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就是雲濤界。

僅從外面,就能看出它的繁榮。

收回目光,莫語吸氣壓下心中震動,操控大船進入排隊隊伍,目光橫掃,發現此處雖然修士眾多,卻沒有任何混亂,每個人都表現的頗為順服。

他若有所思,看來雲濤界中,必然有強者坐鎮,才能震懾各方修士。

似是看出了莫語心中所想,蟻后輕聲道:「大型位面,必定有神君坐鎮,這雲濤界又是如此的繁華,只怕神君境強者,數量必然不下五人。」

莫語點點頭,神色肅然。

神君!

對他面前而言,便似高聳入雲的山嶽,莫說攀爬,甚至都沒有注目的勇氣。

暗自感嘆時,他臉色突然大變,豁然轉身,呼吸便猛地一滯! 巍峨鑾駕好似山嶽,以九龍為馭,其上金色帷幔激蕩不朽,宛若一團金色的火焰,帶起萬丈光芒,如浪潮般自視線的盡頭,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伴隨著的,是那星辰大海似的恐怖氣息,橫掃八荒**,只是略微感應,便讓人心神顫慄,生出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敬畏。

整片空間,此刻徹底死寂!

山嶽般的鑾駕,像是整個世間的中心,吸引了此處,所有的目光。

絕對不是神將,莫語感受過這一層次的氣息,雖然強大,卻遠遠達不到這般程度。

那麼,便是神將以上……

神君!

只是想想,便讓他心神震動,雙膝下沉,竟是要跪倒下去。

就在這時,他眉心處,金色符文驟然浮現,體內血液瞬間沸騰,那一絲流淌的王級血脈在咆哮著,如同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一股強烈的不甘與睥睨,剎那間縈繞心頭,那必須跪倒膜拜的感覺,已煙消雲散。

莫語大口喘息,額頭之上,生出了一層冷汗。他並沒有因為成功抵擋而感到得意,心頭反而越發震撼,神君之威竟強悍至斯,以他的修為,根本沒有半點抵抗之力。

若無體內王級血脈,即便只是面對其氣息,他就要跪下!

轉身看去,只見蟻后正站在身旁,臉上帶著冷笑,眼眸深處盡皆冷冽,非但沒有半分敬畏,那目光,倒更像是天上的鳳凰,低頭俯視地面上,那耀武揚威的獅子老虎。

淡淡不屑。

莫語臉上,頓時露出驚訝。

「我只是不屑於此人如此張揚的行徑罷了,當然,他現在的修為,是我絕對無法抗衡的。」蟻后微微停頓,又冷笑一聲,道:「也僅僅是現在。」

其意思,已不言而喻。

莫語點點頭,他早已察覺到蟻后的不凡,今日只不過再度有了印證而已,但很快,他臉色就又是一變。

漫天金光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點,便像是怒海中的一塊礁石,任你巨浪滔滔,我自巋然不動。

突然間,可怕劍意驟然自這黑點中爆發,虛空響起億萬劍鳴,便似是有一把無形巨劍,向前猛地一斬,將那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無盡金光,直接從中切破!

「哼!」

一聲冷哼,自九龍鑾駕中傳出,那金色的帷幔上,映出一個男子的身影,他身穿長袍頭戴帝王冠,盤膝而坐,只是一道身影,便給人無比強大的感覺。

黑點此刻仍看不清楚,卻已能看出是一名男子,他緩緩揚手,掌中握有長劍,遙指鑾駕處。

一時間,整片天地似乎都黑暗下去,視線中只剩下他手中長劍,一動可天驚,一動可地碎!

神君!

又是神君!

而且,是一名修行劍道,戰力可怕至極的恐怖存在。

雖不知雙方為何敵對,但一場廝殺,眼看就要爆發。

雲濤界入口,突然有兩道身影出現,都是青色長袍,也不說話,只是朝著兩人同時拱手行禮。下一刻,金光消散,長劍收回,呼吸間四道身影同時不見。

瀰漫空間的恐怖壓力,此刻直接消散。

莫語看的真切,金色鑾駕中修士與神君境劍修,是由青色長袍兩人,引領著進入了雲濤界。能夠干涉神君境間的爭鬥,並且令其放棄敵對,自然只有神君。

短短時間,居然有四名神君接連現身,雲濤界果真深不可測!

