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的日子過的都很無聊,除了吃就是睡,就這麼過了一週,布魯斯那邊還是沒有消息,電話也打不通,搞的本·艾倫非常的鬱悶,在這裏等下去也不是辦法,但走又不能走,布魯斯是不可能隨意讓他們來這裏的。

“就這麼等着?”賭徒看着外面的農田的表情就像老年癡呆。

“不等着怎麼辦?”紳士無聊的反着一本俄文書,這是他雜物間的地上找到的。

“你能看懂?”山狼問。

“看不懂。”紳士聳了聳肩,“無聊而已。”

“我看看!”颶風看了看封皮,“《國家與革命》列寧同志著作,怎麼?你要解放大不了的聯合王國?”

“反正看不懂,翻着玩兒。”無所謂,“對我來說這只是一本書,僅此而已,翻翻打發一下無聊時間。”

“靠,這裏又沒有美‘女’,裝‘雞’‘毛’有學問?”重拳用漢語罵道。

“裝……”紳士的漢語也僅限於簡單‘交’流,對這個詞兒他還是不太理解的,重拳也不解釋,他也就不再追究,他不像賭徒那樣沒完沒了。

“隊長,我們可不可以去後山打獵,這裏應該有很多獵物。”水鬼問。

“不可以,不能隨便活動。”本·艾倫搖了搖頭。

“我們的儲備快吃光了,烏列涅夫也不‘露’面。”

“哦?”本·艾倫看向重拳,最近一直是他掌勺,重拳點了點頭。

大月謠 “這樣……”本·艾倫想了想,“還是別麻煩烏列涅夫了,我們自己想辦法,那就晚上出去,最多兩個人,遠離村莊,使用消音武器,把彈殼都給我收回來。”

“太好了。”水鬼大喜,“今晚出去‘弄’點好吃的,改改口味。”“別給我惹麻煩。”本·艾倫提醒他,“這裏可不是法國,帶着武器隨便走不安全。”“我知道,放心。”水鬼拍着‘胸’脯保證,“絕不惹麻煩。” 324、車臣鬥智(03)

還好,第二天烏列涅夫給他們送來了足夠的食品,多的足夠他們撐半個月,看着這些東西衆人又有了一種不是很好的感覺,難道還要在這裏等半個月?

烏列涅夫除了送東西什麼動不清楚,他的工作只是提供住所和食物,其他人一無所知,所以他來也只能是送點東西,不可能帶來什麼好消息。

本·艾倫整天帶着耳機對着地圖發呆,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除了吃飯就坐在窗口,盯着外面除了大片的農田、叢林和遠山一言不發。

日子過的越來越無聊,甚至連說話的興趣都沒有了,山狼整天坐在屋子外面曬太陽,重拳和幽靈在玩兒一種中國小孩經常完的小遊戲,地上畫方格下棋,只有獅鷲最安靜,他經常坐在屋頂包着槍看着遠處的大山,一坐就是一天,一動不動,彷彿一尊雕塑。

幾乎就在所有人都等的不耐煩的時候魯斯再次聯繫了他們,而那已經是數天之後的事情了,布魯斯告訴本·艾倫,馬克·西‘蒙’在車臣,但近幾天已經沒了消息,他在確認,讓他們再等等。

“還要再等下去?” 老婆請安分 颶風一臉的苦相。

“沒辦法。”本·艾倫也很無奈。

“等吧,已經等了這麼多天了,不在乎再等幾天。”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幽靈轉着手裏的刀子說道。

“什麼時候是個頭兒?”賭徒嘆了口氣,“這裏還不如辦公室有意思。”

“是想你的金髮妹了吧?”重拳看着哈欠說道。

“嘿……她有名字好不好?”賭徒很不滿的說道。

“知道,好像叫什麼……金茜。”重拳懶洋洋的說道,“記不太清了。”

“是崔茜,崔茜好不好。”賭徒生氣的說道。

“行了行了,又不是我老婆,我沒必要記那麼清。”重拳擺了擺手,“怎麼這麼‘激’動?這次來真的了?”

