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宇面無表情,擊敗這些人對他來說毫無成就感。荒力大手將這幾人撿起,北辰宇帶著他們來到了邊緣界限。

正準備將他們丟出去,北辰宇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

隨後,在周圍人錯愕的眼神中,北辰宇將幾人弄醒。

看到北辰宇,幾名亡靈法師的神魂之火不斷地震顫著,散發出恐懼的波動。眼前少年太過恐怖,簡直就是人形凶獸。

「將你們的空間戒指解除認主給我。」北辰宇淡淡道。

幾人連連點頭,將自己的空間戒指交了出去。北辰宇將他們一個個丟出了劃定區域。隨後,這些人便被傳送走了。

將其中的天材地寶拿出來,北辰宇給奴僕空間中的紫靈和晴荒丟了進去。

「還不夠……」北辰宇低低自語,將目光投向了周圍的生靈。

看到北辰宇的目光,這些生靈都是渾身一顫,隨後連連倒退。

無奈的搖了搖頭,北辰宇盤坐在地,開始修鍊。不多時,北辰宇便聽到了一陣喧嘩聲,隨後,一名夢璃族的少女向著他這邊走來。

「你就是王下令追殺的那個人族?」少女的生意很是好聽,但是卻帶著殺氣。

北辰宇抬眼望去,只見這是一名沒見過的夢璃族人。北辰宇點了點頭,從周圍人的議論聲中,他也大概了解了這名少女。

這名荒有著天荒五境的境界,當時她剛剛來到這裡,便將索要寶物的幾名生靈丟了出去。隨後,她更是將其他弱些的夢璃族人召集起來,使得她們保住了自己的寶物。

此時在她的身後,便跟著好多名荒。北辰宇看去,估計這些人身上的天材地寶能夠治好晴荒和紫靈。

「沒想到你還能夠來到這裡,算是有幾分實力。」這名荒的聲音中滿是冰冷,「既然就是你,那你就出去吧!」

隨後,這名荒向著北辰宇攻去。骨刺如龍,捲起陣陣狂風。周圍的天才看到這一幕盡皆色變,不得不承認自己比不少。

戰技內蘊於肉身,北辰宇一隻手向著骨刺抓去。看到這一幕,眾人都是露出不屑之色。荒身後的眾多荒更是一臉鄙視,竟然有人想要徒手抓住天荒五境強者的攻擊,痴心妄想!

下一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只見那少年竟然真的徒手抓住了荒的骨刺!


荒心驚不已,此時的骨刺被眼前少年牢牢固定住,動彈不得。任憑她使用多大的力氣和神念,都撼動不了。

啪咔!

隨著北辰宇加力,骨刺便發出啪咔一聲,被生生折斷。

「把所有的空間物品留下。」依舊是淡淡的一句話飄出,卻讓人心驚不已。


「一起上!」一聲清喝響起,所有的荒都向著北辰宇攻去。

北辰宇一言不發,迎了上去。

轟轟轟!!!

不多時,所有的荒躺在了地上。北辰宇居高臨下俯視著她們,淡淡開口,「把所有的空間物品留下。」

一眾荒都是俏臉冰寒,將自己的空間戒指丟了出去。被丟出去事小,萬一此人起了殺心就不好了。

北辰宇神念一掃,臉色頓時有幾分不自然了。這些荒的空間戒指中居然有……

快速控制著自己平靜了下來,北辰宇只是將天材地寶取出,隨後便將空間戒指丟了回去。裡面有一些私人物品,他留著可不知道怎麼處理。

就在北辰宇要將這些荒也丟出去的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傳出,「住手!」

北辰宇停下了動作,看向來人。

月荒剛剛被傳送到平原之上,就看到了這裡圍著很多人。將向自己索要寶物的人丟出去,她便走了過來,沒想到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北辰宇,這些人都是我夢璃族的精英。」月荒目光清冽,「如果你將她們都丟出去,我夢璃族的高手會親自出手擊殺你!」

此時的月荒心中暗暗叫苦,沒想到自己族中的這些姐妹竟然得罪了這個煞星。如果她們都失去了資格,夢璃族這一輩就完了!

