀小隊進行通緝。

“凡斬殺剔骨刀小隊成員一名者,可以獲得一件甲級靈能裝備,斬殺隊長蘇瑾者,獲得三件甲級靈能裝備,活禽隊長蘇瑾者,獲得一件地級裝備,活禽剔骨刀小隊成員葉芸者,獲得地級靈能裝備三件!”

蘇瑾看着告示上的內同,自己都有些心動了,他對衆人道“你們說我把自己綁了送去的話,他給不給裝備?”

楚義更是一拍大腿道“失算失算啊!之前那個分身如果沒有死的話,直接送過去就是一件甲級裝備啊!”

衆人都轉過頭看白癡一樣看着楚義,司徒燼無奈道“你不覺得你那個分身比一件地級裝備還要好麼?”

“啊咧!?好像……是啊!”楚義點了點頭,然後更加痛心疾首自己的分身了。

對於神無的通緝,蘇瑾倒是並不怎麼意外,如果說神無吃了這麼大一個虧後,反而沒有動作的話,那纔是真的奇怪。

“好在瘋帽子給我們的世界加上了一層枷鎖,不然的話還真是不好辦。”蘇瑾心中慶幸,如果不是瘋帽子那一手,自己現在恐怕正帶着葉芸浪跡天涯,不敢有絲毫的停留。

“現在怎麼辦?我們既然成了通緝犯,以後就要更加小心了。”司徒燼說道。

吳辰倒是無所謂,他道“我沒問題的,大不了換個模樣,想用一個名字和一張畫像就抓到我,失心瘋了吧!?”

“爲了安全起見,大家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就先都集中在我那裏吧!等幾個月一切都穩定下來,再回家。”蘇瑾對大家說道。

衆人都沒有什麼意見,幾個月而已,就當是旅行了,反正他們在自己的世界也沒什麼要緊的事情要做。

一轉眼大半個月就過去了,到了大家要進行地獄手冊事件的時候,蘇瑾將大家聚集在一起,確定衆人都準備好了之後,開啓了事件。

事件開啓,但是以往那種無邊的黑暗沒有出現,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人,很多的人,蘇瑾粗略的看了一眼,至少有二三十個,而在衆人的中心,是一個身穿精神病服的小丑。 小丑的身上穿着精神病院特有的束縛裝,他臉上白色的粉底和完全遮蓋住嘴脣,甚至向外延伸的口紅,雙眼上描繪的黑眼圈,都非常的典型,又給人一種歇斯底里的感覺。

蘇瑾心中不由自主的涌起一種恐懼感,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被稱作小丑恐懼症的疾病,或者說是心理疾病,但蘇瑾肯定自己不曾有過,但是在面對這個小丑的時候,他真真切切的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三十六人!六個小隊!”蘇瑾掃過周圍的宿主,一共三十六人,大家都分成幾個小隊站在一起,很明顯是六個不同的小隊。

蘇瑾從來沒有經歷過人數如此之多的事件,吳辰和葉芸眼中也浮現出驚愕之色,因爲他們和蘇瑾一樣,經歷了數十場事件的老手,也從來沒有見識過這樣的場面。

“你們好,我和大家是老朋友了,不過今天還是第一次面對面。”小丑坐在一個酒吧中常見的,可以調節高度的旋轉座椅上,他的眼睛裏一片血紅,沒有瞳孔和眼白的區別,非常的詭異,但讓所有人驚恐的是他的聲音。

三十六人,沒有一個人不認識這個聲音,或者說沒有一個人會忘記這個聲音,這是他們的噩夢,是一切的起源,這是……那個集合了所有負面情緒,在每次事件開始前都會出現的死亡之音。

蘇瑾微微向前一步,下意識的將衆人護在自己的身後,他是剔骨刀小隊的隊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已經有了這個意識,保護自己的隊員。

三十六人的素質似乎都很高,小丑的聲音響起後居然沒有發生騷亂,大部分人都進入了戰鬥狀態,隨時可以發出凌厲的一擊。

小丑並不在乎衆人的反應,他繼續自顧自的道“我能夠出現,實際上要感謝一個人,那個人是……剔骨刀小隊的隊長,蘇瑾先生!”