“我什麼時候不認真了?”賭徒斜了他一眼,“別說的我好像多‘花’似的。”

重拳頗爲鄙視的看着他:“靠,你要是一直認真到現在孩子都該生一火車。”

“放屁,你以爲我是種馬?”賭徒罵道。

“馬繁殖能力不強,一胎只能一隻,你應該是種豬纔對。”

賭徒將手裏的半個蘋果砸過去:“你他媽才種豬呢!”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擡槓,其他人卻該幹嘛幹嘛,絲毫沒人理會。

就這麼又熬了幾天,每天看着日出日落,山狼有種自己在慢慢腐爛的感覺,雖然還活着,但只是比死人多口氣而已。

這天晚上大家胡‘亂’的吃了一口就各自睡了,最近大家連聊天的心情都沒了,吃完飯早早躺下,就算睡不着也會躺在‘牀’上發呆。

半夜的時候本·艾倫突然將大家都叫醒:“有情況,帶上裝備,跟我走,給你們五分鐘時間。”

雖然事發突然,但沒人多說一句話,立即收拾東西,其實沒什麼好收拾的,所有裝備都已經準備好,帶着身上就是,差不多就是套上戰術背心,背起背囊,拿起槍,幾乎兩分都用不上。

本·艾倫帶着大家出了‘門’,外面很黑,所有人都帶上了夜視儀,沒人說話,沒人有任何疑問,多年的經驗告訴他們,情況一定非常緊急,否則本·艾倫是不會這麼突然的將他們帶出來。

很快,他們就進入了烏列涅夫的‘玉’米地,黑夜中大片的‘玉’米地給他們提供了更好的掩護,只是‘玉’米即將成熟,葉片已經開始枯黃,和身體摩擦的沙沙聲格外的響,這一點頗爲不如人意。幾分鐘後他們就斜着穿過‘玉’米地,來到對面山脊的叢林裏,本·艾倫回手大家散開:“就地隱藏,注意農莊的方向,有人來了。”衆人這才把注意力集中到那邊,他們和農莊之間不足一百米,視野開闊,在夜視儀的幫助下看得非常清楚,只見一大羣人正從不方向圍攏向農莊,粗略估計大約有五十人左右,這些人衣裝並不統一,大多身着山地‘迷’彩,武器以AK47和AK74爲主,很多人都留着大鬍子,看上去很彪悍。

“什麼人?車臣人?”山狼低聲問。

本·艾倫:“沒錯,是車臣恐怖分子。”

“怎麼會來對付我們?”

“我們中有人泄密。”本·艾倫簡答的答道。

“泄密?”山狼皺了皺眉,“馬克·西‘蒙’派過來的?”

“有可能?”本·艾倫盯着那些人,“來的還不少。”

“我們怎麼辦?”山狼又問。

“等他們回去。”本·艾倫,“然後我們跟着。”

“這就是布魯斯的計劃?”

本·艾倫搖了搖頭:“不完全是。”

“哦。”見本·艾倫不想多說,山狼也就不再問下去。

恐怖分子在搜查了農莊之後一無所開,不久就撤走了,本·艾倫揮了揮手,帶着大家跟了上去,這羣恐怖分子一路向北,在延綿千里的大山中穿行,清冷的山林寂靜的可怕,黑夜中一切都顯得那麼詭異,恐怖分子分成兩隊,一前一後的向前推進,這種行進方式可以保證隊伍不同時陷入埋伏,可見這些恐怖分有着豐富的作戰經驗,畢竟車臣戰爭結束念頭不多,這些人應經歷過戰爭的考驗。

三個小時後這些恐怖分子進入車臣共和國境內,依然是一望無際的大山和叢林。

本·艾倫帶着隊伍和恐怖分子保持着大約五公里的距離,雖這些恐怖分子缺乏夜視設備,在黑夜中是不可能發現他們蹤跡,但爲了謹慎起見他並沒有靠得太近,而是讓幽靈帶路追蹤這些恐怖分子前進。

山裏的夜很冷,他們不清楚這些恐怖分子要去哪,更不知道本·艾倫的打算他不時的對照着地圖確認他們的位置,一句話也不說。

在這個時候就算話最多的賭徒也閉上了嘴,他們都清楚如果本·艾倫想說,不用他們問,如果不想說問了也白問。

行進間,幽靈在除了追蹤敵人之外還不時的看向四周,表現的有些煩躁,最終他低聲向本·艾倫報告:“有點不對,我有種被窺視的感覺。”

本·艾倫皺了皺眉,在這種問題上幽靈沒有把握是不會開口的,他看了看四周:“確定嗎?”

