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何是他?”就連高員外也不相信女人的話。

“因爲我在場,我與他是一夥的!”女人笑着說出這句話,可是卻很令人信服,因爲很多男人的魂已經被勾跑了。

“不錯,就是云爾,他傷及無辜,將出雲府搞得雞犬不寧,在他的管治下,很多人都死於非命,他不適合做尊主!”這時坐在大殿之上的馮叔周終於發話了,就好像是編好的臺詞。

“哈哈!哈哈!”云爾卻不做解釋,只是大笑,他笑是因爲從來沒有想到幕後的人會使這招,他笑是因爲他知道自己敗了,即使贏了單孤煙也沒有用、

“那你爲何現在來指認他?”高員外問道。

“因爲我良心未泯,我也絕不會幫這個人再做那些骯髒的事情,他將所有稅款都佔爲己有,他殺了自己最有力的手下,他在位時搞得民不聊生,百姓處於水生火熱之中,他該死!”女人憤慨激昂,就連所有人都大喊。

“云爾下臺!云爾當殺!”圍觀的人不知何時已經開始爲這個女人吶喊。

“快!你殺了我!”云爾小聲對單孤煙急迫的說道。

“你說什麼?”單孤煙以爲自己聽錯了,可是一看云爾的臉,那樣的堅定的決心,他沒有聽錯。

“你現在殺了我就可以做尊主,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我已死,你便可以做尊主,就不至於將出雲府送入歹人手裏!”云爾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可是言詞依然是那樣觸動人心。

“不,你不能死,他們不知道你爲了他們做了哪些事,你當之無愧是英明的尊主!”單孤煙說道。

“如果你不殺了我,那個女人會指使馮叔周動手,我們二人現在已經沒有真氣可以反抗,到時馮叔周就會成爲尊主,恐怕那時出雲府已經落入黑衣人的手裏,出雲府也再也不能見到明媚的陽光!”云爾幾乎在吶喊,可是的聲音並不大。

“既然那樣我們應該完成這場決鬥,如果我贏了,你就死,這尊主我來做!”單孤煙自然知道這場決鬥已經於大局無關,勝負對於所有人都不重要,難道他又豈能不知?

“好!”云爾站起來槍口一指。

“一招,就一招定輸贏!”單孤煙說道,在他眼裏似乎勝負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

那個女人看了笑了笑,然後給了馮叔週一個眼色。

場下百姓都在咒罵云爾,聲音震天響地,而紹劍卻遲遲不動。

“你還要等什麼?等他們死光?”宮娥捏着紹劍的肉喊道。

“還不是時候!”

“什麼時候?”

“就是現在!”

日暉已經只剩下一角,彩霞漸漸消逝,天邊慢慢暗了下來,夜幕已經拉了帷幕。

馮叔週一聲大喊:“云爾該死!不必再戰!”

他一個鯉魚跳,身子向祖壇劃去,手中短槍一指,一顆火雲彈射出,一團紅似晚霞的火球砸了過去。

衆人一驚,云爾與單孤煙都已經沒有反抗之力,他們想躲,馮叔周又豈是欺世之輩?他的槍雖比不上云爾和單孤煙任何一個,可是速度也是快的驚人,哪裏躲得了?

那個女人暗自發笑,一切盡在掌握。

可是火球卻沒有攻擊到云爾與單孤煙任何一人,因爲火球還沒有行至祖壇已經灰飛煙滅了,是誰?

單孤煙大驚,即使是他自己也只是躲過而已,火球的速度又是何其快,又是誰可以迎面對敵?

而當單孤煙看到那個人時,心裏的石頭一瞬間放了下來,他面露微笑,反而沒有了後顧之憂。

“你來的真巧!似乎來晚了!”單孤煙笑道。

“的確,如果我再不來,恐怕就要看到紅燒云爾,單孤煙也要真的變成一縷青煙了!”紹劍長劍已收。

衆人看得時心驚肉跳,那人居然一下子就劈開了火球,斬開了子彈,這是何等強大的實力?

