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以它早已達到了巔峰宗師的修為,縱然是放在這成堆的宗師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佼佼者。所以,它在鑒寶大會中到處亂逛,如果不是有著戎凱旋的吩咐,不敢惹事的話,怕是早就造成混亂了。

而其餘人族和靈獸在感應到它巔峰宗師的修為之後。也是有意無意的避開了它,更加的助長了它的氣焰。所以,當它遇到了收斂身上氣息,站在它前進道路上的栗嘯海之時,頓時就倒了霉。

栗嘯海冷笑一聲,道:「猿兄。如果你被一個小小的宗師衝撞,那麼會如何做呢。呵呵,你別告訴我,你會一笑置之,毫不追究吧。」

猿霸眨著大眼睛。心中暗道,若是有這樣不開眼的傢伙衝撞我。那我馬上將它宰了再說。可是,這句心裡話放在此地說出,似乎並不合適啊。

栗嘯海繼續道:「戎凱旋和他的獸寵,都是目無尊長之輩,猿兄又何必護短呢。」

戎凱旋看著栗嘯海,他心中豁然一動,冷冷一笑,一字一頓的道:「前輩,您幸苦了。」

栗嘯海微微發怔,道:「你說什麼?」

戎凱旋臉上笑容不改,道:「前輩為了等呆瓜衝撞您,不但收斂了一身強大氣息,而且還可以在它行走的路上等候半天。嘿嘿,這難道不夠辛苦么。」

栗嘯海臉色微變,呵斥道:「胡說八道,老夫又豈會做這種事情。」

戎凱旋冷笑連連,道:「如果前輩放出老祖氣息,呆瓜又怎麼敢靠近您。您不但隱匿氣息行蹤,而且故意站在呆瓜必經之路上。嘿嘿,這個世界上巧合如此之多,但是能夠讓一位宗師將您誤會為普通人而衝撞,這種巧合也太可怕了吧。」

「嘩……」

下方眾人一個個雙目炯炯,雖然鑒寶大會被打斷了,但他們卻看到了異常精彩的一幕。而且,聽著戎凱旋的話,更多的人都覺得事實確實如此。

如果栗嘯海不想讓巨熊打擾到他的話,那麼會有千百種方法將巨熊趕走,或者是僅僅釋放出一絲老祖氣息,就能夠將巨熊呆瓜嚇得屁滾尿流了。

但是,這種衝撞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而且還是發生的如此之巧,要說不惹人懷疑的話,只怕無人能信。

栗嘯海的臉色如同黑炭一般,他怒喝道:「戎凱旋,你信口雌黃,罪該萬死。」

戎凱旋不屑的冷笑一聲,道:「前輩處心積慮想要找晚輩和呆瓜的麻煩,不知是何道理。」

品寶老祖和猿霸對望了一眼,似乎的看出了什麼。

栗嘯海勃然大怒,他豁然轉身,道:「猿兄,品寶兄,此子口無遮攔,如此人物,你還要護短么。」他的目光炯炯,一股壓力澎湃而至:「這裡是鎮魔大陸,猿天尊坐鎮,我等不敢造次,但此子欺人太甚了。」

品寶老祖輕咳了一聲,打了個哈哈,笑道:「栗兄息怒,那麼你以為應該如何解決呢。」

栗嘯海猶豫了一下,道:「此子既然與猿天尊大人有舊,那麼只要賠禮道歉,老夫也就不計較了。不過……」他語氣拖長,道:「那隻衝撞了老夫的靈獸,必須要讓老夫帶走,如此才能平息悠悠之口。」

品寶老祖的雙目豁然一亮,他笑道:「栗兄,這隻靈獸乃是凱旋的獸寵,難道你就不能網開一面么。」

栗嘯海毫不猶豫的道:「不行,若是老夫如此任人衝撞,那尊嚴何在。」


「嘿嘿,栗兄,你想帶走那隻巨熊,真是因為這個原因么?」品寶老祖笑眯眯的問道。

栗嘯海眉頭略皺,道:「當然是了。」

品寶老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他們不知道巨熊呆瓜擁有光明天賦的話。或許還會相信栗嘯海的話。但是此刻,他們卻是心知肚明。這件事情,分明就是栗嘯海設下的圈套。