蟻后皺著眉頭,突然道:「能夠吸引神君境強者到啦,雲濤界中,必定有絕世寶物問世,只怕將要到來的強者會更多,進入后你一定要小心。」

「嗯,我知道。」

兩人不再多言,而外界經過短暫的混亂后,也重新恢復了秩序,依次排列隊伍進入位面。

很快輪到了黑色大船,莫語向兩名雲濤界修士繳納一些寶晶后(位界中普通貨幣仍是寶晶,只是品階較高),操控寶船飛進界壁上建造的門戶,一閃沒入其中。

下一刻,黑色大船已進入了雲濤界,下方是一片大海,海面上羅星遍布著大大小小几十座島嶼,每座島嶼上,都修建著大量的傳送陣。

每時每刻,都有耀眼靈光衝天而起,有修士挪移離開,也有修士挪移歸來,進進出出熱鬧非凡。

唰!

黑色大船收起,莫語與蟻後身影出現,兩人不做停頓,直奔最近的一座島嶼飛去。

雲濤界雖是大型位面,卻只有一塊完整的大陸,其上修建有無數城池,大大小小皆是以交易為主,各種商鋪、拍賣。但其中,最為著名的,卻也只有明濤、鎮南、湘北、奎玄、浩瀚等五大城池,號稱雲濤五域,每一個都是超級大城,佔地無盡自成一方,匯聚了不知多少各方強者,每天都吞吸著億萬財富。

莫語他們選定的,便是雲濤五域中的鎮南城,因為按照位界圖簡中的介紹,此城中出售寶物雖珍貴,卻有不少適合神境及以下修士,自然最有可能找到他所需要的寶物。

交付寶晶后,傳送陣頓時亮起,莫語、蟻后與一起傳送的近百人,身影同時不見。

……

鎮南城,分縱橫三十六長街,每一條都貫穿城池,路側店鋪密密麻麻,街上也是人頭涌動。耀眼的靈光沖入雲霄,令整座城池,都沐浴其中。

一男一女兩人,正走在縱字第七長街上,目光在周邊掃過,儘是讚歎。

這兩人男子一襲黑袍,女子穿著紗裙,俊朗美麗,正是莫語和蟻后。

百寶閣。

看著頭頂氣派的匾額,兩人臉上,同時露出期待。

這裡是他們花費了一些寶晶后,打聽出來的商家,據說常年都有出售,可以幫助修士突破神境的寶物。

「我們進去。」莫語言罷,當先走上墨玉石階。

大門處,沒有修士負責接待,入目也極少看到百寶閣修士,只有空中一顆顆懸浮的光球,顯得頗為奇異。

但這點,也正是百寶閣特點,這些光球中,每個都封印著一種寶物的信息,根據修為層次劃分在不同的區域,修士查看后,覺得滿意就可喚來百寶閣修士,然後進行交易。

入目所及,是神境及神境以下區域,至於神將階及以上,並非沒有,顯然只是不在這裡罷了。畢竟那般層次的寶物,每件都珍貴無比,需要格外小心。

與蟻后對視一眼,兩人同時進入神境以下寶物區域,開始快速翻查起來。這過程極為簡單,神念掃過,就能查看到光球中的內容,因而速度極快。

「陽華草,吸收凝鍊太陽精華,煉化后可助自身火力更加精純霸道,適宜火系修士。」

「百折靈木,滴血自動融入肉身,受到致命傷害只要肉身不碎,都可在短時間內生長完好。」

「固魂丹,神境以下,無論何種靈魂傷勢,吞服之後,可保靈魂十日內不散。」

……

諸多寶物林林總總,種類多的眼花繚亂。

突然間,莫語身影停下,轉身看向一隻光球,臉上露出喜意。

「煙織草,吸收混亂元力所生,可提升虛神階晉陞神境把握,數量極少頗為罕見。」

此物,正是蟻后列舉寶物名單中,所必須的一種。

「阿黛絲,你快來看。」他低聲道。

蟻后神念一掃,臉上也露出笑容,但很快便輕輕皺眉,「煙織草不出售,需要用寶物交換……不過也對,此物雖然只對虛神境修士有效,但數量確實極少,一直以來都算珍貴,不以寶晶交易也正常。」