幽靈點了點頭:“人不多,很想是在監視我們。”

“嗯!”本·艾倫看了看地圖,“轉過前面的山坳,我們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在搗鬼。”

隊伍加快了行進速度,轉過山坳,本·艾倫命令大家進入一片林地埋伏,可他們等了半天,卻沒有一個人出現。

“是不是你搞錯了?”山狼問幽靈。

“不可能。”幽靈很肯定的搖了搖頭,“絕不會錯,一定有人跟着我們。”

本·艾倫思索了片刻:“不管他,我們繼續走,如果再有發現你告訴我。”

幽靈盯着身後陷入了沉思。

“走吧。”重拳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許是野獸。”

“不會,這一點我還是能分清的。”幽靈又看了一眼那個方向,“太奇怪了。”

直到凌晨三點,他們已經深入車臣境內,恐怖分子仍然在繼續前進,本·艾倫示意隊伍停下來:“好了,不追了。”

“怎麼了?爲什麼不追了?”所有人都大‘惑’不解。

本·艾倫沒有回他他們的問題,只是看了看地圖,“休息十五分鐘,半小時出發。”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臉的‘迷’‘惑’,山狼揮了揮手,示意大家散開,然後走到本·艾倫那邊。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要問。”本·艾倫率先開口,“但我現在也沒辦法回答你。”

“我很糊塗。”山狼看了看遠處的隊員,“不過我服從命令。”

“這就熬。”本·艾倫點了點頭,“相信我,我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內‘奸’又開始活動了,我必須小心,雖然這很傷大家的心,但我也是沒有辦法。”

山狼點了點頭:“這是布魯斯的計劃嗎?”

“算是吧,至少我們已經知道了馬克·西‘蒙’在車臣,這就是收穫。”

“嗯。”山狼沒再說什麼。

本·艾倫反覆的研究者地圖:“我們已經深入了車臣境內。”

“是啊,至少有三十公里。”山狼把水壺遞到本·艾倫面前。

本·艾倫擺了擺手:“謝謝;馬克·西‘蒙’躲在車臣,我的確沒想到,雖然他在西伯利亞有產業,但車臣卻是他從沒有涉足的地方。”

“的確,這傢伙很狡詐。”山狼點了點頭。

“不知道他身邊有多少人。”本·艾倫有些擔憂的說道,“不過他既然能調動車臣恐怖分子,就說明這次我們會很麻煩,恐怕要打一場硬仗。”

山狼點了點頭:“這還真得小心,我們人太少,沒能力和大批的恐怖分子正面衝突。”

本·艾倫站起來:“我們走。”

山狼一愣,休息時間還沒到,不過本·艾倫說走,他只能服從命令,於是去招呼其他人。依然是幽靈帶隊,但這次隊伍的行進速度快了很多,他們繼續在山林只見穿梭,接近五點的時候隊伍停了下來,本·艾倫看着大家:“準備戰鬥?”衆人看了看四周,別說村鎮了,一個人影都看不到,這是要跟誰開戰? 325、車臣鬥智(04)

在車臣恐怖分子的一個營地中,馬克·西‘蒙’正和恐怖分子的頭目米克多夫一邊聊着天一邊等前方的消息,在幾天前他接到了消息兩條渠道傳來的消息雖然有所差別,但內容都是本·艾倫他們已經知道了他藏在這裏,並且已經到了高加索,準備對他下手,這讓他非常的吃驚,自己躲得如此隱祕居然也能被找到,問題究竟出在哪裏呢?

但此時他已經沒什麼心情考慮消息泄‘露’的問題,時間緊迫,他立即找到米克多夫尋求幫助,馬克·西‘蒙’來車臣避難只帶了十個人,這已經是現在“血骷髏”一半的作戰力量了,人手明顯不足,他是不會孤軍前往消滅本·艾倫他們的,他對本·艾倫隊伍的作戰能力還是非常瞭解的,所以他不打算冒險,其實他已經知道了是本·艾倫在和他做對,但知道的少晚一些,晚到手下人已經被幹掉了大半,他已經沒有了反擊能力的時候,所以他纔會遠遁車臣避難,希望避這陣風,假以時日東山再起,“血骷髏”資金實力雄厚,現在缺的就是人,所以遭此崛起只是時間問題,只要度過這一關一切都不是問題,只是現在看來“黑血”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

米克多夫是馬克·西‘蒙’的老相識,他曾經祕密的僱傭馬克·西‘蒙’參與對俄軍的戰鬥,第二次車臣戰爭中兩人並肩作戰,合作了一年有餘,可以說是戰果顯著,直到後來俄軍佔據優勢並取得勝利,兩人才分開,馬克·西‘蒙’回了法國,米克多夫進入大山繼續遊擊,有了那段時間的經歷兩人已經成了患難易共的老友,這次馬克·西‘蒙’的到來得到了他的熱烈的歡迎。