「哈哈。」一道爽朗的笑聲豁然響起,從大殿的另一個角落中走來了三名老者。

這三名老者兩男一女,他們緩步而行,周圍的宗師強者們紛紛閃避,讓開了一條通道。

歷代鑒寶大會都會邀請各大陸強者參與,其中絕大部分是有著身份地位和靠山的宗師級修者,但也並不乏老祖級強者跨海前來。

這三位老者正是如此。

他們三人面帶微笑的來此。訝然的看了眼四周,發現此地的氣氛頗為詭異。那當先一人道:「品寶,你們三個在這裡爭執什麼,難道發現什麼好東西了,拿出來讓大夥開開眼界吧。」

在他想來,能夠讓品寶老祖、猿霸和栗嘯海三位老祖級強者匯聚一起,並且隱隱有著對抗趨勢的。怕是唯有什麼令他們三人同時動心的寶物才有可能了。

品寶老祖微微一笑,他拉著戎凱旋的手,道:「凱旋,來,老夫給你介紹幾位前輩。」他伸手點著前方,道:「這兩位是柯達和袁淑奇夫婦。他們都是玄達大陸的老祖級同道。」

戎凱旋連忙上前見禮,這兩位雖然心中奇怪,不知道品寶老祖為何會如此看重這個不起眼的初期宗師。

柯達雙目一閃,那雙如同神光一般的眼神在戎凱旋的身上一瞥而過,隨後驚訝的道:「咦。不可能。」

戎凱旋心中一凜,就在柯達的目光掃來之時。他的心中竟然隱隱發寒,有著一種所有秘密都被對方窺探的古怪感覺。但這種感覺一閃而過,那窺探的力量就被他蘊含著靈魂之力的精神意念給擋了出去。

袁淑奇掃了丈夫一眼,微笑著道:「什麼不可能。」

柯達搖了搖頭,大有深意的看了眼品寶老祖,道:「恭喜品寶兄,獲得如此佳徒。」

所有人都是訝然看向戎凱旋,雖然人人都已經看出,這小子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宗師,但能夠獲得柯達老祖如此推崇的,卻是絕無僅有。

品寶老祖哈哈一笑,道:「柯兄,凱旋並非老夫之徒,而是出於自由老祖一脈。」

柯達「啊」了一聲,羨慕的道:「自由老祖的運氣真是太好了。」

第三位老者滿頭白髮,他的性子似乎頗為急躁,問道:「柯兄,你就別賣關子了,你慧眼如炬,我等遠有不及,這小子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柯達沉吟了一下,道:「此子天賦絕頂,若是我沒有看錯,他已經領悟了出竅之能。」

「哇。」

哪怕是有著六位老祖當面,這裡眾多的宗師們亦是忍不住駭然失色。

出竅之能,那可是想要晉陞老祖的必經之路啊。

不知道有多少天賦過人之輩,在晉陞到了巔峰宗師之後,就對出竅之能夢寐以求了。但可惜的是,直到他們臨終死去之前,卻依舊無法讓精神意念離體出竅,最終滯留於巔峰宗師境界鬱鬱而終。

戎凱旋,這個剛剛進階宗師的小傢伙,竟然已經悟得出竅之能。

那也就是說,只要不出意外,他日後必然是一位老祖級強者了,一時間,眾人看向他的目光中不免又多了一分敬畏。

柯達似乎是覺得這個消息依舊不夠驚人,他微微一笑,繼續道:「還有,此子如此年幼,竟然就晉陞宗師,真是不可思議啊。」他看著戎凱旋,那笑容要多和藹就有多和藹了:「小傢伙,你今年還不到三十吧。」

