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我只是去公司簽個到而已。」

說完,李晨曦忽然想到昨天是鬼節,再加上昨天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他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祖宗……你的意思是該不會我今天去公司簽到,也會遇上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吧。」

蘇眉沉默了一下,說實話這個她也不清楚,只能是時時伴隨著以防萬一吧。

覺得還是有點懸的蘇眉點了點頭。

李晨曦:……

生無可戀狀,「祖宗,我為什麼會這麼招鬼?還是說這幾天不少人都招鬼?」

蘇眉一個狗爪子指向了他,「嗷嗚。」

不是別人招鬼,就只有你。

李晨曦:……

「為什麼啊!」他仰天長嘯,整個人鬱悶得不行。

蘇眉:「嗷嗚。」嗶嗶啥,不是有老子保護著你嗎。

李晨曦不明所以,但還是把蘇眉帶去公司了。他自己是有車的,只不過平常出門比較低調,也就是去公司的路途比較遙遠,所以才會開車。

因為是白天,阿凝只呆在玉墜里,李晨曦也漸漸忘了這個女鬼的事情。開車去往公司需要五分鐘時間,李晨曦把他的車開到公司地下停車場,蘇眉立馬就感到不對勁了。

陰冷。

雖然停車場都是涼風陣陣,但是蘇眉憑藉著五行煉體訣,以及狗鼻子的靈敏,還是察覺出了異樣。

李晨曦打開車門,蘇眉第一個時間跳下去。

環顧四周,果然發現了不遠處有幾個小鬼。

他們看到了李晨曦,也看到了李晨曦魂魄不定,是極好的附身對象。

變成鬼並不都是自願的多,大多數鬼都在人世間,還有什麼未了的心愿。他們不願意過奈何橋喝孟婆湯去投胎,而都是想著怎麼還陽去殺了自己的仇人,或是利用附身來達到一些什麼目的。

這樣的惡鬼會趁著七月十四鬼門大開混出鬼城,逃往各個地方躲起來,避免被鬼差抓到。

讓李晨曦這樣的人,便是他們的目標。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在鬼節之後,李晨曦頻繁撞鬼的緣故。

並不是因為鬼門開了就關不上,而是這些鬼都是趁著這時間悄悄溜出來的。

李晨曦的身體對於小鬼不是一般的誘惑。

就像妖怪看到唐僧肉一般。

誰都想分一杯羹。

「嗷嗚!」蘇眉低低叫了一聲,用爪子攔住李晨曦,讓他好好獃在車上。

李晨曦心裡一個咯噔,立馬明白了蘇眉的意思,「這裡……有鬼?」

蘇眉點頭。

「嗷嗚!」地下停車場是有攝像頭的,蘇眉抬頭看向攝像頭的方向。 因為攝像頭在拍攝,它不好用,狗爪子做出明顯不符合狗動作的事,就只能把攝像頭的事情拜託李晨曦了。

李晨曦剛才蘇眉的方向看了一眼,立馬明白,在車內對她點頭,「你放心吧。」

他的心裡其實還有些緊張,不過相對於昨天的慌張來說已經算很淡定了。

「嗷嗚!」蘇眉再次叫了一聲,渾身的火元素再次調動起來。

沒辦法,水元素和木元素並不能像火元素一樣「隱形」,一旦使用,那就太違反科學。萬一被天道所察覺,她就直接任務失敗了。

只有火元素能夠讓她渾身變得如同一千度的灼熱,並且控制性強。

李晨曦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他還是覺得連空氣都焦灼起來了。「祖宗,你小心啊。」

他抓著車窗,看到蘇眉走的方向,他順著看去,竟然隱隱約約看到了幾個模糊的,與周圍空氣不一樣的半透明身影。

這……

不敢相信的李晨曦再次眨眼,發現這不是幻覺。

他……他有陰陽眼了?!

李晨曦瞪大了眼睛,努力回想著自己最近做了什麼事情。

突然想到自己脖子上掛的那塊玉墜。莫非是他的血滴到了玉墜上,開啟了什麼奇妙的開關,所以才擁有了陰陽眼嗎?

這也太神奇了吧……等等……回想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李晨曦又立馬冷靜下來。

所以,這也是昨天晚上他為什麼會看到阿凝的緣故了?