“愛現的傢伙!”宮娥站在人羣中輕蔑的罵了一句。

馮叔周眼見自己的絕招輕易就被破了,哪裏還敢輕舉妄動,只是呆呆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等待女人下一步指令。

“的確來晚總比不來的好!”云爾笑道。

“你們到底誰贏?”紹劍落下地面笑道。

“你應該看到了,勝負難分!”云爾說道。

“那就再次比過,再也沒有阻礙你們的人!”紹劍面帶微笑。

“好!”云爾大笑。

“好的很!”單孤煙再也沒有這樣高興過了。

紹劍落地,晚霞也沒了,太陽也落下了山,天空已經可以看到幾顆微微閃動的星斗,月光雖寒,可是依然美麗,高員外卻是連連向後退去。

“你終究還是來了!”那個女人笑道,可是笑的如此不自然。

“看來你並不希望我來!”紹劍回話。


“既然來了,你想怎麼樣?”那個女人還想再笑,可是發現臉部已經僵硬,在紹劍的殺氣面前她又怎能放鬆鎮定。

高員外大喊:“不關我的事,你不能殺我!”

他當然說的人是紹劍,月光寒,桂花香,可是恐懼的再也不是他人,而是高員外自己。

“可是我並沒有說要殺你!”紹劍輕聲說道。

“那你想幹什麼?”高員外話音已經顫抖,他可以感覺到比月光還要寒冷的東西,可是那個東西飄渺不定,他觸摸不到卻可以深深感受到,紹劍的殺氣和人一樣,瀟灑自由,又豈是常人可以觸碰到一分的?

“你不是想要知道誰殺了你兄弟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紹劍笑道。

“誰?”高員外居然站了出來,害怕與仇恨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就是她!”紹劍指向那個女人。

“她是誰?何爲要殺了他們,他們是我唯一的家人!”高員外已經是哭腔。

“她叫上官一枝,她殺你兄弟也只有一個原因!”

“什麼?你快說!”

“因爲她高興!”紹劍說出這五個字,壓根已經咬的緊緊了,可是臉上依然還是笑個不停。 秋日的夜正涼,而卻沒想到女人的心更冰,月光再寒也寒不過女人的殺氣。

上官一枝的槍已經拔出來,映着月光,那是一股莫名的寒意,高員外怒火難收。

“因爲她高興?”高員外重複了一遍,那不是他不相信,也不是沒有聽清楚!而是聽了怒不可遏。

“如果這個還不能解釋,那麼我可以告訴你,她以殺人爲樂!”紹劍從來沒有這樣笑過,笑的人心發寒,他的笑容已經可以比得上冰霜。

衆人還不知這人是誰,只是覺得紹劍身上有一股莫名的悲傷。

紹劍本來不是一個容易動怒的人,可是他看見上官一枝卻再也忍不住了,他又爲何令高員外動怒?如果一定要追究這個原因,我想是因爲他恨這個女人,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令他這樣恨之入骨。

“看來你很恨我!”上官一枝使勁全力也要笑一聲。

“你不該笑!”說話的不是紹劍,本來這句話應該是紹劍說的,可是卻沒想高員外伴着自己的聲音已經衝向了上官一枝。

“不要···”紹劍喊不住了,因爲高員外已經拔出槍衝向了上官一枝,他們僅僅相隔三個人的距離,而高員外的速度也不是騙人的,眨眼間高員外已經衝到了上官一枝面前。

可是結果又可想而知的慘烈,高員外死了,而上官一枝也只是輕輕用了一招。

“不要過去!”紹劍還是將話說完了,可是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他開始後悔,他本不該激怒高員外,可是他還是做了,他也沒有想到寒月六友的感情已經好到這個地步了。

“你不該殺他!”紹劍望着高員外的屍體說道。

夜晚的景色並不是很迷人,而云爾與單孤煙開始了最後一回合的決鬥。

只是一招而已,他們拼盡全力只是爲了“勝敗”這兩個字。


光華一現,夜盡是一片光亮,可是光華一弱,勝負便已經分了,就像晨曦與黎明的交替,只在瞬間,而交替完成,露水浮現,月光消失,黑夜與光明的鬥爭已經結束。

他們二人呆呆站着一動不動,勝敗不在他人眼中,而在他們心裏,沒人可以說誰贏了,只有他們自己。

上官一枝盡力一笑:“可是他本來就該死!”