戎凱旋擾了一下頭皮,曉是他臉皮甚厚,此刻也是面紅過耳。

品寶老祖放聲大笑,道:「柯兄神目之名,果然名不虛傳,哈哈,凱旋今年恰好二十。」

「嘶……」

一片倒抽氣的聲音響了起來,就連柯達老祖的臉色也在這一刻變得有些僵硬了。

ps:今天三更,第一更^_^(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二十,他真的僅有二十么?」

袁淑奇一雙眼眸豁然閃過了一道精芒,在她的身上,再也看不出一絲老態龍鐘的感覺了。

品寶老祖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他輕捋長須,道:「老夫又怎會欺瞞各位同道。」

柯達苦笑一聲,看著戎凱旋,緩緩的道:「小傢伙,原來老夫還是小看了你。」他心中暗自奇怪,他的神目功法修鍊百年,只要一眼看過去,世界上絕大多數的東西都是一覽無遺,任何秘密在他的眼中都彷彿是不存在一般。


他的戰鬥力在老祖中並不是頂尖的,但是卻沒有多少同階願意與他為敵,究其原因,正是因為這一雙如電神目。

可是,讓他想不到的是,在看向戎凱旋之時,他竟然走眼了。

在這一刻,他想起了適才那一眼掃過之時,似乎被某種力量干擾了一下。只是,這種干擾若有若無,竟然讓他無法確定。但是在這一刻,他終於相信,在這個小傢伙的身上,確實是具有著某種能夠干擾到自己神目秘法的神奇力量。

戎凱旋心中苦笑,連忙道:「前輩謬讚,晚輩不過是運氣較好,所以進步比其他同道快了一點。」

「快了一點?」柯達搖著頭,道:「哪怕是天賦再好,後台再強,提供的靈藥再多,但是能夠在二十就晉陞宗師的,又能有幾人。」他呵呵笑道:「莫非是猿天尊大人親自出手為你晉陞鋪路?若是如此,老夫倒不會覺得奇怪了。」

猿霸立即搖著頭。道:「柯兄,天尊大人早就說過。想要晉陞到最高境界,就不得依靠外力。就連老夫在修鍊之道上也從未得到天尊大人的護法加持,更不用說這小傢伙了。」

柯達點著頭,正容道:「原來真是自己修鍊而得,呵呵,品寶兄,猿兄,鎮魔大陸得了個好苗子啊。或許數十百年之後,又能有人獲取神位了。」

猿霸頓時就是笑逐顏開,那張醜陋的臉上布滿了開心的笑意,但是落在栗嘯海的眼中,卻覺得是如此的滲人可怖。



品寶老祖笑著應付了兩句,手指點向最後一位老祖,道:「凱旋。這位是鍾離大陸品寶堂的戰御翔老祖,你可以向他多多請教,他必然會不遺餘力的指點你。」

能夠被品寶老祖如此介紹,足以見得此人與品寶老祖之間的關係有多麼的親密了。

不過,讓戎凱旋感到詫異的是,鍾離大陸品寶堂?難道在鍾離大陸之上。還有著另一個品寶堂不成。

戰御翔大笑數聲,道:「品寶,你倒是輕鬆,讓我來為你培養後輩。」

品寶老祖微笑著道:「鍾離大陸上物產豐富,你在那兒混了那麼多年。私人珍藏也有不少了吧。」

戰御翔苦笑著道:「好你個小子,竟然圖謀老夫的珍藏。哼……」他口中雖然笑罵。但還是朝著戎凱旋一招手,道:「小子,送你一個見面禮,不要嫌棄啊。」屈指一彈,一道寒芒頓時飛起,穩噹噹的落到了戎凱旋的手中。

