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陸青城恨不能千刀萬剮了這個混蛋,手裡的靈寶長劍頓時加緊了攻勢。

陸青城加緊了攻勢,陸千山頓時覺得壓力倍增,他本身就是一個萬年不遇的天才,他不相信陸千山的天賦比他強。

這是他第一次和陸青城交手,直到這時才知道,自己以前小瞧了這個後輩,剛突破到真神,戰鬥力卻是不弱於自己這個神君中期的強者。

周圍還有十個天才虎視眈眈,特別其中還有一個陸青峰,他雖然沒有和陸青峰真正的打鬥過,卻是看到了嗤青的肉身被其毀掉,從這上面也不難看出,這個陸青峰比陸青城還要可怕的多。

「陸青城,你這個不孝的晚輩,竟然對你三叔下毒手,別以為你三叔我好欺負,今天我和你拼了。」

「和我拼?和我拼也要有那個本錢才行,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條。」

陸青城聽了陸千山的話后,不削的冷笑著,然後轉身對周圍的眾人笑道:「各位朋友,現在是我和陸千山之間的事,你們不要插手,我要親手宰了這個家族的叛逆。」

空中在激烈打鬥著,在安東城陸家府邸里,陸千山的兒子陸青湖正站在大廳門外看著這一切。

「少爺,老爺現在很危險,看樣子大事不妙,老爺今天很可能凶多吉少,我們現在怎麼辦?上去把老爺救出來嗎?」

老管家站在陸青湖身邊,看上去十分忐忑,試探著向陸青虎問著。

「救出來?就憑你我再加上府里的這些侍衛?衝上去還不夠他們塞牙縫的呢!你想找死你就上去。」

老管家心道:那是你親生父親,你愛救不救,眼下還是儘可能的勸說少爺逃走才是正道。

「少爺,既然我們上去也是送死,反倒不如趕快離開這裡,給陸城的其他人送信,讓他們前來救老爺。」

「好,我們馬上就走,我們兩個的修為很低,現在走不會引起空中那些人的注意。」

還真讓陸青湖猜對了,陸青湖只是至真境巔峰的修為,管家現在也不過真神初期的境界,陸青峰他們還真的沒有注意到,下面逃走的人就是陸千山的兒子和管家。

陸青湖和管家偷偷地向陸城逃走,而此時,在陸城陸家的大殿里,陸千山的父親陸萬年正在大發雷霆。

在陸千岳和陸千山兄弟密謀奪權時,他們的父親陸萬年正在閉關,直到安東城上空大戰時,陸萬年才從閉關之處出關。

經過這次的閉關,陸萬年順利從神君巔峰突破到祖神第一個小台階,出關的第一件事,就是興緻勃勃的前往家族的議事大殿。

在陸萬年突破到祖神以前,整個陸城陸家已經有一百零九個祖神存在,只是這些祖神的存在,除了陸青城的父親陸千傑以外,陸千岳和陸千山都不知道。

在這兄弟二人看來,他們的父親陸萬年正在閉關,如果順利的話,就能突破到祖神第一個小台階。

如果他們的父親真的能順利突破到祖神,那麼在整個陸家就是最巔峰的存在,也是因為如此,使他們奪取家族權利的**更加膨脹。

這兄弟二人不知道的是,他們的父親陸萬年即使突破到祖神,也是陸家祖神之中最弱的一個。

兄弟二人不知道這事,陸萬年心裡卻是十分清楚,雖然自己突破到了祖神,並沒有什麼可值得驕傲的地方。

當陸萬年懷著興奮的心情來到議事大殿時,馬上就知道事情發生了變化,本來陸家應該有近百位神君長老,現在看去少了近半之多。

最大的變化,卻是坐在族長寶座上的人已經易主,陸千傑不見了蹤影,自己的長子陸千岳堂而皇之的坐在了上面。

沒有理會陸千岳,陸萬年的目光看向坐在下面的眾多長老,凡是陸千傑一方的長老,全部失去了蹤影。

看到這一切,陸萬年頓時大怒,他很清楚,自己閉關的這些年裡,兩個不削的兒子都做了什麼。

總裁的盛寵小甜妻 「千岳,你這個逆子,你老實告訴我,千傑還有那幾十個長老都到哪裡去了,你把他們怎麼樣了?」

看到老爹出關,並且成功突破到祖神,本來興奮異常的陸千岳,聽到老爹突然說出了這番話,心裡頓時一驚。

「爹,你發這麼大火幹什麼?實話告訴爹吧!我並沒有把他們怎麼樣,只是被我們廢掉了丹田而已。」

聽了陸千岳的話,陸萬年捶胸頓足道:「你這個逆子,竟然背著我做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你知道你犯下了多麼大的罪嗎?」

