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個陸星辰,我差點被你騙了。」林妙嬋走上前,捶了一下他胸口,笑罵:「沒想到你這麼厲害。」

「妙嬋姑娘,咱們先下去吧!」

葉雄不想在半空呆太久,被人看傻子一樣看著。

「咱們下大廳聊。」林震天連忙說道。

當下,一行四人回到大廳之中,何氏知道葉雄是金丹修士,救了神丹國,頓時又驚又喜,又是倒茶又是送點心,各種感激。

「伯母,不用客氣了。」葉雄說道。

「你們慢慢聊,我先下去讓人備餐。」何氏說完,走了出去。

廳上,頓時只剩下四人。

「林兄,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想向你們買些能增加元氣的丹藥,最近急用,自己煉製又麻煩。」葉雄直入正題,說出自己的目的。

「葉兄客氣了,以你對我們神丹國的相助,區區丹藥算得了什麼。」林震天轉身對林妙春說:「妙春,去拿十瓶九轉回元丹,三瓶潤氣丹過來,送給葉兄弟。」

「爹,我這就去。」妙春笑著站了起來。

「等一下。」葉雄連連搖手:「不行,太貴重了,九轉回元丹我只拿兩瓶,潤氣丹我只拿一瓶,再多不要。」

九轉回元丹,保守的成本,至少要五十萬,潤氣丹更罕見,那可是木國最出名的靈藥,當初他得到過一瓶,裡面有三顆,服下之後,瞬間就可以恢復元氣。這麼貴重的東西,他怎麼敢多要。

「這樣吧,九轉回元丹五瓶,潤氣丹兩瓶,陸先生給我父親服下曼陀羅花解毒,這花的價值,都不只這七瓶丹藥的數了,如果陸兄不收,那我們就為難了。」林妙春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葉雄點了點頭。

林妙春進去拿丹藥,沒多久就將五瓶丹藥拿出來,遞給葉雄。

葉雄將一瓶丹藥打開,只見平常只裝十顆小丹藥的小瓶,裝了十二顆,說是五瓶,無形之間又多了一瓶。

潤氣丹每瓶三顆,也變成了每瓶四顆。

「妙春姑娘,你這是……」葉雄搖頭苦笑。

「陸先生,這是我們的心意,你就不要拒絕了。」林妙春笑道。

「陸大哥,你就收入吧,這是我們的心意。」林妙嬋也說。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葉雄也不客氣收了下來。

「妙春妙嬋,你們去跟你娘準備一下晚宴,我有些事情要跟陸兄說。」林震天說道。

葉雄有些重要的事情,也想跟林震天聊聊,當下點了點頭。

姐妹倆知道他們要聊很重要的事情,當下告辭了。

等她們離開之後,林震天這才認真地說道:「陸兄,恕林某直接,整個修真界之中,像你這般實力的人,雖說不是屈指可數,但絕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我怎麼從來就沒聽說過陸兄的大名?」

葉雄不想讓他知道真實情況,當下隨口敷衍過去。

林震天知道他不想多說,也不好再多問。

「有件事情,我想問一下。」葉雄神色嚴肅了起來,說道:「魔界已經插手五大國之外,你可知道,現在的岩國,實力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這是一件大事,如果魔界就是岩國的幕後推手,那絕對不能讓他們發展擴大,一定要將他們扼殺,不然的話,讓他們發展起來,那就麻煩了。

「現在的岩國,已經吞併了四十多個小國,勢力已經達到五大國一半勢力,如果他們背後就是魔界,那就大事不好了,而且我還聽到一個不好的傳聞。」林震天臉色凝重。

「什麼傳聞?」葉雄問。

「我有一位很要好的土國朋友,在土國皇城當值班護衛,他曾經兩次見過魔界的人,出入土國皇城。」

「難道土國已經投靠了魔界?」葉雄眉頭皺了起來,神色非常嚴肅。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顯然,魔界已經開始準備侵蝕修羅界了。

土國,加上現在正發展擴大的岩國,還有水國的洛水鎮出現鬼霧,似乎也在預兆著,他們已經把魔爪伸到水國,一旦他們成功拿下水國的話,到時候整個修真界,他們就有了三個超級勢力了。

葉雄越想越震驚,心想這個消息,一定讓儘快告訴金山上人,讓他想辦法應對,同時提醒其餘的三國要小心。

「林兄,我想問一下,岩國現在大本營在什麼地方,還有,現在岩國國王是誰,實力在什麼境界?」葉雄繼續問。

「岩國的國王叫做岩真,以前跟我一樣,是金丹初期,實力應該還在我之下,但是這都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他有沒有突破,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從岩雷的精進實力來看,岩真極有可能已經突破到金丹中期了。」林震天說完,疑惑地看著葉雄:「陸兄,你不會想去岩國吧?」

葉雄點了點頭,道:「岩雷跟那名金丹魔修是在這裡被殺的,萬一他們追究起來,我擔心會連累你們,所以準備去一岩國,看看能不能將岩真斬殺。」

林震天聽了十分激動,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他剛才還在想,準備用什麼辦法將葉雄留下來呢,沒想到他主動提出幹掉岩真。