這是一個半透明的玉瓶,那玉瓶中盛放著一些碧綠色的液體,水波微微蕩漾之時,哪怕是有著玉瓶的遮掩,也釋放出了一種令人神迷心醉的色彩。

「這是……」戎凱旋的臉色微變,驚呼道:「生命之液。」

他也曾經在機緣巧合之下獲得過一些生命之液,可無論是濃度還是數量,似乎都無法與之相比。

品寶老祖的臉色微微一變,道:「戰兄,這份禮太大了吧。」

戰御翔大笑道:「我拿出的禮物輕了你要罵,重了你也要說。嘿嘿,小夥子,這是我送你的禮物,就當是結個善緣吧。」

戎凱旋沉吟半響,終於將玉瓶收起,向著他深深一躬,肅然道:「多謝前輩。」

此刻,其餘宗師再度看向戎凱旋的目光中又多了幾分羨慕和妒忌。生命之液,如此珍貴的東西,竟然就落到了區區一個新晉宗師的身上,真是豈有此理。

一時間,有些人偷眼瞅向栗嘯海,他們此刻反而恨不得栗嘯海出手將戎凱旋懲戒一翻,最好將生命之液全部搶去,才能夠讓他們心中滿意。

栗嘯海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他的心中更是暗生悔意。

雖然他早就知道,戎凱旋的年紀肯定不大,但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如此的年輕。

這樣的年紀,若是有登天封神強者在他的修鍊之道上一路指點,並且出手為其激發心靈之力,感悟天地,引導精神意念出竅,那麼或有可能晉陞宗師。

可是,聽品寶老祖的口氣,這小子根本就是憑藉自身之力一路晉陞上來的。

這樣的人物,潛力無窮無盡,雖然現在僅是區區一介宗師,但日後前途無量。

他也終於明白,為何猿天尊大人會欽點此子進入先天秘境了。若是有可能的話,他也願意學著戰御翔的樣子,付出一定的代價,與這位未來的強者結下善緣。

這是一筆投資,雖然沒有人能夠保證這筆投資肯定能夠獲得足夠的回報,但是只要看猿天尊和戰御翔的做法,就知道他們這些頂尖人物的心思了。

但可惜的是,戎凱旋先殺了金光門的核心弟子,後來又衝撞自己,這份恩怨已經註定結下,難以化解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冷然道:「三位,你們來的正好,今日就請三位評評道理,省的老夫在鎮魔大陸上被人欺負。」

他特意的點出了鎮魔大陸,自然是將矛頭點向了品寶老祖和猿霸。

柯達一怔,訝然道:「栗兄,你們適才在爭執什麼?」

他們原先以為這三人是為了某一件寶物而爭執,但是目前看來,似乎有些不太對頭啊。

猿霸冷哼一聲,道:「栗兄,得饒人處且饒人,你一定要將凱旋逼上絕路么。」

栗嘯海傲然道:「若是老夫任人衝撞而毫不理會,才是真正的被逼上絕路了。」他轉頭,抱拳一禮,道:「三位,適才老夫在此巡邏,一隻宗師靈獸突然衝撞老夫。嘿嘿,老夫懷疑這隻靈獸可能是受人指使,故意為之。」他停頓了一下,道:「你們看,應該如何處理。」

戰御翔怒目一瞪,道:「哼,區區宗師,竟然衝撞老祖,自然是一巴掌斃了。」他性子豪爽粗魯,對老祖級的尊嚴極為看重,就事論事,出口毫不留情。


戎凱旋在一旁翻了個白眼,不過他也看出此人的性子,並非是故意針對自己,所以心中也是並無怨氣。

柯達夫婦一怔,他們對望了一眼,看著眾人的表情,心中頓時有所明悟。

輕咳一聲,柯達笑道:「既然是衝撞了栗兄,自然是罪無可赦。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真是無心之失,那麼就讓它賠償,繞了他的性命吧。」

栗嘯海哈哈大笑,他伸手一點戎凱旋和他身後不遠處的巨熊,道:「柯兄,戰兄,衝撞老夫的就是那頭黑熊,它是此子從先天秘境中帶出來的獸寵。」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凜然之色,道:「此子在先天秘境之中,殺了本門的一位核心弟子。老夫看在品寶和猿兄的面上,不再深究,只要此子將這隻獸寵交給老夫,那麼所有恩怨一筆勾銷。」

