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那個你送玉佩的小子,有著屍祭天想要吞噬的吞天屍族血脈?」翠兒猛地一激靈,好像想到了什麼,震驚道。

「是也不是」紫衣女子搖了搖頭,又微微頷首,不是肯定的回答著。

她來這是因為族裡沉寂已久的祖器天機盤有了反應,驚動了族裡快要圓寂的族老。

最好那位族老以生命的代價推演,得知祖器的殘餘部件在這蠻夷之地泄露了一絲氣息。

族裡對此十分重視,但又怕動作太大被其它勢力得知,恰巧三月前祖地異變,便先派遣她來,以查異變為由,暗裡尋找祖器。

「你的出現,是個太過巧合嗎?」紫衣女子依舊望著祭壇方向,喃喃自語。 被當眾叫嫂子,蘇酥又是羞澀,又是好笑。

她嬌嗔的對秦天說道:「二狗派這些人來,是什麼意思?」

秦天笑道:「二狗說,害怕你不介紹閨蜜給他。所以派手下過來盯着你。」

蘇酥噗的笑了,道:「告訴二狗,我只有一個閨蜜,就是宮麗。」

「離異帶孩子。他愛要就要,不要拉倒。」

秦天急忙笑道:「巧了,我方才也是這麼答覆他的。」

「老婆,其實你不用搭理他。這傢伙花心的很,跟我不是一類人。」

蘇酥瞪了秦天一樣,忍不住笑道:「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好了,不跟你說了。你招待冷鋒兄弟他們吧。」

「我要去公司。今天要跟穆飛飛的經紀人,把合約的細節和接下來的流程談好。」

林雀來接,蘇酥匆匆上車離去。

楊玉蘭忙着醫聯體供應的工作,也去上班了。

秦天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蘇酥和楊玉蘭,根本就不知道,昨天晚上,她們在睡夢之中,其實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這種事情,秦天決不允許再發生。

他沉聲道:「冷鋒,從現在開始,這座龍園,以及我家人的安全,就全權交給你,以及孤狼小組的兄弟們了。」

「我不希望,出任何意外。你可明白?」

冷鋒和孤狼小組,同時心神一凜。

他們凝重的道:「請先生放心!」

「從現在開始,夫人若有任何意外,請斬吾頭!」

秦天點了點頭。對於冷鋒和孤狼小組的忠心以及能力,他還是信得過的。

要知道,即使在天盾安保,他們也屬於超然的存在。平時執行的安保任務,那可都是各國的政要。

冷鋒手一揮:「聽我命令!」

「老六,你去夫人的公司,負責一切安保工作!」

「老四,你跟夫人的司機聯繫,落實夫人一切外出安保事宜,不得有誤。」

「其他人,立刻對龍園展開佈局。對裏面的所有角落,以及所有工作人員,要詳細排查,做到知根知底,萬無一失。」

「四周高牆以及龍園內部,不留死角,全方位架設監控。」

「其他人,留兩個在大門口。剩餘的,跟我去總監控室!」

「是!」聽了冷鋒的命令,孤狼小組應諾,迅速展開了行動。

秦天終於鬆了口氣。

有了這個團隊的加入,以後不論是公司還是家裏,或者是蘇酥外出,都可以保證,萬無一失了。

他也可以放心了。

與此同時。

省城,潘美兒別墅。

因為打不通潘美兒電話,擔心會有什麼意外發生,而匆匆趕來的潘虎,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潘美兒血流殆盡,赤身果體,趴在血泊之中。

整座別墅,包括十幾個專業的保鏢在內,無一活命。

太慘了!

堂堂潘家的千金大小姐,在省城呼風喚雨的人,竟然落得這個下場。

潘虎震驚之餘,知道事情太大,他擔負不起,第一時間,撥通了家族未來掌門人,潘龍的電話。

「她是誰?」潘龍面無表情。仔細的檢查過後,指著蠍尾針的屍體問道。

潘虎知道瞞不過,便將潘美兒私自聯繫國外眼鏡蛇組織的事情說了出來。

根據推測,這個女人,很可能就是眼鏡蛇組織的成員。 兩人就這麼一來一回的聊了起來,在季唯一的旁敲側擊下愣是沒在套出來蕭野是做什麼工作的,就只知道今天蕭野休息。

其實季唯一挺想約蕭野見個面,但是想到自己現在是大明星還是算了。

本來平時藝人出去就要注意會不會被狗仔拍到,更不要說是當紅藝人了。

季唯一有些惆悵,不過跟這個5216聊天確實感覺還挺不錯的,怪不得之前這人就說是比較聊的來的網友。

之前看上了蕭野,結果孫錦洲說蕭野是有家室的,那麼這個5216應該是沒有家室的吧?

想到這裡,季唯一趕緊發了條試探性的微信過去。

你跟我聊這麼久,你對象不會生氣吧?