「陸兄的大恩大德,林某感激不盡。」

林某拱了拱手,突然從身上掏出一本小冊,遞了過去。

「陸兄,這是咱們神丹國最值錢的東西的,你請看。」

「這是什麼東西?」葉雄沒有接,如果太貴重的話,他不敢要。

「九轉造化丹丹方,服用這種丹藥,有可能從金丹初期,進入金丹中期。」

葉雄曾經在古籍上看過這種古丹方,一直以為失傳了,沒想到神丹國居然會有。

丹方的話,他可以要,畢竟丹方算不了什麼,最難的是怎麼找到丹方上的靈藥。

他打開丹方,發現上面是一排排藥名,全都是很罕見的靈藥,雖然比不上奇異果,焱火果這麼罕見,但也絕對不是容易收集齊的,畢竟,那可是三十多種靈藥啊!

金元丹丹方雖然收集困雄,但僅僅只是五種逆天靈果而已。

「林兄,這丹方我就收下了,如果我有時候的話,一定去收集完。」葉雄將丹方收了起來,說道。

「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林震天搖了搖頭,說道:「單方上的靈藥,我已經收集齊九成,只剩下最後三種沒辦法收集到,如果你能幫我找到,煉製出來的丹藥,我們可以平分。我保守估計,我至少有八成把握能煉製出來兩顆九轉造化丹。」 葉雄心動了。

如果收集三十多種靈藥,花費的時間太長了,他根本就不抱希望,但是如果只是收集三種靈藥的話,難度會大大的降低,比收集金元果的難度要低得多。要知道,金元果剩下的三枚果實,分別是九幽果,魔元果跟龍血果,這分別是鬼界,魔界跟修真界最頂級的靈果,他是半點把握都沒有。

「林兄,這怎麼好意思,我這不是白撿便宜了嗎?」葉雄笑道。

「陸兄弟救了我們林氏一家,而且願意去將岩國的岩真殺掉,為我們林氏一族免除後患,我們感激還來不及呢,區區一枚九轉造化丹算得了什麼。」林震風呵呵地笑道。

葉雄不由得暗暗佩服,這林震風做事情,真是精到了骨子裡,他知道九造化丹對葉雄的吸引力非常具大,如果葉雄想得到這枚丹藥,絕對不會讓林家出事的,這就等於將自己的命運跟葉雄綁在了一起。

高,這一招實在是高。

「那我就先感謝林兄了,不知道林兄說還剩下的三種靈藥,是哪三種?」葉雄問。

「忘憂草,煉天石,蝠王血。」

葉雄發現自己居然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三種靈藥的名字,當下暗暗記住,然後繼續問:「林兄可知道,這三種靈藥在什麼地方能找到?」

「忘憂草,傳聞在忘憂谷,至於忘憂谷在什麼地方,沒有任何人知道。金丹期的修士進階,經常會出現心魔,這忘憂草是解決心魔最重要的一味靈藥,不可缺少;至於蝠王血,傳聞在鬼界才有,在人界根本就沒有,這味靈藥藥性狂暴,能瞬間爆出強大的力量,也是不可缺少跟替代的靈藥;至於煉天石……不瞞你說,我勞盡一生,也沒能找到它出自何處……」林震風詳細地將三種靈藥說了一遍。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看來這三種靈藥,也不是好找的。

這也正常,林震風尋找這麼多年都找不到,從中就可以看出來非常難尋。

要知道,他的朋友,可是非常多的。

「林兄,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去尋找的。」

……

會客大廳,此時的桌子之上,已經備滿了美味佳肴。

林妙嬋看著滾口水,伸手抓向一隻鳥翅。

何氏一巴掌拍在她的手上,罵道:「女孩子人家,就沒點矜持,你就不能跟你姐學學,萬一陸先生出來看見,多丟人。」

林妙嬋小嘴翹了起來:「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這性格,你讓我裝成姐姐那樣,那還不如讓我去死。」

「呸呸呸,大吉利是,她別再胡說八道。」何氏罵道。

林妙春在旁邊看著,不由得撲哧一聲笑了起來:「娘,你就別壓制她了,也許葉先生,就是喜歡妹妹這種性格。」

「娘,你聽到沒有,蘿蔔青菜,各有所喜,如果我不是這麼神病質的話,怎麼能把陸星辰給拐過來。」見姐姐給自己撐腰,林妙嬋不由得理氣直壯。

何氏突然認真起來,小聲問:「妙嬋,你跟陸星辰發展到什麼關係了?」

林妙嬋頓時狂汗,無語地望著母親:「娘,我跟陸星辰才認識兩天,你覺得我們之間,能發展到什麼關係?」

「剛才你也說了,蘿蔔青菜,各有所愛,現在一見鍾情的人多得是,萬一他對你一見鍾情呢?」何氏認真想了一下,嚴肅道:「妙嬋,你得加把勁,我看他肯定對你有意思,不然怎麼可能將那曼……什麼花來著?」