兩人已經到了無話不談的地步,馬克·西‘蒙’說出自己的難處,米克多夫很同情他的遭遇,讓他安心住在這裏。

他聘請馬克·西‘蒙’和他的手下訓練自己的游擊隊,同時擔任自己的軍事顧問,米克多夫手下有一支兩三百多人的隊伍,之所以不準確是因爲人員變動很頻繁,陣亡的自不必說,而且隨時都有新徵召上來的新兵,所以並沒有一個準確的數量,不過這些人種到是有一大半都是車臣戰爭之後倖存的武裝分子,有着極其豐富的作戰經驗,這些人分在四個營地,俄軍那他們也沒辦法,所以置身在複雜的大山之中他們從不擔心俄軍的進攻,在這裏倒也過的逍遙自在。

當馬克·西‘蒙’向他講述了自己已經被發現的事情之後,米克多夫不是很在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在這裏你絕對安全,我這裏有百十多人,除非來一隻軍隊,否則別想對這裏構成威脅。”

“這些敵人作戰能力很強,有特種部隊的作戰水平,我們能太大意了。”

“哦?”米克多夫皺了皺眉,“如果這麼說的話,我們就得先下手爲強,他們在哪?”他對特種部隊並不陌生,俄國的特種部隊可沒讓他們少吃苦頭,所以他對馬克·西‘蒙’的描述重視了起來。

“在這裏!”馬克·西‘蒙’指着地圖。

豪門盛寵:方先生,套路深! “這……已經出了車臣共和國的邊界。”米克多夫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

“是,不過離這裏的確不遠。”馬克·西‘蒙’看着地圖說,“現在他們還沒動,一旦進了山我們恐怕找不到他們,那樣我們會非常的被被動,所以要動手這裏最好。”

“可是……”米克多夫有些猶豫不決,“距離的確不遠,但這中行動可能會引起俄軍的注意,我們有可能暴‘露’自己的位置。”

“應該沒什麼問題,有足夠的人手速戰速決最多半小時就能完全殲滅他們。”馬克·西‘蒙’肯定地說。

“嗯!”米克多夫思索了片刻,“派遣多人合適?”

“至少要七十人以上,這些人不好對方,多去點人手保險。”

米克多夫又皺起了眉:“我總不能把這裏的兵力都派出去吧?萬一有敵人來偷襲怎麼辦?我們的安全該如何保證?”

“從出發、殲敵到返回六個小時足夠了,不必過於擔心這裏的安全。”

米克多夫搖了搖頭:“我這邊最多能調動五十人。”

“有點少。”馬克·西‘蒙’說道。

“他們只有十一個人,五比一的戰鬥不能取勝?你以爲我的手下都是窩囊廢嗎?他們可都是參加過車臣戰爭的老兵。”米克多夫有些不高興。

“不,是你不瞭解這些人。”馬克·西‘蒙’看着他,“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這倒是。”米克多夫點了點,“那好吧,我再從米塔爾營地那邊調一些人過來,但也只是作爲預備隊使用。”

“也好。”馬克·西‘蒙’點了點頭,在這裏他沒什麼話語權,所以他只能接受,五十個人應該差不多能消滅本·艾倫他們,就算不能完全殺死也能對其造成重創。

爲了表示誠意,馬克·西‘蒙’將自己的手下分成兩組了出去,算是直接參與了這次行動,而他自己卻老‘奸’巨猾的留在這裏等消息。

當天下去,米克多夫就派人前往偵查情況,果然發現了山狼他們隱藏在農莊裏。

第一組人馬出發之後,不知道爲什麼馬克·西‘蒙’有些坐立不寧,按理說不管是內線還是渠道傳來的消息非常準確,一切都已經提前掌握,應該沒什麼問題,但他卻總感覺到有點不對勁。