紹劍望了一眼上官一枝,口中一絲血慢慢流出,在場的絕沒有人可以傷到紹劍,只有他自己可以,一個悲痛萬分的人總是容易急火攻心,所以他這樣完全是拜上官一枝所賜。


“那你豈不是該死上一萬次!”紹劍很想拔劍,可是他卻沒有這樣做,誰也不知道他爲何會如此。

“可是我知道你不忍心殺我!”上官一枝說着開始往紹劍那裏走去,柳腰隨風而擺,嫵媚盡顯,那是一個美麗女人武器,女人最大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體,而上官一枝的武器顯然很強大,任何一個男人也很難抗拒這種誘惑。


可是她不該在紹劍面前展示她的武器,因爲那是自尋死路。

鏘的一聲,長劍一揮,上官一枝的衣領已經被斬下。

“下一劍就是你脖子!”紹劍冷笑,本來他是笑不出來,可是他偏偏笑了,又有誰可以決定他所做的事?

“你當真要殺我?”

“你爲何要殺光長陰福地所有人?他們也該死?”紹劍眼中的怒火漸漸升了起來。

“他們的確不該死,可是他們不該是長陰洞的人!”上官一枝輕蔑的笑道。

“你也是長陰洞弟子!你爲何不殺了自己?”

“像鶴天賜這種師父,我從來沒有承認過!我也早已不是以前的我!”上官一枝說的更簡單了。

上官一枝說完這句話又望向馮叔周大喊:“你還在等什麼?快殺了云爾!”

馮叔周聽罷瘋了似得衝過去。

紹劍想要去救,可是發現上官一枝並不是那樣簡單的,她恐怕已經與云爾的實力差不了多少,可是到底她做了什麼?又怎樣在這樣短的時間類提升這麼高的實力?誰也不知道,只有她自己知道。

上官一枝短槍一揮,一道閃電劈下,紹劍寸步難行,更別說救人了。

馮叔周已經殺了過去,那是何等的速度,子彈涌至云爾,熊熊烈火燒盡空氣,照亮周圍所有人的臉。

還有場下恐慌的臉,衆人知道,云爾該死,可是這個黑髮的人到底在幹什麼?這個女人到底又是誰?他們該怎麼做?直到最後他們統一了自己的想法,他們靜觀其變,誰殺了云爾,誰就是下一任尊主。

“來人!”云爾一聲大喝,只見五十人像是疾風一樣擋在了火球面前。

那是云爾的守衛,精兵共有五萬,現在正守在外面。

五十個精兵自然在馮叔週一人之力之上,所以馮叔周第二擊又未中,忙的退回去。

“你的精兵的確是一個很大的障礙!”上官一枝突然說道。

沒等云爾說話,上官一枝又說話了:“可是恐怕現在只有這五十個精兵了!哈哈!”

云爾聽完頓時感到不妙,忙問五十精兵裏的頭目:“她的話可是真的?”

頭目望了一眼云爾眼裏卻盡是淚水,不用在回答了,那個人的淚水已經告訴了云爾答案,而且是難以接受的答案。

云爾本來就站不穩,現在就更站不穩了。

“不可能,五萬人,就是十個我也打不敗,你騙我的對嗎?”云爾始終不敢相信,也不肯相信,五萬人又不是蘿蔔,怎麼可能說砍就砍完了?

“原來不可一世的萬象之尊,云爾是一個膽小鬼!”上官一枝笑色旁人瑟瑟發抖。

“你···你···”云爾已經說不話來了,口中一鹹一大口血噴出來,染紅了漢白玉欄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