小丑的手指忽然指向蘇瑾,一道光束也從天而降,將蘇瑾籠罩在其中,當然其他所有宿主的目光也隨之移動了過來。

剔骨刀小隊的衆人心中一緊,蘇瑾更是已經開始催動自己的精神力,他不知道這個小丑到底想幹什麼,但是……他必須做好準備。

“不不不,不要這麼緊張,從理論上來說,我是不會殺死任何一位宿主的。”小丑立即向蘇瑾搖了搖手指,他一隻手拖住下顎,打量了蘇瑾一番後道“不過你還真是危險,你看……我必須讓自己安全一些。”

說完小丑打了個響指,響指過後大家沒有覺得有什麼變化,但是蘇瑾的臉色卻鐵青一片,因爲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消失了。

不是被封印的那種感覺,是徹底的消失了,就好像自己從來沒有覺醒過靈能,哪怕是一點精神力他都不再能感應道。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蘇瑾忍不住質問道。

“沒什麼,大家等一會都一樣,你只不過是先行一步。”小丑聳了聳肩,他對着蘇瑾笑道“我先解釋一下吧!你們可以把我當做地獄手冊的一種具象化,一個代言人,就好像是一個遊戲中的gm,遊戲管理員一樣。”

“本來我的職責只是爲大家介紹每次事件,然後再決定一些比較關鍵的事情,總體來說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我們大家永遠不會見面,但是……有人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很無奈啊!我只能放棄原本悠閒的生活,來和大家玩一場遊戲了。”

“剔骨刀!”蘇瑾腦中思緒飛快,他想了一遍,小丑說他的出現和自己有關係,又說有人做了不該做的事情,那麼回想起來也只有剔骨刀了。

“賓果!答對了,正如我之前所說,我只是一個遊戲管理員而已,一般來說我是不會現身的,除非出現了某些不該出現的人,或者某些不該出現的東西。”

“剔骨刀是地獄手冊中第一件神級靈能裝備,從地獄手冊發展的角度來看,它還沒有到登上歷史舞臺的時候,不過地獄手冊一直都是以一種開放式的形態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所以神級靈能裝備的出現和地獄手冊也脫不了關係,蘇先生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既是受益者,又是受害者!”

“這麼說,地獄手冊是要處罰我了?”蘇瑾沉聲問道,到現在他的心裏反倒不緊張了,如果是地獄手冊出手要抹殺他,那麼連反抗都是徒勞的,瘋帽子他們那樣的神明夠強了吧!但還不是被地獄手冊壓制的翻不了身,需要動許多小手段,才勉強脫離地獄手冊的掌控,所以以他現在的程度來說,緊張也沒有意義。

誰知道小丑一臉詫異,他立即搖了搖頭道“怎麼會呢!我都說了,神級靈能裝備的出現地獄手冊本身也有過錯,又怎麼會只處罰蘇先生一個呢!?”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讓我將剔骨刀交出去麼?”蘇瑾不解的問道。

小丑搖頭,他笑道“地獄手冊是不會直接對宿主進行干涉的,所以你得到了神級靈能裝備,那它就是你的,不過……神級靈能裝備本來應該是地獄手冊開放地級和天級事件的時候纔會出現的靈能裝備,雖然說對於現在的宿主還有些早,可神級裝備已經出現了,那麼地獄手冊也只能開通地級和天級事件了。”

蘇瑾心中暗道不好,他現在總算明白爲什麼這裏會足足有三十六個人之多,原來是在這個地方等着他。

其他宿主也臉色大變,雖然說是針對蘇瑾,但是他們被選中進行這次事件,那麼所要面對的危險,他們也躲不開。

小丑掃了一眼其他人,他忽然冷聲道“諸位是不是覺得由蘇先生引起的事情,卻將你們帶上很不公平?”

宿主們沒有人出聲,但從他們的眼神中能夠看出,他們心裏確實是如此想的。

“地獄手冊是公平的,特別是對待生命的時候,今天我挑選的三十六人,六個小隊,都是曾經在地獄手冊中利用過某些特殊手段的,簡單點說……你們作弊。”小丑緩聲說道。

“胡說,我經歷了三十一次事件,自問從來沒有過什麼作弊一類的事情。”一名宿主身體健碩,看起來脾氣也不是非常好的樣子,出言懟了小丑一擊。

小丑看了他一眼,緩聲道“凱文先生,紅嘴鷗小隊隊長,你在進行第七次事件的時候,本來應該是要死去的,但是……你卻和事件中的一位舊神達成協議,成爲他的信徒,並以此覺醒了靈能!”