「爹,這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您已經突破到了祖神,放眼整個陸家,還有誰是我們的對手。」

「逆子,我真是瞎了眼,養了你們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死到臨頭了還不知悔改。」

「爹,您讓我悔改什麼?您想想,在您那一輩,您是長子,卻是我二叔當了族長,到了我們這一輩,我是陸家嫡長子,千傑當了族長,這太不公平。」

被老爹一口一個逆子的叫著,陸千岳頓時火氣,當著眾多長老的面,對著自己的老爹大聲咆哮起來。

陸萬年伸出手指,指著陸千岳哆嗦著說道:「我說了這麼多你還不明白?你們犯下的罪,凌遲都毫不為過。」

「爹,我算是看出來了,本以為您突破到了祖神,可以為我們兄弟撐腰,沒想到的是,您現在卻是越來越膽小了。」

聽了陸千岳的話,陸萬年頓時大罵道:「你知道個屁,你以為你老爹突破到了祖神就在家族無敵了?實話告訴你,還差的遠呢!陸家的水到底有多深,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到的。」

陸千岳頓時一怔,試探著問道:「爹,您是說,在我們陸家,還有很多祖神?而且都比您的修為高深?」

「唉!」陸萬年嘆息道:「千岳,你這次可是惹了大禍了,在我們陸家,現在一共有一百零九個祖神,每一個都比我的修為高得多,你現在實話告訴我,你們把千傑等人的修為廢掉了,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事情得到了現在,陸千岳知道,再想隱瞞已經不再可能,於是,壯著膽子對老爹說道:「爹,依靠我們自己的能力肯定是不能做到,是魔族的人幫助的我們。」

陸萬年剛坐下的神體猛然站起來,半天沒有說出話,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陸千岳,他的內心已然慌亂到了極點。

過了很久,陸萬年才對陸千岳說道:「千岳,如果你依靠自己的力量,罪孽還不算太深重,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和魔族勾結,你現在已經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孽,就算是我也保護不了你。」

通過和老爹的一番談話,陸千岳已經對陸家有了深一步的了解,特別是知道了陸家還有更多的祖神時,本來想依靠老爹的希望頓時破滅。

「爹,不管怎麼說,我和千山都是你的親生兒子,你總不能看著我們兄弟身死不管不問吧!事到如今,也只有你能救我和千山了。」

「唉!千岳啊!族長的位置就這麼重要嗎?你們這麼做實在是太魯莽了,搞不好,我們這一脈就會因此而斷送在你們兄弟手裡。」

想到家族還有一百多個祖神,而且每一個的修為都要超過自己的老爹,陸千岳的心裡就十分恐懼,如果他早就知道這些家族的核心機密,他說什麼都不會竊取族長之位。

現在後悔也晚了,自己做出來的事,就要自己來承擔,而且還要把老爹拉下水,不然的話,依靠自己的力量,他心裡一點底都沒有。

「爹,你說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事情已經這樣了,就算我想要挽回也不可能了,為今之計只好想一個萬全之策。」

「千岳,我們現在不能再在家族了,必須儘快離開這裡,否則,隨便有一人出關,我們都要完蛋,記住,把那些毀掉丹田的人都帶上,他們到時候可以保住我們的命。」

「好,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去準備。」

陸千岳說完,急匆匆的離開了這裡,很快就再次返了回來,看著議事大廳里坐著的眾多長老。

陸萬年明白他兒子要說什麼,沒等他說話,目光看著這些長老說道:「你們剛才也都聽到了我說的話,是走是留你們自己決定,我不勉強你們。」

「我們都同意和萬年叔叔一起走,你到哪裡,我們就跟你到那裡,」所有陸千岳這一派的長老都紛紛表示,願意離開陸家。

「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你們一旦選擇了和家族分裂這條道,就斷然沒有了回頭之路。」

「萬年叔叔,我們也都是活了萬年的人了,利害關係還是知道的,我們都修鍊了魔功,現在就算我們留在這裡,家族也不可能留著我們。」

陸千傑等廢掉了丹田的人,都被陸千岳放在了空間靈寶里,陸萬年率先走出了家族大殿,很快,陸家的議事大殿里變得空空如也,再也沒有了一人。 ?陸萬年帶著兒子陸千岳出逃,他這一方的所有長老也都隨之而去,整個議事大殿變得空空蕩蕩,再也沒有了一人。【最新章節閱讀.】

此時的陸家,已經沒有了掌舵人,只剩下了一些真神級別的晚輩,如果這時候有仇家前來,陸家就會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