「小莫莫,煙織草起的作用很大,絕對不能缺少,不管怎樣你一定得收入手中。」

莫語點點頭,隨即觸動了光球中留下的禁制。

很快,一名百寶閣女修匆匆走來,行禮道:「兩位客人可是要購買煙織草?」

「不錯。」

「好的,請兩位跟我來。」

女修轉身在前引路。

片刻后,通過一次短距離傳送,兩人跟在她身後,進入了到了一座極大的空間。這裡被分割成了千百個四方空間,都有禁制加持,根本看不清其中情形。

引著兩人走到一個四方空間外,女修閃身退到一側,斂衽行禮,「兩位客人請進。」

莫語、蟻后邁步走入。

空間外面看著不大,但內部卻頗為寬敞,被布置成了裡外兩間,外間擺放著桌椅,已經有香茗、茶點奉上。內間則只有一方楠木暗青色長桌,桌面圓潤油滑,顯然已使用了很長時間。

一名瘦小男子,正坐在外間椅子上,見他們進來,當即起身不卑不亢笑道:「見過兩位客人,不知是略作休息,還是直接開始交易?」

莫語看了他一眼,神境修士,只不過他的氣息有些散亂,不像是自己修鍊所得,倒像是通過其他手段,達到了神境修為。

目光微微閃動,道:「直接進行交易吧。」

「好。」瘦小男子起身走到內間長桌后,整個人瞬間變得肅穆,給人極為專業的感覺,「兩位客人需要的是煙織草,屬罕見類天生寶物,不以寶晶出售,只換取同等類型的寶物。」

莫語皺了皺眉,「同等類型?」

「不錯,必須要與煙織草同階或以上,且屬於稀少或又有某種驚人效力的寶物,才能滿足交易條件。」瘦小男子緩緩開口。

莫語沉吟幾息,心中已有了決定,點頭道:「在下手中有一株龍紋草,不知可否交易?」

「龍紋草……品階雖然滿足,但只屬於普通靈草,其珍貴根本無法與煙織草相比。」

「道友不要著急否認,先看過再說。」莫語拂袖一揮,一株龍紋草頓時出現在長桌上。

手臂長短的龍紋草,每一片葉子上,都有著龍鱗般的細密紋理,呈現淡淡的紫色,悠悠清香瀰漫開來。

瘦小男子明顯一怔,隨即露出凝重,整了整衣袖,這才將它小心拿起,放在面前細細端詳,又放在鼻前嗅了幾口,眼中漸漸露出興奮。

好半晌,才戀戀不捨將龍紋草放下,抬頭看來,肅聲道:「變異龍紋草,傳聞中吸入神秘力量所成,其色為紫,藥效比較尋常龍紋草要高出十倍,且具有增強修士血脈的可能,世所罕見。」

「出於百寶閣聲譽,我必須要提醒客人,變異龍紋草價值極高,要在煙織草之上,您是否還要繼續交易?」

莫語心中一松,直接點頭,「交易吧。」

紫色龍紋草他還有四株,即便珍貴,但能夠換到煙織草,他也不會錯過。

瘦小男子一喜,「客人請稍等,我馬上命人取來煙織草,簽訂契約后……」

他尚未說完,便被闖入的修士,突然打斷。

幾人為首是一華麗長袍青年,面龐英俊無比,看著桌上的變異龍紋草,淡淡道:「此物,我要了。」

聲音平靜,卻自有不容置疑的強大氣勢!

瘦小男子臉色難看,寒聲道:「諸位!這裡是百寶閣,不論你們是什麼人,都最好不要在這生事!」

青年看了他一眼,卻是根本沒有理會,身邊一名黑袍大漢,取出一塊青金令牌,正面赫然是「百蠻」二字。

「百蠻青金令!」瘦小男子失聲開口,臉上露出驚懼。

####

【電腦硬碟損毀,所有文檔、文件丟失,弄好的繁體文檔也丟了,哭!迫於出版需要,馬上要趕出來六萬字交稿,所以這幾天可能只有一章,盡量搞定恢復更新,抱歉抱歉,包紙已一頭的包了……】 「既然能認出,就該知道什麼事情不該管,你退到一邊吧。」黑袍大漢淡淡開口。

瘦小男子遲疑一下,終歸不敢再言,拱手站到一旁。

莫語臉色陰沉下去,餘光掃來一眼,見蟻后微微搖頭,心頭不覺凜然,強壓下心中怒意,緩緩道:「閣下想要龍紋草,不知以何物交換?」

見機行事不算丟臉,一味蠻橫逞強,才是真的愚蠢。

青年微微一笑,對此並不感到意外,亮出身份之後,從沒有人膽敢違逆他的意思,聞言搖頭,道:「把你身上的龍紋草都交出來,本少滿意的話,自然會給你滿意的價位。」

聲音平淡,但那份霸道強硬卻格外的清楚。

莫語沉默,眼帘微垂,將那一抹寒芒掩下,略微停頓拂袖一揮,又取出兩株龍紋草,「我一共得到四株變異龍紋草,其中一株令有他用,剩餘的都在這。」

「阿貴。」青年擺了擺手。

身後一名粗壯漢子拱手行禮,大步走到桌前,伸手一雙粗糙大手,依次將三株龍紋草拿起細細檢查起來。他動作熟稔,顯然對此頗為精通,半晌后取回三株龍紋草,點頭道:「少爺,沒有問題。」

「三株夠不夠?」

「至少需要五株,才能萬無一失。」

「那就再拿一株,然後再去其他地方尋找。」青年抬頭,「把第四株龍紋草交出來。」

莫語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聲音不由低沉下去,「在下說了,最後一株另有用處,恕不能進行交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