男子微微一愣,他睜大了自己的眼睛,但是到最後也沒有說出話來,因爲小丑說的沒錯,他確實在那次事件中與一名舊神進行了交易,並且成爲了對方的信徒。

“那我們呢?我們小隊成立不過兩個月,其中大部分還都是新人,我們有誰做過弊?”一個女子開口問道。

“林玉兒小姐,你們的隊伍確實是新隊,但是如果我沒有說錯,你們海神小隊的智囊,張天凱先生,你的地獄手冊並非正途得到,你的地獄手冊是親友用其他方式轉嫁給你的,而這種事情對於地獄手冊來說是不允許的,簡單點來說……你們並不是地獄手冊的註冊用戶,你們的地獄手冊就好像是借用了其他人的賬號一般。”

小丑環視衆人,他繼續道“六個小隊,每個小隊中都有人做過類似的事情,一人做錯事,那麼很抱歉,一個小隊都要受到懲罰,所以你們當中或許有無辜之人,但不要怪我……怪那些不守規矩的吧!”

剔骨刀小隊這邊苦笑連連,說起來他們可能是最不無辜的一隊了,且不說蘇瑾和一干舊神的交易,司徒燼,博雅的地獄手冊都不是正規手段得來的。

小丑繼續道“不過你們運氣還算不錯,畢竟還沒有到達地級事件開啓的程度,雖然說是懲罰,對你們來說也算是法外開恩了,這一次事件中存活下來的人,之前的違規行爲一筆勾銷,而且雖然說是地級事件,但相比真正的地級事件,還是簡單一些的。”

小丑將手微微一掃,在他的腳下,一片漆黑之中,出現一個小島,所有人都以俯視的角度觀察這座小島。

“錯誤要由錯誤去懲罰,這座小島位於所有空間的中心,是一處絕對無法逃脫的牢籠,這裏關押着地獄手冊發展中出現的一系列錯誤的東西,而你們將被投放進去,三天時間……存活着完成事件!”

“另外,還有一個小福利給你們,沒擊殺一名宿主,你們將會獲得一點積分,十點幾分可以換取一個復活名額,我說的是在這次事件中隕落的人,他們可以被複活。”

宿主們心中暗暗叫遭,這是地獄手冊在激起所有宿主之間的戰鬥,這根本就是想要對他們趕盡殺絕。

“另外再提一句,此次事件中隕落的人……無法使用神之儀式復活!”小丑的眼神看向剔骨刀小隊,流露出一絲詭異奸詐的笑容。 對於有些小隊來說,他們並不清楚神之儀式的事情,但不是說所有人都不清楚,剔骨刀小隊的幾人自然是震驚不已,也就是說如果在這次事件中死去,那就真的死去了。

小丑雙手一攤,對衆人笑道“最後,歡迎來到地級事件,錯誤之島,唯一主線,存活三天!支線任務,殺死其他宿主,每殺死一人獲得一點積分!靈能,道具全面禁制,肉身恢復至進入地獄手冊之前的狀態。”

“那麼……祝各位旅途愉快,對了,各位會被隨機分配到錯誤之島的各個角落,所以暫時可抱不了團了。”

小丑的話音一落,衆人腳下忽然碎裂,就好像一塊玻璃碎掉了一樣,他們猛然跌落,向着錯誤之島急速墜落了下去。

“該死,我們現在只是普通人,如果掉下去的話,那就死定了!”吳辰低喝一聲,大部分人的眼中都充滿了絕望,但一些智囊卻依舊保持了冷靜,地獄手冊肯定不會讓他們在事件一開始就死掉的。

果然,在墜落了一段時間後,衆人身邊光華閃爍,然後便消失不見,顯然他們是被傳送到了錯誤之島上。

剔骨刀小隊的幾人身上也出現光華,等蘇瑾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已經深處錯誤之島的一角,在一片叢林之中。

蘇瑾剛剛站定身體,第一件時間就是尋找掩體,他不確定自己周圍是不是安全,現在又沒有了所有的能力,地獄手冊中任何一個怪物,都能夠輕鬆殺死自己。

蘇瑾剛剛躲避起來沒有幾秒鐘,就聽到遠處傳來慘叫聲,而且接二連三,不過慘叫聲很快就結束了,很顯然有倒黴鬼被傳送到了極其危險的地方,立即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這一次……是真的要弄死我們麼?”蘇瑾眼中少有的浮現出了迷惘之色,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在這個錯誤之島上生存三天時間,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自己運氣夠好,剔骨刀小隊其他的人怎麼辦?葉芸,花野真衣和博雅都是女孩子,她們的處境更加危險。

“大家……都要活下去啊!”蘇瑾攥緊了拳頭,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會放棄,和葉芸分離了這麼久,明明纔剛剛見面……怎麼可以又再次分離?

