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橘紅色的火鳥拯救了克萊恩一名。

西蘭斯反身一腳,將其踢碎。

可當他再回首之時,地上的克萊恩早已不見。

「你這樣子輸的很慘呀。」扎西將背後的克萊恩放了下來。

「你怎麼來了?」克萊恩虛弱道,他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扎西竟然會出現!

「搞定了事情自然就過來了,本來還想看看你怎麼蛇吞象,但現在看來你還是不行呀。」扎西道。

「是我失算了,錯估了這個傢伙的實力。」克萊恩苦笑一聲。

「真的有那麼強?」扎西用餘光瞥了一眼西蘭斯。

「他擁有十大根源之一的血肉城堡,你小心一些。」克萊恩輕聲道。

「十大根源嗎?」扎西眯起了雙眼,他可是見過帝神之噬與惡獄君主的人。

惡獄君主自然不提,即便現在艾克還沒有走上埃爾洛的檯面,但他的潛力真的是無窮無盡!

帝神之噬就更別提了,伯頓可是毀滅了巨人陰謀的超級野心家!那可怕的吞噬能力絕不弱於艾克!

「血肉城堡,體術師永恆的光輝?」扎西嚴肅道。

「嘖嘖,沒想到還有兩隻老鼠。」西蘭斯對於眼前發生的事並沒有惱怒,反正也是死早死晚的問題。

「老大,他不好對付。」努曼艾爾認慫道。

「說好的戰士一族呢?難怪你被趕出來了。」扎西翻了個白眼,拍拍胸脯道,「真正的戰士,敢於面對任何的情勢!」

復仇千金:老公禽有獨鍾 「算了吧,明知是死還上,那是傻瓜!」 權少的專屬紅娘 努曼艾爾撇撇嘴。

「傻瓜嗎?」扎西忽然想起了和卡西、艾克他們經歷的一場場戰鬥,「或許我們都是傻瓜吧!但這個世界更缺少的也是傻瓜!」

「努曼艾爾,你知道為什麼你會敗給我嗎?」扎西道。

「老大你臨陣突破,我有什麼辦法。」努曼艾爾回答道。

「不!是你缺少了一種信念!一種有死無生的信念!」扎西的拳頭狠狠捶了捶胸口,「而它一刻不停的在我血脈中奔騰!」

「真是很棒的演講,但所謂的信念也不過是激勵人心的口號罷了。」

西蘭斯的血腥世界再次降臨!他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大言不慚的人類小鬼!

「熔火!紅蓮煉獄!」

啪啪!

紅蓮規則孕育而出,煉獄永生!

「這是什麼規則?」西蘭斯皺起眉頭,紅蓮規則消失了近千年,又有多少人認識呢。

「加油!老大!」努曼艾爾揮舞著拳頭,他幹了扎西這碗心靈雞湯。

「趕緊走!笨蛋!」

然而此時的扎西卻是帶著克萊恩和坦布拉三人朝著外面跑去。

「啥?」努曼艾爾頓時傻眼了。

說好的信念呢?說好的有死無生呢?你剛才那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又是怎麼一回事?

「傻瓜,騙他的都不知道!現在又不是非得要拚命的時候!」扎西翻了個白眼,這四隻手腦子也有點不好使呀,跟不上本少爺的思維。

「噗!」

努曼艾爾一頭黑線,合著剛才那都是騙人了,還讓我激動了那麼久! ?「啊!」

西蘭斯也沒想到扎西還有這麼一出,他自然不會瞧著到手的獵物飛走,直接爆了!

紅蓮煉獄並沒有阻擋他太久。

「老大,快點!」努曼艾爾幾個眨眼的功夫就追上了扎西,畢竟扎西還帶著幾個人。

「這傢伙好強!」扎西感受到了紅蓮煉獄的消亡,心中有了拚命的打算。

至少在西蘭斯追上他之前,他是無法帶著人逃離的。

當然了,扎西也可以棄下克萊恩幾人,畢竟他們之間認識的時間不長,更何況這幾個都是魔族的身份呢?

然而,扎西就算戰死也不會做出這種選擇,這就是他的性子!

到科奧斯這幾天,沒有克萊恩的幫襯他絕對會惹下更多的麻煩!雖然這也有人家收了錢財的原因,但扎西覺得克萊恩這個傢伙還是很不錯的。

「你帶著我們逃不掉了。」克萊恩虛弱道,他豈能看不出現在的局勢。

「不試試怎麼知道?」扎西輕笑一聲,他這個人就是不信命!

「事實上這件事情本就是我們與嗜血者的恩怨,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還是一個人走吧。」克萊恩嘆了口氣。

「給我閉嘴吧!從我答應你成為角鬥士開始,咱們就是一根繩上的蚱蜢!」

噗!

漫天血色起,扎西再也無法前行,他將克萊恩幾人放下,直接頂了上去。

「克萊恩都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是你?」西蘭斯嗤笑一聲。

事實也是如此,扎西面對西蘭斯的猛攻沒有堅持太久便落敗了。

「咳咳!可惡!」

扎西倒在地上狠狠捶了一下地板,兩人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老大!」努曼艾爾站了出來,但他也未撐過幾個回合,便步了扎西後塵。

啪嗒!