以前看不到鬼魂,他壓根不知道敵人在什麼位置,這種事情實在太玄幻了,而現在他看到了鬼魂,李晨曦突然想到茅山道士這種職業。

自家祖宗成精了,擁有與正常狗狗不一般的本領,才能看到鬼魂,而他因為擁有了陰陽眼,又怎麼能去畏懼這種東西呢? 鬼夫大人太生勐 看不見的才是最可怕的,如今他已經看見了,還怕個鳥蛋呀!

李晨曦咬咬牙,僅僅在都沒邁出幾步的時間裡,他已經完成了從害怕到淡定、從被動到主動的思想轉變。

那幾隻小鬼看起來像是各自為營,並不是一夥的。

看到蘇眉向他們走過來,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這隻狗就突然向他們發起進攻。

蘇眉變成哈士奇后使用得最多的迴旋踢!

畢竟那渾身燥熱的火元素。

在空氣中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有點像電蚊拍電到了蚊子那樣,只不過沒有氣味傳出罷了。

李晨曦看得入神。

如今他的眼睛有了特殊能力,自然也能看到那些鬼接觸了自家主子后被灼傷冒出半透明的黑煙,而這些……都是他以前看不到的。

他瞬間明白了昨天祖宗對著空氣噼里啪啦是怎麼回事了。

蘇眉雖然變成一隻狗,卻一點也不影響她的敏捷。隨著狗狗身體越用越習慣,蘇眉還發掘出了狗的才能,二哈這個多動症身體為她造成了極大的便利。

再加上這幾隻鬼都是各自為營,並且還被蘇眉猝不及防的突襲,沒多會兒就化為幾道黑煙飄散在空氣中了。

解決完小鬼,李晨曦甚至看得有點激動,「祖宗,我也想學!」 「嗷嗚。」

蘇眉斜瞪了他一眼,叫他趕緊下車走人。

一人一狗才來到公司大樓附近的保安室,李晨曦叫保安把停車場的攝像頭視頻調出來,又把保安攆出去,自己弄了一陣,總算找出了視頻里剛才拍攝下來的一段。

在攝像頭之中,並沒有小鬼,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哈士奇發了瘋,在停車場詭異的亂跳。

李晨曦直接把這一段視頻給刪了,兩人才離開保安室,走進公司。

這是李晨曦第一次帶著狗進來。

前台小妹看著自家總經理的哈士奇,甚至不需要繩索牽引,她不由得擔憂提醒:「總……總經理,你的狗可是哈士奇啊……」

雪橇三傻之中的一傻啊!

阿拉撕家、傻白甜薩摩以及精分二哈,這三種犬類合在一起,那就是一個強拆小分隊,哪怕只是一隻二哈的破壞力也不容小覷。

總經理,你這樣真的沒事兒嗎?

李晨曦瞅了瞅前台小妹,「你別怕,我不是來拆公司的。」

前台小妹:……

不……她不是說拆公司的問題。她只是害怕這隻二哈把您辦公室給拆了。

不過總經理這話完全把她堵死了,前台小妹也不敢再說什麼話,只能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看著李晨曦。