陸家已經面臨著極大的危機,所幸的是,陸萬年並沒有對那些真神晚輩大肆屠殺,從這一點也說明,他的人性還沒有徹底泯滅。

陸家偌大的府邸後面,有一座巍峨的山峰,這座山峰是陸家的密地,在陸家只有祖神才可以進入山峰,神君巔峰修為只有在突破時才能進去,其他任何人對裡面的秘密都不得而知。

山峰內部是一座巨型神晶礦脈,礦脈入口處,瀰漫著淡淡的水藍色波紋,從這個入口進去,就是陸家所有祖神閉關之地。

入口的波紋看似淡薄,其實卻是十分堅固,就算是陸萬年已經突破到了祖神第一個小台階,也打不開這個防護禁制。

而且洞口的禁制許出不許進,不然的話,陸萬年完全可以進去,趁著其他人正在閉關修鍊的檔口,殺了這些陸家的超級強者們。

一進入洞口,就能感受到淡淡的神源之氣,越往裡面走,神源之氣越是稠密,等到了地下萬米之處,已然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

在最深處,是一間寬闊的大殿,大殿中心盤坐著一人,看樣貌不過中年,可是,從他體內散發而出的氣息卻是恐怖的驚人。

此人赫然有著祖神第三個小台階的修為,在陸萬年帶著所有的家族叛逆離開陸家時,猛然睜開了雙眼。

「陸萬年,你好歹也是參加過百萬年前大戰的人物,現在,你的後輩修鍊了魔功,你不加阻止不說,反倒和他們一起背叛了家族,真是該死。」

這人說完,從眉心裡射出一道無形的靈魂之光,靈魂之光瞬間穿透了萬米地面,直奔正在逃走的陸萬年而去。

「啊!」

靈魂之光瞬間射進陸萬年的泥丸宮中,從他的靈魂深處頓時傳出一股錐心的疼痛,就算他是祖神第一個小台階的超級強者,也不由得慘叫出來。

噗!

極速飛行的神體猛然停住,張口噴出一大口血,氣息頓時萎頓起來,回頭看著陸城的方向,一股莫名的心悸湧上心頭。

「是老祖,能輕易傷到我的人物,非老祖莫屬,我現在應該怎麼辦?這分明是老祖在警告我。」

凌空懸浮的神體不由自主的跪伏下去,面對陸家的方向,接連磕了三個頭,然後抬起頭,目光木然的看著前方,久久的不敢站起身來。

「萬年,你這個大逆不道的東西,千岳勾結魔族,謀害同族,你竟然敢帶著他們一起背叛家族,你知罪嗎?」

陸萬年的靈魂之海中,突然傳出一道渾厚的聲音,這道聲音如洪鐘一般,在他的靈魂之中不停地回蕩。

陸萬年扭過頭去,狠狠地瞪了陸千岳一眼,最後一咬牙,對著虛空大聲說道:「老祖,對不起了,我這也是實在沒有了辦法,千岳說什麼都不能死,他很優秀,以後還有不小的作為,我必須保住他的命。」

陸萬年的泥丸宮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稍後,再次傳出了陸家老祖的傳音。

「孩子大了不由爹,你自己選的路,希望你今後不要後悔,你知道我陸家的發展史,這樣做,不僅是背叛了家族,而且是背叛了整個人類。」

陸萬年對著陸家再次磕了幾個頭,然後突然站起來,對著陸千岳等人擺了擺手道:「千岳,此地不可久留,我們快走。」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你們可以走,我現在不殺你們,給你們時間考慮,希望你們能幡然醒悟,不過,被你們廢掉丹田的人不能帶走。」

隨著陸家老祖傳音的落下,站在陸萬年身邊的陸千岳猛然一驚,只見從他的體內,一件小巧的空間靈寶迅速飛出,直奔陸家的議事大殿而去。

步步逼婚之王爺有點兒壞 這件空間靈寶里,盛放著陸家數十個被毀掉了丹田的神君長老,這些長老都是陸千岳一脈的對立一方,陸青城的老爹陸千傑也在其中。

陸千岳計劃的很好,他打算在自己逃亡的時候,如果遇到家族強者的追殺,就可以用這些人來威脅他們。

這些人,是他們用來保命的一個很重要的手段,盛放在體內的空間靈寶里,本來是最安全的事情,沒想到在老祖面前什麼都不是。

被老祖收走了空間靈寶,父子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一句話都沒敢說,如果老祖想要殺了他們,很輕易的就能做到,這點他們深信不疑。

父子二人帶著數十個神君長老,還有他們這一脈的所有家屬,加起來足有數百之多,在陸萬年的率領下一路絕塵而去。

陸青湖和老管家二人選准了陸城的方向,玩了命的向陸城飛來,很快就進入了陸家大院,進了大院后,二人心裡十分疑惑,平時很是熱鬧的陸家,現在卻是變得十分平靜。

陸青湖這小子很聰明,馬上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安東城離陸城很近,發生在安東城的大戰,很快就可以傳到這裡。