西蘭斯緩緩從半空中落下,他昂起頭,以勝利者的姿態俯視著躺在地上的幾人。

「嘖嘖嘖,沒有人會來了吧?那好,我一起送你們上路吧,別太感謝我。」

咻!咻!咻!

空蕩蕩的空中,密密麻麻的浮現了成百上千的血色利刃,它們遊動著,盤旋著,隨時都有落下的可能性。

「老大,這回算是跑不了了。」努曼艾爾四隻手將身體撐起來苦笑道。

「混蛋!老子不可能死在這裡的!」扎西雙眼血紅。

「再見嘍!」西蘭斯大笑間,利刃如雨!

「不不不!」扎西在心中咆哮著,他絕不能死在這裡!

咔咔咔!

此時其真理世界中一團燃燒的火焰砰然炸裂,化為虛無,鑽出一抹嬌小的身影。

「呦咪!」

噗噗!

一股股精純而強大的而力量湧入扎西的體內,讓他恢復了活力。

熔炎·紅蓮幔帳!

啪啪啪!

一朵朵綻放的紅蓮妖艷而致命,它們紛紛黏合在一塊,籠罩住了幾人所在的位置。

當!當!當!

利刃沒能突破這層防禦,乒乒乓乓的聲音亦是不絕於耳。

「呼————」

見此情景,扎西鬆了口氣,隨後驚喜道,「悠米,你這傢伙終於醒了!」

「呦咪!呦咪!」

只見在扎西的肩頭,熟悉的位置趴著一隻慵懶的小松鼠,毛茸茸的尾巴左右搖擺著,可愛極了。

「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西蘭斯有些厭煩了。

「起碼還沒輸!」扎西重新站起來,有了悠米的加入,他還能再拖點時間,希望那時候努曼艾爾可以將克萊爾幾人帶走,那他也就沒了後顧之憂。

「小鬼,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可到此為止了。」

西蘭斯伸出雙手,整個大廳都開始陷入一種奇妙的境界。

「這是···這是···領域?」扎西瞪圓了眼睛,張大了嘴巴。

領域不是史詩級強者的特權?這個傢伙明顯連傳奇都不是!

「偽領域!」一旁的克萊恩捂著胸口吐出三個字。

由於血肉城堡的存在,西蘭斯在史詩之前便擁有了一個偽領域——————血腥世界!

之前的那些招式很多都是依託血腥世界施展的,真正的血腥世界西蘭斯可還未展現過。

「失敗者終究是失敗者!都給我下地獄去吧!」西蘭斯掌控了大局。

「對不起,拖累你了。」克萊恩頹然道。

「拖累個屁!本少爺就是不認輸!」 橫練鳴人 扎西咬牙切齒道,面對一個偽領域,他依舊選擇了出擊。

克萊恩怔怔的望著扎西,他的背影不是特別高大,卻充滿了一種信念與力量!

「還有救嗎?」克萊恩閉上了雙眼。

咚!咚!咚!

突然,一股奇異的律動引發了克萊恩的共鳴,那熟悉的血脈,那熟悉的力量是···

吼!

一聲龍吟從天降!

「克萊恩?」西蘭斯在聽到的第一瞬間就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克萊恩。

然而此時的克萊恩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面容蒼白無力。

這龍吟不是他發出的?那是誰?

吼!

又一聲龍吟落,更為粗壯大氣!

啞女醫經 磅礴的龍威帶起陣陣狂風,吹颳起西蘭斯的衣角、衣領。

「這···」面對著肆虐的風,西蘭斯愕然發現自己的身形無法動彈。

轟!

地宮的頂部猛然碎裂,一抹淡淡的虛影佔據了大半大廳的位置。

那是一頭龍!青色的龍!

「吼!」

青龍發出第三聲吼叫,西蘭斯再也支撐不住,半跪在了地上。

「怎麼會這樣!」西蘭斯漲紅著臉,極力抵抗著。

以他的驕傲怎麼會向人低頭!更遑論跪在地上了!

這是在侮辱他!

「你!該死!」青龍吐出三個字,一道道隨意噴發的龍息讓西蘭斯疲於招架。

傳奇?史詩?不不不!至少是傳說!

只有傳說才能讓西蘭斯沒有一點反抗力!更重要的是眼前的這道龍影淡不可察,顯然並不是其本體!

可饒是如此,西蘭斯亦非其對手。

他不明白,這個強大的敵人是如何出現的。

按理說,這種層次的強者根本不屑於到科奧斯這種小城來。

難道說···

西蘭斯的眸子死死盯住了克萊恩!

克萊恩化為龍形的模樣也是風系的青龍!和眼前的龍族一脈相承!

這兩個傢伙之間必定有關係!

「你還是來了。」克萊恩神色複雜的望向了那一道身影。 ?青龍影回頭望著克萊恩,眼神中有著驚喜,也有著一絲忐忑,這在外人看來是難以想象的。

「果然!」西蘭斯臉色一變再變,之前的成竹在胸全部消失了。

誠如其所說,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虛妄!

克萊恩深吸一口氣,想起之前種種,慢慢撐起了身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