沒關係,公司都是總經理他老爸開的,小小一個辦公室總經理應該也不會在意的。那也只是個負責拿錢替人打工的小人物而已……哪裡比得上大老闆們任性。

一路帶著蘇眉上去,不少人都圍觀著李晨曦的愛狗,那種令萬人矚目的感覺,蘇眉十分淡定。

淡定的都不像一隻正常的哈士奇能幹出的事兒了。

眾人紛紛驚奇:「總經理,你的狗狗好乖呀。」

李晨曦笑笑,「哈哈……對啊。我家狗子最乖啦,她不是一般的二哈。」

蘇眉也很給面子的假裝自己是一隻普通的哈士奇,只是比較安靜而已。

直到進了辦公室眾人熱切的眼神才終於被這一扇門隔開,蘇眉第一個反應就是跳到辦公室里那張柔軟的沙發上悠閑地躺著。

其實當一隻狗狗也是挺無聊的。

人類許多能打發時間做的事情狗狗都不能做,再加上這裡是辦公室,能幹的事情就更少了。

蘇眉在沙發上躺了一會兒,就不樂意了,下來轉了幾圈,又跑到李晨曦的辦公桌后,去看看李晨曦在做什麼。

撿來高工要不要 結果發現這貨居然上網搜索茅山術……

蘇眉:……

雖然男主已經有了茅山術意識,可問題是網上這些都不靠譜呀。

「嗷嗚!」不滿的叫了一聲,蘇眉直接站起身子,兩個前腳抬起來趴在辦公桌上,一手擋著電腦屏幕,用自己犀利的眼神鄙視李晨曦。

「祖宗,咋了。」李晨曦它自己莫名其妙,又被自家祖宗的鄙視了,他有點受傷。轉念一想,祖宗到底是個成了精的狗子,在這方面肯定比自己有經驗,面前都有了一個有經驗的老師傅,為什麼他還要上網去問這些不知真假的東西呢。

卧槽……肯定是因為他這幾天被祖宗欺負太多了,智商都變低了。 李晨曦的目光放在蘇眉身上,眼睛亮亮的。

「祖宗,你教我打鬼吧!」

蘇眉:……

老子可教不了,老子是被動技能運行修行,外加火元素為輔才能收拾的惡鬼。你一個普通人,還是找你的師傅去吧。

不過……

男主的師傅其實也在這座城市裡,而且就距離男主的家不遠,在那一塊地方開了個喪品店。

「嗷嗚。」

蘇眉發出一聲不知是同意還是拒絕,李晨曦就當她同意了。

在中午的時候,李晨曦結束了早晨上班的困擾,開著車就回去,打算讓蘇眉教她。

結果……

在半路時,自家祖宗又拍著車窗讓他停車。

李晨曦就這麼被蘇眉拐到了喪品店。

店裡全是黑乎乎的一片以及各種紙紮的銅錢、人偶、衣服鞋子什麼的,還有一個坐在櫃檯後面笑眯眯的老頭子。

看見李晨曦第一眼就是,「小夥子,最近是不是遇上什麼煩惱啊?比如……最近是不是經常被冷風吹的渾身發寒?」

前妻的男人 李晨曦不知是不是該回答他。

老頭子又接著開口,「再比如……欸?你這玉墜,你怎麼還住著一個生魂。」

李晨曦當場就震驚了。

直接告訴他,這個老頭子不是普通人,恐怕還是跟自家祖宗一樣特別厲害的高手。

「對!老爺爺你怎麼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

倆人就這麼攀談起來了。

蘇眉作為一個安靜的觀眾,默默看著劇情的發展,默默看著這個老頭,把李晨曦收做徒弟,再教他如何養著生魂,遇上惡鬼要怎麼打跑,最後還給了他幾把法器防身。

蘇眉看了一眼,那幾把法器隱隱偷著普通人看不見的紅光,表示這幾把法器的不俗。

到最後,老頭又開口,「這些東西也不貴,也就5000塊錢,若是別人求著我10萬我也不肯賣,看在你跟我有緣的份上,我也收你為徒的份上,就賣給你了。」

李晨曦滿頭黑線,說:「師父你是不是缺錢花。」

這老頭很耿直啊,「對啊。」

李晨曦:……

把自己錢包里抽出來所有的錢也只有兩千塊,「師父,我就住在xx道上最靠西的那棟別墅,你要是缺錢了,直接上那兒去。我現在沒帶這麼多錢。」

「好說好說。」老頭笑逐顏開,收到這麼個徒弟,總算沒吃虧啊!

畢竟現在科學發展,道士沒落,像他們這種有本事的也只能開開喪品店來養家糊口了,老頭其實也正愁著自己這一生本領沒能得到一個繼承人,這不就恰巧遇上了男主,擁有陰陽眼不說,這玉墜,還養著個生魂,簡直就是為他們道士而準備的最佳人選!

每逢七月十四鬼門大開之後,總有不少惡鬼從鬼城裡跑出來為非作歹,剛好也給自己的徒弟練練手了。

老頭只是教了他幾招基礎的把式,畢竟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不過老頭還是留了個心眼的,他在法器上下了符,若是遇上了致命的打擊,這些法器能夠幫男主抵禦一次。

同時他還從自己塵封的大箱子里,翻出幾本破書,「這些符咒書你看著學吧,裡面的符咒為師也只參透了一點……」 說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撓著自己的頭,一邊把李晨曦推出去,「行了,就這樣吧。」

李晨曦:……

無奈抱著一堆法器和幾本破書回到家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