想到這裡,陸青湖又覺得不對勁,轉身對身後的老管家說道:「我大伯和家族的長老們都到哪裡去了?我們是不是也要馬上離開這裡?」

「少爺,老奴也覺得這裡有一股肅殺之氣,此地絕對不可久留,我們先到外面躲幾天,如果沒事了,我們再回來就是。」

陸青湖也是一個行事果斷的人,想好了的事馬上就做,轉身就向陸家大院外飛去。

二人還沒有飛出陸家大院,迎面就碰到一位年輕的女子,正好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看到對面的美貌女子,陸青湖主僕馬上停了下來,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我道是誰呢!原來是青瑤妹妹,好多年沒有看到你了,這些年你都到哪裡去了。」

「陸青湖,我到哪裡去和你沒有關係,看你慌慌張張的樣子,一定是沒做什麼好事,老實交代,家族裡靜悄悄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青瑤妹妹,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剛從安東城回來,你大哥青城也在那裡呢,還有他的很多朋友,他們一會就到家族來,到時候你問你大哥,家族一定是發生了變故,我現在急著到外面去調查。」

陸青瑤聽了陸青湖的話,心裡的疑惑未除,不過,她還是給對方讓開了道路,這主僕二人頭也不回的撒開了腳步,迅速凌空飛縱而去。

陸家大院很大,以議事大殿為中心,方圓足有千里之廣,就算是以陸青瑤真神初期的境界,全部掃描一遍,也要耗費不少的時間。

起碼有兩個多小時以後,陸青瑤才回到了家族的議事大殿,急匆匆的進入了空無一人的大殿,眼神直接看向族長寶座前的條案。

條案中心擺放著一物,這件物品是一座迷你宮殿,不過幾寸大小,通體散發著水藍色的光芒。

在空曠無人的大殿里,擺放著這麼一件光彩奪目的物品,任何人進來都會被他的存在吸引過去。

陸青瑤在進入大殿門口的一刻,直奔這件宮殿形物品走去,來到近前,端詳了片刻后,伸手抓向這件寶物。

手剛伸到水藍色光芒籠罩的範圍,整條手臂瞬間被彈了起來,神體蹬蹬蹬倒退出去幾步,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寶物。

「果然不愧是家族的傳承至寶,我竟然連靠近的能力都沒有,可是,現在整個家族都不見一人,放在這裡也是太不安全了。」

陸青瑤仍然不死心,縱身來到條案前,再次伸手探向水藍色光芒之中。

這次和上次不同,陸青瑤手臂上包裹了濃厚的神力,同樣散發出炫目的水藍色光芒,彷彿要和寶物爭輝一般。

手臂伸到了同樣的位置,沒有任何懸念,陸青瑤的手臂再次被彈了起來,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不是倒退了幾步,而是整個神體被彈起來,順著大門飛到了殿前的廣場上。

陸青瑤沒想到,寶物的自我防護能力這麼強,飛到大殿外后,直接狠狠地摔在地面上,在地上翻滾了十幾圈后才站了起來。

陸青瑤站起來看著議事大殿,臉上顯露出無奈的表情,過了一會才喃喃自語道:「家族的傳承至寶擺在這裡,我哪裡都不去了,我必須守護好它。」

「妹妹,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站在這裡愣神?家族裡的其他人都到哪裡去了?」

陸青城的聲音遠遠的傳來,在他的身後,跟隨著陸青峰等十數人,這些人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向殿前廣場的方向飛來。

原來,陸青城和陸千山的打鬥並不是很輕鬆,陸千山也是神君中期的超級強者,雖然陸青城是萬年不遇的天才,想要殺了此人很不容易。

陸青湖和老管家逃走時,第一時間就被陸青峰發現,只是陸青峰並沒有去追這二人,而是迅速向陸青城和陸千山二人沖了過去。

「青城,你那個叔伯弟弟逃向陸城了,我幫著你收拾了這個老東西,然後趕快回到陸城去,我擔心陸城會發生變故。」

「青峰大哥,我改變主意了,不要殺了這個傢伙,你不是擅長搜魂嗎?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陸萬年帶著兒子陸千岳出逃,他這一方的所有長老也都隨之而去,整個議事大殿變得空空蕩蕩,再也沒有了一人。【最新章節閱讀.】

此時的陸家,已經沒有了掌舵人,只剩下了一些真神級別的晚輩,如果這時候有仇家前來,陸家就會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

陸家已經面臨著極大的危機,所幸的是,陸萬年並沒有對那些真神晚輩大肆屠殺,從這一點也說明,他的人性還沒有徹底泯滅。

陸家偌大的府邸後面,有一座巍峨的山峰,這座山峰是陸家的密地,在陸家只有祖神才可以進入山峰,神君巔峰修為只有在突破時才能進去,其他任何人對裡面的秘密都不得而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