錯誤之島的另外一處,一名男子顯露出身形,他剛剛出現,周圍就有幾隻迅猛龍一樣的怪物朝他撲了上來,這種情況只能說男子的運氣太差了,簡直就是必死無疑的結果。

但是男子卻沒有慌亂,他以手成刀,連續斬擊了幾下,幾隻迅猛龍立即倒地斃命,居然被男子給秒殺了。

“蘇瑾……很好,我們又見面了。”男子眼中閃現出一絲冷酷之色,嘴角上確實狂熱的笑容。

與此同時,殺戮與被殺戮在錯誤之島的各個角落上進行着,三十六名宿主,在降落到錯誤之島的第一時間,就有一定數量隕落,其中最倒黴的直接降落在了一處火山口中,還沒有搞清楚自身的情況就化作了飛灰。

蘇瑾在叢林中緩慢前行,本來他是準備繼續躲藏的,但是他發現叢林絕對不是一個躲藏的好去處,因爲他發現在這處叢林中有許多的獵食者,之前他聽到的慘叫聲應該就是有宿主被捕獵了。

那些怪物奇形怪狀,但毫無疑問戰鬥力都不弱,但最讓蘇瑾感到膽寒的是在這個叢林裏的昆蟲,如果說那些怪物還在能夠躲避和戰鬥的範圍內,叢林裏的昆蟲就根本無法抵抗了。

高鐵一樣大小的蜈蚣,直升機一般的蚊子,坦克一樣的食肉蟑螂,不管哪一個都能夠從肉身和精神上對蘇瑾造成足夠的打擊,所以蘇瑾意識到,如果自己在叢林中繼續待下去,結果和那幾聲慘叫的主人不會有太大的區別。

好在叢林的面積不是很大,蘇瑾爬上一棵大樹,發現在叢林外圍是一片岩層組成的岩石區,如果能夠在那裏找到一個石洞,然後進行一些僞裝的話,或許能夠讓自己躲避一段時間。

蘇瑾一路上小心翼翼,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但是小心不代表就能夠一直安全下去,蘇瑾發現自己必經的一條路上,被一羣每一隻都有摩托車大小的蜜蜂擋住了。

這些蜜蜂並不住在蜂巢之中,而且仔細看就會發現,他們可不是什麼蜜蜂,這些怪物雖然看起來和蜜蜂差不多,但是原本應該是蜂腳的地方,卻是一隻只人類的手臂。

蘇瑾雙眼微眯,那些人手蜂都在地上爬來爬去,蘇瑾看到他們中間有一具人類的屍體,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向小丑提問的凱文。

“剛纔的慘叫聲……就有他一份麼?”蘇瑾感到很棘手,這些人手蜂在一條開闊的通道上,應該是某些身體巨大的怪物踐踏出來的,如果自己不從這裏通過的話,就要翻越那些植被茂密的地區,之前蘇瑾也想過,但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發現絕對不可能,那裏簡直就是各種怪物的溫牀,敢從那裏走的話,要不了十分鐘,自己就死定了。

必須要想個辦法將人手蜂給弄走,這裏距離外面的岩石區已經不算遠了,繞路得不償失,而且非常危險。

蘇瑾沒有貿然出手,他耐心的在周圍進行觀察,很快他就發現,這些人手蜂似乎沒有視覺,他們的身上沒有看見任何類型眼睛的器官,不過他還不敢確定,誰知道這些傢伙的眼睛有沒有長在比較詭異的地方。

撿起一塊石頭,蘇瑾直接扔向一隻人手蜂的面前,石頭落地後,人手蜂立即衝了上去,將石頭一口吞入腹中。

“聲音……或者是震動麼?”蘇瑾基本可以確定人手蜂確實沒有視力,因爲剛纔石頭飛過那隻人手蜂面前的時候,它並沒有反應,而當石頭落地的一瞬間,人手蜂立即就衝了過去。

“這樣的話,做一個小機關吧!”蘇瑾將自己的上衣脫掉,然後撿了許多石塊,將石頭全部塞入自己的上衣中,然後又將上衣掛在了一顆樹上。

將上衣繫了個活釦,然後又將一根長藤栓在衣服上,蘇瑾便手裏抓着藤條向另一個方向退開,確定退的足夠遠之後,他舔了舔自己的嘴脣,然後猛的一拉手中的藤條。 隨着藤條的移動,被裝在衣服裏的石頭從高處墜落,而石頭墜落的點上蘇瑾也提前放置了一些石頭,兩者撞擊在一起,發出清脆的響聲,而且是一連串的聲音。

人手蜂果然被聲音所吸引,幾隻人手蜂都立即朝着聲音傳來的地方爬了過去,蘇瑾瞅準機會竄了出去,眼看着要通過人手蜂的地盤時,他的腳腕卻被抓住了!