「曼陀羅花。」林妙春提醒。

「對對,曼陀羅花。他將這麼貴重的東西,送給你爹解毒,你說他對你沒意思,我都有點不相信。」何氏分析著。

「姐,你說說娘吧,你瞧瞧她。」林妙嬋急了。

林妙春笑道:「妹妹,我支持娘的看法,如果你嫁給葉星辰當老婆,那可是我們整個林家的福氣,以後誰還敢欺付咱們神丹國。」

「別說當老婆,當小妾都不虧。」何氏又道。

「姐,娘……你們倆丟不丟人。」林妙嬋的臉上,頓時就紅成了一片,火辣辣的。「我警告你們,一會陸星辰來之後,你們千萬別胡說八道,不然的話,我跟你們急?」

何氏反問:「你上不上,不上的話,我可讓你姐上了。」

狂戀之孽:高幹子弟囚愛記 「同意,支持,妹妹,如果你不上的話,我可就上了。」林妙春笑道。

「我被你們兩個給氣死了。」林妙嬋哼一聲。

這時候,婢女走了過去,說道:「夫人,小姐,老爺跟陸先生馬上就過來。」

「知道了,小紅,你去備些好酒過來,越烈越好。」何氏吩咐。

「對,最烈的,能讓人酒後亂性的哪種。」林妙春打趣。

林妙嬋整個腦袋埋在桌面上,砰砰地撞著,崩潰道:「攤上這樣的老娘跟姐姐,我死了算了。」

就在三人開玩笑間,葉雄跟林震風邊笑邊談,從外面走了進來。

「陸兄,菜都準備好了,咱們邊吃邊聊。」林震風做了個請的資勢。

「好香啊,看來我今天有口福了。」葉雄抽了抽鼻子,笑道。

大牌甜妻 「陸先生,坐這邊,這邊……」

何氏早就在林妙嬋旁邊,讓出一個位子。

「嫂子,你別那麼客氣,直接叫我星辰就好了。」

(前面稱呼為伯母,是錯誤的,現在糾正為嫂子。)

葉雄大大方方地坐下,見旁邊的林妙嬋滿臉通紅,不由有些奇怪:「妙嬋,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沒事吧?」

「哦……剛從煉丹室回來,熏紅的。」林妙嬋連忙解釋。

撲哧

何氏跟林妙春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林妙嬋狠狠地瞪了她們一眼,那目光分明在警告:「管好你們的嘴巴,別胡說八道。」

葉雄看看何氏,又看看林妙春,有些疑惑,不過沒有多想。

「妙嬋,給星辰勺碗湯啊!」何氏吩咐。

「不用了,我自己來好了。」

葉雄搶過湯勺,自己動了起來。

「星辰,你別見怪,我這女兒,平時在家嬌生慣養,縱慣了,所以有些……」

咳咳,林妙嬋連忙輕咳打斷。

「嫂子,妙嬋是性情中人,心地善良,有上進心,現在很少有這樣的姑娘了。」葉雄客氣地回應。

「你這樣想就好。」何氏呵呵地笑了起來,眼睛咪成一條縫。

接下來,一行人開始吃起來。

「星辰,你要不要喝點酒?」何林震風問。

「喝點也行,無妨。」

「那咱們就開懷暢飲,一醉方休。」林震風哈哈笑道。

「那我就捨命陪君子了。」葉雄回道。

「小紅,倒酒倒酒。」何氏連忙喊道。

聽到葉星辰說一醉方休,她心裡更樂了。

接下來,都是葉雄跟林震風在聊,三女在旁邊座上聽著。 口才本來就是葉雄的強項,在不暴露自己真實身份的情況下,他侃侃而談,說得林震風哈哈大笑,歡喜得不得了。

旁邊三女,也被葉雄的見識折服,何氏更加滿意了。

「星辰,你這麼優秀,結婚了沒有?」何氏問。

葉雄頓時有些尷尬,要是讓她知道自己身邊女人無數,肯定會看不起,而且他也不能說自己結婚了,不然可能會暴露自己的身份,當下說道:「我還沒結婚。」

「太好了。」何氏瞬間就激動了。

葉雄異常地看著她,旁邊的林妙嬋實在是看不過眼,急道:「娘,你能不能別打擾爹跟葉星辰聊天。」

林震風在旁邊聽著,馬上就知道自己夫人想讓妙嬋嫁給葉雄,心裡也非常期待。

這時候,葉雄還不知道她的心思,那就是傻子了。

「嫂子,我現在是一心修鍊,對於成親的事情,沒什麼興趣,也許是還沒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吧!」葉雄笑了笑,不動聲色地回道。

旁邊的林妙嬋,臉色分明有點尷尬,她也知道葉雄不可能這麼快就喜歡她,但是她心裡就是有些不舒服。

「男人志在四方,怎麼會整天想著兒女私情,哪像你們婦道人家。」旁邊的林震風看不過眼了,吩咐:「夫人,你去整理一下外面的涼亭,備些酒跟點心,一會我跟陸兄再去那邊坐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