5216:不會。

額,這不會是不會生氣還是說沒有對象?

季唯一又咬了咬指甲,這話總不能說的太明白,不然等會兒發現有什麼不對的怎麼辦?

不過應該是沒有對象吧,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一聊就聊了好幾年,而且這個女人還說過人家側臉好看,季唯一怎麼想怎麼都覺得這個5216應該是單身。

①:還不急著找對象嗎?

5216:嗯,不急。

①:那就是有看上的人了?

5216:差不多吧…

①:那你看上的怕是個天仙【齜牙】

可不咋地,連她這個大明星都看不上,看上的可不是天仙咋滴。

想想都感覺有一點挫敗,所以說五年後的自己怎麼就混的這麼差?

除了火,別的是一無是處。

季唯一不想再跟蕭野聊下去了,既然人家心裡都裝著一個人了,那盡量能不去找他就盡量的不去找他。

只是待在家裡也不知道幹嘛,翻箱倒櫃了半天,最後找了一套稍微比較休閑的衣服,然後再稍微的搗鼓了一下自己出了門。

季唯一本來就是打算隨便在小區裡面轉一轉,因為之前孫錦洲說讓她老老實實待在家裡哪裡都不要去,結果轉著轉著也不知道怎麼就出了小區了。

想著都出來了,那就逛逛唄,看看五年後的城市是什麼樣的。

事實是,季唯一是真的一點都沒有印象,估計是後來才修建起來的。

看著光禿禿的手,最後季唯一打開導航,去了附近的一家美甲美睫會所。

其實季唯一還是很喜歡做指甲的,因為指甲很軟,平時磕著碰著的就斷了,做個指甲還稍微要好那麼一點。

之所以沒有去美甲店主要還是怕被人認出來,美甲美睫會所雖說花的錢要多一點,但是私密性比較好一點。

剛進會所,就有迎賓出來迎接,「女士您好,請問是做什麼項目呢?」

季唯一壓著嗓子道:「美甲。」

迎賓:「請問有認識的美甲師嗎?」

季唯一:「沒有。」

迎賓點了點頭,對著季唯一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好的,請往這邊來。」

季唯一先是被帶到了會客區,迎賓讓季唯一先稍微等一下,還說道給季唯一接了杯水過來。

不得不說,這個服務還是很ok的。

等了差不多十來分鐘的樣子,才有一個穿著工作服戴著口罩的女人走過來。 虞幸進遊戲的時候是下午,在警署耽擱了一會兒后,他和兩個隊友花了半小時才走到小鎮最北邊的古老別墅前。

就這,消耗了他15點體力值,現在體力值只剩下70點。

此時,天恰好暗沉下來,氣壓向下,約克說等會兒應該會有一場大雨。

站在布朗家的別墅大門口,虞幸好好觀察了一遍現實中沒見過的老建築。

這棟別墅是十分純正的英式風格,暗紅色磚牆讓它在優雅的同時,平添一股綺麗和老舊,讓人總忍不住想著究竟有什麼血腥的往事藏在無人知曉的歷史中。

別墅不高,三層,最上面一層面積很小,可以說相當於一個閣樓,並不好住人。

一個單獨的小花園建在別墅前面,虞幸從鐵欄杆大門往裡看的時候,發現小花園裡植物茂盛,盛開著一叢叢玫瑰、薔薇和百合,卻都是野蠻生長似的,沒有人工打理的痕迹。

這棟別墅很顯眼,不難找,只是他們一路上找鎮民問方向的時候總要被鎮民拉住科普一通布朗家的怪異。

瑪莎望著周圍環境,小聲道:「布朗家挺有錢啊,一來就買了這麼大的房子。」

約克笑笑:「還行吧。」

虞幸一路上與他們倒是有交流,兩人性格都不錯……起碼正常的時候都不錯,此時便趁著還沒進去向兩人道:「事先說好,裡面要真有什麼魔鬼,我可全靠你們了啊,我一個手無縛鬼之力的弱偵探,很容易死的。」

「enmmm……」瑪莎瞅了他一眼,面露懷疑。

在場的都是狐狸,你裝什麼小白兔啊,你面對露西亞的表現就已經暴露了好嘛!

還有約克,看著特別正常,可她女人的第六感一直在告訴她「此子絕非善類」!

瑪莎摸了摸自己垂到手肘處的雙馬尾,感覺自己應該是排到了兩個變態男人。

她當即道:「那我也得說一下哦,我膽子小,每次驅魔都是躲在後面甩符的,進去之後希望兩位哥哥照顧照顧我。」

虞幸壓了壓自己的帽沿,輕笑應聲。

約克摸了摸她的腦袋,就像哥哥帶妹妹一樣:「當然,你這麼可愛,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虞幸不著痕迹皺了下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