“什麼?”蘇瑾心中猛的一跳,低頭一看原來是凱文,他居然沒有死,而且在蘇瑾經過的瞬間拉住了他的腳腕。

“救……我!”凱文艱難的吐出兩個字,他的身體好像被麻痹了一樣,臉頰上的肌肉有輕微的顫抖。

蘇瑾掃了一眼人手蜂離開的方向,他已經能夠聽見悉悉索索的聲音在向這裏靠近,蘇瑾大可以一腳踢開凱文的手,但是……他還是決定將凱文扶了起來,揹他出去。

如果放在之前,一個凱文自然不可能影響到蘇瑾的速度,但今時不同往日,如果是以前,他也不必躲避幾隻人手蜂。

凱文是很典型的白人壯漢,體重比蘇瑾重的多,以前的蘇瑾雖然也有鍛鍊,但揹着這麼個龐然大物,還是顯得非常吃力。

“該死,誰讓你們西方人發育的這麼好。”蘇瑾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凱文直接給扔了。

“抱……歉!”凱文發出輕微的聲音,他可不想丟掉蘇瑾這根救命稻草。

耳邊人手蜂的聲音越來越大,蘇瑾知道如果自己被對方發現,那這下真的是一死一對了,他揹着凱文吃力的走上一個小斜坡,就在這個時候,人手蜂終於回來了,他們穿過草叢,直面蘇瑾和凱文。

蘇瑾感覺自己的心跳都要停下了,不過他馬上想到,人手蜂沒有視力,所以他暫時還不算身處絕境。

他小心翼翼的移動着自己的腳步,身上負擔着恐怕有兩百斤的重量,小心翼翼的行動可以快速前進要困難的多,一個不好就會摔倒在地,而這個時候摔倒就像是和死亡打招呼。

一點點的挪動,蘇瑾終於從斜坡的高點走了下去,他咬牙繼續向前,已經可以看見前方的岩石區了,終於能夠鬆了一口氣。

腳下步率加快,帶着凱文走出叢林區,他立即找了塊巨大的石頭作爲掩體,然後將凱文扔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之前擁有力量的時候,面對這些恐怖的昆蟲他絕對不會有任何壓力,更不會有膽怯,恐懼這樣的感覺,但當自己變成一個普通人的時候,這些負面情緒就不可壓抑的衝了出來。

“你沒事吧!?”蘇瑾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他看眼身旁的凱文,這個傢伙的身體依舊動彈不得,但說話利索了一些。

“多謝你救我!”凱文向蘇瑾鄭重道謝。

蘇瑾擺了擺手,他苦笑道“我也是怕如果不管你,你喊上一嗓子,到時候大家都要一起死。”

“多慮了,我當時想吐出一個字都難,別說喊一嗓子了。”凱文困難的露出一個笑容,他繼續對蘇瑾道“我是紅嘴鷗小隊的隊長凱文。”

“剔骨刀小隊,蘇瑾!”蘇瑾點了點頭,兩個人現在也算是共患難了。

凱文道“剔骨刀小隊我聽說過,之前完美攻略了幾次事件,很有名氣。”

“多謝。”

“那個,我們可以結盟,是吧?”凱文有些坎坷的問道。

蘇瑾知道凱文在害怕些什麼,對於一個不能動彈的宿主,蘇瑾現在只要痛下殺手,就能夠輕鬆獲得一點積分了,但他並沒有這個想法。

“放心吧!我是不會動你的,以我們現在的情況,在這個島上有生力量纔是最寶貴的,所謂的積分毫無意義。”蘇瑾搖了搖頭,他解釋道“這個積分根本就是地獄手冊想要將我們一網打盡的手段,說是十點積分可以兌換一個復活名額,但是一共才三十六人,着陸後就有一些死於怪物的手中了,照這個進度和危險程度來看,宿主們互相見面之前,人數能存活下來一半都很難,再加上各自獵取的宿主,一個人想要獲得十點積分根本不可能。”