柯達三人面面相覷,特別是戰御翔一臉的尷尬,他剛剛示好戎凱旋,但想不到一轉眼間這小傢伙就與栗嘯海發生了衝突,而且看樣子似乎還是理屈一方。

鍾離大陸金光門雖然遠不能說是雄霸大陸,但也是數一數二的強大門派,縱然是鍾離大陸的品寶堂與之相比,其實力也不過是伯仲之間。戎凱旋雖然前途無量,但為了一個尚未崛起的明日之星與金光門結怨,又是否值得呢。

戎凱旋默默的看著,他雖然沒有柯達的神目功法,但是在他的目光中卻隱隱的蘊含著一種神秘的力量。

靈魂之力,這種力量能夠直接看透虛實,不僅僅是外界的虛實,就連人心似乎也無法隱瞞。

他突地輕笑一聲,道:「栗前輩,先天秘境之中,貴門弟子徐瑞炘為了寶物想要羞辱和威脅晚輩,這才被晚輩所殺。呵呵,為了這件事情,晚輩已經賠付給您一件靈寶。」

栗嘯海面無表情的道:「老夫還是那句話,靈寶有價,生命無價,想要化解恩怨,必須一命償一命。」

戎凱旋嘿嘿一笑,伸手一招,巨熊呆瓜立即是屁顛屁顛的跑了上來,在戎凱旋的身邊蹲了下來。

戎凱旋手中靈劍高舉,他朗聲道:「前輩的意思,莫非是想要用呆瓜為貴派弟子抵命。」

栗嘯海一怔,他的眉頭微皺,第一次無法開口了。

他想要獲得呆瓜,自然是因為這頭靈獸身上的光明之力了。可是,如果呆瓜死了,那他得到一具屍體還有什麼用。

戎凱旋的眼眸中精芒四濺,他的聲音遠遠傳盪開來:「殺貴門弟子的是我,呆瓜也是我的獸寵,雖說無意衝撞於您,但也是冒犯。不過,這一切恩怨,都讓我來了解吧。」

他那高舉過頂的一劍豁然刺下,頓時刺入自己的手臂之中,劍光閃過,鮮血四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啊。」一片驚呼聲豁然響起,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中都帶著一絲驚訝和憐憫之色。

他們都看出,戎凱旋這是想要通過自殘的方式讓栗嘯海消氣。可是,區區一介宗師而已,又如何能夠被栗嘯海這等人物放在眼中,哪怕他自行了斷,也無法讓栗嘯海鬆口啊。

果然,栗嘯海先是一怔,隨後露出了一臉的不屑冷笑,他冷然道:「區區一劍,就想要抵消金光門核心弟子的一條性命,你未免想的太好了吧。」

品寶老祖和猿霸等人也是莫名其妙,他們兩個都在心中暗道,這孩子還是太年輕了,思慮不周啊。

「吼……」

霍然間,一道凄厲的爆吼聲傳入了眾人的耳中。隨後,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隻一直以來表現的畏畏縮縮的黑色巨熊不知何時已經人立而起,它張開了那張臭烘烘的大嘴,朝著栗嘯海撕心裂肺的怒吼了起來。

那聲音猶如雷霆一般,遠遠傳盪開來,眾人聽在耳中,竟然都是心動神搖,難以自控。

縱然是那幾位老祖級強者,竟然也隱隱的生出了一絲震撼的感覺。

在這道聲音中,充斥著無以倫比的憤慨和怒氣,這隻黑色巨熊與栗嘯海雖然是有著巨大的等階差距,但看此刻巨熊的模樣,似乎已經因為巨大的憤怒而陷入了瘋狂的意境,將平時對於老祖級強者的敬畏完全拋開了。

它的身體化作了一道黑色電芒,驟然朝著栗嘯海衝去。那雙巨大的拳頭如同醋罈般的狠狠砸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