米克多夫卻說他是被打怕了,所以才這麼緊張,不管怎樣今晚都會有消息,兩人坐下喝酒,直到深夜,前方傳來消息,那座農莊是空的。

“我的人並沒發現他們離開,很奇怪。”米克多夫喝着酒說道。

“他們已經走了,這些人能輕易避開你手下的監視。”馬克·西‘蒙’皺起了眉頭,他站起身在屋裏來回的打着轉。

“會不會因爲我的人暴‘露’而驚動了他們,撤走了,放棄行動?在那裏住了好些天就這麼走了真是很可惜。”米克多夫調笑着說道。

“不太可能?他們是不會輕易放棄的。”馬克·西‘蒙’搖了搖頭。

“這說不通,那隻能已經向這邊進發,他們準備動手。”米克多夫道。

“對,他們已經向這邊來了。”馬克·西‘蒙’點了點頭,“肯定是這樣,我們動手晚了。”

“那好,讓我的人撤回了,防禦,現在我們這裏的人手雖然不少的,但都是二線兵,‘精’銳全都派到農莊去了,內部空虛,很危險。”米克多夫立即聯繫手下人回撤。

馬克·西‘蒙’仍然在思索着農莊的問題,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他立即聯繫了跟隨那些恐怖分子一起行動的手下,告訴他們注意身後,看看是否有人跟上來。

沒多久他就得到了本·艾倫他們正尾隨在回撤的隊伍後面。

“原來是這樣。”馬克·西‘蒙’冷笑,他對米克多夫說道,“我們上當了。”

“什麼意思。”米克多夫放下酒杯。

“我知道他們爲什麼留在莊園裏那麼久不動了。”馬克·西‘蒙’冷笑着說,“他們是不知道我們在哪裏,所以留在那裏等消息!”

“你怎麼知道?”米克多夫不以爲然。

“因爲他們就跟在回撤隊伍的後面,他們要一路跟到這裏,應該是他們發現了你去偵查的人,所以警覺的先藏了起來,你的大部隊到達他們跟上,之後太高了。”馬克·西‘蒙’感嘆道,“我真嘀咕了他們。”

“哦?”米克多夫消化了一下他說的話之後問道,“你的意思是敵人發現了我們的人要去對付他們,先躲起來,然後跟着我的隊伍回來?”

“對。”馬克·西‘蒙’點了點頭,“他媽的,他們不確定我們的位置,所以一直沒動,而這次我們派人過去卻正中了他們的下懷。”

“我立即叫人掉頭幹掉他們。”米克多夫站起身。

“不,那樣他們會跑,根本無法一下把他們全部消滅。”馬克·西‘蒙’擺了擺手。

“那你說怎麼辦?難道要他們一直跟到這裏來嗎?”米克多夫看着他。

“當然不是,你不是還有一支預備隊嗎?”馬克·西‘蒙’擡起,“讓他們設置一個圈套,然後用回程的人馬做‘誘’餌。”說到這他做了一個全殲的手勢,“這樣他們就一個都跑不了。”

米克多夫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點了點頭:“嗯,不愧是綽號海盜的馬克·西‘蒙’,的確有獨到之處,好,我這就去安排。”

“五十人對十一個,一定要全殲他們,能不能把指揮權‘交’給我的人?”馬克·西‘蒙’咬着牙問道。

米克多夫搖了搖頭:“不,你的人可以參與指揮,我會叫我的人接受你手下的建議,但不能獲得指揮權,臨戰更換指揮官是大忌。”

“好吧。”馬克·西‘蒙’無奈的點了點頭。

“放心,”米克多夫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些人一個也別想逃掉。

“一定要殺光他們,這些狡猾的傢伙。”馬克·西‘蒙’咬牙切齒。

米克多夫問:“我多問一句,你們究竟有什麼仇怨,居然你對他們如此痛恨?”

“那些人不單殺了我的衆多手下,還殺了我同父異母的弟弟。”馬克·希‘蒙’恨恨地說道,“我發誓要把他們全部殺光,可到頭來遭到了他們的反撲,我才落到今天的地步。”

“哦,明白了。”米克多夫點了點頭,“你大可放心,今晚我幫你報仇雪恨。”“謝謝,沒有你的幫助我恐怕真沒這個能力。”馬克·西‘蒙’很真誠的說道。“我們是老朋友了,不要客氣。”米克多夫很大度的說道。 326、車臣鬥智(05)

荒山莽林中一起一片,十幾名“黑血”戰士散開隊形,在幽靈的引到下,小心翼翼的向前推進,他們不清楚本·艾倫要帶他們去什麼地方,游擊隊還在幾公里之外就要開戰?爲什麼要如此謹慎?難道是有事情要發生?或者游擊隊發現了他們而佈下了埋伏?

但這一切都只是猜測,本·艾倫顯然沒有想給他們解釋的意思,只是指揮着大家繼續向前推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