凱文也點頭,他複議道“確實,但是就怕有些喪心病狂的傢伙,或者是一些蠢蛋想不到這一點,真的對大家下殺手。”

“是啊!其實如果大家能夠統一意見,將所有的有生力量都運用起來,存活三天未嘗不可能,這一次事件中,宿主纔是最寶貴的啊!”蘇瑾也點了點頭。

兩人既然達成共識,心裏自然都鬆了口氣,他們又休息了一會,凱文總算是能夠活動一下四肢了。

“很好,看起來那人手蜂的毒並不是持續性的。”凱文見自己的手腳可以活動,心裏大喜。

“對了,你怎麼被那些怪蜜蜂給弄倒的?”蘇瑾閒着也是閒着,便好奇的問道。

凱文則是一臉的苦笑,他道“我眼前剛一傳來光亮,就覺得身體麻痹,不能動彈,現在想想,我是直接被傳送到人手蜂的窩裏的。”

蘇瑾暗暗搖頭,這樣說的話地獄手冊這次確實對宿主沒有任何的保護錯失,這種直接傳送到怪物嘴裏的事情都做的出來,那麼其他宿主死亡的概率將非常的高。

“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我們要在這裏存活七十二小時,剩下的時間怎麼過?”凱文帶着一個機械錶,所以能夠準確的弄清楚時間。

“先想辦法聚集足夠多的同伴吧!”蘇瑾嘆了口氣。

凱文猶豫了一下,對蘇瑾道“如果……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找一個足夠隱蔽的地方,是不是更容易度過這次事件?”

蘇瑾看了眼凱文,毫不猶豫的搖頭“不可能,這座島上到處都是怪物,想靠一兩個人的力量別想安穩存活,更何況你以爲地獄手冊會有這樣的疏漏麼?如果我們在一個地方停留的太久,我敢說那纔是最危險的,而且我的同伴們需要我,所以我不可能一個人求生的。”

凱文若有所思的點頭,他活動了下自己的雙腿,對蘇瑾點頭道“再過一會,我應該就可以自由行動了。”

蘇瑾微微點頭,兩人便不再說話,而是閉目養神,蘇瑾對這個凱文沒什麼信任感,之前救人也是因爲在那個時候沒什麼好多想的,本能的選擇救人而已,如果再讓蘇瑾選擇一次,結果未必還會一樣了。

又過了一會,蘇瑾忽然起身,他覺察到一絲不對勁,周遭太過安靜了,安靜的有些過分,他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四周,忽然倒吸了一口涼氣,這裏的岩石都有人工雕刻的痕跡,而且形狀非常相似,這是……墓碑。

“這裏是墓地!”蘇瑾心中大驚,如果說地獄手冊中最危險的事件類型,那一定是厲鬼幽靈類的,因爲這一類的事件通常會讓宿主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時候就丟掉了性命。

“走!”蘇瑾拉了凱文一把,這裏絕對不能再待下去了。

凱文還沒弄明白蘇瑾是怎麼了,但還是勉強站了起來,他立即向蘇瑾問道“蘇先生,怎麼了?”

“快點走,這裏是一處墓地,不能停留!”蘇瑾一邊小心的觀察周圍,一邊對凱文說道。

凱文也是大吃一驚,立即老老實實跟在蘇瑾的後邊,蘇瑾知道叢林區不能回去,那裏不比這裏安全半分,而叢林去在岩石區的北面,這樣一來就只有東西兩方可以選擇了。

最後蘇瑾選擇往東走,那裏可以同時遠離叢林去和這塊墓地,但是沒有走多遠他們的道路就被一層白霧給攔住了。

“該死!”蘇瑾罵了一句,這種場景在靈異類事件中再常見不過了。

“蘇先生,回頭吧!這樣繼續前行,要出事的。”凱文臉色也很凝重,他比蘇瑾經歷的事件要多的多,靈異類也不少了,自然也知道出現這種情況是很危險的。

蘇瑾停下腳步,回頭的話確實是一個好辦法,但是如果朝其他方向去,依舊是這個情況的話,那又怎麼辦?

“啊!?”就在這個時候,凱文忽然驚呼一聲,他手指驚恐的向蘇瑾的身後指去。

蘇瑾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他毫不猶豫的就地一滾,但等他定下身體的時候,卻發現一張恐怖的臉出現在了眼前。

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