周圍人都是震撼的看著這一幕,夢璃族聖女月荒,有很多人都不認識。

北辰宇不為所動,繼續進行著自己的舉動。月荒臉色一變,咬了咬粉唇,繼續開口,「我可以給你補償!」

聽到這句話,周圍一片嘩然。外界傳聞,夢璃族聖女可能修出了兩道高等至尊力,沒想到竟然對這少年平等姿態說話!這件事如果傳出去,一定會使得很多人吃驚。 “葉家!難道你們不敢應戰嗎?只知道欺負那些廢物,佐家真正天才到來你們就慫了!”擂臺上佐天宇叫囂,同時叫人把這段話傳給葉家。

這是赤 裸裸的挑釁,在磐石城內如此叫囂,簡直和在葉家門前叫嚷是一個概念,葉家不可能繼續保持沉默。

而且佐天宇的話就連自家人都不爽,有人甚至希望葉銘出現如同擊敗自己一般完虐佐天宇!這人太過目中無人了…

“後天境的小子,等你突破先天再來門前叫囂吧!或者請出你們佐家先天境的武者來找揍。”

這是葉天的原話,他同樣讓人傳達,並且將這話散播出去,鬧得滿城皆知。

佐天宇自然是被氣得不輕,臉都變成了醬紫色,葉家對他不屑一顧,這讓自大的他無法接受。

不過圍觀的人卻是更加震驚,葉家居然敢公開叫板佐家,這是什麼情況?葉家是想被滅族了嗎!

佐家是尊龐然大物,知道的人莫不驚顫,葉家不過是龜孫在磐石城千年的小家族,何來的底氣敢叫板佐家?

佐青龍也是被氣得不輕,那日在葉家大敗,也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疙瘩,他同樣想一雪前恥,所以纔會暗中支持佐天宇這般行徑。

“既然葉家自取其辱,那我就成全他們,讓先天境弟子上擂臺!”佐青龍冷笑開口,同意了葉天的要求。

先天境的弟子纔是佐家最優秀的弟子,雖然人數較少,但能在二十五歲之前達到先天,他們沒一人是弱者。

“在下佐助應約而來,是今日的守擂者,葉家趕緊來戰!”一青年立身於擂臺上這番介紹自己,還讓人直接帶話到葉府。

這人氣息不凡,身材高挑修長完全不像一名武者!但明眼人才知道這青年相當恐怖,實力在先天之中都算拔尖的了。

此人已經達到精氣內斂的地步,氣血都隱於體內,所以體魄已經迴歸到正常人模樣,不像後天武者那班高大威猛。

但此人絕對十分強大,在先天境有高深造詣,而且內斂的體魄會比後天武者更加強大!

葉家應戰,而且第一個出場的就是葉天他自己,他走上擂臺時沒幾人認出他是誰。因爲此時的他,開起來也就近三十歲,還十分年輕,如同青年一般!

“葉家家主葉天到此應戰!”葉天不甘示弱,臉上更有興奮。

他突然先天后還沒和同境界武者交戰過,戰力具體有多強他也不清楚,只有他父親給出過評價“強,很強,比我和墨華都強!”

“什麼!他是家主??怎麼會如此年輕…”

“葉家主何時突破先天的?爲何一點消息都沒傳出?”

……

外來者或是本地居民全都震驚了,各種議論聲響起,被葉天的出場完全震驚了。


而一直在暗中關注的佐青龍更是震驚的無以復加,他沒想到葉家居然還有像二長老那樣的人物。出場就給人一股不凡之感,與天地交泰,和天地之力完美契合!

這樣的人物出現一個就極爲逆天了,怎麼可能還有?

佐助同樣凝目,他知道自己這次遇上強敵了,面前這人氣機不凡,絕對不是普通的先天武者。

不過事情鬧到這一步已經不可能中斷了,雙方不分生死也要爭個輸贏,所以何解無望,只有霎時開戰。

“戰!”…

兩人激戰,上來就動用全力沒有留手,因爲都知道對方很強,輕敵會吃大虧。

不過佐助卻是越打越心驚,葉天沒用祕術,也不使用武技,就憑自己的拳**鋒,還兇悍得一塌糊塗。

葉天體魄之強讓佐助心驚,若是普通先天武者對上葉天,絕對會被碾壓,葉天使用靈力就可以將其擊殺,這一點佐助毫不懷疑。

一直以來,佐助最自豪的就是他的體魄,在先天境絕對算得上超絕,但如今對上葉天,他不得不歎服。此人體魄變態,遠不是自己能比的…

而且葉天體內靈力雄渾,比王族培育出的精英武者都磅礴許多,這更極大增加了葉天的戰力!

“絕對是個妖孽。”佐助只能如此在心中感慨,強大的體魄,磅礴的靈力,這人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兩人戰鬥異常激烈,擂臺被時不時的爆炸早已毀得千瘡百孔了。周圍的靈力也狂暴起來,形成一股股颶風!

而在風暴中心,飛沙走石之地,葉天與佐助兩人打得熱火朝天,各種手段齊出,天地之力被擾亂,場面一片混亂!

佐助操控火焰,這是佐家的傳承祕術,由佐炎王所創,威能強大恐怖,有焚天之勢,可燒燬萬物。

赤紅的火焰在佐助施展下猶如岩漿,在佐助周身繚繞流淌,隨後又演化成寶劍、戰刀、巨錘等武器進行攻伐。

葉天很吃虧,鬼麪人還未曾教他任何祕術,至於武技…

先天高手交戰,武技的用處已經微乎其微了,除了個別極爲特殊的武技還有用,其他的都是雞肋,施展出來也毫無用處。

所以葉天只能選擇用拳頭進行簡單粗暴的攻擊,但這卻讓他苦不堪言!

佐助施展的烈火可融金化玉,就算葉天體魄強大,但雙拳也被燒得通紅,有股火辣辣的疼痛敢。

而佐助心中卻是更加震驚,他還是第一次遇見有人敢以雙拳對轟自己祕術的,而且還略佔上風!

敢一拳頭對轟祕術與兵器的修士,佐助只知道一人,那就是如今神魄境第一人——交熱! 舊愛新歡,總裁請放手

難道如同交熱這樣驚豔的強者,帝國內會再次出現一位嗎?

“哼!接我這一招…”佐助冷哼,雙手抱圓,收回漫天火光,在手心中凝聚出一個寶瓶。

寶瓶赤紅,半透明狀態,如同紅水晶打造,不僅美麗,內部還有一道藍色火焰在躍動。佐助周身的空氣瞬間沸騰,溫度也是急劇上升,如同烈日當空,衆人有一股置身火海的感覺。

“火道寶瓶!這可是佐家祕技之一,更是鎮族絕學,沒想到佐助年紀輕輕就學會了!了不得呀…”

有人認出佐助施展的法術,當即震驚開口,神色露出震撼,更有忌憚!而暗中觀看的佐青龍臉上亦是露出笑意,眼瞳深處露出驕傲。

火道寶瓶這一祕術威震帝國,曾經南蠻入侵,佐炎王就是施展這一祕術燒燬了千軍萬馬,其中還包括五位神魄境強者!

轟…佐助操控火道寶瓶對準葉天,霎時間噴出無盡火浪,如同江河洶涌般,瞬間淹沒葉天,擂臺都被融化了!

葉天凝結靈力屏障防禦,不過這次火焰連靈力都被點燃,燒得他哇哇慘叫不已,在火海中手舞足蹈的又蹦又跳!


衣服等物件瞬間被焚燒成灰燼,就連頭髮也是燒得焦糊不已,蜷縮在一團如同澆油一般敷在葉天頭頂。

“怎麼可能?!”火海熊勇過後,葉天除了被烤成一個黑人,形象狼狽外居然只受了一些皮肉傷,這讓佐助有些無法接受,這到底是不是血肉之軀呀?怎麼可能這麼耐燒!

今天終於有書友來書評支持送花了!書海真的太激動了!……..今日三更! 第九十二章諸強競渡天空城

「什麼補償?」北辰宇終於開口了。紫靈和晴荒都受了傷,他要趕快為二人療傷,不忍看到她們痛苦。

「七級靈藥!」月荒鬆了一口氣,開口道。

「九級。」北辰宇淡淡道。

月荒氣結,周圍的人更是微微咂舌,這少年還真敢開價。

「好!」咬咬銀牙,月荒答應了下來。隨後,她的玉手之中浮現出了一株九級靈藥,「你先放人。」

北辰宇二話不熟,將十幾名荒丟給了月荒。月荒將他們接了下來,手中靈藥丟給了北辰宇。這靈藥即使是她也不多,送出去一株很是心疼。

將靈藥丟給,北辰宇轉身離去。他看到了落影和木風二人,他們也到達了這裡。


「北辰,你沒事吧?」看到北辰宇的樣子,落影二人很是擔心。

北辰宇略一解釋,二人才放下心來。隨後,北辰宇開口問道:「你們的寶物有沒有被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